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中毕业18年,人生轨迹完全跟大多数人脱节,大多数时间都在上海度过。以前好些次同学会一直没有出席,虽然加了个QQ群,有段时间刷屏太厉害屏蔽后就忘了放出来,也就不了解相关动态。前一周接到相关同学的电话才知道同学会的事,虽然时间比较紧迫,但对我来说就是相当于抽个周末出去旅游这样的问题。最近虽然有点事情,但也不甚急,打个招呼就行了。所以上周六一大早就赶往火车站跟人会合到宁波去了。

    大多数人都是18年来是第一次见,很多人都发福了,认不太出来。人家跟我打招呼我得想一阵才想起这是谁,还有甚至就想不起来的。

    说起来高中那三年是我最活跃的三年,算是跟同学交往比较深入的三年。高中以前因为学习成绩拉同学一大截,无论是家长、学校与班级都会给我比较大的压力,那时的生活乏陈可数。高中以后,认识的人比较杂,也不似高中有好么多时间同处,对我这样不善于与人交往的人来说更少有深交的人了,除了大学同寝室的几位真想不出特别要好的人了。

    我一向来有个很引以为傲的本领就是非常安静,不太受外界干扰。这也是我10年来能不断的读史看戏的源泉之一。但这次同学会后我发现我不是静,而是“死”,好象我的大脑某块区域进入一种死寂状态了,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敲破打碎它,我不知道需要什么样的巨石才能掀起波澜。跟同桌的,同寝室的,比较要好的同学都没有什么说话的欲望,拍照也不怎么拍,都是人家邀请我的。总而言之就是无欲。

    还好还没有无感。晚上看着PPT上那些旧照片,那些熟悉的身影,想着那个岁月,还是很感动的,特别是提到我们班二位已经离开人世的同学,心里很是酸楚。

    最好,大家各自谈了高中以后生活,真是丰富多彩千差万别,可谓各得其所。最近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及这次同学会,使我又重新思考一个问题,这些年来我过得是不是太于安逸了。在IT这一行,我真的是很另类,这些年都没怎么加过班,随着时间的增长与阅历的增多,我发现其实自己并不是十分合适干这一行,至少不适合在国内干这一行。完美主义、技术理性主义与拖延症的结合再加上不善于交际的性格使得自己似乎在大多数公司里都无法最好的生存,这也是每次找工作都特别累的原因。

    如果生活允许的话,我觉得不能荒废自己的聪明才智,得去找一个比较有挑战性的工作,不是众人定义好的那些职位,但似乎让人看到我的能力在哪个方面很强又比较的困难,人家都是挖好了坑找人的,不会找个人再挖坑,而我自己又不会给自己创造工作。好是烦恼。

  • 2012-05-25

    呵呵 - [不说而说]

    Tag:无聊

    关门。中间加个“上”字就敏感了哦。

  • 昨日获知,老家祖屋被火,据闻左邻右舍、“前后明堂”悉数被焚,俱不存矣。幸家人平安,无奈离乡多载,人地不熟,不善交际,无以骤助善后之事,只能遥祝远方家人、友邻平安度日。

    老家祖屋俱木制建筑,家家户户相连,村子中部近二十户人家聚成的二个院落,是谓“前后明堂”。后明堂有”世间“(停尸间,以前下葬之前停放遗体以待远方亲友吊祭的地方);前明堂出口正对溪流,有一水井;过溪流斜对面是村部所在,以前村里仅有的小卖部与医疗站就在此地;与之平行即为当年的村礼堂--戏班演戏的地方。地理位置是得天独厚,人丁是极其之兴旺。这前后明堂与礼堂就是我们小时玩耍的地方。

    礼堂大概在我十岁的时候就已经迁走了,在村口新建了座新的,旧址的房舍分成一间间的出售,我家近水楼台的也买得了一间。而前后明堂则一直伴随着我上大学,我上大学那几年都还是有人气的。寒暑假回家,冬天到院子里晒个太阳,夏天到溪流里凉个爽,还是能随便就碰到见到小时的同伴以及显得老去的各位大伯、大妈。但我工作之后这些年,前后明堂就日渐凋零,老的老,走的走,迁的迁,嫁的嫁。

    房子由于年久失修,无人看管之后更见衰败。这二年屋子整体都已经有点斜了。如果不是因为还住着一些人家估计早就倒了。现今终于是一把大火尽为灰烬而去。现在重建以后估计是不会再如以前那样家家户户相连了,我儿时的所有估计以后只能到记忆中寻找了。

  • 今天翻到的婺剧剧目,很多其实已经不可能看到了,婺剧里的高腔戏、昆腔戏似乎基本已绝。而所谓的七十二本徽戏还有多少常见于舞台也不甚确定。这里留存,以后能看到相应的婺剧剧目当然是上上之事,退而求其次看到京昆相应剧目或其中之折子也未为不可。下面剧目是今后看戏的努力方向。

        据初步统计,婺剧高腔戏约有60本左右,即《槐荫树》、《芦花絮》、 《合珠记》、《琵琶记》、《白兔记》、《黄金印》、《葵花记》、《白鹦记》、《全十义》、《双贞节》、《古城会》、《乌盆记》、《花园亭》、《九龙套》、 《平征东》、《玩鹿台》、《青梅会》、《七绣针》、《两世缘》、《鲤鱼记》、《三元坊》、《九溪洞》、《镇平湖》、《白蛇记》、《双比钗》、《打樱桃》、 《黑蛇记》、《红梅阁》、《小桃园》、《洛阳桥》、《剪青袍》、《三状元》、《翡翠园》、《蝴蝶梦》、《大香山》、《陈夫人》、《耕历山》、《火珠记》、 《造府门》、《八仙桥》、《聚宝盆》、《忠义堂》、《脱靴记》、《全家孝》、《一文钱》、《送米记》、《三宝记》、《摇钱树》、《赐神剑》、《醉幽州》、 《昊天塔》、《三代相》、《闹乾坤》、《飞龙镖》、《翠花宫》、《赐绿袍》、《白猴记》、《铜桥渡》等。
         金华昆腔的“三十六本”戏,可分文戏、武戏两类,而以文戏为主。文戏有:《荆钗记》、《琵琶记》、《金印记》、《连环记》、《浣纱记》、《蝴蝶梦》、《十五贯》、《渔家乐》、《风筝误》、《奈何天》、《双封诰》(又名《双官诰》)、《衣珠记》、《寻亲记》、《钗钏记》、《长生殿》、《桂花亭》、 《千秋
    》、《白蛇传》、《折桂记》、《双珠球》、《飞龙传》、《飞龙凤》、《春富贵》、《英烈传》、《目连记》、《烂柯山》等。武戏有:《麒麟阁》、 《铁冠图》、《倒精忠》、《翻天印》、《金棋盘》、《火焰山》、《通天河》、《九曲珠》、《取金刀》等。
         “七十二本”徽戏是指:《列国记》(又名《海潮珠》)、《鱼肠剑》、《反昭关》、《玉灵符》(又名《霸王遇虞姬》)、《宇宙锋》、《松蓬 会》(又名《松棚会》)、《上天台》(又名《上天宫》)、《探五阳》、《白门楼》、《祭风台》、《四川图》(又名《西川图》)、《龙凤配》、《铁笼山》、 《打登州》、《打金冠》、《二度梅》、《回龙阁》(又名《红鬃烈马》或《彩楼配》)、《万寿图》(又名《三戏白牡丹》)、《沙陀国》(又名《珠帘寨》)、 《五龙会》、《肉龙头》(又名《月龙头》)、《万里侯》、《紫金带》、《下河东》(又名《龙虎斗》)、《下南唐》(又名《斩黄袍》)、《二皇图》、《两狼 山》、《九龙阁》、《黑驴报》、《逃生洞》、《碧尘珠》、《还魂带》(又名《献三宝》)、《白绫记》、《铁灵关》、《花田错》(又名《花田八错》)、《江 东桥》(又名《档亮》)、《乾坤带》(又名《金水桥》)、《胭脂雪》(又名《胭脂褶》)、《双玉镯》、《千里驹》、《翠花缘》(又名《花舫缘》或《唐伯虎 点秋香》)、《双合印》、《烈女配》(又名《烈疯配》)、《大金镯》(又名《四进士》或《宋士杰》)、《沉香阁》(又名《十美图》)、《鸿飞洞》、《荣乐 亭》(又名《御碑亭》)、牡丹记(又名《玉堂春》)、《龙凤阁》(又名《二进宫》)、《春秋配》、《天缘配》、《珍珠塔》、《天启图》(又名《南天 门》)、《丝套党》(又名《英雄会》)、《大香山》、《铁弓缘》(又名《英杰烈》)、《双潼台》、《分水钗》、(又名《双按院》)、《银桃记》(又名《合 银桃》)、《寿阳关》、《紫金镖》、《忠义缘》(又名《三合印》)、《大红袍》、《画图缘》(又名《金不换》)、《万寿亭》、《感恩亭》、《刁南楼》、 《节义贤》、《砂记》、《碧桃花》、《碧玉簪》、《合连环》等。
         婺剧乱弹班的剧目有:《玉麒麟》、《日旺牌》(又名《珍珠烈火旗》)、《药茶记》(又名《三十六码头》)、《打金冠》、《奇双会》(又名《贩马 记》)、《双玉鱼》、《百花台》(又名《火烧百花台》)、《紫霞杯》、《古玉杯》、《征北传》(又名《罗通扫北》)、《双判钉》、《玉蜻蜓》、《紫金 镖》、《丝套党》、《碧玉簪》、《碧桃花》(又名《洪苏秀》)、《合连环》、《悔姻缘》、《牛头山》、《挂玉带》(又名《罗成之死》)、《丝罗带》、《鸳 鸯带》(又名《敕花女》)、《铁灵关》、《三官堂》(又名《铡美案》)、《三枝箭》、《三仙炉》(又名《玉如意》)、《红罗镜》、《紫薇亭》、《施三 德》、《九锡宫》、《对珠环》(又名《女中魁》)、《寿为先》、《赐双巾》、《闹天宫》(又名《三姐下凡》)、《双罗帕》(又名《文武升》)、《黄金塔》 等。
         此外,还有不少滩簧与时调的剧目:最流行的滩簧折子戏有:《僧尼会》、《芦林相会》、《貂蝉拜月》、《三郎借茶》、《活捉三郎》、《断桥》、 《佛钵收妖》、《杨雄醉归》、《卖草囤》、《盗皇坟》、《崔氏逼休》、《卖明矾》、《卖花记》等。最流行的时调戏有:《李大打更》、《走广东》、《王婆骂 鸡》、《卖棉纱》、《荡湖船》、《打斋饭》、《卖青炭》、《张三借靴》、《马浪荡》、《荡湖船》、《卖橄榄》、《打面缸》、《打窗门》、《小二过年》、 《癞子滚灯》、《磨豆腐》、《卖青炭》、《卖小布》、《卖花记》、《荡湖船》、《双喜临门》、《瞎子杀妻》、《借衣劝农》、《卖胭脂》、《拾黄金》、《打 蔡府》、《镶牙》、《浪子踢球》、《青龙会》等。

  • 2010-05-12

    无题 - [不说而说]

    Tag:无聊

    算来已经有一个多月没写过正儿八经的东西了。过去的一个月上班上得很疯狂,人非常的累,心力疲惫,还漏看了一场重量级的演出。最主要的是一点都没有成就感。

    俺本身就不喜欢热闹,而且是这种没水准的热闹,而且是这种和谐出来的热闹。它开它的世博,我过我的生活二不相干也没什么。开个世博还开得如此兴师动众,以民为本个头啊。现在豆瓣与MSN上的签名相继开始“天天诅咒世博会”。

     

  • 2010-03-27

    峰回路转 - [不说而说]

    Tag:Blogbus

    很意外,本来以为这次要离开blogbus了,前几天开始倒计时。过了二天发现没什么动静,后来跑论坛上去发了帖子。然后就丢在一边了,昨天前天都加班到十一、二点,也无瑕上来看看,今天上来发现十三篇都解锁了。那就继续呆在这儿吧,真找一个可以令人满意的地方也不容易。

  • 几天前就想开始倒计时了,只是工作太忙所以没有顾及,今天开始倒。上次定下的3月25日的日期不变,现在只剩下4天时间了,本来以为二会过后应该会好点了,现在看来基本是妄想,离开这里已经是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了,现在还没有找到下个地方,最近太忙没有找。

    下面列个清单,四天时间,下面的文章恢复正常状态了留,否则走。

    1、战乱残破--《国史大纲 4.19.1汉末之荒残》

    2、南北相较--《国史大纲 4.16.1南朝帝系及年历》

    3、春秋之霸--《国史大纲 2.4.3齐桓晋文之霸业》

    4、三诈项羽,三创刘邦――读《史记•高祖本纪》之三

    5、真龙天子――读《史记•高祖本纪》之一

    6、秦汉生民识项王――读《史记•项羽本纪》之二

    7、千古美文――读《史记•秦始皇本纪》之五

    8、秦殇――读《史记•秦始皇本纪》之四

    9、千古一帝――读《史记•秦始皇本纪》之二

    10、千秋基业――读《史记•秦始皇本纪》之一

    11、“中庸之道”与当代科学----华山派气剑之争的遐想(五)

    12、心物之外----华山派气剑之争的遐想(二)

    13、只能昔日寻梦----迷失的荷兰队

    其他文章我不计较,但上面一共13篇文章是原则问题,是化了时间成系列的,文章没有任何可以让正常人不快的地方。

  • Blogbus时间很长了,写写在这里的历史作总结,也作为形势不好时随时离开的准备。本文永久置顶。(update:把历史倒序排列)

    2012-11-25:二十四史循吏传完结

    2011-07-02:二十四史杂传录 开写

    2010-11至2011-4:观戏杂忆 系列,共写了十三篇

    2010-11-16:读《国史大纲》系列写到隋唐之前结束 ,历时近三年三个月。

    2010-03:Bus复活后锁了很多文章,做好最坏打算准备离开,最后时刻弃车十三篇 解锁,遂继续留在车上。

    2010-01:Bus被杀死一周多时间,最后带伤复活。

    2009-08-29:换 掉了用了五年的模板

    2007-08-27:读 《国史大纲》系列开始 ,这个系列不同于读《史记》系列,以抄书为主。目前还在进行中,不过不准备写到底。准备看情况结束。

    2007-01:“问 题”系列开始 ,这是思考工作中的问题以及看过的一些书而发的感想。此系列文章四篇,写的时间跨度比较长,最 后一篇 到07年4月才发出。

    2006-06-07:读 《史记》系列目前的最后一篇 ,不知是否当时特意这样发的,还是巧合。居然跟第一篇相隔一年零一天,这个系列主观上我还没有结束的打算,以后准备接 下去写的。

    2005-06-06:开 始写读《史记》系列

    2005-05:Tag 事件 ,Bus升级弃分类而用Tag导致很多人出走,我忍了--把Tag当成分类用,什么时候重新有分类功能的忘了,从我博客文章上看大概是07年 三、四月份开始的(因为自那开始我的文章有一个以上的Tag了,之前的文章有一个以上的都是后来回去加的)。期间及之后,Bus添加了很多功能,当然中间 也曾发生过小事故,因为之后相当长时间里都在写“读史小记”,所以很多变化没记下来。

    2005-05-10:唯 物批判系列的第二篇 ,也是酝酿时间最长的一篇文章,最后还留了个尾巴,前因后果可以从之前一系列文章中寻出蛛丝马迹。

    2005-02-24:第 100篇 文章诞生

    2005-02:Bus升级中,发了几篇牢骚。

    2004-10-05:写文章写出瘾来了,开 始唯物批判 系列,其实这个系列只写了二篇,后来写不下去了,书读得不够多,不够深。

    2004-09:Bus进入不稳定期,速度也极慢,开始别处物色新址,无果,继续在此安家。感叹 博 了半年多,就开始写博之路。

    2004-08:Bus持续出现小问题,为什么现在博客的标题不是“紫雲觀”而是“紫云觀”呢?见这里

    2004-08-02:开始 华山气剑之争 系列的五篇文章,在高度上现在写的文章基本上还没超出那五篇的范畴,这几年这方面没什么进步。被 人认为古人 就出在这里的第四 篇 最后一段上。

    2004-07-27:BlogCN故障,毁了我定制的模板,而来此地,当天就搬了十四篇文章过来。当时的bus管理界面极其简陋,配色也跟今日不同,老 实说甚丑。不过可以自由定制模板是自当时就有的良好传统。

  • 2010-01-18

    利欲熏心 - [不说而说]

    Tag: 存照

    生活中第一次耳闻目睹并亲历了利欲熏心者的表演,在利益与欲望面前人是会变得那么样的。实乃痛心疾首。

    不仁不义者天地谴之,不忠不孝者祖宗弃之;被利益蒙蔽了眼睛、被欲望充斥了心灵者,终要淹死于欲望的海洋。

    立此存照。

  • 今日心情郁闷,非正常态加班无法去看岳美缇、张静娴的《狮吼记》,下班后发现Blogbus可以访问了。也算是抚慰了一下“受伤”心灵。

    在bus安家是从2004年开始的,期间bus也发生过几次事故,也曾试着短期内到别处去过,但都不是特别理想,最终还是回到这里了。清爽的界面,人性化的管理,可定制的模板,与时俱进的技术运用,bus在近二年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虽然现在已经不比以前常常写文章了,但如果这里如果无法安家,我根本不会考虑国内其他的BSP,即使这二天也无甚可写的东西,但眼看一天天不能访问真是非常的不爽。如果长久如此下去,我已经准备起用封存的Blogspot了,翻墙就翻墙吧,反正现在翻已经是半常态了。

    虽然今天回来了,但现在这个环境保不准哪天又挂了。今天最大的新闻非Google准备退出中国莫属了。Google最知名的当然是搜索,但其作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企业,维系着大批网民的是其提供的各种互联网服务,其企业文化更是大多数专业技术人员眼中的梦。没有深入理解并运用过Google的服务的人是无法理解Google在互联网的地位的,Google的服务现在已经是我工作与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了,除非我工作与生活发生重大变化,否则Google将是无法替代的。

    如果将来有一天无法正常使用Google的服务,我毫不犹豫的会翻墙出去,如果将来有一天翻墙成为了一种危险与劳累的活动,那就意味着我的工作与生活“被”发生了重大的变化,那同时意味着人生道路的重大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