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这是老子《道德经》上的句子。老子的话都是很深邃的,老子对于为什么会有仁义道德,为什么会有阴谋诡计,为什么会有忠臣孝子这些问题的回答充分显示了二千多年前那个灿烂年代里中国哲人的魅力。

    老子考虑问题的角度一直是很独特的,读《秦本纪》怎么读到老子里来了呢?要知道《史记》并不是一部纯纯粹粹的史书,司马迁也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史官。《秦本纪》里就有一出“大道废,有仁义”。

    有一位叫由余的晋国人,也不知是政治上的呢还是经济上的原因,跑到了西戎去了。由于秦国在穆公时期比较的强盛,所以那些戎人就让这个由余出使到秦国来探探情况。由余与秦穆公之间的一段对话就是上面“大道废,有仁义”的小小注解。

    缪公怪之,问曰:中国以诗书礼乐法度为政,然尚时乱,今戎夷无此,何以为治,不亦难乎?。这个问题问得很典型,属于那种“尚且如此,无如此,何以如此”的问题。世界上这种问题其实是很多的,但很多人并没有好好的在心里回答过这些类似的问题,即使回答了也是牛头马嘴之类的。

    由余笑曰:此乃中国所以乱也。夫自上圣黄帝作为礼乐法度,身以先之,仅以小治。及其後世,日以骄淫。阻法度之威,以责督於下,下罢极则以仁义怨望於上,上下交争怨而相篡弑,至於灭宗,皆以此类也。夫戎夷不然。上含淳德以遇其下,下怀忠信以事其上,一国之政犹一身之治,不知所以治,此真圣人之治也。。这个回答真是一针见血呀,后世多多少少的礼乐法度,多多少少的仁义道德,多多少少的忠忠义义都被这个由余给说穿了。

    关于“大道废,有仁义”有很多的引申,当今当世的很多事情,无论是内还是外,都可以从这个“大道废,有仁义”看出点端倪,道家真乃大智慧呀。

     

     

     

  • 秦的历史是很阶段性的,春秋时也就穆公时期有得一书,后来战国时期到了孝公以后才有大书太书的,其余的时间乏陈可数。《秦本纪》里穆公时期就占了近四分之一的篇幅。

    秦穆公之世晋国在位的依次为献、惠、怀、文、襄公,春秋里很多精彩的故事也多发生在这段时期。这中间秦晋的关系是非常之错综复杂,惠、文二公为秦所立;秦穆公夫人为献公之女,惠、文之姊;而怀、文的夫人是穆公之女。这一篇讲讲秦穆公与晋惠公之间事情。

    晋惠公当年贪位,对秦许下重利而为秦所立,但后来食言,这个就不去说他了,在其位与不其位考虑问题的角度不一样。故事直接从穆公十三年说起。

    那会晋国的收成不好,大旱而饥,想想秦国好歹是邻邦,而且一直以来关系不错,除了惠公食言那事。所以就向秦国求助,请粟于秦。虽然对于晋惠公食言这件事秦穆公一直耿耿于怀,但这时秦国君臣还是表现得比较的高风亮节,那时还不是什么虎狼之邦呀。本着“其君是恶,其民何罪?”(左传)的态度,就大方地向晋国放粮了。“以船漕车转,自雍相望至绛”,史称“泛舟之役”,秦国人够意思。

    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根本用不了三十年,到了第二年,穆公十四年,这次轮到秦国大饥,秦请粟于晋。晋惠公不但不与,而且还听底下有些人的意见要伐秦以趁火打劫。这样的做法如果放在战国时期可能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都坏习惯了,但在春秋时绝对是很不齿的,要被大家鞭的。

    秦人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下秦穆公先动手了。此一战的结果晋惠公被俘不是双方实力的真实写照,以当时的实力来讲,秦是远不如晋。本来比较合理的结果是大家各俘了对方的主将,穆公没有被俘不能不说是三百野人的功劳。

    这野人当然不是什么神农架的那种野人,而是没有进入国家正常生活的一些人而已啦。在以前穆公出去打猎的时候曾经丢失过几匹好马,找啊找啊找,总是找不到,后来在岐山这个地方发现马被这里的三百吃个野人给吃掉了,不知马肉好不好吃呀,好象是人赃俱获的,手下的人要对这三百野人绳之以法,这时穆公表现出他春秋五霸之气度。“君子不以畜产害人,吾闻食善马肉不饮酒,伤人”,还赐酒而赦之。这人心收得是妙啊,这帮人以后是水火来去的人了。

    这次碰上秦晋开战,那三百人就过来帮忙了。穆公被晋军所围,情况危急,全靠那三百人为报食马之德推锋冒死而脱围。而晋惠公这边在战斗中的表现就有点乱七八糟,在《史记》上只是简单地说“晋君弃其军,与秦争利,还而马鸷”。在《左传》上倒是稍详细点,什么“乘小驷”、“公号庆郑”之等等。

    不过秦这边俘了惠公也是棘手得很,“天子为请,夫人为忧”,晋好歹是周王室一大诸候,而且是同姓,穆公夫人还是晋惠公之姊。加之无论如何晋还是大国,杀肯定是不行的,各方各面不好交待,而且结下深仇。君臣分析来分析去,还是放回去比较的好,最终结果“归晋君夷吾,夷吾献其河西地,使太子圉为质於秦”,“是时秦地东至河”,可以说是大赚了一笔。

    秦人在晋乱时还是得了不少好处的,不过一旦晋强大起来,秦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后来战国初期三晋之强(主要是魏),秦人连以前的河西之地都吐出来了。

    从三百野人想起了赵盾的那个桑下饿人的故事,穆公不以畜产而害人,免于俘辱;赵宣遗食饿人,免于非命。我们在平常生活中对别人援以一手,到将来某一天可能也有所得也说不定啦。昨晚就做了个梦,几年前帮了人家百分之一的忙,人家居然记得我(我不认识他),由此。。。。。。(梦里的事忘了,记得的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 2005-09-01

    彷徨(十三)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2005-8-29           周一

    今天居然去了两个地方,不过今天两个地方去得很是不明不白。

    上午10点半一家在五角场那边,上周接到面试通知后想来想去的想不清楚对方是什么公司,上网查了自己投过简历的公司也没有一家地址是在那一带的。

    到那边真是不方便呀,费劲周折,居然迟到了15分钟。那地方居然是搞什么电视大学呀、多媒体呀这样的地方。到了大厦底下,发现是个新地方,入驻的公司还不是很多,我要去的那一楼发现是一家叫什么IT服务中心的地方,基本可以肯定自己没有向这个地方投过简历。电梯很不繁忙,我想除了上下班的高峰外,其他时间里这里的电梯运行都是可以直达你的楼层的。大厦也新得很,很有气派。

    到了地址所给的地方,打门进去发现里面好多人呀,跟门口的MM说了我的来意,她叫我在外面等一会。我就来到大厅上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透过大厅的玻璃可以看到外面国顺路上的一些些的光景,但这个地方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看的,可视角度也不佳,右手边被大厦的其他部分给挡住的视线。外面没什么可看的,就看里面吧,抬头看看顶,还挺高的,一楼层居然有这么高,而且在大厅上看觉得很是空旷,闲来无事看看眼前壁上一个有点“乱七八糟”的木头装饰,在思索它表示什么的意思的时候,面试的拿着简历过来了。

    寒暄一下,大家都对不起一下――我是迟到了,他呢让我等了好一会。上来他先介绍他们的公司,给电视大学做IT服务的。我略谈了一下自己以前所涉及的领域,表示跟他们的有点差别,不过他居然说这个东西在技术上都是相通的(本来就是这样的,但现在出去面试很多地方都要求完全的匹配才认为是合适的),我当然也表示同意喽。他了解了一下我以前公司的一些管理上的方式及我以后的打算今天的面试就结束了。也不清楚他们要的什么样的人,从面试情况一点没头绪(有笔试有点好处就是能明白人家到底要什么类型的人)。临走时还问我到什么地方,坐什么车走,人比较的热情。

     

    因为下午还有一场,我不准备回家了,准备先到南京路找个地方呆段时间后直接到第二家(浦东)。从那出来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得先吃午饭,这附近应该是能找到吃饭的合适的地方的,犯不着到南京路那一带去吃。在政法路上从国顺路逛到了国定路,在路口发现了一菜市场,根据经验,在菜市场附近肯定是有吃的地方的,折而向北往复旦方向走,就发现了一家比较大的买盒饭的地方,现在人挑得很,小地方的盒饭是不要的。在门口张望了一下,人还是不少,厅堂也够大,生意不错,在候选范围,不过这地方没有空调。今天的天气不算很热了,但也不算凉,还是走出一身汗的,得找个有空调的地方泡泡才行。最后在附近找了家叫什么和豆浆的(名字忘了,不是永和),里面装潢不错,人气也挺旺的,虽不是爆满,但也有七八十满,总有人进进出出的。

    因为下午的时间是三点,时间很是充裕,所以就慢慢的吃以消磨时间。不过以我的吃饭速度,再慢也是慢不到哪里去的,吃完出来,坐55路到南京路外滩居然才12点半。就算我这边二点开始去浦东也要在这呆上个一个半小时,没辙了,瞎逛吧。

    这种天在外滩吹风晒太阳是不干的,往里走吧,找个商场躲躲。说实在话,南京路真的是没什么好逛的,什么古老的建筑简直是胡扯,瞎白划,到老家无论找个什么破瓦房也比它们历史要悠久。描了描和平饭店,又不会让我进去,所以就更加没觉得什么好的了。而且南京路上的人也没什么好看的,入眼的人比较的少,比之淮海路呀,徐家汇呀这种地方少得可怜。倒是TMD碰上几个发打折机票的真是烦,给我发现金发得这么欢我也不会接呢,更何况。。。

    最后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是在南京路上的书城度过的,看书对我来说是目前比较好的消磨时间的一个方法。不过今天在那里主要时间并不在阅读上,那地方比之福州路的书城要小得多,书籍种类也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转了一圈没什么特别好看的,最后看什么管理讲座去了。这种讲座录像在福州路书城也有,三楼还是四楼忘了,一位姓余的讲的,头衔大得很,什么什么的博士后,没想这里也有呀。

     

    大概到了二点开始往外慢慢走,从这里到龙阳路也用不了很长时间的。在地铁车厢里居然又碰上发打折机票的,真是烦呀,我咪着眼睛,发现两个人,一边一个,手里拿着片子从坐着的众人眼前掠过,哪天心情不好真要把这些伸到我面前的手给剁下来。

    地铁站出来二点半还没到,白杨路就在附近,顺着号找不是很难。到了跟前发现不太对头,这个地方不是纯粹的办公楼,发现有些还在外面晾着衣服呢!走到3号楼底下,发现辆运建材的卡车停那,电梯门口还放着一堆水泥,电梯门口都被堵住了一半。还有地方在装修。在这种地方的公司有点不是那回事吧。

    上去进到里面后发现的确是个新开张的地方,里面还有点乱,一边有人在面试,我在另一边坐下,有位笔记本前的老兄跟我打招呼,还以为我是干什么的。一会就到我的。

    今天的二家都是一上来先介绍他们的公司,这里是我投过简历的地方,据说是家新加坡公司在中国大陆开设分公司来了。他说了一通他们公司,他们的确是刚开张的,才几个月,连牌子都是白纸上写了几个字贴在墙上当的公司牌子。新地方总要展示一下前景,然后什么大公司、小公司的理论,听他的口气自己是小公司了。但又说什么跨国公司,什么大客户,从资料上看的确有不少的大客户。但从办公地点及人员配置来看我对有些东西有点怀疑,跑到国内开分公司,难道在这种地方发展吗?也许这个地方是暂时的。老子跑到太平洋小岛注册公司跑回来也还是跨国的呢,当然这种假设比较极端一点,有空上他们网站看看具体情况。

    他们搞的东西不是很懂,生产过程控制,我的印象是比较偏重于硬件的。不过他们招人不象外面市面上一些要求很具体,这是我很喜欢的。谈一些对于企业信息化的理解,及自己以前所涉及的技术与商业领域,然后就出来了。真是一头雾水,从技术上讲,我跟他们的要求是有差距的,但有时有的地方不是很看重你的技术匹配度,不知这里的意思。

     

    这二家本周内都会答复,明后两天把其他的一些事给了结一下。

  • 2005-09-01

    彷徨(十二)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2005-8-24           周三

    已经到了8月下旬,天已没有了大热,按理说应该是出击的时候了,秋冬季节多是我的幸运时间。但最近好象觉得比较的充实,也不知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今天又要到浦东,不过不是在张江,路途不算远,但也不算近的了,从东方医院过去还要两站。去前那电话小姐说他们的地方比较的难找,特别叮嘱了一下要如何如何找,不过我好象对找地方还是比较的在行,两下就找到了目的地。

    明显是家新公司,门口牌子都不对的,后来知道牌子上的一家是跟他们一道的咨询公司,也不清楚一些隶属关系。屋子好新,我上洗手间的时候经过一间房间,发现里面有几号人,往里瞟了一眼,发现电脑还是液晶的。

    面试的人陆续的来,我见过的有四个,之前之后估计也有,是大招人的地方。

    刚开始也是做题,从出的题目大概可以看出一家公司招人的水准与他们的用人标准。大凡出一些很具体的题目的地方一般是招那种熟手的,特别出的题里大写Sql脚本的那种,而且这种地方笔试后的面试也是比较乏陈可数一点。我的知识结构很不适合于这样的地方。

    轮到面试时,由一个MM从一楼带到了也忘了三楼还是四楼的一个房间,有点吃惊,这些地方都是他们的地盘吗?对于我做的题,人家当然不是很满意,照例介绍一下我的基本情况,询问了一下过去以来所做过的一些项目。得出的结论是技术匹配度不够,对于这样的结论见多了。很多时候我已懒得跟人家计较,有笔试的地方,我一般会根据笔试的题目类型,与去前在网上对其的了解来判断自己面试时的深入程度。今天面试很多问题我没有作进一步的解释,他好象也无意于引导我作进一步的论述。作罢作罢。

    最后了解到一个情况这里加班居然有加班工资的,这年头这种地方还真难找。

  • 2005-09-01

    彷徨(十一)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2005-8-9             周二

    近一段时间以来,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心动的地方,现在上网都已没什么兴致去招聘网站了。不过有份正规的工作,有个稳定的收入来源还是有必要,打游击的生活方式还是有点悬。

    大概是二周以前投的简历,现在才有消息,大概在夏天里大家都是象我一样没什么很强的精神的吧。

    凭着印象这家公司应该又是TW人的,职业的成长性方面不是特别好,不过地方不错,在徐家汇附近,如果能在徐家汇附近上班我是很喜欢的。如果不是那种找壮丁的公司还是可以考虑的,看招聘启事上还是有点来头的,不过启事这个东西不能全信。

    好久没有在大热天的中午往外跑了,准时的到达斜土路某地,上了楼进去后没有发现公司的前台,里面几间房间里环放着几台电脑。有点纳闷这是家什么样子的公司,又是游击型的公司不成?

    当然一开始又是做题,发现今天的题涉及的范围很广,对我来说没什么的难度,不过还是要化一点时间的。交了题,过会就进来个人给了我一张他们公司的宣传手册,向我递了张名片,是位经理。然后就开始谈一些非技术方面的问题,这家伙居然知道的事情还挺多,我家乡居然都认识,还知道我们以前公司用过的一个开发平台。过会就进来另外一个人,这个才是管技术的,开始问一些技术方面相关的问题,一些管理软件方面的问题,还探听一些我以前涉及过的领域。整个的过程是比较的轻松的,总的感觉也是不错的,好象他们也是比较的满意。

    期望待遇过会就开始了我的问题。从一开始就对这家公司定不了位。所以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只了解到他们居然要做ERP方面的产品,这个使我有点吃惊。因为根据我的理解,ERP这方面的市场主题不在于产品功能与设计,难点在于实施,我是有点担心开发出这么一个产品来的后果,到时能够虎口夺食吗?对于他们公司的技术实力、客户背景没什么的了解。如果开发这么一个产品是他们大量调研基础上深思熟虑的结果那这个地方也是不错的选择,天晓得如何。七想八想的有点乱,也没想问其他问题,比如工作职责、休息时间、管理手段等等。很多虽然是很细枝末节的东西,但有时很影响个人的生活方式。

    回来仔细看了看给的名片,上面的地址跟面试的地方不在同一楼层,那我去面试的地方只是他们公司的一个部门吧,这公司看来还是象点样的。一周内等消息。

  • 百里奚,五羊皮!

    忆别时,烹伏雌,

    舂黄齑,炊扊扅。

    今日富贵忘我为?

    百里奚,五羊皮,

    父梁肉,子啼饥。

    夫文绣,妻浣衣。

    嗟乎!富贵忘我为?

    百里奚,五羊皮。

    昔之日,君行而我啼。

    今之日,君坐而我离。

    嗟乎!富贵忘我为?

    百里奚,被称为“五羖大夫”,就是穆公用五张羊皮从楚那里赎过来的那位。上面这首诗是百里奚的妻子杜氏之作。这次就讲讲百里奚的故事。

    百里奚是秦穆公称霸的关键性人物,《秦本纪》之一一下就读到了穆公时期了,只能说秦的先祖实在没什么可以书的,要不说说恶来,可只知道他力气比较的大,再就是名字比较的有性;要不说说“陈宝”,不过这个神话故事要说也要到“得雄者王”的时候说,略过。

    第一次知道百里奚这个人是在初中时《孟子》里“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那一段,不过那时只知道五张羊皮这么一件事。具体的前前后的事到看了《东周列国志》与《史记》后才得晓。

    《秦本纪》里百里奚的艰辛故事也就一小段,三、四百个字,基本上跟《东周列国志》上的内容是相符的,《史记》里当然没有关于他老婆的记载,《列女传》之类的传记是要到《后汉书》后才有的。也不清楚上面那首《五羊皮》最初出自何处。

    百里奚是虞国人,就是假途灭虢时跟虢一起报销掉的那个虞。既无财,估计也没貌,背景也肯定是没有。在当时这样的人是很难出人头地的,到三十几岁了看看呆在家里也没什么大前途,所以想出游。但家里的老婆孩子又放心不下,这时百里奚的妻子杜氏当然就鼓励他出游,说家里没事,她能撑下来的。

    夫妇俩的离别是很悲人的。家里没什么可以吃的,把家里的唯一一只母鸡给宰了,家里没柴火,把门闩当柴给烧了,总算让百里奚临走前饱餐了一顿。送自己的丈夫上路的时候,杜氏手里抱着小孩,牵着百里奚的衣袖,流着泪说:飞黄腾达了以后不要忘了我们呀,不要忘了咱们今天的苦日子。

    就这样女人冀着对于自己男人的切望,目送着他远去。男人怀着自己的梦想,毅然的离开了妻儿踏上了漫漫的征途。

    百里奚的出游是很不顺利的,既没有很雄厚的游资,也可能没有后来那些人的三寸不烂之舌(当时可能也不兴那个,春秋时期跟贵族气息还是很浓的),到了四十来岁了,在外面穷困得乞讨为生,真是君子困于财呀。后来幸亏是遇上了蹇叔这个人,虽然蹇叔也不是很富,也没什么的背景,但好歹没有如百里奚如此的潦倒,俩人结为兄弟,百里奚在蹇叔村里养牛以度日总算不用四处乞讨了。

    显然养牛不会是最终的归宿,否则百里奚也太没追求了,百里奚肯定是关注当时“国际形势”的发展的。刚好碰上齐国有乱,齐襄公被弑,公子无知新立为君,而悬榜招贤,百里奚要去碰碰运气,幸亏蹇叔比较的明眼,认为襄公的几个儿子都在,无知没什么名分,到头来肯定不会成的。后来无知果然也是被杀,襄公的儿子即位,就是齐桓公了。后来又碰上周王子穨喜欢牛,为他养牛的都过上了很好的日子,百里奚当然也不能让自己的养牛术埋没了,所以也去为他养牛,牛养得好嘛,穨就想用百里奚为家臣,这时又是蹇叔劝他不要答应,蹇叔说穨这个人志大才疏,身边多是小人,而且有非分之想。后来穨这个人果然是谋反了。百里奚幸亏走得快呀。

    在外面呆久了有点想念家里的妻儿,所以想回虞国去。可回到家里一看,已经是物是人非了,他走了以后,由于生活实在太困苦,妻儿都已经流落他乡去了。这个时候百里奚肯定是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悲痛欲绝吧。所以当后来有了在虞国当官的机会他这次就没有再听蹇叔的劝,这时可谓是人穷志短了。

    当然在虞当官的时间也不长,不久虞也就被晋给灭了,此时百里奚比之当初也是有点名的了,但败军之将不言勇,亡国大夫不谈智。晋人对他没有表示出足够的诚意,百里奚自己也是无意于仕晋。当秦晋联姻的时候,百里奚就被人当成垃圾一样当作陪嫁品送给了秦。“以为秦缪公夫人媵於秦”,“媵”不知是什么样的身份,百里奚认为这对他来说就如同是当人家的仆妾一样,是莫大的耻辱,所以就逃掉了。逃到了楚,被楚人给捉了起来。

    秦人的情报工作做得是不错,而且求贤若渴(不象晋人,自认多个百里奚少个百里奚不在乎,尽管晋人也知道百里奚是有点才能的人)。发现媵人里有百里奚这么一个人,准备他来了后好好的款待一番的,发现逃到了楚后,想用重金赎他回来。但这样的话目标太大,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所以秦穆公最后只用了五张羊皮把“贱臣”百里奚给赎了过来,楚人的情报工作明显不行嘛。

    百里奚到了秦,总算是遇到了明主,当然蹇叔这个人也不会被百里奚放过,这样蹇叔也入了秦,二老头在秦谓之“二相”。百里奚拜相的时候已经是七十岁了。苦尽甘来呀。

    再说百里奚的老婆杜氏跟儿子,生活困苦,展转游离,百里奚拜相的时候在秦国度日。曾远远见过车中的百里奚,但不敢相认。再后来有机会到百里奚的府里作浣衣妇,有一天又跟府里的乐工“拉家常”,终于是得到机会可以让百里奚听闻其声,杜氏就唱了最开始的那一段《五羊皮》,百里奚一听当然就知道底下唱的人是自己的老婆了,最后终于是夫妻重逢,父子团聚(他的儿子就是孟明视)

    遥想当年离别情,欣见今日逢聚景,催人泪下。最近生活中也出现了一些挫折,特以此故事以励情。

     

     

     

     

     

     

     

  • 2005-08-04

    彷徨(十)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2005-7-20           周三

    又要到浦东,现在在外面碰到说自己是做软件的,总会有人问是不是在张江呀,好象只有张江那个地方是干软件的一样。对于象我这样的人来讲,张江简直是没有一点吸引力呀,上班又远,至少得一小时,交通费又贵,一天至少得十元。

    今天又是准时到达目的地的。去以前没有上网查当初投简历的地方是什么样的来头,不过在填表的时候发现桌上有一个他们公司的宣传广告,发现屋子里那么的几台电脑,耳听得他们在讨论的一些问题。好歹在面谈前心里有点底。也是做ERP的,一个小公司,我以前所在的TW公司鼎盛时期都要比他们大。

    上来也没做什么题,只是问一些以前所涉及的领域,由于这一块丢的时间挺长了,虽然基本的大原理没什么问题,但一些细节方面的东西实在无法回忆起来,而且以前本身也不是很关注。我差点就要跟他说我以前在公司不负责那些细节的东西。

    谈到最后他居然还说我的期望待遇太高了,说他们要的人是一些高手,一些速度很快的人。听到这句话我就知道我不适合这个地方了。要说高不高手的,把我以前在大富翁的一些东西拿出去,我想他们公司的不会全能搞得定吧。而且而且而且,做ERP这个东西其实不在于你的技术有多行,而是你对于行来的理解,对于管理的理解,对于人的心理的理解。老子我折腾了快二年的EEP,在技术上还会比那些人差?只可能拉拉几个控件,写写几个sp不如他们而已啦。

  • 2005-08-04

    彷徨(九)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2005-7-18           周一

    今天要到一家做服装ERP的公司面试,在招聘启事上写的要求是比较的高的,最后还有一句:不满足上述条件请勿打扰,可今天下来后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约的时间非常的晚,居然是下午5点。宜山路那个鬼地方现在到处封道,那个路根本是无法走,那一带的门牌号也不是很熟,居然在800多号的地方就下车了,我要找的地方在1200多号,反正时间早得很,这两天天空也多云,太阳不辣,就慢慢的走过去算了。

    走到跟前一看有点傻眼,居然是复星药业的地盘,如果去前不是问明白是什么公司,还以为我以前老本行的公司找上门来呢?赶忙找出那天通话的号码拔回去确认一下地址。接我电话人对地形也不熟,一个劲的跟我说什么漕河泾开发区,说什么宜山路很长的。我又不是路盲,我要它具体的地址,搞半天她也不清楚,真是FT,连自己公司的地址都不清楚。过了半天,终于确认了是那个地址,是二楼,MD,那天通知的时候也没说什么二楼,更没说跟复星药业有什么关系。到了门口跟保安确认了一下,原来在复星药业办公楼的二楼真的有他们公司。这一阵折腾使我对他们公司的印象是大打折扣。

    折腾了半天,5点钟准时的到达,本应该会提前一二十分钟的。门口的前台小姐居然也不知跑什么地方去了,最后是一个不知是干啥的女的招呼我坐下,找来了他们负责面试的人。又是个意外,说等半个小时,说什么本在我后面的人提前来了,变成她先面试。搞没搞错呀,居然会有人提前半个多小时赶去面试。还要我准时到达的人等,面试也居然有“插队”的。

    坐在那干等了半个小时,水也没喝到,只听那位后来才冒出来的前台小姐与其他一些女的在讨论“吃”的问题(那时已经()下班了)

     

    终于是轮到我了,进去先介绍一下基本情况。然后要我写一个很简单的东西,用他面前的笔记本,这种形式比那种笔试的欢喜多了。但他让我写的东西简直跟他们的招聘启事上写的要求差十万八千里,只要有一点点基础的人,看过一点基本的东西都能通过他的那点东西,我还以为对于这么简单的测试他会关注一些细节,结果在我完成过程中他直接在旁边说这个不用,那个不作要求。

    看来这种地方是没什么可去的了,他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然后就直入正题了。基于我对他们可以接受的判断,虽然前面有点乱七八糟点,但此地好歹在浦西,而且离我住的地方骑车也不是很远,所以我开了一个稍低的价码,好象他也可以接受了。然后又说他们的项目在苏州,说周一到周五要在苏州那边的,这一下我当然就无法接受了,那样的话价码肯定是要提高的了。

    轮到我问问题的时间了,因为前面一阵交锋下来没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所以我直接问他技术上的问题了,由于事先没作什么准备,两三个回合没得讲了。最后还是试探了一下,问如果我到他们那里后会干些什么,最后的答案彻底令人打消了念头――原来他们就是招一些人赶工的。

  • 2005-08-04

    彷徨(八)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2005-7-12           周二

    昨天接到两次电话,前一次居然还没听清楚公司的名字。为了不与以前投过简历的公司相混淆,特上网查了查自己投过简历的地方。

    今天要去的地方(浪潮)是以前同事推荐的,他现在就在里面。昨天还得知今天好象是不会有笔试的,特喜欢这个了。虽然笔试也不是不能测出点东西来,但其实很多时候并不能反应一个人的水平啦,比如我。当然其实面谈的短短时间里也是不能反映一个人的水平的,我这样的人是要很长时间里才能让人家看出来的真正的水平。这一点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中,还是在这个BLOG上都如出一辙啦,很多人看了一年多BLOG居然不清楚我紫冠道人的底细。

    最近一直下雨中,从昨晚起,气温一直很低,凉爽得很。10点钟要赶到浦东,今早起了个早,很长时间没起这么早了。顺利的吃过早饭,等公共车倒是有点麻烦。54路起点站排了长长的队,好久才来了一辆,轮到我居然没座位了。反正时间充裕得很,所以又等了下一辆。

    张江那个地方三年前去过一次,今天要去的地方与以前那一次同一条路,所以也算轻车熟路的。从地铁出来居然还有半小时才10点,天空还是一直下着雨。不是很大,但也不是细细的那种,在这种季节里是比较的宜人的,七月里少有的日子可以轻松的散步。打着一把伞,在碧波路上一直晃,晃到春晓路,刚从地铁出来的时候还是比较的嘈杂,走了几步后一下就空了许多,走到春晓路后方圆五十米之内就只有我一个人了,在浦西这种情况只有在午夜以后才会有。对了一下门牌号,目的地可能就是我三年前去的是同一地点嘛。

    果然就是同一个地方,只是楼号不同而已。进去后直接找到了要找的人,他招呼我坐下,看来在忙什么东西。好象在电脑上整理一个表格,很多要面试人的情况,上面当然也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一行,他们要招很多人所言不虚。

    过了一会后来了他们的技术负责人,不知是不是我以前同事提到的他们的头。我向他们的投的简历不是用51job上的,是直接用Email写的,所以比较的简单,他也说简历写得比较的简单。如果不是因为里面有人认识,要在成千上万简历中选出我的那一份谈何容易呀。现如今投了那么多了才有如此几家有面试的。

    先开门见地介绍自己,这是定式了。然后他就开始问一下技术问题,基本都是很基本的东西,回答得很充忙,中间居然有一小点答错了(事后想起)。对于我在最近公司做的那个系统,也简单的说了一下。真是麻烦呀,在以前的地方呆的时间不长,而且接触他们的平台也不深,还没有留下当时的笔记,现在回忆起来鳞鳞爪爪,上次在华为的时候就有过类似的经历,这次好歹自己脑子里整理过一次了,但还是说不出一个整体的形象。

    说到自己考过程序员,他考了考一个简单的问题,反正具体的代码是无法给出,把自己的解法说了说就完事,不知他是否满意?我们的面谈就这样的结束。

    最后刚开始那位哥们进来说现在比较的忙,对不起不能很好地谈一谈,今天先到此为止,过些日子再打电话给我云云。

    也不知是真是假,就这样从浪潮出来了。外面的大间里聚着一帮人不知是干什么的。不管他了,今晚还有Medifacts美国总部的电话面试,回家准备资料去,虽然说希望很渺茫,但也不能放弃呀。

  • 2005-08-04

    彷徨(七)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2005-7-11           周一

    今天是最没收获的一天。

    上周五接到的电话,11点要到浦东,好象是在浦东人才交流中心的附近(后来找到果然就是在隔壁)

    最近天热了,早饭也不怎么吃,如果只是在家呆的话基本可以熬到中午,但在外面跑就不一样了。在地铁里明显感觉到有点头晕晕的。上到地面来就赶紧找吃的地方,反正时间还早着,今天出来比较的早。

    远远就望见有一家永和豆浆了,浦东的马路就是宽呀,穿到斜对面去费了好大劲。进门前发现一个告示,今天停电,空调不开。真是的,幸好是这两天,如果是前些天还不知会不会有生意。肚子总归是要的,看看这附近也没什么可以吃的地方,这就进去了。出来当然就是一身大汗。

    地方真是好找,1045左右就到了目的地了,门口连个前台小姐都没有,进去看了一下四周,房间是比较小的,比较去年去过的那二家小公司大不了多少,电脑也不多,当然人也不多,看来是家新公司。急需招人的那种。

    人家可真的是开门见山,直接问以前所涉及的领域,我简单的说了一点后,我以前用过的东西与他们的有点差距。他然后直接说他们要能直接上手的人,现在就要,非常非常之急。说什么一周、二周的时间都耽搁不起,又是这种公司呀,那要我来干什么呢?

    出来的时候居然11点都没到,那天在保险公司跟那个女的谈的时间好象都比今天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