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们做任何事情都喜欢寻求捷径。在任何领域,捷径确确实实存在。如若我们需要从A地点到达B地点,在信息足够的情况下,我们总是 可以找到最佳路线;而从速度上来看,选择不同的交通工具当然会存在时间花费上的差异。而做任何事情好像总是存在所谓的“窍门”,一旦掌握那些窍门,事儿做 起来就确实又好又快。记得我小的时候从母亲那里学会用事先烤热的刀切面包——这样面包就不会碎,也不会有面包屑黏在刀片上。许多年来,不知道多少朋友在见 到我如此切面包的时候表现得惊诧莫名,瞪大一双说着“我怎么就不知道!”的眼睛。

    不过,捷径不是在任何地方都存在的,有些事情也确实没有什么窍门。尤其在学习的领域里更是如此。学习不是瞬间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搞定的事 情,学习是个漫长的过程——漫长到可以轻松划分为若干个阶段的地步。然而,任何有意义的过程都有共同的特征——有些阶段就是无法跨越。这就好像人类生育一 样,从怀胎到分娩,大抵上是十个月,没有什么捷径,没有什么窍门,不论母亲聪明灵巧与否,正常情况下就是怀胎十个月。漫长的学习之路上,偶尔确实存在捷 径,但因为并非处处存在捷径,于是那些时时刻刻都在寻求捷径的人就会吃大亏,显而易见的就是他们事实上等于时时刻刻在浪费时间——因为他们在没有捷径存在 的时候(绝大多数情况下)还在坚持寻找捷径;而很可能因此从未走到真正有捷径存在(极少数情况下)的那个路口。

    全文在此

    ---------分割线-------

    感触最深的是其中的“一万小时原则”,积累啊真的很重要。英语本人也学不好,也没什么进步,就是因为一直没有坚持那么长的时间;但史书倒真的读了好长时间了,长时间的阅读的效果我至自知。做任何事情都是靠的长时间的积累,文中最后一段对所有欲有所成者都适用。

    三年。牢记这个期限。它会让你不骄不躁,它会使那些诱惑(比如鼓吹“速成”、“技巧”之类的教材、培训)在你面前失去任何吸引力,它会让时间成为你的朋友,陪伴你一路走下来。走到尽头回头远望的时候,三年时间很短。但是在起点上,三年却显得很长。起点上的你只有一个办法,用你的心智去理解三年时间真正的长度。而后心平气和地干活去吧。

  • 一个月前看张火丁,在天蟾见识了看戏以来最火爆的现场,以为这个纪录会保持相当长一段时间,孰不料一个月后纪录就破了。世界真多变。

    蓝文云的《游六殿》据说当年是单挑过张克诸人的《大探二》的,那种盛况无缘见识。周五晚上的大轴《游六殿》折子总算是稍稍的见识了一下正宗京剧老旦的魅力,其嗓子其韵味可令当今舞台上所有的京剧老旦汗颜,现场只要有可以爆好的地方,基本是一句爆一个好,碰上这种演员连琴师也是很来劲的,拉起琴来特卖力。演出结束谢幕,在观众要求下还加唱了二段,真是意犹未尽。这样的演员在黄金年龄居然是基本绝足舞台的,而且在传统媒体上没有任何显耀,这次要不是有二位拉着个京津沪名家专场的皮促成了这场演出,此生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蓝文云的现场呢。这世界真荒谬。

    这周帮人家做一个小系统,而且需要做一些报表。遂把几年没动的delphi 7与fastreport重新拿起来,几个月来还以自己新买的笔记本上没D版软件而自喜,结果晚节不保了。虽然好久没接触了,刚开始二天进展比较慢,不过最后还是如期完成了,不得不感叹fastreport的强悍,对于那种非常规的报表开发真是利器呀,想想如今在.net下的工作中用的水晶报表,想想如今delphi的处境,这世界真无奈。

    本周网络上最热的当然是绿坝喽,每天GoogleReader的共享里看到最多的东西非此莫属,读史的时候常会吃惊历史上的人物为啥会做出如今看来无可理喻的事,现在越来越觉得没什么可吃惊的了,这个社会的现实常常会给你提供佐证。这世界真奇妙。历史不断的证明过,任何低估广大人民群众的智慧,低估科技进步带来的社会变化的人们最终都被无情的扫进垃圾堆。现在只能企求列祖列宗保佑,那些人进垃圾堆的时候不要被拉去垫背。

  • 《4.18.3 南渡后之侨姓与吴姓》、《4.18.4 当时之婚姻制度与身分观念》跳过

    士族门第在南北朝的境遇跟南北政治较量的结果同出一辙。此一反映了儒学在国家政治层面的强大生命力,此二也不得不提“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也。

    南北门第之不同:一、南渡者皆胜流名族,,其留滞北方不能南避者,门望皆较次。
    二、南渡衣冠藉拥戴王室之名义,,视南疆如殖民地。北方士族则处于胡族压逼之下,不得不厚结民众,藉以增强自己之地位,。故南士借上以凌下,北族则附下以抗上。
    三、南方士族处于顺境,,趋于分裂而为小家庭制。北方士族处于艰苦境况下,,趋于团结为大家庭制。
    四、南方士族早有地位,故不愿再经心世务,乃相尚为庄老玄虚。北方士族处民族统治之下,既不能澄清驱攘,只有隐忍合作,勉力功业以图存全,故相尚为经术政务。

    因此南方自东晋以至南朝,历代王室对士族不断加以轻蔑裁抑,而南方士族终于消沉。北方自五胡迄元魏、齐、周,历代王室对士族逐步加以重视与援用,而北方士族终于握到北方政治之中心势力。

  • 近代之前,中国绝对是世界上教育最普及的国家,这不得不归因于儒家的教化思想。前面《儒之功效》提到儒士得势就由其对年轻权贵的教育有关。也正是教育使儒业一代代的往下传,愈传之愈广。六朝弃孔孟而好庄老,其国家的教化功能即大不如前矣。

    中央的尊严已倒,王政转移而为家教,自然高门子弟不愿进国立的太学。

    国立太学的传统教育为六经与礼乐,而当时名门世族的家庭风尚,是庄老与清谈。六经礼乐本求致用,庄老清谈则务于自娱。

    宜乎南朝立学,皆旋立旋废,亦仅为具文而已。


    当日具社会责任感惟儒士而已,不借重于此阶层,势难重建政治。

  • 人类社会是个很复杂的系统,管理这个系统由此产生了很多制度,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制度。制度设计者的初衷无疑都是煞费苦心的,有人想解决一些问题,有人想解决一世问题,当然也有人想解决终极问题。但社会的变迁,民情的各异,科技的进步都使制度的演进跟设计者的意图大相径庭。九品中正制即制度异化的一个例子。

    三国丧乱之际,“人士流移,考详无地”,用兵既久,人材自行伍杂进。,要对此情况加以救挽,于是有魏尚书陈群之“九品官人”法。

    此制与州、郡察举有相异两点:
    一、州、郡察举之权在地方官,而州大中正则为中央官之兼职。
    二、州、郡察举只为士人进身之初步,至于以后在官职位之升降与转移,则与察举无关。九品中正,,官位之升降,乃不系于居官服务之成绩,而操于中正之“品状”。


    上述二点,我们用今天的眼光看缺陷明显,但如果我们考虑三国丧乱这个事实,就不能对陈群们求全责备了。此虽为军政状态下一时之权宜,然其初“犹有乡论余风”。

    关于第二点,魏夏侯玄已求矫正。但当魏、晋之际,,夏侯玄不免杀身之祸,,难见实施。

    关于第一点,西晋统一以后,刘毅、卫瓘、李重诸人均有论列。,然而当时世族门第这势力已成,九品中正制正为他们安立一个制度上这护符。

    在此形势下,故家大族,虽无世袭之名,而有世袭之实,因此这一个制度终于不能废弃。

  • 北魏末年之乱及东西魏北周北齐初年在汉化上的倒退只是历史发展中的一个小波折,无论你是胡人还是汉人,是胡化汉人还是汉化胡人,要统治这样的疆域与人口,在当时历史条件下重用士人并用他们的一套理论是不二的选择。

    北齐在地理和人物上,都承袭着洛阳政府之遗传。高欢一家,虽是一个汉、鲜混杂的家庭,然而汉人的势力,很快在北齐的政府下抬头。杨愔尤称当时经学名儒,事高洋,时称“主昏于上,政清于下”。

    士人为县,尤见齐政渐上轨道。


    北周苏绰的《六条诏书》更是直接奠定了其吏治的理论基础。官吏在政治上的责任,现在又明白的重新提出。而当时官吏的任用,尤能打破历来氏族门第的拘絯。

    盖北周僻在关西,洛阳鲜卑贵族,去者无几,故苏绰得教宇文泰打破门第,拔才任用。如此,则鲜卑族自见湮沉,汉人自见胜骧,实为北周汉化一更要关键。

  • 2009-05-10

    外来的和尚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看戏

    昨天去天蟾看张火丁的《锁麟囊》顺便去把下个月12日的折子戏专场的票给取了,在我取票的时候,旁边一老头问另一位售票小姐,最近有什么京剧演出呀,答曰:下月有奚中路的专场,老头说上海本地的不看,太熟了,有外地的吗?答曰:没有,那老头很失望的走开了。我进场后才想起来下月12日的京津沪名家专场不就是”外地的”吗?我反应慢是常态,那售票的怎么反应也这么慢呢!

  • 2009-05-10

    马语者 - [梦境奇缘]

    本来要写二个梦的,今早醒来的时候都还惦记着这事,一天下来又忘了,结果现在都记不得另外一个梦是什么了,只记得一个马语者了。

    梦里我能跟马说话,最开始是我们在找坐骑,在一个坛子上发现一些石马,也不知谁发现这些石马是可以变活的,我上了一匹活的,跟那马说了几下,然后其他的几匹也变活的了。不过奇怪的是其中居然有一匹骆驼,一只狗,一个小孩子上了那匹小骆驼(他上骆驼上得比较辛苦,上了好几次)。

    我们出发也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走到沙漠地带,面前有一条线,远处天空昏暗,好象要来大风暴的样子。我们的任务是在大风暴来临之前穿过到达有一条小河的地方,又好象是跨过这条线整个情节才触发了一样(我们在这条线前思考的话,风暴永远不会来)。然后我们就骑着那些石头变成的马一路飞奔而走,那只驮着小孩的骆驼和那条狗拴在马后跟我们一起飞驰。

    我在想把骆驼跟马拴在一起不太好,反正在沙漠地带骆驼跑起来也不吃亏;而那狗根本不能跟马比速度,还是把狗收起来到时我们宿营的时候好派上用场。还在想着就到小河边了,这也太快了,然后就醒过来了。

  • 从表面上看来,北魏自孝文帝迁都后不久即有六镇之乱,之后又有尔朱荣之变,再后来始有孝武西奔,北魏分为东西魏之事。孝文的汉化改革说是北魏由盛转衰之由也未为不可。

    北魏六镇最初鲜卑高门子弟,皆在行间,贵族即是军人,当兵即是出身,,及迁洛阳,政治情势大变,文治基础尚未稳固,而武臣出路却已断塞。

    但其实如果孝文帝不作汉化改革,鲜卑的结局就会好多少也是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的,在塞外民族入主中原后不断汉化的这个大趋势下,鲜卑继续汉化下去是一个无可奈何的选择。否则最后的结局可能就如元人一样被赶出中原(而以当时塞外的态势,还会有鲜卑人的地位吗?),要不如羯人一样彻底的消亡,那样的话后世李唐有几分之几的鲜卑血统这样的谈资都没有了。

    如此看来一个民族没有文化真是很悲哀的。

  • 《4.17.1北朝帝系及年历》跳过

    五胡乱华无疑是非常残酷的历史事件,但客观上把当时看来有点入歧途的华夏文化给清汰了一下。五胡杂居内地,已受相当汉化。但彼辈所接触者,乃中国较旧之经学传统,而非代表当时朝士名流之清淡玄理。南渡以还,士大夫沦陷北方者,,亦多守旧,绝已南渡衣冠清玄之习。

    是五胡虽云扰,而北方儒统未绝。
    这里儒学本身自己有很强的生存能力是一因,但当时胡人没什么文化也是一大原因,佛教也是当时开始盛行的,南北朝成为中国文化的黄金时期之一是因为胡人实在没什么文化所致。此当为文化发展的一大定律之一,当在其位者没文化的时候文化反而是比较繁荣灿烂的。

    元魏统一北方,继承了五胡时代的人口与疆域,但也继承了不断汉化的传统,在此汉化深浓、儒业兴奋之空气下,乃酝酿而有魏孝文之迁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