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8.6士人政府之出现》没什么好写的,主要是讲自武帝以后公卿朝士,名儒辈出。其实西汉那点“名儒”就“儒”这点纯度上讲,跟后世比起来真算不了什么了。

    第七节讲汉儒的政治思想,为什么起了个西汉之亡的题目呢,因为最后王莽受禅的理论基础就是这个政治思想。王朝之亡,自秦以后,西汉亡得最令人玩味。西汉是无必亡之理,有可亡之因。

    回头看这节的汉儒政治思想:
    一为变法和让贤论。他们根据历史观念,主张如下一套之进程:
      一、圣人受命
      二、天降符瑞。
      三、推德定制。
      四、封禅告成功。
      五、王朝德衰,天降灾异。
      六、禅国让贤。
      七、新圣人受命。
    武帝以前,汉儒鼓吹变法;武帝以后,汉儒渐渐鼓吹让国,始终循着上述的理论。

    二为礼乐和教化论。另一派汉儒,认为政治最大责任,在兴礼乐,讲教化;而礼乐和教化的重要意义,在使民间均遵循一种有秩序、有意义的生活,此即是古人之所谓“礼乐”。要达此境界,不仅朝廷应恭俭自守,又应对社会一般的经济不平等状态加以调整。

    王莽的受禅而变法,即是此两派学说之汇趋。


    汉儒前一派理论纯粹乱七八糟,其间夹杂了很多阴阳家的学说,所以后人多因之指前汉之儒不学无术。后一派理论,王莽实施得很失败,但礼乐教化在后世反而大显。此种上有意为之而无效,下无意行之而大显,历史上屡见不鲜,于此在其位者不得不深思也。
  • 儒家介入政治虽然很早,孔老夫子本人及其不少弟子都是出仕之人。但在中国历史上真正开始“出人头地”还是在汉武一朝。

    武帝一朝政治上重要改革,举其要者,第一是设立五经博士,博士这一称始于战国,秦时也设,不过那时的博士是名符其实得很的,什么人都有,武帝从董仲舒请,罢黜百家,只立五经博士,从此博士一职,渐渐从方技神怪、旁门杂流中解放出来,纯化为专门研治历史和政治的学者。,,自秦人“以吏为师,以法为教”,渐渐变成朝廷采取博士们的意见,即是“政治”渐受“学术”指导。此项转变,关系匪细。

    第二是为博士设立弟子员。自此渐渐有文学入仕一正途,代替以前之廕任与赀选,士人政府由此造成。
    这时儒家重教化的威力就显现出来了,它不但能一代代的往下传承,而且会越传越广。

    第三是郡国长官察举属吏的制度。,,此制与博士弟子相辅,造成此下士人政府之局面。

    第四是禁止官吏兼营商业,并不断裁抑兼并。,,从此社会上新兴的富人阶级,渐渐转向,儒林传中人物逐次超过于货殖传,实为武帝以下社会一大转变。

    第五是开始打破封侯拜相之惯例,而宰相遂不为一阶级所独占。
    君权与相权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很大的课题,非“君主独裁”一言可括也。汉初政治,钱穆认为往往有较秦为后退者,如宰相必用封侯阶级即其一例。,,武帝始相公孙弘,以布衣儒术进,既拜相乃封侯,此又为汉廷政制一绝大转变也。

    以上就是汉武一朝所谓复古更化,其实所谓“古”者亦非纯粹尽本于古,,汉所袭,其论杂出先秦诸子,而备见于《王制篇》中;《王制》乃汉文时博士所为。然则汉武一朝之复古更化,正是当时一种崭新之意见也。儒家托古改制,当在此等处看。
  • 2008-09-16

    老外看戏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看戏
    早就听说在一些剧场能看到一些老外出没,但由于现场去得少,一直没怎么见过。

    上月看越剧《西园记》,倒是见到了几个,不过中间忘了演到哪里了,还没到夜祭那闹鬼的地方,只见他们就提前退场了。《西园记》这戏呢故事传奇得很,但艺术感染力当然肯定是赶不上《红楼梦》、《梁祝》这样的戏的。看《红》、《梁》那样的戏,对故事情节知道个大概,能看下来个八九不离十;而看《西》这样的戏即使知道了情节,如果不能领略戏里的情节推进,看来则索然无味矣。

    上周末,上昆的中秋曲会最后一场难得见到二位老外从头看到尾。二位老外不知何来历,好象跟一些老昆虫有交情,开戏以前那几排人来人往的,看来绝非心血来潮之辈。那天的戏比较的紧凑,到后来我也无瑕顾及别人的事情了,也就没发现别的什么特殊情况。不过昆曲跟越剧比,虽则难入,但入了之后不易出也(我就是典型),所以跟看越剧《西园记》时碰到的情况不可比。
  • 今宵明月正团圆,几处凄凉几处喧。
    但愿年年秋中岁,千穹去霭晓天蓝。
    为什么说是半首呢?因为半首是从别的地方借过来的。哪里借来的呢我就不说了,有心者自晓得咯。
  • 西汉中央政府之文治思想,最先已由贾谊发其端。

    说到西汉的政治演进,贾谊是无论如何都避不开的。其《陈政事疏》,提出好多重要的见解,除却裁抑诸王国和捍御匈奴外,尤要者在教育太子,尊礼大臣,阐扬文教,转移风俗。此诸点均针对当时前时病象,其议论渐渐从法律刑赏转到礼乐教化,此即由申、韩转入儒家。,贾谊其人虽然生不逢时,不太得志,但其《陈政事疏》实为之后西汉政府施政方略。无此疏,贾生之历史价值将大异矣,所以梁启超对于《史记.屈原贾生列传》没有收录《陈政事疏》颇有意见。

    先秦诸子注意教育问题者莫如儒。故苟主幼小必教,则儒业必兴。中国无宗教,儒士本自友教贵族子弟起,,儒家在汉初,仍以友教青年贵族为第一任务。

    于此我们可以看出儒家兴隆实非所谓汉武“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可括也。
  • 大凡一朝一代之文化学术,在其之初都不显。汉初行无为之治,于此无有意识之建树,但也因行无为之治,方可为其儒术之兴打下基础,也显得历史选择儒家实非一家一姓之私心,实有其合理的历史逻辑。

    先秦学术可分为一古官书之学,又一百家之学。若以时期言,古官学在前,百家言在后。若以地域言,古官书之学盛于齐、鲁,百家言遍及中原三晋。,,游秦者以中原功利之士为多,东方齐、鲁学人,少有入秦者。

    其实所谓古官书之学以我们现在眼光看就是儒学了,游秦者多三晋之士也可见儒学固非富强之术也。

    下面论及秦之焚书,钱穆认为其最创者为史学,其次为儒学,其余诸子百家受焚书影响相对不大。

    要说对书籍的摧残,历代最甚者莫过于战乱,战端一起玉石俱焚,况于一书;加之可著述之人,以著述之人,其间多或颠沛流离或死于非命,战事之后也难复书矣。

    惟汉室初尚黄老无为,继主申韩法律,学问文章非所重,学术尚未到自生自长的地位,于是游仕食客散走于封建诸王间,以辞赋导奖奢侈,以纵横捭阖是非,依然是走的破坏统一的路。文学之与商贾、游侠,同样为统一政府之反动

    中央王室恭俭无为之治,不能再掩塞社会各方之活气。经秦末大乱,经济破产之后,最先起者为商人与游侠;次之有诸侯王之富盛骄纵;再次有文学游仕之活动。


    以上自3.8.1至此为汉高到汉武朝的社会演进基本概况。
  • 为什么讲换汤不换药呢,因为从此节看出所谓的“平民政府”只是换个壳而已。

    最上层的,非同姓即为功臣。其次的官僚:
    郎官来历不出下列数途:一、廕任。二、赀选。三、特殊技能。第一项是变相的贵族世袭,第二项是封建贵族消灭后的新贵族,第三项则是皇帝私人。

    吏的来历,亦无一客观标准,大体仍多为富人所得。

    如是则当时的政治组织,第一层是宗室,第二层是武人,第三层是富人,第四层是杂途。
  • 2008-08-25

    暴雨 - [不说而说]

    Tag:无聊 暴雨

    前一周周五下班,三号线被雷击了,停运,从宜山路一直走到虹桥路。本来呢想坐506路公交到静安文化馆的,走到虹桥路眼睁睁看着刚开走一辆506,这破车要二十来分钟来一辆的,所以那天直接回家了。

     昨晚下了一夜暴雨,三号线宜山路站接九号线的短驳车基本处于瘫痪状态。等车的人流排的队,其长度是我坐短驳以来见过最长的,而且等车的地方全是水了。当机立断出了站自己走吧。

    走着走着发现从凯旋路到中山西路那一段人行通路,中间一段是一片汪洋。三轮车生意好得不得了,经过此一片汪洋二元一位,三轮车生意来来回回是络绎不绝。不过有不少人从旁边的围墙的墙头上走了。我看看水比较深,而且脏得不得了,因为附近就是工地。尽管穿着凉鞋,我也上墙头去了。

    上了墙发现这地方真不好走,墙里就是我们看到的一片泽国,墙外是条小河,那水脏得无以复加,一不小心摔下来无论是墙里还是墙外都不是好玩的。众人排着队在墙头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墙外的水在流动,墙里的水也由于趟水人及三轮车的搅动晃个不停,天下还下着点小雨,眼底下的东西除了脚下的墙,都是动的。看了会流动的水觉得有点晕,遂不敢多注视,眼只盯着那堵墙,与前面的保持距离。最麻烦的是走二步停一步,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速度感转瞬就丢失了,后来在一个转角处往前瞅了瞅,发现前面有位女的侧着身子一步一步的往前挪。走走停停,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这会时间过得也特别的慢,好不容易走到的中山西路。

    刚开始还有念头在这里等公交车,不过走了几步一看前面等车的地方都是水,路上车子也是堵得不得了。我马上决定还是一路走下去算了。刚开始还好,走到六院,发现麻烦大了。

    这里路面全是水,车速如蜗牛一般,人行道低处水近半膝了,稍高点的地方也没了脚踝。看样子今天不趟水是不行了,万幸积水严重的地方就六院那破地方,这地方堵车也常堵。经过一阵搏杀,冲出重围,一路快步走到公司,居然还没到九点。比我当年从宜山路趟到天山路快多了。

  • 要理解西汉从汉高到汉武的政治演进必须要注意当时的社会情形,即今人所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也。

    然古史多重德业与事功,对社会深处的变革甚少记载与洞察,惟唐杜佑诸人于此用功为多,近代以来受西学影响始重视之也。

    西汉初,农民的负担其实也是极重的,荀悦云:“官收百一之税,民输大半之赋,官家之惠优于三代,豪强之暴酷于亡秦。”故汉文之轻徭薄赋,仍无救于社会之兼并。,此之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也。因为负担重,所以不得不出卖耕地,以至出卖妻子乃至自身此为汉代奴婢盛多之来源。

    否则亡命,舍匿亡命有罪;而或则冒罪藏匿,是为“任侠”。商贾必盛蓄奴婢,任侠必多匿亡命,二者形成汉初社会之中层。

    任侠与商贾,正分攫了往者贵族阶级之二势。一得其富,一得其势。,,皆以下收编户之民,而上抗政府之尊严,只要政治上没有一个办法,此等即是变相的贵族。


    此节所讲农民与奴婢之事吾不甚知之,但商贾与任侠之事读《史记》即可略见一斑也。
  • 人多以隋唐比之于秦汉,然秦亡汉兴之历史意义绝非隋亡唐兴可比也。秦有必亡之理,而隋无必灭之因;秦之后无汉,中国历史大相径庭矣,隋之后无唐,而中国历史无甚大变也。

    汉的历史意义其一即为钱穆此节提到的“平民政府”,然所谓“平民”者也绝非社会最底层之众,只是对于春秋战国之贵族而言矣。不过较之后世之魏晋而言,汉初政府为“平民政府”也不为过。汉初君臣除张良外身世都不显,汉初王后亦多出微贱。项羽、田横之徒皆贵族,而皆不能成事,此可以觇世变。

    汉初惩秦之失,大封宗室同姓,然封建之衰不可逆,直到景帝削平吴、楚七国之乱,平民政府之统一事业始告完成。“始告完成”不妥也,削藩引致七国之乱实为景帝之失,无周亚夫、梁孝王众人几成大祸,侯国势微实起于武帝之时。

    当时平民政府的第二个反动思想则为“无为而治”。汉初政府纯粹代表一种农民素朴的精神,无为主义即为农民社会政治思想之反映。因此恭俭无为、与民休息,遂为汉初政府之两大信念。

    “无为”实为“因循”。因此汉初制度、法律一切全依秦旧。,,惟精神上汉则恭俭,秦则骄奢,此其异。


    钱穆对于黄、老好象极反感,屡目之为反动思想。“无为而治”用今人说法实为大社会小政府也,政府甚少介入经济事务,以中华大地之人物,不出一代人即可完成甚大之蜕变,其在历史上屡被证明。

    战国晚年申韩一派的法家思想,遂继黄老而为汉治之指导。此种趋势,在文、景时逐渐开展,,中央统一政府之权力与尊严,逐渐巩固,而后醖孕出汉武一朝之变法。

    平民政府有其必须完成之两大任务,首先要完成统一,其次为完成文治。汉政府之实际统一,始于景帝。汉政府文治之蒸,则始于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