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18

    很顺利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去年十二月廿八很顺利的回了老家,上周又很顺利的回来了。

    老天爷这一次大发慈悲,在路上没碰上什么大的阻碍。那天一大早从上海出来,刚开始还非常的顺利,不过车子一过嘉兴就开始慢了下来,大雾加道路结冰使高速路上的车辆排起了长龙。不过还好,并不是完全的停下来,车子还是慢慢的往前走了,车上交通台的不断的播着各条高速的状况,看样子中午以前这个速度是提不来了。也不知是过了多久,也没去看时间,车子出了萧山界才觉得有点速度,路边的积雪也没有之前碰到的深嘛,当然头顶上太阳作用路上的冰也融了不少了,车道也宽了,不象之前只能大家都走主车道(这里安全)。郑家坞下了高速,经义乌、东阳,下午近三点终于是进了永康,接下来的路段就比较熟悉了。

    路两边的景色还是有点令人吃惊,这在刚才在东阳时就已经注意到了,发现田野里没什么积雪,如果不是远处山上能见到点白色,根本就无法让人相信这里还下过雪,这跟一路上看到的反差也太大了。我本来想雪即使积得不象杭州附近那么厚嘛,也要意思意思的,结果路上根本就没有,不过这样也好,我回家就非常之方便。

    经过春节几天的好天气,回来的路是没什么的悬念。这次是一路高速回来的,在路上倒是被那司机唬了一下。在限速90的情况下,基本是保持100行进的,有些局部路段我测了一下速度甚至达到了144。不过也难怪,那天天气很不赖,视野非常好,杭金衢高速上车子也不甚多。如果不是靠路两边的指示牌,我根本不觉得有多快。托司机的福,晚上八点没到就已经到莘庄了,从内环沪太路出口下来才八点左右。回程如此的顺利,多年少有。

     

  • 2008-02-02

    老天也疯狂 - [不说而说]

    Tag:无聊

    天疯了,天气刚好了二天,又开始下雪了。而且下得比之前的大,昨晚一夜下来积了厚厚的一层。这春运的紧张形势呀刚有所缓解又陷入了困局。希望春节赶路回家团聚的人们能一路平安。

    下大雪,积了厚厚的一层,小时候也碰到过,但象今年这样连续的下,下得这么疯狂的倒是头一遭见到。老家估计会积得比上海要厚,路也肯定比这里要难走。前二天买好了4号的票,照目前这个情形,到那天走不走得顺利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我路途比较的近,到那天回是应该回得去的,就是时间长短而已。天气不好的情况,前几年碰到过一次,走那天天空飘了点雪花,一路上雨水不断,结果早上九点从上海发车,到了下午六点才到县城。今年的状况,如果那天还下的话,搞不好到晚上八点到还说不定,那样的话当天就回不了家了。

     

  • 从这一篇开始进入了《国史大纲》的正文,先说明一下1.1.1的意思,这是指书的第一编,第一章,一

    以后此种数字的排列含义依次类推,比如3.8.2就是指第三编,第八章,二

     这开篇的一节估计是《国史大纲》最不需要细读的部分了,那么远古的时代本不是历史学所长,那很多是考古学的领域,加之我想就考古方面来讲,自钱先生著此书以来变化也甚大,比之历史学的史料发掘来讲,对学术领域的冲击估计也是要大点(对考古学方面不甚了解,不知道近几十年的考古发现比之当时来讲有什么比较大的进展)

    对于中国史前记载,盲目轻信固不可取,但极端怀疑也不是什么科学的精神。然古史并非不可讲,从可见各古书传说中去找寻,仍可得一个古代中国民族活动情形之大概。此种活动情形,主要的是文化状态与地理区域。

    下面钱先生举了一个《史记》里关于黄帝活动的记载,去认真地推敲一下那些活动的地方,注意今古的区别,就可以发现不少有价值的东西。司马迁自以秦汉大一统以后之目光视之,遂若黄帝足迹遍天下耳。此就黄帝传说在地理方面加以一新解释,而其神话之成分遂减少,较可信之意义遂增添。

    以史迁之见识估计也不会忽视地理方面的变迁,上面一段话,我想是钱穆借此来表达对后来那些老喜欢晃晃半瓶历史的人的告诫。

  • 2008-01-19

    中国电影史? - [梦境奇缘]

    Tag:

    注意了,这一篇的分类是梦境奇缘,中国电影史不是什么论文,而是个昨晚的梦。要写史我也不会去写什么中国电影史,本人很少看电影的。

    整个梦的背景都记不清了,只记得有人来找我,问我要不要研究进修中国电影史,起因就是因为我在图书馆里借了本中国电影史方面的书,好象这书借的人很少。那人也不知什么来头,得知有人借这种书就找来了。

    这时在梦里就浮现了一些黑白的画面,我权衡要不要答应这个人的要求,不过对于那些黑白画面实在是兴趣不大,所谓的电影史,与平时读的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比较起来真是九牛一毛,所以我拒绝了那个人的邀请。不过那人不甘心,还在说服我,后面梦记不清,我有没有被说服也不得知。

  • 2008-01-13

    昨晚的梦 - [梦境奇缘]

    Tag:

    先是在一个地方碰上一个人,跟他谈起来发现共同喜欢越剧,这个在现实生活中,还没有说是与一个路人能谈起来,且能有共同爱好的。大家谈着发现有共同喜欢的流派,都比较喜欢尹、陆二派。这一场景到此为止,现在发现做到比较能谈的梦都做不长,一会就跳掉了。

    下面好象是到了一个地方,在二座山之间,好象要回到我原来的地方(应该是越过其中一座山回去),山是挺高的,如果从山峰走,很险,天阴沉沉的,上到那耸入云间的山峰不知会碰上什么天气,这不是一个好的路线选择。当然谁不会走那最难的路,翻过一座山总归是找海拔低点的山口通过去。往通向山口的岔路一看,发现去那边的路上堆满了垃圾,又难走嘛又脏。

    此路不通,那就决定先往南走,绕过这座山,在南边有一条很平整的公路通向目的地,不过走了段路后发现,在往那边的路上在大兴土木,路边推土机推起一堆堆泥土、石块,这里路也不好走,有些路已完成被推土机推出来的土方给占了。

    只剩一条路好走,就是往北走,绕过山,有一条路通向目的地,那路没前面的公路平整,坑坑洼洼的,当然也比较荒凉。

    接下来发现自己在赤脚走路,在想,赤脚走这路还不错,这路石子不多,泥土比较的柔软,八成对于赤脚走路还是比较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