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3-30

    抉择(二)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20041026日 D公司

    这是去年面试大战的第一场,D公司离我住的地方比较的远,而且那个地方不熟,交通也不是很便。从地图上找了一下公交线路,至少要换车,估算了一下距离,加上转车要找公交站的时间,加上到那边后顺门牌号找地点的时间,加上总归要提前那么一十、二十分钟到那里,反正每一项都考虑得很充分,最后算下来吃了中饭就走比较的保险。

    中午的时候车子就是开得快,而且转车的公交站两下就找到了,下车站也算得很准,下来后走不了几步就到目的地了。到那边一看,乖乖不得了,居然提前两个小时到那边了,时间计算严重失误呀。抬头看了看那写字楼,数数楼层,现在闯过去肯定是不速之客喽,旁边转转吧。

    那一带不太熟,走了几下那地方还没什么可以走的。那附近也实在是太糟了,又脏又乱嘛,环境又差。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能买到便宜货,能吃到各种好口味的东西(不过可能不太卫生喽)。附近能去去的地方就是有个卖体育用品的商厦。路上还碰到几个发那种打折机票片子的“无业人员”,这种最可恨了,常常是走到半路冷不防给你递过来一张,而且递得很近,刚开始时会吓人一跳的,不过现在已经对这个东西免疫了,我怀疑现在有谁拿把刀子用他们那样的方式递到我面前我都会满不在乎的。那些卖打折机票的也是胡搞,找人宣传也不要找那样的人呀,找几个“养眼”点的好不好,反正我即使要打折机票也是不会从那种途径得的。

    转呀转,时间差不多了。提前半小时往那里走,到了D公司门口基本是比约的时间提前了二十几分钟,也是比较早的。公司很小,门口也没有接待人员,直接往里闯说明我是去面试的。只见一边一张大桌前坐着一位带眼镜的哥们,面前是笔记本,应该是这里的头头了。招呼我另一边坐下,那就坐下吧。顺便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势,有二、三个人,电脑也只有四、五台,一看就是外面那种多如牛毛的小公司,二、三个人就拉起来的那种,可能接了个较大的单子,现在吃不下要扩招。比我去年(现在算来是前年了)兼职的只好一点点啦,至少他们还自己注册了一个公司嘛。

    负责人拿了份题让我做,一看有一半不是我所长的,不过另一半还是很简单。较快的完成,照样如例的填了一张表。然后就面谈了。他们所用的领域与我所学的有比较大的差别,不过我的功底还是在的,那负责人好象也比较的满意。谈到薪水了,我有点嘀咕,怎么这么快呀,比我的预期要少一点,不过在那种小公司里是很有活力的(在我做题的短短时间里能感受得到一种大公司所没有的活泼气氛),加之当时不象后来有那么大的野心,所以也就不是很在乎――还没进去了,就把自己当成已进去了一样。

    接下来他们的项目经理过来跟我谈,那刚才谈的应该是技术负责人喽,乍一看还是吓一跳,极其的年轻,我是有点怀疑他的能力的。接下来的谈话把我对这个公司刚建立起来的一丁点好感全瓦解了,项目经理居然问我技术问题,而且还问不到点子上,对前面那个的底我是摸不太透,但这个一下子就被我给看穿他有多少货了。跟他侃到最后,我就开始有点飘起来了,反正对于他后面几个问题的我已经不照常理来回答了,不知他们对于那样的回答是认为我不懂,还是认为我太高深了,还是认为我不踏实呢?

    最后的环节是老生常谈来,要我提问题了,我当即是对于前景表示一点疑问,这种为项目而生,为项目而死的情况是很多的。他们当然是表示肯定是有单子的,客户也比较的稳定云云。

    前后一个多小时,后面也是如例让我回来等消息喽,消息当然也没等到。在技术上我跟他们有出入是一方面,象这样的公司当然不会找一个不能在技术上马上可以投入战斗的人,尽管你很有功底与潜力;薪水当然也是肯定有问题的,他们也不象找个心不稳的人进去;后面跟项目经理的一席话还是让他们见识了我的“本领”――不管他们是如何理解我的一些观点的,反正双方没有认同是肯定的。

     

    这次征程得到的一个启示是:在面试的时候,坐在你对面的那个家伙在某些方面可能还不如你(当然在某些方面肯定比你强,既然能坐在你对面了)。

  • 中国思维网 www.chinathink.net 2005年3月26日 阅读数: 503 源作者:标本虫





    ——评上海删除《狼牙山五壮士》课文 

    最近日本对中国的态度,以外交语言来说,叫“强硬”,用草民的话说,叫“猖狂”,比如小泉及其内阁成员对参拜靖国神社的顽固、钓鱼岛纷争、东海资源纷争、李贼登辉访日、修改《日美安保条约》声言染指台海等等等等,种种切切,无不在挑衅中国的国家利益与民族尊严。“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日本的“得志”,源于其对美国遏制中国战略的亦步亦趋,在世界超级霸权卵翼下军事实力的日益膨胀,还源于其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可能会取得的“重大突破”,就是日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大人关于日本可能要进安理会的预备金“支票”。

    日本人很聪明也很现实,他们知道其身在中国这个亚洲大国身旁的政治、经济、资源等诸多方面,有不可避免的利益冲突,参加八国联军、两次大规模侵略战争,都充分表明了这个国家在从中国手中争夺利益时的贪婪、残暴、毫无人性。而中华民族在反抗外来侵略的战争中,牺牲最惨重,唤起民族精神最充分的,也莫过于抗日战争。

    时代过去了不短的岁月,二战后特别是当代“和平与发展成为主流”的时候,日本人其骨子里的大和民族“优越”感,特别是对亚洲其他民族的那种轻视与不屑,时有在一副文质彬彬的假面下露出。而对强权之威压表面上的唯唯诺诺,内心的极端复仇的扭曲心态,也时有在美国奴才外套的衣角闪现出来。我们更应该注意的是,日本人是很讲究精神传承的,特别是其世代传递下来的“武士道”精神,日本人无时不刻在精心呵护着,最典型的,莫过于“靖国神社”问题。

    记得一位据称留学日本多年的精英在凤凰电视讲解过,日本人如此执著到近乎疯狂地参拜“靖国神社”的精神底蕴,源于“武士道”对战死的军人(武士)的无原则的崇拜,如果这些战死的亡魂不进入“神社”,就等于是“犬死”,意为“像狗那样死掉”的一样。所以,无论包括中条英机这些头等战犯在内的军国主义刽子手及其帮凶、炮灰们,在历次侵华战争中犯下了何等的滔天罪行,在“武士道”看来,都是“英勇献身”必须崇拜的。这种信条,在日本、特别是日本的政客、教育界毫不动摇地坚持着,没有丝毫的“与时俱进”,没有日本人会认为“出于与时代接轨考虑”要动一动这样的信念。

    与此同时,日本在教育下一代方面,也是费尽心机,极力淡化、美化侵略、屠杀亚洲人民、中国人民的罪行,特别是对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如南京大屠杀,731部队、细菌战、劳工、慰安妇等等罪证的开脱,也是意在让其下一代记住,日本当年“进入”中国,是做“好事”,是“大东亚共荣”。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送审的《新历史教科书》却大肆美化日本侵略战争,歪曲侵华历史,宣传中日历次战争责任都在中国,大肆煽动对中国的仇恨。日本人不但不愿意自己忏悔,还特别反感受害者的追问与控诉,日本外相町村信孝日前声称,将要求中国改善反日历史教育。日本传媒也发表评论,无端指责中国推行的爱国主义教育是“反日教育”。

    一方面,日本向自己的下一代美化侵略,灌输“武士道”精神,又指望中国的教育令中国的下一代忘掉历史,淡化国恨家仇,简直霸道的很,无耻的很。从根本上说,日本人的内外表现,正是其无法摆脱历史,坚持侵略本性,并且要将其作为精神财富世代传承下去的真实写照,“武士道”们知道,即便二战他们输了,但“武士道”精神不能输掉。

    作为受害者的中国呢,我们的文化精英、教育精英们却要与时代“接轨”了,接什么“轨”呢,就是反映中华儿女在抗日岁月,八路军五个普通战士在日本侵略者军队面前,浴血奋战,视死如归,战至最后一枪一弹,在前有追兵,后临绝壁的选择面前,纵身跳下悬崖的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的课文《狼牙山五壮士》,据说因为“新时期有了新英雄,革命英雄主义应该转化形式”而“在新的上海市二期课改语文教材中,《狼牙山五壮士》被正式删除。”(《新京报》)。

    “前天,上海市教材编写组主编徐根荣告诉记者,除了上海市的新语文教材,目前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语文新课本也删除了《狼牙山五壮士》的内容。”、“‘同样,把《狼牙山五壮士》从新课本中删除也是现代社会的需要。’徐根荣说,现在社会以多元化为主,学生们需要更多更新鲜以及种类丰富的知识,过去单一以革命战争题材为主的文章结构就与学生们的思想脱节。”、“另外,《狼牙山五壮士》所反映的时代与现代社会从时间上来说也有差距,学生从小的生活环境与那时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些文章也越来越难勾起年轻老师们的共鸣,再用这些战争题材的课文教育学生,‘教’与‘学’的作用都不会很大。”(《新京报》)

    草民认为,这位徐大主编的一番说辞,正是当代主流文化精英们思想的真实写照,绕来绕去,无非是说《狼牙山五壮士》“过时了”,成“古董”了,“不合时宜”了,不能够代表“先进文化”了。现在,是精英们所谓的“多元化”时代了,什么是多元化呢,放眼望去,无非是拜金主义、个性反叛、新老自由主义、享乐主义,实用主义、民族虚无主义的泛滥,文化表现形态无非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姥爷少爷小姐太太、鸳鸯蝴蝶、花前月下、三角四角“爱情”、乱交滥交、武林侠客,黑道白道、哼哼唧唧,连抗战年代就闻名于上海滩,混迹于文化汉奸当中的女文人张某某,也被捧成了文坛的“偶像级”红人,草民不理解的是,这些正在走红的“先进文化”们,有的不是比《狼牙山五壮士》更加“古董”么,全赖裹着金箔的“多元化”这根搅屎棍,让他们翻滚得如此艳丽。

    徐大主编还举出了“新时代的英雄主义”的范例,“现在和平时期,有杨利伟,有桑兰,甚至还有刘翔。在新时期,他们用新的方式付出,这些方式很贴近生活,与孩子们的环境接近。”,拿杨利伟,桑兰,刘翔们来堵住别人的嘴,显得愈发心虚和无聊,狼牙山五壮士所代表的在民族危亡中宁死不屈、大义凛然、血战到底的精神,与杨利伟,桑兰,刘翔们代表的为国争光的奋斗精神,是不可偏废的两个方面,是并行不悖的,还有传承关联的,杨利伟,桑兰,刘翔们的成功与花环,正是建立在狼牙山五壮士的无畏献身之上的。

    古来常说,好事要“流芳千古”,坏事要“遗臭万年”,这“流芳”与“遗臭”,正是在代代相传的教育、文化氛围中潜移默化,点滴授受的。《狼牙山五壮士》要表达的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民族灾难,以及在这场灾难中无私无畏的不屈抗争的崇高精神,徐大主编说“把《狼牙山五壮士》从新课本中删除也是现代社会的需要。”,似乎“现代社会”就不需要反侵略战争的教育与必须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了,中国真的是如此高枕无忧了么,连一种精神的传递的痕迹都无法在中小学生的头脑中立足了么。

    不知道是否某种巧合,狼牙山五壮士中的幸存者葛振林老人在昨日辞世,今天的报纸上就出现了这则戳人心扉的新闻,我们希望老人所代表的精神长存,文化教育精英们却急不可耐地想抹去那点痕迹。更加值得注意的是,不久以前,日本外相町村信孝日还叫嚷将要求中国改善反日历史教育,文化教育精英们的决定的时刻的公布竟然如此乖巧。

    日本人世世代代不依不饶地向他们的后代灌输“大和民族优越”感、“武士道”崇拜,把参拜“靖国神社”的传统坚持不懈,要的就是一种精神。而《狼牙山五壮士》的被删除,要的是抹去一种精神,我们扪心自问,谁想在日本人面前输掉精神?

    另外,记得当年淞沪抗战中,轰动全国的坚守上海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在求战不能、求退无路,被困于英租界半年后,指挥者谢晋元将军竟然是死于汉奸汪精卫政权买通的两个士兵之手,不是教训么。
    --------------------------

    结合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高校BBS事件,看来教育部已经烂掉了。

  • 2005-03-28

    抉择(一)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从哪时开始写起。

    基本在高中以前人生的道路是比较的平坦的,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可谓少年不知愁滋味,那时根本就没有什么选择的苦恼,好象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从十年前到现在,中间有很多次的选择是影响很深远的,高考、离校、工作、转行、跳槽,其中我作的抉择有时候是很令人惊异的,有些话题还是比较沉重的。前面的四个话题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很多,有很多的前因后果,即使现在回头看有些地方也无法看明。所以最后决定只写最后一个话题,也是刚开始我准备写这个系列的缘由处。

    如果从十年前开始写起,这系列文章本是该归于胡思乱想里的,但现在只写最后一个话题嘛,基本不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了,只是记叙自己去年一段时间以来的动向,就归于生活杂记中了,只是这个记是严重的滞后了。

     

    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我什么时候开始没有用繁体了。以前虽然在这儿的文章大多是简体的(因为那是在WORD里转过的),但评论用的都是繁体(无论是给大家的不是给自己的),由此也常常引起很多的疑问,以为我是HK人或TW人。不过从去年的某个时候起我就再没有与大家用繁体交流过了,因为我离开了原来的公司――一家TW公司。

    去年的跳槽现在回头看是很有一番味道的,如果没什么味道,只是记记事我也不会兴师动众的写系列来玩。当时离职的时候自己算了一下近一个月来的行踪,惊异的发现在一个月内居然面试了8家公司,这是在还在职的情况下做的事情。就是说我在以前的公司最后一个月没上几天班――怪不得最后一个月的工资给我那么少。

    刚要离职那会就在MSN上跟一个以前的同事说起要把一个月来的形形色色记下来。不过,那时在写《放弃》系列,后来还有《执着》系列,中间还想写过另一篇大作(只是后来暂时放弃了),中间还隔了一个春节,所以一直拖到现在。虽然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了,但很多事情还是历历在目的,而且当时有写的企图的时候就把框架打好了,所以现在写也是比较得心应手的。

     

    今天就先写个引子,这个不算在一个月的那8家里。

    2004108日  S公司

    天气晴,去年的天气真的是好,出去的时候没有一次碰上坏天气。目标是S公司。这是“十一”前从博客园上投的简历,发帖子的是他们公司技术部的人,简历也寄到他们的技术部去了。在930日那天他们的行政部给我来电话叫我“十一”过后去面试。

    记下有关事宜,琢磨了下她给的地址(他们技术部与行政部不是在一个地方的),好象离我住的地方挺近的。“十一”期间某天比较空闲的时候还专门去踩过点,发现不是一般的近,简直是近极了,步行半小时内绰绰有余。所以108日那天很是笃定的过去,这也成了我去年那么多面试中时间掐得最准的一次。

    节后的工作日注定是混乱的,我那天就成了那种混乱的牺牲品。约定2点,我150到了那里。那位前台先生(是位先生)说根本没有什么有人要来面试的通知,然后是他们内部电话来往了几次,结果向我要简历,这当然是没有的喽,都什么年代了,还带着简历来面试。我说明了情况后,然后就是填表,填好后就让我在那等。那天我应该是不速不客了。

    好,等就等吧,反正是请了一天假了。坐着是比较的无聊,所以开始观察起周围的情况来了。我坐的地方就在门口旁,所以能看到他们公司进进出出的人。期间除了一些送快递的啦,清洁的啦之外,就是看过几次那种送货的小车拉进拉出――送的货当然就是他们公司的产品喽,看来业务还是比较的繁忙。

    也不知坐了多久,那位接待先生出来给我倒了杯水――现在才想起来给我倒水呀。门口那个地方人进进出出一般是比较匆忙的,无法细看,那就看看他吧。观察了一下,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长得不帅,声音也并不是很美,而且根本就是没有气质。这也就算了,还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头发跟这衣服不太相称,走起路来没有给我以一种耸的感觉――他出来倒水我就观察他了(人无聊的时候居然连男人也观察)。水桶旁边就是他们公司的宣传资料,居然没有顺手给我带几张过来。因为去以前上过他们的网站看过,所以在那坐了很久自己也没有过去拿。由此我很是怀疑这位先生的素质,加之联想到S公司是有政府客户或也许是有政府背景的,把那天所遇一印证自己就得出了很多的结论。

    记得好象是坐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来了一位可以说话的人,是位中年人,明显就是心宽体胖,不是技术部的人,我知道今天肯定是白来了。果不其然,简单的聊了一下基本情况,多大啦,哪毕业啦,工作几年啦,以前在哪啦,跟他讲技术的东西也是白搭。然后走人。就这样浪费了我一个下午。

    过了两三周后,来了个电话问我是不是到他们公司去面试过了(八成是把我的简历找到了,看看名字,好象有点面熟的),然后下面也没下文。反正也没准备到那样的地方去了。

     

    这一次的行程基本没有什么的收获,只是见识了一种混乱而已。我去年的求职历程就以这种混乱的局面拉开了序幕。

  • 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等社团共同发起反对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签名活动,以下为各种不同语言的签名网站:
    http://www.global-alliance.net
    http://china918.net/qm  (中文)
    http://alpha-la.org/petition.asp
    http://historicaljustice.org/HJN/db/list.php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道人一般是不太会在本BLOG里涉及一些政治、军事、外交等国内外的大事的(虽然平时一直在关注天下大势)。最多就是叹一下中国足协什么的。

    但小日本实在是可恶,最近一段时期以来天下有变,所以这次破了一下例。

  • 2005-03-23

    说“英雄” - [胡思乱想]

    Tag:乱想

     

    上周参加俱乐部活动,最后有个话题――Developer的英雄时代是否已经结束?因为我的论述角度一般是不太非常的,而且总体来讲比较的庞大,非三言两语所能让人明白,加之本身对此类问题就有点迷迷糊糊,只是隐约从某个角度来看感觉上的一种思索,很多地方不是很成熟。所以当时没有与大家交流,今日特写此文论述之。

     

    先开门见山地摆出我的观点,我认为英雄时代基本已经结束,但英雄的需求并没有减弱,而且英雄也不会消亡。

    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英雄”与“英雄时代”的区别,“英雄”是一个个体的概念;而“英雄时代”是一个群体的概念,是以时间段为标志划分的一个群体概念。所以时代的终结只是一个时间点的终结而已,并不是个体的终结。

    为什么说英雄时代基本已经结束,因为这是一个领域从发端期进入发展期的一个标志。先来看看其他领域的情况,看看打架吧,刚开始是打架,后来成了打群架,再后来就是战争了,通俗的叫法就是打仗了。刚开始是比较讲究英雄主义的,但后来单单讲英雄主义越来越不行了。基本上来讲人类从蒙昧期走出来后,战争中的英雄时代就已经结束了,三国演义里那些武将单挑都是胡扯,翻看整个《二十五史》也只有如隋朝时史万岁那样的“蛮人”与还处于有点“原始”时代的突厥人单挑这些个寥寥案例。上面是战术层面的,即使从战略层面上来讲,战争中英雄的作用也开始慢慢的转变,早期比较的重兵谋,到后来比较的重兵势。

    上面说远了,回到软件业来,尽管软件业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特别是在中国,但不可否认在整个世界范围内行业本身已经进入了发展期,虽然这个发展有很多的艰难险阻。进入到成长期的软件业有如走出了蒙昧的人类的战争,作为英雄的时代已经远离人们而去了。

     

    英雄时代是终结了,但英雄并不是不需要了。

    一直以来我们的教育都有一种反英雄的倾向,最深入大家脑海的可能要算马克思的那句关于拿破仑的名言了。孰不知时势造英雄,英雄也能造时势呀。大家只要跳出中学时代的历史视角来看看中国的历史,就可以稍稍对上面二句话有点体会,秦隋二世而亡,汉唐二世而兴(汉文为汉高之子,所以算起来就是二世)难道是历史的必然?那没有三世而亡,三世而兴可能?难道没有秦隋不亡,汉唐不兴的可能?忽略历史人物的个体作用,进而到蔑视个人的价值,这一切的根源都来源于“唯物主义”,这个东西以前批判过的,立存照于此,以后批,今天到此为止(又扯到唯物主义上来了,因为对它实在是恨透了,本来这一篇要当成批判系列之二的,后来觉得有点仓促,写不好又要驾驭不住,所以收住了)。

     

    任何时候,英雄都是需要的。而软件业的性质决定了比起其他行业来它需要更多的英雄(有关软件业的性质,这是很大的一个话题,以后再讨论),不过不管如何英雄时代是过去了,再如何多,作为英雄来讲,无论在哪里总归是少数。但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只想当螺丝钉的程序员不是好程序员。为了不当螺丝钉,那就得“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BOSS没认识到这句话的含义,但自己要认识到这句话的含义。

     

    最后赋诗一首:

    凌烟阁中多英才,

    太宗文武聚人来。

    武德军中显兵帅,

    贞观年里展胸怀。

    仲达父子把人埋,

    家世凋零中道衰,

    八王又把朝政坏,

    永嘉只得渡江淮。

  • 2005-03-23

    执着(八) - [胡思乱想]

    Tag:乱想

     

    虽然在刚开始工作的二年里买了几本关于科学哲学方面的书,但当时来讲其实并没有认真地看,现在都有点不太明白当时怎么会买那样的书,消磨时间?也许吧。

    哲学不象历史入门得那么的早,有那么深厚的“感情”,而且在工作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为各种各样的世务所扰,所以哲学式的思考曾经很久不在于我的脑海中存在。重新引起我在漫漫长夜中对各种虚无飘渺的问题以思索的是二年前的电影《黑客帝国》系列,具体来讲是《黑二》。

    《黑》是近年来在网上最受关注的影片了,当年《二》出来的时候在CSDN上居然还有一个专题。《二》背后的深邃主题让我对这部好莱坞大片刮目相看的同时,也把我思想深处的对宇宙间天地万物的思考给激发了,就这样重新开启了我的哲学之门。

    相对于历史来讲,哲学的根基是很薄弱的,特别是关于西方哲学(其实西方的历史也是没什么根基)。去年写《华山论剑》系列与《唯物批判》系列的时候就深深的感受到由于没有足够的哲学素养常常无从下笔,很多地方总是力不从心。所以近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读罗素的《西方哲学史》,过年回家前一天还跑到书城买了一本《海德格尔存在哲学》。读这些东西听起来好象挺吓人的,其实我不去做什么专业的哲学研究,所以常常是不求甚解的读,不求当时彻底之领悟,只求日后思索有源头。我用这种飞速的读法现在都已经读到《西方哲学史》十九世纪了,史只到二十世纪喽(二十一世纪的还没有进史,除非罗素先知先觉)。

    表立场的时候常说自己是二元论者,是现代二元论者,其核心其实是“中庸之道”(去年曾对“中庸之道”有过论述,本人对此还是比较的推崇)。虽然一直以来深受“辩证唯物主义”的教育,而且还是学理工的,但由于从小具有点怀疑论的倾向,加之思维过于“活跃”,胡思乱想过多,所以现在很是离经叛道了。

     

    人生在世行匆匆,

    前路迷途雾重重。

    千人万事如烟过,

    秀古绝伦太史公。

    夏日绵绵仰苍穹,

    冬日缕缕俯心中。

    终日璇机台前坐,

    何日冲天为青龙。

     

    (完)

     

    (历千辛万苦,终于把这个系列写完。先预告一下,下面要开始另一个系列《抉择》)

  • 2005-03-18

    诗五首 - [绝句佳诗]

    Tag:

     

    不知为何,最近迷上了作诗,现在把近一段时期以来的写的诗放上来请大家批批。

     

    冬日夜思

     

    三九酷严寒,

    刺股又悬梁。

    长夜静深思,

    神然怡自伤。

    这是去年写《软件的沉沦》的时候的一点感慨,当时是四言的,放在MSN上,近日作诗嘛,就把它也算上了。觉得四言的太短了,改成五言的了(各句各加了一个字)

     

    元宵显梦

     

    长吁短叹欲有为,

    生死冥阑何日辉。

    元宵长夜梦先验,

    紫云观中显真微。

        这首最初是在老魔的一篇BLOG上的评论里的,现在把它也放过来,此首作得比较的仓促,而且有点胡说八道。

     

    问让皇

     

    推功尚善属宁王,

    大唐盛世开元强。

    不依太伯九五让,

    虏骑能否下范阳?

    这是读《旧唐书-睿宗诸子-让皇帝宪》后作的,如果对历史不太熟悉的话,不太看得懂这首诗,以后写篇文章解一下。

     

    执着

     

    人生在世行匆匆,

    前路迷途雾重重。

    千人万事如烟过,

    秀古绝伦太史公。

    夏日绵绵仰苍穹,

    冬日缕缕俯心中。

    终日璇机台前坐,

    何日冲天为青龙。

        这是写完《执着》系列以后的一首总结诗(本来应该早就可以看到了,这两天电脑坏了,所以《执着(八)》还在家里放着呢),第三、四句讲历史;第五、六句讲哲学,这是从康德的那句名言化出来的;第七句是目前的工作,其他几句不用解释了吧。第八句读起来好象不是很顺,有待推敲,请大家帮忙想想。

     

    唯物治水感

     

    神州唯物大横行,

    万事万物皆金银。

    人工湖成满天星,

    千年难越蜀李冰。

    这首新近作的,就在下面那篇里。最近无法写长篇大论(上班是不能写的,要好好工作,下班嘛电脑害了无法写,用笔写现在不习惯了),所以用一首诗以代替之。

     

    曾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写这种古诗,不写现代诗,当时我回答是现代诗写短了不好看,写长了词不够写不了,所以还是古诗好写点。现在想来其实还有一层原因是,我不太擅长写细腻的东西,而表达细腻的东西刚好就是现代诗之所长,我无法以吾之所短用其之所长也。

  •  

    看到两则新闻:

    http://china.dayoo.com/gb/content/2005-03/17/content_1976615.htm

    http://news.china.com/zh_cn/domestic/945/20050317/12175616.html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此之谓也。这还没建成呢。

     

    神州唯物大横行,

    万事万物皆金银。

    人工湖成满天星,

        千年难越蜀李冰。
  • 上次给大家转的有关手机短信的帖子,现在有更新。与大家分享

    http://www.delphibbs.com/keylife/iblog_show.asp?xid=7112

    发0000到186201就可以看到你一共订阅了哪些SP的服务了,看看有没有不想要的,有没有被骗的,有就赶紧取消了 。

  • 2005-03-14

    飞天击剑(刀) - [梦境奇缘]

    Tag:

     

    上个周末做的梦都比较的邪门,下面一个是周日做的,就是昨晚。

    这个是大场面了,前后关系还很复杂,而且好几种东西交织在一起。

    刚开始时好象是在一个拟人化的论坛上,外景是一个论坛,但人在其中FAQ。发现自己好象在MSDN这种地方逛――不过具体不是很清楚,只是印象。为了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这是外景,解释为画外音吧,或者是场景的解释),回来的时候天很黑(天很黑,人在其中就是扮演寻找答案的人――就是我,而自己又明显能感觉得到这是在看电视一样,看人家在寻找答案,到底哪一个是我呢?)。

    走到一段下坡的山路,前面都已经看不清路了,只能把双手直伸到身前,照感觉往下跑。跑到途中,好象手里多了条树枝(或木棍)――是半路上的障碍,因为手在身前伸着,所以被我的手给拿到了。这时人还是接着往下跑,然后就是越跑越快。跑得飞起来了。

    飞起来后,场外的解释又变了,变成了一个DEMO之样的东西。要向人家演示一项技术,某个东西(程序、游戏),只要设定一下参数(tag),就可以如下运行起来。如把日期设定为51日(上面一大段场外的解释,在梦中其实是与场内同时进行的,而且速度是非常之快,不象我这里讲半天,梦里是一晃而过的)。不一会飞的地方变得比较的清晰了,是在我的老家。能看到家里的山,及山上的树木。飞得并不是特别的高,飞的时候随着山势的起伏我也上上下下的。

    已经54日了(这个日期也不知这个是从那来的,是场外来的,还是在梦里飞的那个我具有的意识),而且这时也开始有了一个清晰的目标,就是要在51日飞到我家地里旁边的那个小池塘(奇怪得很,这个日期居然是后退的)。这时风云突变,这个坏家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要挡我的路。那只能战斗了,这时才发现不是我一个人在飞,旁边还有一个人,也不认识是谁,连男女都分不清。然后我和我同伴就在空中与哪个家伙搏斗呀,不是赤手空拳的,都带有刀剑(也不知从哪来的)。一边飞,一边斗。

    打斗的场景是极其之壮观,天气当然是很晴朗,景色也不错(我老家是山清水秀的),三人是满天飞舞,衣服翩翩,打起来还微有点火花。打斗之余不忘再欣赏一下山色,在对面山上还发现有一点点山火,不过是一晃而过,当时已经快到目的地了,三人开始往下降。终于在要到池塘前我同伴刺中了他的手,我打落了他手上的剑,又刺中了他的咽喉(居然没有当场死),不过路是挡不住了。终于在51日那天是到达了池塘,我跟我同伴从空中飞进池塘的一瞬间那挡路的家伙也坠落在池塘旁边,用绝望的眼光看着我们。

    下面的事更匪夷所思,接着我们就发出两道光变成了两条龙,那没死的家伙不知是惊异,还是惶恐。接着两条龙就合为一把剑――玄铁剑。不知我打斗的时候手里拿的是倚天剑还是屠龙刀了。不过那挡路的家伙命也硬呀,居然能撑那么久。

     

    做过不少打斗的梦,也做过不少飞的梦。从来没有象昨晚打斗得如此之激烈,如此之好看(简直比那些电视剧强多了),而且飞得如昨晚之舒心的,以前飞的时候总是飞不起,或者飞起来总是要往下掉,根本无法在空中控制自己,昨天不但控制自己,还能在空中打架,真是武艺大进呀。做得很是酣畅淋漓。

     

    这个梦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场内场外穿插,自己既是在梦中打,同时好象又是在欣赏一出武打片一样。里外都有一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