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鉴于前两天的那个梦,本来要写首什么降妖伏魔的诗的,来一首有气势一点的。真的有点写诗写上瘾了,无奈水平不行呀,今天下午斟酌了半天,没有什么头绪。

    在网上发现一首《男儿行·读武穆词有感》,就贴它了,降妖伏魔没降到,用别人的来充数了。

    -----------------------

    男儿行·读武穆词有感
    ==================哈哈哈哈,痛快一歌

    炎黄地,多豪杰,以一敌百人不怯
    人不怯,仇必雪,看我华夏男儿血
    男儿血,自壮烈,豪气贯胸心如铁
    手提黄金刀,身佩白玉珏
    饥啖美酋头,渴饮罗刹血
    儿女情,且抛却
    瀚海志,只今决
    男儿仗剑行千里
    千里一路斩胡羯
    爱琴海畔飞战歌,歌歌为我华夏贺
    东京城内舞钢刀,刀刀尽染倭奴血
    立班超志,守苏武节
    歌武穆词,做易水别
    落叶萧萧,壮士血热
    寒风如刀,悲歌声切
    且纵快马过天山,又挽长弓扫库页
    铁舰直下悉尼湾,一枪惊破北海夜
    西夷运已绝,大汉如中天
    拼将十万英雄胆
    誓画环球同为华夏色
    到其时,共酌洛阳酒,醉明月
     
    http://club.book.sohu.com/read-ancient-413139-0-10.html

  • 前两天做的梦。

    以前说过,一般做恐怖的梦都是气氛比较恐怖而已,不会有什么妖魔鬼怪的,即使有个把小妖小魔的在我手里都是走不了几个回合的。不过这一个梦例外了。

    有一阵老做奇奇怪怪的梦,曾养成在床头放笔和纸的以备不时之需的习惯了。但也许那晚人比较累吧,这个梦在醒来的第一时间里没有及时的记下来。

    记得有一个坟,一个大坟,其实是一大墓葬。梦里这个坟的来龙去脉都是有交待的,但现在已记不清。反正如果大家对那种土坟有印象就可以知道一点前因后果,一般风水比较好的地方,常年累月的下来,上上下下是会有一堆坟的,而且有很多肯定是有来头的,金银财宝肯定不会少。

    梦里一帮人去盗墓,在那墓群的地方,最上面是个车库,用来掩人耳目的,而地底下很有洞天。下面的事情都是地底下发生的啦。

    又省略了若干。场景好象是到了一个大厅,厅中间有一具石棺,那一帮人是欣喜若狂。我好象有点先知先觉,或是有阴阳眼之类的,知道那具石棺是空的,而且感觉到有很大的不对――这帮人今天要倒霉。不过好象我跟他们不是一路的,而且对他们也没什么好感,所以就听之任之了,我是有点借刀杀人的味道。

    开那个石棺是有很大排场的,这倒是还记住不少,但那个排场很难用言语表达出来,反正经了千辛万苦,把石棺开出来了。然后一下子之间大厅就布满了妖魔鬼怪,俺是有法力的人,当然不太在乎喽,但有些人就倒霉了。不过这一次鬼实在是多,而且还特厉害。自己也基本上只能是自保,救人也顾不得了(坏人里也有好人的),只保护下来一个,一个在我旁边的MM

    下面提一下梦里的驱鬼大法,很有意思,下次如果大家也在梦里遇上鬼可以试一试喽。象上次那样长啸,那只能是双方实力比较悬殊的情况下才可用的。这次此法肯定是不灵的。

    这次有宝物了――一串钥匙。基本上小鬼之类的只要把钥匙套在手指上,什么事也不做就没事了。但如果碰上厉害点的,要把手摇起来,让钥匙发出响声。再碰上厉害的,那就得念咒语了。这次就是碰上厉害的了,不但念咒语,而且还得眼观六路,时时提防四周的情况。

    唉,那天升级了,再回去打过。

    ――――――――――――――――――――――――――――――

    最近也没看什么玄幻类的东西,也不知怎么跟鬼打起架来了。

     

     

     

     

  • 2005-05-23

    诗再一首 - [绝句佳诗]

    Tag:

    写诗写上瘾了,又来一首。


    初面隐识伊人娴,
    似是九天下玉仙。
    雍容妙目频波送,
    丽人一箭拨心弦。

  • 2005-05-17

    诗一首 - [绝句佳诗]

    Tag:

    无题

    倩影一瞥惹人痴,
    佳人自曲觅有知。
    绵音绕耳聆入神,
    何日来把玉书识。

  • 2005-05-16

    我是一个硬盘 - [他山之石]

    Tag:转载

    去年转过一篇《我是一条内存》,很多人以为是我写的,其实大大的错了,我一般写不了如此有情的小说。

    “他山之石”就是指从别的地方转的,有时候转些论文也被人当成是我写的,有点汗。

    《我是一个硬盘》是《我是一条内存》的姊妹篇。

    ------------------------

    《我是一个硬盘》

        我是一个硬盘,st380021a,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台式机里工作。别人总认为我们是高
        科技白领,工作又干净又体面,似乎风光得很。
        也许他们是因为看到洁白漂亮的机箱才有这样的错觉吧。其实象我们这样的小台式
        机,工作环境狭迫,里面的灰尘吓得死人。每天生活死水一潭,工作机械重复。跑跑文
        字处理看看电影还凑活,真要遇到什么大软件和游戏,上上下下就要忙的团团转,最后
        还常常要死机。
        我们这一行技术变化快,差不多每过两三年就要升级换代,所以人人都很有压力而且
        没有安全感。每个新板卡来的时候都神采飞扬踌躇满志,几年光阴一过,就变得灰头土
        脸意志消沉。
        机箱里的人都很羡慕能去别的机器工作。特别是去那些笔记本,经常可以出差飞来飞
        去,住五星级的酒店,还不用干重活,运行运行word,上网聊聊天就行了。而我更喜欢
        去那些大服务器,在特别干净明亮的机房里工作。虽然工作时间长点,但是福利好,24
        小时不间断电源,ups,而且还有阵列,热插拔,几个人做一个人的事情,多轻松啊。
        而且也很有面子,只运行关键应用,不像我们这里,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要做。
        不过我知道,那些硬盘都很厉害,不是scsi,就是scsi ii, fibre
        channel,象我这样ide的,能混到工作站就算很不错了。我常常想,当年在工厂里,
        如果我努力一下会不会也成了一个scsi,或者至少做一个笔记本硬盘。
        但我又会想,也许这些都是命运。不过我从不抱怨。内存就常常抱怨,抱怨他们主板部门的复杂,抱怨他如何跟新来的杂牌内存不兼容,网卡和电视卡又是如何的冲突。我的朋友不多,内存算一个。他很瘦的而我很胖,他动作很快,而我总是很慢。我们是一起来这台机器的,他总是不停地说,而我只是听,我从来不说。
        内存的头脑很简单,虽然英文名字叫memory,可是他什么memory都不会有,天大的事睡一觉就能忘个精光。我不说,但我会记得所有的细节。他说我这样忧郁的人不适合作
        技术活,迟早要精神分裂。我笑笑,因为我相信自己的容量。有时候我也很喜欢这份工
        作,简单,既不用象显示器那样一天到晚被老板盯着,也不用象光驱那样对付外面的光
        碟。只要和文件打交道就行了,无非是读读写写,很单纯安静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我至今还记得那渐渐掀起的机箱的盖子,从缺口伸进来的光柱越来越
        宽,也越来越亮。空气里弥漫着跳动的颗粒。
        
        那个时候,我看到了她。她是那么的纤细瘦弱,银白的外壳一闪一闪的。浑身上下的
        做工都很精致光洁,让我不禁惭愧自己的粗笨。等到数据线把我们连在一起,我才缓过
        神来。开机的那一刹那,我感到了电流和平时的不同。
        
        后来内存曾经笑话我,说我们这里只要有新人来,电流都会不同的,上次新内存来也
        是这样。我觉得他是胡扯。我尽量的保持镇定,显出一副很专业的样子,只是淡淡的向
        她问好并介绍工作环境。
        
        慢慢的,我知道了,她,ibm-djsa220,是一个笔记本硬盘,在老板的朋友的笔记本
        里做事。这次来是为了复制一些文件。我们聊得很开心。她告诉我很多旅行的趣闻,告
        诉我坐飞机是怎么样的,坐汽车的颠簸又是如何的不同,给我看很多漂亮的照片、游
        记,还有一次她从桌子上掉下来的的历险故事。而我则卖弄各种网上下载来的故事和笑
        话。
        
        她笑得很开心。
        而我很惊讶自己可以说个不停。
        .
        .
        .
        .
        .
        .
        .
        一个早晨,开机后我看到数据线上空荡荡的插口。
        她一共呆了7天。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我有点后悔没有交换电子邮件,也没能和她道别。不忙的时候,我会一个人怀念射进
        机箱的那股阳光。
        
        我不知道记忆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我有的只是她留下的许多文件。我把它们排的整整
        齐齐,放在我最常经过的地方。每次磁头从它们身上掠过,我都会感到一丝淡淡的惬
        意。
        
        但我没有想到老板会要我删除这些文件。我想争辩还有足够的空间,但毫无用处。于
        是,平生第一次违背命令,我偷偷修改了文件分配表。然后把他们都藏到了一个秘密的
        地方,再把那里标志成坏扇区。不会有人来过问坏扇区。而那里,就成了我唯一的秘
        密,我常常去看他们,虽然从不作停留。
        
        日子一天一天的重复,读取写入,读取写入...我以为永远都会这样继续下去,直到
        一天,老板要装xp却发现没有足够的空间。
        
        他发现了问题,想去修复那些坏扇区。我拒绝了。很快,我接到了新命令:格式化。
        
        我犹豫了很久
        
        。。。
        。。。
        。。。
        。。。
        。。。
        track 0 bad, disk unusable

  • 这两天BUS把分类改成了Tag,欢呼者有之,迷茫者有之,骂娘的好象没什么看到,大家素质都还是很高的。但更多的是冷观者,因为年初的改版把一些人的给改得很有免疫力了。

    Tag是什么,我就不说了,网上到处能找到,这个名词现在已经是网上的流行词了,但如果大家静下来好好看看周围的世界,其实这个Tag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

    不知大家有无写正规论文或查文献的经历。写论文一般都在文章开头写个摘要,还有关键字,很多期刊还要搞什么英文摘要或英文关键字的。那这些摘要与关键字是为了什么呢?其实就是为了检索、查阅用的。

    美国化学文摘(简称CA)一年有多少条目,我没有统计过,即使有人统计过我也不得而知,反正一年的索引当枕头用肯定是不行的。是一个月一大本还是一季度一大本有点忘了(一本就有上千页,单本当枕头倒是凑合),一年肯定是有好几大本的,即使是上个世纪的5060年代媒体业还不是很发达的情况下,CA也是一年有一、二本的。俺学校有从上个世纪5060年代起至今的全套CA,当年在学校写毕业论文的时候,为了使文章充实一点,查CA查得那个累呀。

    如何在汗牛充栋的CA中快速的找到你要的东西,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其庞大而有体系的索引系统令每一个深入过其浩瀚海洋的人是惊叹叫绝。但百尺高台起于垒土,涓涓细流方有江河,其背后的支撑其实就是那一篇篇论文的摘要与关键字。

    其实那些论文的关键字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Tag。很多人用电脑的思维来理解一些名词,好象一说起关键字,一说起Key,就是Google用来搜索我们网页的那点东西。还把KeyTag的区别提高到电脑与人的高度,其实两者不就是同一个东西吗?就看你怎么理解了。

    理解了Tag其实就是那些论文的关键字,那回过头来就可以看看Tag与分类的问题了。我的理解是,其实Tag是检索与查阅用的,而分类是管理用的。写一篇论文用上一些关键字是为了检索方便。当然如果那论文放在自己家里不发表就另当别论了,就象如果没有technorati,或Bus没有提供相关的聚集功能,我们设Tag意义也不大一样。但那些杂志期刊没有因为论文有了摘要与关键字就把它们的一篇篇文章象堆山一样堆起来了事,还是有栏目、类别这些东西,还有什么年度索引――有点象BLOG的归档,但又不尽相同。

    现在以Tag完全的代替以前的分类带来的一个问题是BLOG管理的极其混乱。进入首页,看到以前分类的那个地方有个“More”是不是有点感觉怪怪的。如果以后写BLOG时把Tag认真认真地开动起来,以后这个“More”是不是会崩溃掉。人家来逛你的BLOG时会晕头转向的。

    但如果写文章时不理什么Tag,还是用以前的分类名字代替之,比如写上个“胡思乱想”、“梦境奇缘”什么的那这个Tag的功能大大地打了折扣(现在查“梦境奇缘”、“绝句佳诗”查了一下,就自己一个人在用呀^-^),还不如以前分类方便。

    总之,分类是对内的,是静态的,更多的在于展示;Tag是对外的,是动态的,更多的在于互动。

     

     

     

     

  • 1.遇到乞讨者:遇到要钱的就给他(她)点饭,遇到要饭的就给他(她)点钱。

    2.上车遇到老弱病残、孕妇:让座的时候别动声色,也别大张旗鼓。站起来用身体挡住其他人留出空位子给需要的人,然后装作下车走远点。人太多实在走不远,人家向你表示谢意的时候微笑一下。

    3.雨雪的时候、天冷的傍晚或者是雪天的傍晚,遇到卖菜的、卖水果的、卖报纸的剩的不多了又不能回家,能全买就全买,不能全买就买一份,反正吃什么也是吃,看什么也是看,买下来让人早点回家。

    4.遇到迷路的小孩和老头老太太,能送回家送回家,不能送回家的送上车、送到派出所也行,如果有电话的替老人或小孩打个电话就走,反正你也不缺那两个电话费。

    5.遇到迷路的人打听某个地址,碰巧你又知道,就主动告诉一声。别不好意思,没有人笑话你。

    6.捡到钱包就找找失主,如果你实在缺钱就把现金留下。打电话告诉失主就说你在厕所里捡到的。把信用卡、身份证、驾驶执照还给人家,一般人家也不会在乎钱了。把人家的地址记在你的笔记本上,以后发达了去找人家道个谦,把钱还给人家。

    7.遇到学生出来打工的、勤工俭学的,特别是中学生、小姑娘。她卖什么你就买点,如果她不是家庭困难,出来打工也需要勇气的,鼓励鼓励她吧。

    8.遇到夜里摆地摊的,能买就多买一些,别还价,东西都不贵。家境哪怕好一点,谁会大冷天夜里摆地摊。

    9.如果钱还宽裕,别养二奶,偷偷养几个贫困山区的学生。别让人家知道你是谁,要不然见面了多尴尬,多不好意思。但是你心里一定会觉得舒坦,比包二奶提心吊胆的要好得多。如果真想包也可以包一个,好事坏事一起做。人吗,本来就复杂。

    10.如果时间还宽裕,而且碰巧觉得我这个人还顺眼,那就顶一下我的贴子,总比去顶看了觉得上当的贴子舒服。时间宽裕不少就请把这几句话多转几个地方,毕竟好人多了咱们心里也舒坦。
  •  

    这篇文章在过年前就在写了,文章最初的动机来自于去年的一次面试,刚开始纯粹是对于那天的有感而发,还有是对网上的一些“金玉良言”的感慨,发的当然不限于什么软件,软件只是作为一个载体而已。洋洋洒洒地扯东扯西扯到了唯物主义上面去了,而且一扯就扯得很高,这一下收不住了,唯物主义这个东西呀,一开写就无法控制,千言万语无从述说,写着写着发现驾驭不住,所以把它放下了。

    这一放,放了快半年,如果这次“五一”再不写,以后不知会拖到什么时候,趁这次长假之机把它完成。最后的成文与当初相差是非常之大的,大多地方都重写了,删掉了很多细枝末节的东西,只保留了最初的主题和架子,视角比原来要扩大很多,这次把它提到了唯物批判的高度,作为系列之二了,一在这里。先做足了架子再说,能批到什么程度就不得而知了。

     

    大千世界之林林总总,包含了众多人等的,日夜不缀之辛劳,横眉冷对之轻蔑,千变万化之绪躁,浑噩无通之烦恼,于此难书万千人之辛酸。鄙人九百余日艰思,终发觉一切之根源在于“唯物主义”。

     

    在我们从小到大进入到一门新学科的时候(这里主要指自然科学),大概总归是有章可循的,不外乎一上来要回顾一下本学科的历史背景、发端、起源,以及此科在人类文明发展所处的地位,大多认为其为不可或缺之类――基本没它,这个地球就转得不好了。一些历史悠久者会举一些老掉牙的辉煌业绩,一些暴发户则会津津乐道于与时俱进的光鲜。接下来进入正题虽有各种不同方式,或高屋建瓴、或实地浑厚,有由大往小也有由小而大,不过不外乎是抽茧剥丝、层层推进。其背后的东西都是逻辑、理性、演绎、推导、分析、归纳、总结,各样的符号、各式的图表,眩妙的方程、公式,宏伟庞大的体系,很是令人叹为观止。近代以来的自然科学都逃不出这些东西。

    并不是那些东西不好,事实证明那是很管用的,我们人类的进步跟它是脱不开干系的。但是,凡事皆有个度――又要搬我那“中庸之道”了,无论何事何物何地都用那个模式去套就有问题了。有些人别有用心的总喜欢拿建筑与软件来类比,这实在是大错特错了,再怎么样也不能用建筑来类比呀,前者面对的是自然人,而后者面对的是社会人,用马斯洛的原理来看是处于不同的层面的。把软件等同于建筑,或一门心思想把软件业往建筑业方向拉的人是犯了“唯”物主义的错误。

    “唯物主义”在各学各科、各行各业蓬勃发展,处处之盛行,为什么在这搁浅了呢?跟别处不同的是,因为在这里它触到了最为深层的、最为难缠的、也是最无法回避的暗礁。就是“人在天地万物之间所为何”的问题,也就是海德格尔的关于“此在”的问题。这个问题是千百年来各哲学流派争夺得最为激烈的领地,近代以来唯物向唯心的侵袭也是在此领域最为根本,这里也是古典二元论的死结。在这个地方盲目地执行“唯物主义”的路线势必是碰得头破血流。

     

    我们大学时有位很有成就的老师说过:“化学有时是很无理的”(我以前是学化学的)。当时没觉得这句话有如何重大的意义,后来渐渐地发现原来认可“无理”是一种飞跃。搞数学的人认可了“无理”,才有了分形;搞物理的人认可了“无理”,才有了量子;搞化学的人认可了“无理”,才有了耗散。看史书时,认可了“无理”,才发现原来世界很精彩;看哲学时认可了“无理”,才发现喊“上帝死了”的那个人其实并不是疯子。“有理”是“真“,那“无理”就是“美”。

    “唯物主义”的最大问题就是“弃美扬真”。在“唯物主义”那里,“真”与“美”在根本上是相对立的,“真”是“唯物”的本质所在,而“唯物主义”的“崇高”决定其势必是无法与任何认为它“非真”的事物共存。

    在牛顿力学等经典理论刚刚取得巨大胜利的日子里,大多数人是很欢心鼓舞的。因为在世人面前世界即将完全揭去它那惑人的面纱,从遥远的浩浩星空到我 们身旁孜孜的蚂蚁,从远古的原荒到今日的繁锦,从国家社会的变迁到人的生老病死,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将会成为“真”的,将毫无秘密可言。那是“唯物主义”压倒优势的时候,后人叫“机械式的唯物主义”时期。短暂的“辉煌”一晃而过,经典理论遭到质疑的同时,终于是抛出了一个“辩证唯物主义“,企图冲淡其“霸道”色彩。虽经改头换面,但其实其本质并没有变,只是用“柔性机械”代替“刚性机械”而已。跟“唯心主义”一样,无论如何变,总归有一个“上帝”的位置。与“唯心主义”相比,“唯物主义”的思维方式没有任何的进步,这个结论好象以前已经提过了。

    人之所求“真善美”,但在“唯物主义”的强力影响下,“美”被弃,而“善”也蜕变为“真”。在唯心主义下没有真正的“人”,在唯物主义下也没有真正的“人”。对于“人是什么”这样的问题,唯物主义在本质意义上的回答比唯心主义出色不了多少。在现代科学技术起步的阶段,一些感觉敏锐的先哲们其实对于这种“唯物主义”伤害就有所察觉。经过了上个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在西方终于出现了“反理性”的大旗,至此唯物与唯心都走到了尽头,海德格尔称之为“哲学的终结”。关于“人”的问题虽然还各说纷纭,但“唯物主义”无法作出完美的回答是不争的事实。

     

    上面绕了那么久,没绕出什么货色,也没有扯到一点软件的问题。下面就开始讲软件的问题,来看看软件是如何会沉沦的。

    软件的目的、目标或宗旨与“人”是密不可分的,其对人们生活的影响,包括预期的影响,跟历史上其他事物有一个不太一样的地方,就是它已经触到了“人的意识”这样的一个范畴,已经把“整个人本身”给包容进了软件所考虑的范围,这个是前所未有的,所以这样就要求我们必须要好好地审视一下“人”这么一个概念是怎么样的,才能比较好的来考虑软件的问题。

    “唯物主义”物化的思维方式,在以前别的地方,其缺陷还表现得不明显。现在在软件上,得到的结果就比较的致命了。主客二分的后果是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个割裂的人,一个个割裂的企业,一个个割裂的社会。割裂并不只是坏东西,简单地扭曲是对事物的简化,但那是有前提的,一是其扭曲不会损害到本质,二是对于扭曲可以有一种事后的修正机制。前提一是世界观问题,前提二是方法论的问题。

    先看前提二,这个简单一点。“修正”是一个褒义词,这是一种否定之否定的概念。大炮发射炮弹,时常要修正弹道什么的,即使是导弹之流的在飞行中也常常要修正一下一些参数。在新闻里时常会听到说某某药由于发现有新的什么不良反应而被辙之类的,这也是一种“修正”机制。可以修正是任何一个系统的基本条件。我们常说要写富有弹性的系统,其目标其实就应该是“修正”。DEBUG是“修正”,重构是“修正”,迭代也是“修正”,甚至“XP”的很多东西都是为“修正”而生的。方法论这个前提是人们一直在追求着的,也是业界一直在努力着的,并且是取得了不俗战果的。

    可当一个系统总是要靠方法论来维持的时候就不得不怀疑世界观有问题了。一种药过了N年后才发现有比较严重好的不良反应以致会影响到人的健康是无法避免的,但如果这种事接二连三的出现,概率非常之高的话,就不得不让人怀疑药理学、毒理学研究本身有问题了。我们写程序,三天两头的在DEBUG,是不是也要怀疑一下冯.诺依曼错了(其实冯.诺依曼并没有错,是后面的某些人错了,就象孔孟并没有错,是后人错了一样)。

    与前提二相比,前提一是个大前提。“唯物主义”对于“人”的扭曲,使得前提二的满足显得非常的苍白无力。人会做什么,人应该做什么,面对某种情况人会有什么反应,在“唯物主义”的角度看来是相对比较简单的,也是很一厢情愿的。对于活生生的人,“唯物主义”无法面对;对于由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组成的社会与企业,“唯物主义”也无法面对;更何况我们的软件是由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倾注心思来造就的,“唯物主义”更无力面对。在对“人”的认识上的偏差,直接促成了现今软件业中一些问题的产生,也是这个偏差直接击碎了一些“仁人志士”们的“宏理伟想”。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呀。

    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是不可逆转,“唯物主义”的影响也是不会消除,而且要我们不用现在的一整套模式来解决那些问题也是不实际,现在只能是“夏日绵绵仰苍穹,冬日缕缕俯心中”以时不时于工作之余给自己一点点的慰藉。先吃饱饭再说,管它什么主义。

     

    算是完了,回头看看,尽管删掉了很多东西,还是很杂,主题很虚,很多地方无疾而终。关于现代科技所带来的“人的异化”是一个很大很深的话题,无法论述得很深。关于“软件”的问题,其实是“人”的问题,软件的沉沦也就是人的沉沦了。

    关于中国软件业,还有点没有写,就是时时被人提起的所谓“国民劣根性”问题,这个也是很多人士对于现今很多问题的挡箭牌。其实“国民劣根性”是个大谎言,这个如果一开写的话又要失控了,所以这个主题放以后写,届时写个“国民劣根性批判的批判”。

  • 2005-05-08

    又发财了 - [不说而说]

    Tag:无聊

    去年发过一次,这次财没去年的大。

    “五一”放完假回来,一开outlook,收进来一大堆信。

    有封很惹人注目:

    发件人:Miscrosoft lottery

    标题:CONGRATULATIONS:YOU HAVE WON.

    乍一看还是有点诱人的,因为的确有几个邮箱是MS知道的,也填过一些调查表之类的,是不是能收到MS的什么光盘之类,或搞个试用版,预览版玩玩也不错。有点想入非非呀。

    结果一看又是美钞,真没劲呀。

    下面为Email的内容:

    MICROSOFT EMAIL LOTTERY INTERNATIONAL
    FROM:INTERNATIONAL PROMOTION / PRIZE AWARD.
    PROMOTING INTERNET USAGE OVER THE  GLOBE
        (MICROSOFT ENCOURAGE GLOBALIZATION)

    FROM: THE LOTTERY COORDINATOR,
    INTERNATIONAL PROMOTIONS/PRIZE AWARD DEPARTMENT
    Microsoft B.V. Boeing Avenue 44 9459 PE Schiphol-Rijk.

    REFERENCE NUMBER: LSLUK/2031/8161/04
    BATCH NUMBER: 14/011/IPD

    RESULTS FOR CATEGORY "A" DRAWS
    Congratulations to you as we bring to your notice,the  results of the First Category draws of MICROSOFT LOTTERY INT.
    We are happy to inform you that you haveemerged a winner under the First Category, which is part of our promotional draws. The draws are being officially announced today 24th of March 2005. Participants were selected through a computer ballot system drawn from 2,500,000 email addresses of individuals and companies from Africa, America, Asia, Australia,Europe, Middle East, and Oceania as part of ourInternational Promotions Program.

    Your e-mail address, attached to ticket number 50941465206-529, with serial number 5772-54 drew the lucky numbers 3-4-17-28-35-44  and consequently won in the First Category. You have therefore been awarded a lump sum pay outof 1,000,000 (One  Million United State dollars), which is the winning payout for Category A  winners. This is from the total prize money from 2,000,000 shared among the 2 winners in this category CONGRATULATIONS! Your fund is now deposited with the paying Bank. In your best interest to aviod mix up of numbers and names of any kind, we request that you keep the entire details of your award strictly from public notice until the process of transferring your claims has been completed, and your funds remitted to your account. This is part of our security protocol to avoid double claiming or unscrupulous acts by participants/nonparticipants of this program.

    Please contact your claims agent immediately for due processing and remittance of your prize money to a designated account of your choice:

    To file for your claim,please contact the fiduciary agent.
    ***********************************************
    DR. ROY DANIELS. OF CONCORD TRUST AGENCY. AMSTERDAM-NETHERLANDS.
    Email: LotClaimFile@netscape.net
    Tel.:+31-617 792 760.
    ***********************************************
    NOTE: For easy reference and identification, find below your reference and Batch numbers. Remember to quote these numbers in every one of your correspondence with your claims agent.

    REFERENCE NUMBER: LSLUK/2031/8161/04
    BATCH NUMBER: 14/011/IPD

    Congratulations once again from all our staff and thank you for being part of our promotions program.

    Sincerely Yours,
    MRS.ELIZABETH MOUS.
    THE LOTTERY COORDINATOR,
    MICROSOFT IN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heck-out GO.com
    GO get your free GO E-Mail account with expanded storage of 6 MB! http://mail.g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