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去年开始看戏以来,未有如过去一周之疯狂者。上昆现在总喜欢集中出戏,时常借着一些时节的由头,即使借不到嘛,也可以成捆成包的取个煽人的名字吸引一些不知昆为何物的人的眼球;即使是对于昆迷来说,那多场次优惠的票价也是很吸引人的,比之京剧、越剧来是不知好上了多少,更何况上昆老艺术家的现今舞台魅力非其他剧种的同代演员可比也。昆剧之魅力实乃看之愈多感之愈深。

    上昆一周的演出(5天),我当然是一如既往的打个折扣了,当时订票的时候还在8月份,公司还未搬新址,也不知什么时候搬,我观戏计划只订了三场。后来搬到科技京城了,当时想想看戏方便了,不象以前下班后要做“敢死队”,顺便可能29日晚上也过去看了。29日那天也不知怎么就忘了,一切照自己日常的流程下班了,回家上网后才想起当天有场可看的。不过现在一周内看三场也算平了以前的记录。

    9月30日还是工作日,不过一点都没有享受到公司搬新址后的“看戏便利”,当天交通管制,2点半就下班了,工作关系临时决定要背一些东西回家,遂还是先回住处一趟。这天是折子戏,大轴《太白醉写》,蔡正仁的李白,刘异龙的高力士,李白的醉与李白的狂再加大腹便便的外表看起来就令人忍俊不禁。人气呀人气,蔡正仁一出来,后面的相机咔咔声就响个不停。

    10月1日《玉簪记》是三天来最好的戏。从现今2个多小时的演出时间来看,词曲上乘而又情节结构比较完整的非它莫属了(《牡丹亭》、《长生殿》2个小时显得太短),能现场看一回岳美缇的潘必正、张静娴的陈妙常对我来说也算大大的满足了。好的戏,好的演员,在现场是很能感染人的,这个感染不是靠什么灯光,不靠什么器乐,完全就是靠演员的身段表演与唱腔。看过这样的《玉簪记》,其他的《玉簪记》就不作它想了。

    10月3日中秋节,这天跑到宛平剧院看《十五贯》去了。戏本身没什么好说的,很好。看到袁国良隐隐约约觉得就是计镇华呢。就是剧院的空调温度也太低了,刚到的时候还不觉得,坐在那越看越冷,最后不得不把手臂拢起来。音响效果也太差了,高音区根本不行,现场的锣钹声听来都是破的,最可怜还是计镇华的高音,在那听起来高而无力。去年在那看过一回《玉蜻蜓》,当时坐得比较前面,没觉得有这么差的。看来以后要把此剧院放入黑名单。

    三天来比较诡异的一件事是同样的票价,座位是一天不如一天。第一天还在第6排,第二天跑到第10排去了,最后一天居然到了第14排。

  • 2009-09-22

    远程引爆 - [梦境奇缘]

    Tag: 炸弹

    最近一段时间来其实陆陆续续的做了一些梦,有情节穿插,人物也不单调,各色人等都有,事情也比较波折。但现在一醒来几分钟后就忘了百分之六七十,上班坐趟地铁就忘了二三十,一天班下来就剩不了多少了,剩点残梦就没精神写,过了几天就全忘光了。是不是记忆力越来越差的征兆。

    昨晚的梦还记得一点儿。开始时是一些恩恩怨怨,我们得罪了一些人,然后我让邻居不用怕他们来寻事。结果有天人家送礼来了,这种黄鼠狼拜年的事当然是心知肚明的。收也不好,不收也不好。

    我也许有特殊的感知功能,感觉到送的东西有问题,是个炸弹。然后我就在收礼过程中用很隐蔽的手法把炸弹拆了。与此同时我感知到在我家四周不远处有几个他们的人,手里同样提着伪装的炸弹,估计准备发动第二波攻击的。这真的是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们惊讶于礼物炸弹没爆炸的时候,我一个左右开弓顺着他们站立的方位拍了几掌,很有武林大宗师的风范的几掌。那些人手里的炸弹就在我的掌风中爆炸了,炸弹水准还很高,居然未曾伤及无辜,只把主人炸死、炸残了。

    爆炸完之后,梦境就转到别的地方去了。

  • 自古以来兵匪一家为常事,尤以乱世为甚。

    春秋战国贵族为兵,充实完善了华夏文明的内核组成;两汉全民皆兵,奠定了中原王朝威慑荒远之地的基础。而军人从三国以来,即已与农民截然分途。,大抵“强者为兵,羸者补户”,晋武帝平吴,诏悉去州、郡兵,此乃复兵归农之意,惜不久天下即乱。碰上八王这乱这种事,无论之前做了什么都是徒劳。

    东晋民归豪强,政府对兵役需要,殊感缺乏。于是有所谓“发奴为兵”。又有所谓“料隐为兵”。复有“罪谪为兵”。并及其家口。又强逼世袭兵役。上述措施,两汉时期有些也有,但那都是权宜之计,非为常态。政府无能之后呢,总是会想很多办法出来弥补,此谓有为无治,有治而无为也。“治”与“无为”,二者何为因果耶?

    因此兵卒在当时的社会上变成一种特殊卑下的身分,,从军只是当苦役。

    以上整个第十九章讲的是西晋与南朝的情况,五胡与北朝见下面二十章。

  • 《4.19.3 西晋之户调制与官品占田制》跳过

    前面提过九品中正制的异化,但异化归异化,基本制度本身还是不变的,说明士族在某方面还是很有地位。这一节讲是经济方面的制度,这节里发现这里制度是变了又变,这一方面是因为经济制度涉及的人群比较广,受关注度比较大,另一方面也是士族在其中影响力下降的缘故。

    南渡的士族在经济、文化方面的实力比之当时的南方土著是高出一截的,所不久之后整个社会舞台上就主客颠倒了。相应于此种情势下之赋税制度,则自度田收税转成口税。,税田制富多贫少,税口则富少贫多也。

    南渡的士族虽然在新的地方占山占田,但最初那些人是不肯受当地地方政府政令的,美其名曰“侨寓”,人家还是要北上恢复旧家园的,暂时定居于此而已。这种情况当然中央政府就不爽,于是有“土断”之论。

    “土断”是要侨寓的人,亦编入所在地的籍贯,一样受地方下放之政令。然咸康土断黄、白分籍(侨户土断者白籍,土著实户黄籍),依然有土断之名,而无土断之实。

    然一弊方弥,他弊又起。宋、齐以后,侨寓的特权,似算取消,而因士庶不公开的影响,又引起更纷扰的冒伪问题,只要伪注籍贯,窜入士流,便可规避课伇。

    大规格的伪窜冒改,使黄籍理无可理,究无可究

  • 2009-08-29

    非常搬迁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搬迁

    这年头经济危机,在MSN、QQ上常听人说又搬到什么荒凉的地方去了。这二天我们也搬了,不过是反着搬,搬到市中心去了。

    公司“很有钱”也是好事嘛,虽然俺们帐上没什么长进。但起嘛交通便利了,保守估计可以比原来晚十五分钟起床,而且少了很多以前地铁换乘走的那么多的路。以后看戏便捷了,到兰心差不多半小时,到天蟾估计步行二十分钟之内搞定,这跟以前简直是天壤之别。今天把电脑、办公用品都搬过去了,下午跑过去体验了一把新环境。到底是新装修的地方,入眼还是挺舒服,坐位置上侧下头可以看到远近的高楼大厦,走到窗前往下瞧还能看到下面的车来车往,特别是阳光明睸的日子工作之余还是可以“观赏”一下的。虽然没什么好风景嘛,总比以前什么也没有强,高处还是有高处的好。

    但是坏处还是有的,当初那帮人没有设计足够的机房,现在暂时把几台服务器放在了大家办公区域的附近,结果一开机器,老旧的机器发出的噪声吵得人心烦,其实声音不大,但持续的那么难听的声音真是受不了。不过新地方的其他利弊还是要等下周开始上班以后才知道。比如电梯的繁忙程度啦,中午饭菜的质量啦,吃饭的便利性啦,开销啦。

     

  • 2009-08-29

    模板换好 - [不说而说]

    Tag:无聊 模板

    这二天试了好多次,终于把模板换好了,最后基于这个模板修改了一通,目前在1280*800下看起来自己还算满意。

    跟源模板比,一个改动是把超链接的样式给改了,那个模板的绿色我觉得太耀眼,现在这个颜色看来稍微冷一点;超链接一改嘛整个风格都要变,那就把“日历”、“文章分类”上面的图片也换掉了,以前的模板里那张不错,从那里引用过来的。

    然后把显示区域给改宽了,源模板只有850。随便写二个字这文章就很长了,我现在扩到960,在想是不是要到以前的1024。这个一改嘛背景图就用不太上了,源模板左右栏的那条分隔其实是个背景,而且是从博客名字一直到下面其实是同一张图片(往下拉以后会发现分隔没了,那是因为图片高度就此为止),无论是repeat-x,还是repeat-y后,整体都很难看。然后就取了图上的颜色,直接设置相应的区域背景色,顺便把顶部显示区域也调小了。看来还湊活,就是圆角没了,等空闲的时候补上。

    有空跑到1024*768下面看看效果。

  • 2009-08-27

    想换个模板 - [不说而说]

    Tag:无聊 模板

    这二天稍微空一点,想把这个blog的模板换一换。现在这个模板已经用了四、五年了,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只不过一些blogbus新增的功能,如一堆“订阅到。。”的按钮啦,随机文章啦,收藏到Del.icio.us啦等功能在web页面上都没有。前二天还发现这个blog在宽屏下面一个是标题部分那幅图宽度不够;内容部分宽度拉长后,对于一些短文章显得扁扁的;很难看。

    在原模板上修修补补其实也未为不可,不过当年做web页面div + css这种玩意还不流行,模板里都是table套table的,代码很难看,改起来也费劲。所以想在现在新模板里选一个来修改。

    不过找了半天,要不是颜色太鲜艳,就是太暗,要不就是上部的图占在大半个页面。自己大面积的换颜色嘛又换不好。再者现在模板也太多了就固定二栏的也有10而之多,看得眼花。要不用原来模板改算了。

  • 2009-08-26

    生活无极限 - [不说而说]

    Tag:生活

    在我似乎时间总是不够的,从来没碰到过如何打发休息日的问题,比如国庆无论它放多少天,我总是每天都会有事情做。一段时间总会在一个固定模式中渡过。

    最近一段时间刚看完一本《英雄无敌》背景的小说--《历史的尘埃》(如果对十年前的《英雄无敌》系列有感觉,推荐去看看这本小说,实为同类小说中上乘之作。熟悉的名字,熟悉的兵种,熟悉的地名,有种装上游戏重温的冲动),又把三个月前开始看的《红楼梦》拿起来了,又秉承了以前看《二十四史》的风格,一天一回(看看停停现在已经到八十几回了),看完这个算是把四大名著都看完了。

    一天时间里另一个比较固定的时间是浏览浏览googlereader里的东西,整理整理现在里面的feed也小于100个了,而且其中很多是十天半月没什么更新的,但算来算去还得化去30-60分钟。

    之后呢,或看些技术的东西,或看看戏,或看看电影,有时偶尔看几场体育比赛,时间一下就过十点半了。以前定下来的每天学习英语半小时也还没有着落了。

  • 上一节讲死了很多人,这一节讲活下来的人。

    战乱年代什么都不正常,以往的社会生活结构被打破。农民由国家的公民,一变而为豪族的私属。实在是农民身份之降低。这是中央权威瓦解之后的正常结果。

    一旦局势澄清,要恢复以往正常的秩序,这就出现没有足够的“农民”来维持这个社会的运转,多是一队队的士兵。于是有屯田之事。兵队代替农民做了国家的基本公民,管督屯田的典农中郎将,暂时便等于地方行政长官。

    两汉以来的农民,以公民资格自耕其地,而向政府纳租。现在是政府将无主荒田指派兵队耕种,无形中,农田的所有权,又从农民手里转移到政府去。这一个转变最显著的影响,便是农民的租税加重。


    其实屯田这事本是军事性质的,西汉时赵充国用这一手可是很在行的。再说三国时期其实还算是战争状态,在当时中原两淮之地残破情况下,用军队行屯田之事绝对是生产战争两不误的高明手段。

    只是这个“无形”之中实在是太有威力,等到了要拨乱反正的时候就难了(见前面九品中正制的制度异化)。

  • 这一章讲变相的封建势力下的社会形态,既讲社会形态就不得不提平民百姓了。虽然中国史籍对众生所涉甚少,但其历史沉浮之间还是能窥其一貌的。

    虽云“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但其中之苦还是不可同日而语的。生活的艰辛与生命的挣扎固不可比,就战乱的大面积生灵涂炭而言,也非和平时期各种非正常死亡可比。

    汉末之乱,有曹孟德诗“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为证。曹操无法在有生之年统一中国,固然与其碰上重量级对手有关,但中原之地民生凋零,而南方之业蒸蒸日上,其南北方人才物力此消彼涨也有莫大之关系。陈寿谓:“丧乱后人民比汉文、景时不过一大郡”,殆非虚语。即使把动乱之时控制力的衰弱无法精确统计户口的因素考虑上,就算是“二大郡”也令人为咋舌矣。

    冷兵器时代的战乱对社会的摧残如此,热兵器时代就更不可同日而语了。如非庞大的人口基数,人类医学、农业等方面的进步,上个世纪的战争可能早就把人类打回史前时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