•  

    好快呀,一年不到,100篇出来了,本来今天没什么发的了,看看到了99了,就再发一篇《小庆》以凑数亦。

     

    由当初开BLOG的初衷,到现在的100篇完成,简直有如梦幻一般。最开始的时候其实并没有自己大写特写东西的打算。去年的这个时候还是在“大富翁”上,尽管当时已经对于论坛赚分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想想在半年多时间里,小弄一把,分数就涨到了一万多分,那时排名是月月上升呀。忽然发现论坛灌水非常的无聊,所以对那里的“富翁笔记”开始有比较大的兴趣。不过那个地方实在不太适合我这种五花八门之人,所以在那时萌生了搞个BLOG的念头,在里面可以收藏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总不能在网上逛逛毫无所得吧。那时去的地方还是比较多的。

     

    最初的BLOG是在BLOGCN的,不过后来的事情嘛大伙都知道一点,就到这儿来。刚开始的时候其实是写得比较少的,开始比较大规模的写文章应该是去年欧洲杯期间对欧洲足球的各支有点名堂的球队的回顾性的文章了,有几篇还比较的煽情。自那以后发现自己原来还是能写点东西的嘛,所以后来就开始陆陆续续的写一些自己的东西了。

     

    分析一下自己BLOG上的文章。

    默认分类18篇,差不多占了五分之一强了,说明凑数的东西还是不少嘛,这个分类一般放一些无法归类的,无病呻吟的,二三句话发一下牢骚的为多,当然可能有那么几篇分类错了(发文章时第一个就是默认分类,忘了改就是它了,改个分类又麻烦,所以错就错吧)。

    胡思乱想27篇,这个是本BLOG的主力分类了。本BLOG的精华――《华山论剑》系列与《唯物批判》系列就在这个分类中,不过目前看来分得有点粗了,里面有点鱼珠混杂。不过鉴于BLOGBUS的分类管理做得不好,所以目前也得过且过了。自去年年末开始写的《放弃》系列与《执着》系列也是在这里喽。

    他山之石28篇,这是文章数目最多的一个分类了。这是转一些网上的东西贴的。这里面的水货比较的少点。

    读史小记3篇,这个少了点,虽然天天在读史,但匆匆而过,还是没有写下什么实质东西来,都是一闪而过的。也许要过些年以后吧。

    梦境奇缘7篇,这个是用来记一些奇特的梦的,如果是能够用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以解释得通的一般就不会写上来了。其实奇特的梦还有不少,有很多都不及记下来。印象中过去只有在7岁的时候曾做过许许多多的梦,那时记得每天都要做似的(那一年感觉过得特别的慢)

    体育随想14篇,这里有一半是去年的欧洲杯系列,这个分类以后基本不会太有新的文章出来了。体育方面现在已不复有当年的激情。

    生活杂记3篇,这是后来新增的分类。记一些生活的琐事。这个分类不太会有新亮点,主要是没什么可以胡思乱想,且上网闲逛的时候也少没有他山之石可以借,胡思乱想少时嘛奇怪的梦当然也做得少了,只有在这种情况下用这个来充充数。

     

    照现在这个速度,到今年年底应该会出来第200篇,到时如果赶上新年或者是春节那就给大家送东西啦。这次免了。

  • 2005-02-24

    执着(五) - [胡思乱想]

    Tag:乱想

    从高中到大学是一大飞跃,上大学以后才发现世界,物质的与精神的,原来是如此之大。视野的开阔是四年来最大的收获了,那四年的生活学到的知识反而倒是非常之次要。现在回头数数,也就一个英语在平时工作中有用场,可讽刺的是大学英语里没学到什么东西,词汇是自己背的,而英语的语法其实在高中时就已经讲得差不多了。关于“听”、“说”就不要提它了,现在基本是丢了(本来水平就不怎的),估计以后也用不太上了,除非立大志要进MS之类的公司。

    想起大学里学的东西上面又联想了一大片,一切尽在不言中。现在回到正题,继续讲我的历史之旅。

    很幸运,大学第一年就遇上了一位很有学识的历史老师(在以前的《忆大学时代的文史课》http://lichdr.blogbus.com/logs/2004/07/289498.html里有说明),在她那里我重拾了自己的历史情结。不过在一个以工为主的学校里是不会太有什么历史方面的课程的,即使在图书馆里也是大量的近、现代的人物传记,纪事等的书籍为重,如相关二战的人、事、物的。这当然是刚好投我当时之所好了,因为当时还没什么心思与精力去读历史典籍,那种通俗易懂、短小精悍(相对于大部头的某某史,某某史来讲),而又不用动什么脑子的东西所以就成了我每次借书时的重要目标了。

    老讲自己不务正业,如何不务正业法呢?大学四年里连自已都还记得只借过三本与专业有关的书,另还有一本是关于C语言的,就这四本是真正的“学习”用上的了(当然还有一阵借过几本数学领域的书想自学,不过后来不了了之了),其余全是“闲书”了,不是历史相关的,就是哲学相关的;不是文化相关的,就是政治相关的。

    PS:还有就是了,有人说学校放假回家的时候不要带书回去,什么十有八九是不会看的云云,此条对我就不适用啦。我就常常每次都背一大堆回去,而且都可以看得差不多。即使是现在,回家的时候也会带本回去,今年回家前一天特意跑到书城掏了一本――《海德格尔存在哲学》,如果有空的话可以写写读书笔记发到这儿来凑凑BLOG的篇数)

    大一大二的时候,图书馆是跑得比较勤的,而且每次去都会带一大摞回来。不过到了大三大四以后就不尽然了,一方面是那种读起来可以一目十行的书越来越少了,一方面是本身也开始有一种深度的要求了;另一方面当然就是学业的压力开始与日俱增了喽,整个大四,以前用来看那些书的时间就基本用阅览室代替了――要查资料写论文呀。

    刚工作那一、二年的历史生活是比较贫乏的,离开了学校,少了图书馆就少了很多东西。唉,在学校还是有很多好处呀。那时既没有电脑,又很少上网,用现在的眼光看来是有点与世隔绝了。不过那时跟同学住在一起,大家一起看看体育比赛也是非常之快乐的,那二年是“电视时间”。

    后来渐渐的发现了一个好去处,就是跑书城,常在周末的时候,而且是夏天――泡空调呀。书城的书那个多呀,而且都那么的新,那种高温时节在里边呆到晚上六、七点出来,感觉真爽。不过那种看法看书看不出什么名堂的,就那么一天(不会无聊到周末二天都在那),看得是意犹未尽,看得又累,站着或蹲着――那个地方本不就是让你读书的地方呀,是让你买书的。有时也有心要买它一二本,不过《史记》、《资治通鉴》之类的东西实在是贵呀,所以也没有付诸于行动。不过在里面也买过几本哲学呀、计算机方面的书的,就是没买过历史方面的,所以也不要说我只看不买尽揩油喽。

    在有电脑以前最后一本书,与历史有那么点关系,《东周列国志》,是在新华书店买的,这就象《三国演义》一样是促使我后来去读史书的原动力。

    自从有了电脑与网络,从此是翻天覆地,自此生活是跨上一个新台阶,我的历史之旅当然也翻开了新的篇章。

  • 2005-02-22

    群梦 - [梦境奇缘]

    Tag:

        昨晚睡得很不好,做了一堆的梦。

        大概做了个不太长的梦就醒过来,几分钟后就又睡着,然后接着又是一个梦。然后又醒过来,然后接着睡,也不知几次醒过来之间有多长时间,好象每个梦之间间隔很短似的。当时记得清清楚楚的做了什么,而且每个梦之间都没有联系。早上醒来的时候也还记住了不少,不过现在就已经忘掉很多了。

        记得有个梦碰到了以前初中、小学时的同学喝醉了酒,开车乱窜。然后从那个场景出来后又。。。,中间忘了是直接就出来的还是有过什么事,还是已经是另一个梦了。

    后来自己在一个“不法”工厂里,(实际是作坊之类的,由于场景是农村的场景)。工厂在大山里。这工厂到处排放污染物,看到污水哗哗的往外流。。。。还有很多忘了。然后自己就逃出来,没有了水流,没有了房子,眼前开始有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山峰,其实是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在一座山里的。然后手机联系外面,好象有叫直升机的意图,但没出来直升机就醒过来了。

        还有一个。做得比较“高级”,是关于哲学方面的,讨论什么“恐惧”,自己都忘了到底有些什么。后来变成“恐怖主义”去了,也不知是如何过去的,忘了。简直风马牛不相及。

        到现在只记得这两个了。

    (PS:想起比较恐怖的梦,以前做过一个,当天不知怎么忘了没有把它记下来,好象那几天BLOGBUS有点问题什么的吧,要不就是没时间。梦里也没出现什么怪物,没有什么鬼怪,可就是很恐怖。主要是一种气氛,古老的宅院,还有就是神秘的传说,深更半夜,黎明前的黑暗。梦境很难用言语表达。)

  • 2005-02-21

    拔了颗牙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不知怎的,前两天痛死了。自从回来后就没有安宁过,吃饭也吃不好。昨天去看了一下。

        医生说上边新长出来的,而下边的没长全,所以。。。怪不得以前那个地方早就觉得有点东西搁在那里了,只不过那时长得不够长,还不能压迫下面的牙床,所以不觉得,得过且过了。原来一直在长牙呀,自己都不觉得呢!

         知道了一个新名词:净根牙。今天到GOOGLE搜了搜,原来大家都碰到过这个烦人的问题。

        昨天一拔完事了,可恨的是到今天口腔里都有点痛痛的感觉,空空的。今早起来还隐约有点麻醉剂的味道,害得赶快吃早饭把那味道盖过去。

        一颗牙200元,嚯嚯。

  •  转贴自中国动画网(http://www.chinanim.com/nim/

      
    借用村上先生的一句话,只是想献给那些已经逝去的英雄和那些已经涅没的历史。冷酷的仙境、世界的尽头,这两对词组所散发出的微妙情感,竟与《葫芦兄弟》的世界奇妙地共鸣,我想没有其他更加合适的形容,能如此准确地描绘出这部动画的真实意味。
      
    《葫芦兄弟》在貌似简单幼稚的故事后面,其实隐喻着一个关于信念的故事、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一个关于牺牲的故事。比起锋利的刀刃,它更象是吟游诗人的纤细手指,只需不期然的几下撩拨琴弦,便触摸到了人类内心最深处,总能令我们在夜里惶然惊醒,然后伧然泪下。

    一、开端、先知者老翁与穿山甲

      
    一切的一切,都是从第一次冲击开始,以此为原点,整个世界开始急遽变化起来

       “
    第一次冲击的地点位于葫芦山,而老翁做为目击者,看到了葫芦山崩裂成为两半,巨大的妖雾腾空而出,蝎子精与蛇精所到之处鲜花和绿树被蹂躏,小鹿跟飞鸟被冻结,本来祥和安宁的世界不再美好。

      
    这场大灾变的起因是因为穿山甲误挖穿了镇压妖怪的葫芦山,结果刹那间飞砂走石,邪恶原力挣脱了束缚,开始肆虐四方。这仿佛是伊甸园故事的重演,《圣经》里记载人类的始祖亚当与夏娃违背神的律法,无法抑制自己的好奇,偷食了智慧果实,于是被盛怒的上帝赶出了伊甸园;同样在这里,穿山甲钻破了神的封印,于是被释放而出的邪恶力量毁灭了原本完美的世界。两个大同小异的故事彰显着同一个寓意:人类因为贪欲而导致的罪恶令他们最终失去了乐土。

      
    就在这一大灾变发生的同时,身为目击者的老翁被光芒引导着走进入了葫芦山的废墟中,凭借着手中的绿色仙草取得了能够消灭妖精的七粒种子。仙草是绿色的,是和平的颜色,是安宁的颜色,在整个外部世界都被妖怪的黑风所侵染时,唯有这一株绿色的仙草还保留着旧世界的记忆,而它是能够拯救世界的钥匙,这其中象征,不言而喻。当潘多拉关上了盒子时,痛苦疾病已经飞去了人间,只有希望从此留在盒底;而当妖精们肆虐之时,仙草承载着葫芦种子,却悠然飘入了老翁的手中。而老翁本人,也从一名目击者,转变成了培育适格者葫芦兄弟的引导人。

      
    就这样,在旧世界崩坏的同时,新世界的种子也悄然开始生长、发芽。与传统的剧情构造方式不同,老翁获得葫芦种子的经历是一条明线,而大灾变的起因和经过反而退到后台变成一条背景暗线,两下对比,创作者们如此安排确实用心良苦,他们力图在描绘充满悲观色调的灾难之时,仍旧能够给观众展现出一抹希望的光芒。希望先于毁灭而存在,而不是相反,这是创造者们通过这一明一暗两条线的设定所传达出的讯息。这不禁让人联想起《天空之城》中的天空之树,同样代表着自然的绿叶所承载着的,正是这世界的和谐本源,也是的所在。

      
    如果说放跑了妖精的穿山甲是代表着人类的原罪的话,那么取得了葫芦种子的老翁就意味着神的救赎;山神说过:老人家,只要那七粒种子能够顺利成长,那么妖精就可以被消灭,一切全靠你了,明白无误地说出老翁的责任所在:他并非是拯救世界的英雄,他只是一名引导者,一名先知,一名为了世界的救赎而舍弃自己生命的基督。正因为如此,在整个人间濒于崩坏的大环境之下,穿山甲与老翁二人先后的死亡是极具象征意义的罪与救赎的必然结局。可以这样说,当他们接过葫芦种子,并将其种在土壤之中时,就注定要背负起命运的十字架,承担起先知的责任……以及痛苦。

      
    于是,在一个看似简单单纯的开头里,整个世界的基调、每一个人的命运,就已经被隐藏在细节之中的隐喻所预示了。在第五话中,穿山甲为掩护老翁与二娃而被蝎子精杀死;他的死亡,是对第一次冲击的反思与终结:当他释放出大灾变的时候,就注定是要为之付出相应的代价,人类对更高层次的追求与自身力量的反噬,在此得到充满反讽意味的诠释。然而,灾难并非因此就停止了,亚当与夏娃误食了禁果,从此每一个人类降生时起就带着原罪;原罪由一个人犯下,但却要由整个世界承担;穿山甲的死完成的是自己的救赎,却无法拯救其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的死多少有些悲凉与无奈:人类可以释放出灾难,但是他们可以回收吗?

      
    穿山甲已经死了,真正要面对这个问题的,是老翁,他的回答是葫芦种子。其实就我个人的感觉而言,老翁更象是施洗约翰,他身穿骆驼毛的衣裳,腰束皮带,在荒野中不停地大声呼喊:葫芦近了。当葫芦兄弟们来到这世间的时候,他为这些葫芦基督施洗。在第一话、第四话中分明出现了老翁为葫芦藤浇水的镜头,穿山甲也曾经说过:只有多浇些水,葫芦们才能长的更快。我想这就是老翁被赋予的全部意义了吧。在最终话里,葫芦兄弟们被困在炉中,即将灭亡之时,这名引导者面带着微笑掏出莲座,释放出葫芦兄弟们最终的力量,然后从容死在蝎子精刀下。他以自己的牺牲,换来了拯救者重生,进而令世界恢复和谐,这才是最完美的人类的补完吧。

      
    而现实中的我们,答案又该是什么呢?

    二、舞动在暗影之间——蛇精与蝎子精
     

      
    《葫芦兄弟》的世界观是相当封闭,也是相当简单的,现实世界的纷乱庞杂在这里被简化凝炼成为数个鲜明符号特征的人物,使之更加具有寓言故事的属性。穿山甲象征着人类的软弱、贪欲以及反省;老翁意味着牺牲与希望;葫芦兄弟七人则是人类本身多种精神情感的具象化体现;与这些相反,蛇精与蝎子精的解放,却意味着另外一种精神的兴起。

      
    这是一种黑暗的原力,然而又与传统意义上的邪恶不同。以往的邪恶,是一种纯粹的、充满了破坏欲望的邪恶,而相比之下蛇精与蝎子精的行为更加理性,更象是一个现实的暗黑政治组织,有复杂精密的基地构造,有等级森严职责明确的管理体制(每一话里,都有大量妖怪洞穴里迎击兵器的展示,而蝙蝠精、蜘蛛精、蜈蚣精、蟾蜍精的各司其职也令人印象深刻)。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蛇一向都被视做是狡黠的生物,其所代表的意义往往是邪恶的智慧;蝎子则普遍认为是阴毒之力的象征。创作者选择这两种生物拟人化,无疑暗示着这将是充满智慧与力的暗色之面,象征着人类理性与阴暗的一面。

      
    蛇精的智慧是可怕的,她拥有的是极端的理性以及勃勃的野心,当这两种特质结合起来的时候,恶魔诞生了。这是一位典型的马基雅维利信徒,无论是自己人还是敌人,都只是被她视做棋盘上的一枚棋子。在与葫芦兄弟的艰苦斗争中,她始终处于上风,总能第一时间洞悉葫芦兄弟们的种种性格上的弱点,并加以利用;每当看到她与葫芦娃之间的较量,就好象是看到了《jojo冒险奇遇》或者《猎人》中那种凭借谋略而非武勇的智慧型战斗一样。必要的时候,她也可以运用政治手腕来打击敌人,前一分钟还是满腔怒火,瞬间就可以变得笑容可掬。这世界上既有令人流泪的艺术,也有令人流血的艺术,而蛇精则是属于后一种艺术家。倒在蛇精尾下的,既有战斗中被彻底击溃的大娃、二娃和三娃,也有酒席外交中失了招的四娃和五娃,甚至连一度叛变的七娃也不能幸免。一直到最终话,代表着正义一方的葫芦兄弟们都一直被这个女人压的抬不起头来。她成为葫芦兄弟心目中挥之不去的灰色梦魇,因此也有otaku将蛇精称为是女性版的奥贝斯坦。(因为这个角色设定实在太出色了,在续作《葫芦金刚》中,创作者们又推出了形象几乎完全一样的美女蛇。)

      
    甚至她的丈夫蝎子精,也是属于被利用的棋子之一。从动画中我们可以看到,几乎每一次的发号施令与决策,都出自于蛇精之口,身为大王的蝎子精只有执行力而无决策权,地位明显被架空。这个精明的女人,永远是利益至上的,那种精确的计算,深邃的洞察力和可怕的执行力,使她成为最为危险的妖精。不断地算计,不断地背叛,不断地利用,这就是她灰色的轨迹。

      
    当蝎子精叫她夫人的时候,她代表着女性的自己;当七娃叫她***时候,她代表着母性的自己;而当她掏出如意,将眼前的敌人碾的粉碎时,她代表的却是谋略家的自己。女性与母性,也只不过是谋略的一部分罢了,这种冷酷无情的执念,成就了一个强者,而她也因这种执念而送了性命。

      
    蝎子精却个粗线条的人,性情中人,毫无顾忌,曾经只是因为四娃喝光了他的酒就号啕大哭。可是在种种粗豪的举动之下,却隐藏着对蛇精深深的爱。这种感情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他甚至愿意为此舍弃其他的一切。蛇精架空他的位置,却从不见他动气,因为他爱她,爱江山更爱美人,所以会包容她的一切,并且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仔细观察就可以注意到,无论何时,每一次蛇精出现的时候,背后总有蝎子精默默的身影,一直持续到了最后两个人的灭亡。

    三、使徒的造像——葫芦七兄弟

      
    葫芦兄弟们是不折不扣的救世主,根据《葫芦兄弟》设定集里的资料,葫芦种子是神为了克制妖精的力量而赐予人类的宝物,葫芦兄弟们就是神的使徒。他们由神的赐予而生,但却拥有着半人半神的特质,就好象古希腊的英雄们,全身洋溢着宛如青铜般凝重的质感。七色的葫芦,代表了人类的七种情感,而这七种情感,又是世界的希望和基石,所以这实质上,是人类自我的拯救与补完。

      
    第一种使徒的颜色,是赤色。 这是热情奔放之色,充满着理想主义的光芒。

      
    大娃就是这样一个人,单纯、开朗,充满着激情,甘愿为理想的事业做出牺牲。当葫芦藤第一次妖精来袭事件(第一话)发生的时候,他首先站了出来,毅然向妖精的巢穴发起了挑战。他的力量和他的精神一样大而无畏。在他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罗伯斯比尔、列宁、切·格瓦拉等理想主义者的影子。

      
    然而,激情也意味着冒进,往往不顾后果,就如同塔罗牌中的正位战车,过度的轻率反而导致了灭亡。在三话中,大娃正是因为贸然前进而致身陷泥潭,他的理想主义在现实中跌的头破血流。第三话的副标题the
    chariot
    正好点明了激情的双刃剑特性。

      
    第二种使徒的颜色,是橙色。 这是温柔宽容之色,是发自人文主义的终极关怀。

      
    七名葫芦娃中,二娃的个性刻画最为成功,耳聪目明的能力令他成为一个善良温和的人,对周遭的事物以及自然感触至深,有如一名感性的艺术家。在有他出场的几话里,我们甚至能够感受到二娃给人带来的那种如沐春风的舒适与亲切。

      
    但是,温柔也意味着软弱,宽容也意味着轻信,蛇精洞察到了二娃的这个弱点,将其诱入了梦花缭乱的迷宫之中,象征着谎言与欺骗的迷宫伤害了善意与宽容,二娃终于被毁去双目与听力。不过这并非否定了宽容存在的意义,在接下来的一话中,二娃被老翁和穿山甲救出,穿山甲因此而牺牲,完成了他自己的赎罪旅程;而二娃则被小鸟搜集来的露水医治好了双目,就好象《风之谷》中荷母群救回娜乌西卡生命的场景一样,善意与宽容在这样的关怀中重建。

      
    二娃因人性之恶而受伤,又因人性之善而恢复,这不正是宽容之道在世间的行迹么?

      
    第三种使徒的颜色,是黄色。这是刚强坚韧之色,代表着奋进与勇气。

      
    除了最终决战外,最令人荡气回肠的,就莫过于三娃与妖精之战了。刀枪不入铜头铁臂的三娃受命于败军之际,甫一登场就救了老翁与二娃的性命,然后大败蝎子精,逆袭妖精洞穴,打的酣畅淋漓,意气风发,令人不禁想起所向无前的梁朝名将陈庆之和纵横欧陆的巴顿将军。

      
    《老子》里曾经有一个寓言,说牙齿掉光了,舌头仍旧在,以此来说明柔软胜刚强的道理。三娃因为过于刚强而不懂屈伸,成为了掉落的牙齿,反陷入了蛇精的柔剑束缚之中,终于失败,正应了易经里的那句话:亢龙有悔。这也算得上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

      
    第四种使徒的颜色,是绿色。这是和平慈悲之色,是发自内心的呐喊。

      
    水是平和的,内敛的,也是防御性的;四娃在七名葫芦娃中最有悲天悯人之心,从他一开始出场到结束,始终不曾伤害过任何一个人,包括妖精。对于他来说,喷水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伤人。虽然四娃不曾说过什么,但他的行动始终是遵循着这一原则,默默地扮演着一个辅助性的济世角色,宛如一片宁静的云。我们去救人吧。(第七话)这是他唯一句令人印象至深的台词,却折射出了他整个的人生观。

      
    于是,在第八话中,以他为主导,葫芦兄弟们第一次与妖怪握手言和,并且出席了妖精们安排的宴会,希望能通过谈判的形式来消弭战争。

      
    能够不流血而解决争端,这就是四娃最大的梦想。

      
    有如此胸怀的人,从来都是一个悲剧性的角色,四娃最终倒在了无边的酒碗之中,倒在了他曾经救过的人的阴谋之下,和谈原本只是骗局。喜爱和平却又不得不与宿命的敌人做无休止的抗争,不想伤害别人却总被别人伤害着,这个与其说是他个性的悲剧,不如说是时代的悲剧更来的恰当。

      
    第五种使徒的颜色,是青色。 这是愤怒不平之色,嫉恶如仇。

      
    火焰达到特定的极高温度,就会变成青色。五娃喷的是火焰,喷的也是他的愤怒,比起他的孪生哥哥四娃来说,简直就是两个极端。五娃对周遭的事物时时保持着批判的态度,从来不忌惮直爽地表达自己的不满。在他的心目中,世界上有着好与坏,善与恶的鲜明区别。一旦确立了方向,就要全情投入,容不得一丝杂质与逆流。在第七话中,他对四娃说:早知道是妖怪,就不该救他们而四娃对此保持着沉默;兄弟二人的对话体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价值观。

      
    在妖精的鸿门宴上,至阳的五娃饮下了至阴的冷酒,于是总爱极端化的他终于又走了一次极端,并且倒了下去。

      
    第六种使徒颜色,是蓝色。 这是开朗活泼之色,乐观向上,迈进自由王国

      
    如果说要评选最有人气的葫芦娃,那么就非六娃莫属了。他是隐形的,是自由的风,无拘无束。凡俗的道德藩篱,无论妖怪的还是葫芦娃的,都与他无关,他喜欢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率性而来,随性而去。在第一十话里,六娃大闹妖怪洞穴,将他的这种独特的美学发挥的淋漓尽致。无论是宝物如意,还是妖怪的毒液,都无法束缚这名纵横无度的青年。

      
    当年令狐冲在思过涯上学得独孤九剑,天下无敌,究其原因,正是因为剑法本无招,也就无从破解。六娃也是如此,行事本无踪迹,也是无从下手;所以即使狡诈如蛇精,也对他束手无策。比起其他一脸凝重、视使命高于一切的葫芦娃来,六娃的战斗更象是在一场游戏,飞舞在敌群中的他仿佛天真烂漫的孩子,我们不断听到他爽朗的笑声,使命对他来说,无非是兴趣的附带产物罢了。

      
    这自由奔放的意志,使得六娃成为唯一一位从未败过的葫芦娃。

      
    第七种颜色,是紫色。这是阴沉思辩之色,是七色中最接近黑色的颜色。

      
    七娃的倒戈是整个动画的重大转折点,当他自葫芦中诞生出来,向蛇精和蝎子精喊出一声爸爸妈妈的时候,令所有人为之错愕;先前六娃东奔西走营造出的大好局面因此崩溃,整个正邪对比态势急转直下,葫芦娃净化世界的行动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七娃是特别的存在,他的能力凌驾其他六位葫芦娃之上,却是以最小的弟弟身份出现。这一事实,成为了他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而完全依赖葫芦宝物的能力,也使得他对于哥哥们怀有难以名状的敌意。这一位葫芦们最后的也是最强大的力量,却无法抵挡蛇精的精神污染,结果他心中隐藏着的阴暗一面,在精神污染侵蚀之下急速地扩大起来。表面来看,是妖怪们的毒液起了效果,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七娃内心也未尝不是在暗自渴望这样的结局,紫色本就是阴暗之色。

      
    我思,故我在,七娃在七个人中最接近哲学家的气质,但也正因为如此,思考的太多,非但未能去除心理上的阴影,反令自己陷入更加困惑的境地。很难说在七娃的心中,究竟使命、哥哥们和力量哪一个更重要。这种彷徨与矛盾,终于在蛇精的污染之下成长成为恶之果;当第十话中,六娃和七娃同被妖精擒获,六娃毫不犹豫地挣脱了束缚;而七娃始终无法和六娃一样,轻轻跳出罗网,潇洒而去,他为自己加的心理枷锁终究是太重了。

      
    精神污染,这是对七娃叛变具有关键性的一步。令人值得玩味的是,这一手法,是经蛇精之手来完成的。而在《圣经》中,正是由撒旦变成的古蛇诱惑人类走向堕落。蛇精也说过:人类其实是脆弱的生物,人的心中有光也有影,当阴影成长的时候,就意味着向着心之暗面的堕落。诱惑与背叛,这可以说是人类永恒的主题,渴望生存的意愿最终却导致了灭亡,追寻认同的存在却遭到了背叛,七娃的遭遇,实际上就是矛盾的感情悖论在片中的倒影。

    四、终结与新生

      
    最终的决战,是葫芦娃们与妖精之间展开的。这时候七名葫芦兄弟已经团结一心,心的补完已经圆满,而老翁也完成了他救赎与引导者的工作,慨然死去。面对进化后的葫芦金刚,蛇精的一切智慧都无济于事了,最终,邪恶被镇压,新的世界诞生了。

      
    葫芦七兄弟,代表了人类的七种情感。单一的情感,并不能构成整个人格,唯有将这些聚合在一起之时,才算是完整的。放纵自己在特定一个方面的情感,就会使得平衡感彻底失去。每一位葫芦娃的失败,其实都是肇因于是,激情的大娃败于激情,温柔的二娃败于温柔,而当思虑过度之时,则是走向反面的七娃长长的身影。这就如同是七个简短的寓言故事,折射出在现代社会中一味滋养偏执极端的人类情感,并由之产生的性格缺陷,让邪恶的负面情感吞噬了自我。

       d
    a.兰斯曾经说过:性格方面的不健全,往往导致了行为者本身超脱常识以外的偏执,这是必然的心理悲剧。然而,人类是否永远无法休正这一缺陷呢?对于这一点的疑问,创造者们给出了他们自己的答案。在最终话决战之前,葫芦娃们被困了炼丹炉中,老翁祭出莲台宝座,使得七人最后得以重生,并进化成为使徒的最终形态,引导世界归于正途。殉道者与救赎、救世主与牺牲,所有的伏笔与线索在此交汇融合,最后那在云端巨大化了的葫芦七色山峰,象征的正是人类走向和谐之道的心路里程。

      
    最终话的标题七子连心,无疑代表的是心的联合,心的补完。

    附:《葫芦兄弟》各话副标题题解

    第一话 神峰奇遇
    副标题:《失乐园》(the paradise lost
    题解:《失乐园》(the paradise lost——英国诗人弥尔顿著,以人类祖先失去乐园的圣经故事为主题,同时描述了撒旦反抗上帝的叛乱过程。此处暗喻本话开头整个人类失去和平世界的第一次冲击与妖精的再度诞生。

    第二话 七色葫芦
    副标题:the league of seven
    题解: 七人的同盟,是指初长成的七色葫芦,同盟则是点明了本话中七色葫芦联手击溃妖精袭来事件。更深一层的意思是,league亦可以解释为团结,为最终话的结局埋下了伏笔。

    第三话 误入泥潭
    副标题:the chariot
    题解:the chariot,在塔罗牌中为第七张,战车,牌面预示着强大的力量,但也有轻率冒进以至走向灭亡一途的意味。而这正是本话中大娃的困境。

    第四话 梦窟迷境
    副标题:magnanimity is magnanimityer`s epitaph
    题解:全句意思为: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出自北岛的《回答》,从道德层面上评价了本话中二娃因轻信而遭妖精陷害的结局,信仰道德者反为其所累。

    第五话 绝路逢生
    副标题:the death
    题解:死亡,这一话中出现了穿山甲死亡的场面。

    第六话 钢筋铁骨
    副标题:achilles heel
    题解:阿基里斯之踵。阿基里斯为古希腊英雄,少年时因浸泡过冥河之水而刀枪不入,唯一的弱点就是脚踵,结果在特洛伊之战被杀死。本话中三娃也同样刀枪不入,但最后因为无法以刚克柔而失败被擒。这个典故暗示了三娃的弱点所在。

    第七话 水火奇功
    副标题:dilemma
    题解:左右为难的状况,本话中四娃和五娃无意中拯救了妖精一族,副标题表达了他们二人的复杂心理状态。

    第八话 酒酣心冰
    副标题:drink!drink!drink!
    题解:喝!喝!喝!四娃五娃在本话中被妖精用大量的酒灌倒,结果双双被囚禁。这一标题形式来源于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小说〈舞!舞!舞!〉,表示人在极度混乱下的精神状态。

    第九话 幽谷彩莲
    副标题:a loutus in deep valley
    题解:副标题为正标题的直译。

    第十话 捕风捉影
    副标题:catch me if you can
    题解:直译为如果你能抓的到就来抓我,本话中六娃利用隐身特技将整个妖精群彻底玩弄于股掌之间, 对此妖精们完全束手无策。副标题出自梦工厂2003年同名电影。

    第十一话 巧夺如意
    副标题:“the ornamental scepter, liston to my wish.”
    题解:如意如意,随我心意,快快显灵。这是六娃取得密宝如意之后,在拯救其他葫芦娃时所念的咒语,该咒语是由二娃窃听而得。这句话亦反映出葫芦兄弟们不得不求助于敌人道具的复杂心情。

    第十二话 妖迷心窍
    副标题:the rebeland and his parents
    题解:反叛者和他的父母。在这一话中,七娃被暗黑之雾进行精神污染,使得他完全走向反面,并称呼蛇精与蝎子精为爸爸妈妈

    第十三话 最终话 七子连心
    副标题:the league of seven
    题解:七人联盟之二。此与第二话副标题互相呼应,亦暗喻七人同心、使性格补完,揭示最终一战的意义所在

  • 2005-02-18

    执着(四) - [胡思乱想]

    Tag:乱想

     

    中学时代的历史课以现在的眼光看来是不值一文的了,但当时可还是认认真真的上过来的。

    无论是初中还是高中,我的历史课的成绩是最为稳定的了,没有任何一门功课可以与之相匹敌。最盛时期的“杰作”就是可以把当时的历史课本从第一页起到最未一页的大致内容记得一清二楚,也就是可以从书中抽出一段东西来,可以慢慢地推让算出它在书中是处于哪一页上这样的地步,现在想想都有点可怕,是不是因为当时没有什么可以充满我的脑袋,就把上述的权当消遣的缘故。

     

    中学的学习生活是有点枯燥的(其他生活倒是很丰富多彩),现在回忆起来也只有那么一两点的事可以让人神往一点了。

    在初中的时候,具体是初二的时候,当时风传中考的时候要算历史、地理与生物的成绩,所以大家就对这个比较的重视起来了。那平时对其比较的侧重一点也无可厚非的喽,这正中下怀呀。

    以前我们的初中旁边那条河流很是景致的,它还有一个很眩的名字――“宝带河”,在我们学样下游一点的一大段地方,沿河两岸风景颇好,怪石、怪树、草地、田野,晴天的傍晚,清澈、冰凉的河水(夏天水库放水的时候,水那个凉呀),很令人留连忘返的。那时常常在吃过晚饭后,天还没黑以前,二、三个人各带一本书(历史书啦,地理书啦,当然有时也来本英语书记记单词)一起涉水过岸,找个地方,或河岸的怪石,或人之可即的一些矮树的树杈,或岸边的一小条草地,或堤岸另一边田野里的枯桑枝。伴着旁边的水声,大家一起“探讨”问题,一直到天黑。实际上当时真的带本书能复习进去什么东西是很受怀疑的,主要还是去体验那种景致之美吧。彼情彼景我很难用文字来表达之,如果碰上一个具有文采之人,加以煽情之笔,那写起来可能会非常令人陶醉的。

    高中时则没有上述那种休闲的地方了,高中的最大特点是好“高谈阔论”,什么叫不知“天高地厚”,就是我高中的时候了。并不是初中时就不好“高谈阔论“,只是那时的谈资没有高中时的多,而且可以“高论”之人也没有高中时多而已。凭着较好的历史“功底”,以及看过很多杂七杂八的书,加之当时很是激情四溢,所以总能作一些“惊世骇俗”之语,当时应该算是一个极端主义者了(后来由于各种原因,观点开始趋于中性,好持“中庸之道”,当然此“中庸”非彼“中庸”,关于本人对“中庸之道”的推崇可以见BLOG上以前的文章)。可能是高中时激情释放过多了(当然内外因很多很多啦,这不是一篇二篇文章能分析完的),自那以后人开始趋于“冷”,“理性“占了很大的上风,而且偏大。即使是以前在大学里大家享受足球的时候,也是非常内敛的(关于体育方面的一些东西可以见BLOG上体育随想的一些文章,以及前面的《放弃》系列,大致也可以看出我在此方面的与众不同)。

     

    由于在中学时历史的强势,所以曾经萌生过考文科的念头。不过后来思虑再三还是去考理科了,本人“理性主义”占上风可能当时定下的基调吧。首先是现实的,我们的高中理科实力是非常之强的,以我当时的情形,放弃理科去考文科显然有点不太明智;而且当时来讲,想想学理的好歹也是学门“手艺”,我们那边大家的观念都是忽视学文的。其次就是虽然对历史很是钟情,但还不至于为了其放弃其他的,对于数学之类的也是相当的着迷,不过后来到大学里我学的专业对数学要求甚低,而且学文的其实也有对数学要求相当高的,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

    最后的理由,虽然在文理两方面好象比较难抉择,不过还是能稍微感觉得到自己还是比较于适合去学理科。自己在语文上是有软肋的,作文总是写不好,在遣词造句上功力不够,总是无法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写出自己的东西;所以也是不善于雄辩――写东西都无法清楚表达更别说是辩了。有个问题当时隐约感觉到了,不过没有现在回头时看那么清楚而。去学理,一是一、二是二,大抵没什么大的争辩的;而学文,如果要出人头地,可能要违背自己的本性(别看我当时每次政治考试分数都很高的,其实当时有时在写那些东西之余会有不那样写的念头,不过一方面是为了分数,一方面是不那样写那时还真不知如何写出同样长的篇幅来,所以任由那个念头一闪而过)。

     

    到了高三,为了高考,终于把历史封存起来,一直要到大学才把它启封,不过这一次启封过程极其的长,真正的揭开是要到工作以后了。

     

    PS:上面这一篇,是一边听摇滚一边写的,所以东拉西扯得比较的多,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纯粹是凑字数来的,看看WORD里已经打了一页半了――很佩服自己)

  • 2005-02-18

    执着(三) - [胡思乱想]

    Tag:乱想

     

    三国只是一个历史的切入点,至始至终它在历史中的份量都不是特别重的,更多的是作为一种娱乐、一种休闲。比如论坛灌水呀,比如打打三国题材的游戏的之类。

    我的历史之旅还是要从小学时代老师的书架上开始,前面提到过的那位老师既是我三年级时的班主任,也是我小学五年级时的班主任,二年的时间对于当时没有什么娱乐的我来说可以灌输很多很多了。杂七杂八的,零零碎碎地看了许多,虽不成什么系统,但在那个年龄来讲已经足够。老实说当时看过些什么都已经基本忘得一干二净了,现在能记起当时看过的只记得好象是叫《西汉演义》之类的书上(比《三国演义》难读多了),第一次接触到了“周亚夫”、“细柳营”、“匈奴”这样的名词,除此之外其他的都忘光光。对汉文帝的敬仰好象就是在那时开始的吧。

    现在的我是一个学得很杂的人,无论是在哪个领域,这个特点好象是有点传统的。就拿历史来讲,那时的历史知识的来源当然也绝不止于老师的书架。

     

    其中评书与戏曲是一块。很多人会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不是《鹿鼎记》里韦爵爷的历史知识来源吗? 

    我小时候乡(那时还叫乡)广播站在每逢周六的晚上都会讲故事,那时的电视都还没有普及,所以这个广播的功能是很强大的,而好象我们乡的文化站(好象是叫这个名字吧)也是比较的称职的,常常会播些东西(我外婆家的就没得听),比如一些农业知识啦,一些保健知识啦等等,当然我只听“故事”,其他的都不懂。在农村里,故事的最好蓝本当然就是传统的评书了。那个主讲的也是很有水平,能够用我们的家乡话讲出那种评书的味道来,我们初中的语文老师对他很是推崇;以后也听过市里的电台用家乡话讲过一些“故事”,那简直是比白开水还白开水,那些人上电台好象就是捧了本书,然后把书上的字翻成家乡话,碰上一些成语之类的更是硬译,有时真是要笑掉大牙,跟当年的他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小时候的我是比较贪睡的(所以现在也养成一个早睡的习惯,一般在十二点以前就会上床,在学校的时候更是常常十点半一熄灯就准时睡觉),那时常常想听“故事”,但一躺上床后不久就睡着了,所以其实在早期的时候虽知道在那个时间有得听,但听得少。后来长大了点后,不太有一躺下就睡着的事,好歹把一个《薛家将》给听得较完整。

    至于戏曲说起来真是很千言万语,在《放弃》系列里也提到过它,不过在那里没有提到它的历史渊源,这里提一下。我们村是很有这方面的传统的,以前(上一代的时候)村里是曾有一个剧团的,而且水平甚高,据说村里的某某某还曾是金华婺剧团的台柱(这个据说是比较可靠,不但听村里人说过,还听初中的政治老师谈起过)。即使是现在,每年在农历的十月二十村里都会请戏班子的。在我小时候,我家的旁边就是戏台子,从我家楼上的窗子外往瞧,能够看到戏台的侧面。这个旁边是什么概念,就是从我家门口一步就能跨到戏台的后台(当然只是水平距离上的喽,垂直距离上要得有“梯云纵”的功夫才行)。

    其实要从上面得到点真正的历史知识有点无稽之谈,一方面是当时的年龄决定了,对那些东西本就是一知半解;另一方面是评书与戏曲这些的艺术形式决定了它们的历史不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历史。其实更多的是在当时培养了一种对历史的敬慕之情,历史在我心中的地位其实不来自于当时小学时代老师的书架上,而是来自于评书与戏曲。

     

    在学校有历史课以前,历史知识来源份量最重的地方要数《成语词典》了,即使是有历史课以后,从《成语词典》上也还能知道很多很多的历史。以前一直有一个习惯,就是有事没事的喜欢翻字(词)典(当年过英语四级的时候,常把人给吓着,“单词背到哪里了?”,“全背完了”,一本字典呀,其实就是随心所欲的翻到哪里背哪里)。中国的成语是博大精深呀,里面都是一个个的历史典故,夸张点的说,如果把一本《成语词典》从头到尾翻一遍,那把一个中国古代史就了解得十之八九了,至少中学里那点东西是有点毛毛雨了。

  •     我回家过了一个年,回来发现BLOGBUS还是有问题呀。

        大多的数问题已好,但评论还是不灵呀,这是心腹大患。对一个BLOG来讲,评论功能有缺陷那基本是废了。

        首页显示我这里还是有问题,只显示两条记录。不要告诉我说又是自定义模板的问题呀。如果BUS提供的模板好好的,我改它干什么呀。

        基本上BUS提供的模板的评论功能都不合我意。位置放在文章的上角不知这个评论是什么时机发表比较好。大小嘛,现在有的把评论框拉长了点,但根本问题是宽度。难道写评论也要注意常分段才行呀,象某某人的小说那样写?(可这个评论评得多又不会给我M)。

        友情链接还是有问题呀。显示是显示出来了,但。。。。想不明白这个有什么难度。

        最后讲点别的。在我的MwIE上显示的问题(那些最新评论,最近更新等都显示不出来)。这个在回家前就已经发现的了。

    比如“最新评论”:

    哼哼,这些JS都是被我过滤掉的网页内容。尤其是“友情链接”那个JS还被两个规则给过滤了。

    ~!@#¥%……&×。反正也不看这些东西。算了,随它去吧。

    -------------------

    14:55:明白为什么首页显示两条(现在三条了)。它是从最早的开始排的。我现在的日志数是93,一页显示15条。所以是6页多3条,这个“3”就到首页来了。

    BLOGBUS的人怎么会有如此“新颖”的排法

    ------------------

    15:02:上面最新评论后面要跟:“”的,但它把引号里的东西给解析了。这个编辑器也。。。。。。。难道要加个引号不成。

    ------------------------

    15:09: 又发现一个问题,上面用引号括起来的一段,在重新进入编辑器时,引号内的内容丢失。

    我写一个超链接看看

    Net有道

    ---------------

    15:20:重新进来编辑,显示的就已经是解析后的样子了,就给你一个超链接(没有《a herf ....》《/a》了)。如果我要修改就得把原来的超链接全删掉重写。

    ---------------------

    15:28:加引号也不行的,也会解析。第一次是好的(刚写好提交),但进来编辑其他内容后,再次提交就不行了。

    这三个问题是一脉相承的。

    今天到此了。下面要工作了。

  • 2005-02-04

    BLOG暂停更新 - [不说而说]

    Tag:无聊

    最近本更新就少,但并不是就不更新了。

    Blogbus升级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不想在不太稳定的时候还更新东西。(我这里从我的角度来看还问题多多)

    这是春节前最后一篇了,下周一就回家。希望回来后能够正常。

    在此祝大家春节快乐,鸡年。。。。(有什么比较好的成语呀)

    (这次东西也不送了,下次如果还在这开BLOG的话,元旦不送春节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