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1/20:跟谍战有关的一个梦,前头的来由都忘了。有个人把情报放在一堆书里,然后要一张借书卡才能拿到那几本书,借书卡在一个垃圾桶里,万分警惕的从垃圾桶里拿到借书卡,发现后面有个女的很可疑。之后观察一下原来她是到垃圾桶的餐盘里拿一个袋子的,里面有芯片。原来是同行,撞车了。

    关于选婿的,人说是闽南那边的风俗。先是传奇故事一样的跟一个老头交上朋友,然后他狠狠的锤打你的后背,中间经历忘了,总之用不寻常的方法解决了一些难题。最后一关是武力,要从两排人之间打过去,那些人是宗族里的人,对主人公不满意,这关看来悬。但女的及她的老妈及姨妈们对主人公是满意的。然后女的家属就在终点那里出主意,让两排人直接站到路沿去(规则本来就是站路边的),站得不太远的话还在旁边督促。因为路比较宽,两排人站在路沿的话那些人就覆盖不了路面了,主人公就很容易通过这一关。有位主持不干了,拿着一个棍子站路是间说加一关,要通过我这才行。那主持指名道姓的让另一位之前被淘汰的出来应战,他们本来看中这一位,很神奇的是这个人是女的,然后他们两个就“打”起来了,象戏曲舞台上的武打一样。我一看这不是真打啊,打的套路。我也会,结果我上去把那位主持打败了,他恼羞成怒打我打飞了,一位长辈出来教训了他一顿。

    1/25:太空武器平台往地面攻击,第一波是大块的金属板,第二波是温度奇高的针,第三波是各种形状的金属块,从空中往下落很是壮观。我想这种只能打击固定目标,然后指挥官说按钮按一下能近光速打击移动目标。得到消息说刚才被打击的地方没有人,空轰炸了一场。切换出来发现我是在看电影。

    1/26:在一个山上的树林里跑来跑去,有一段没有路还是抓藤条荡过去的,同时似乎对面有个人荡过来。然后切到另一个时代地点都完全不同的地方,被关着,忽然眼前一道火光爆开一线山景,是刚才那个山,跨过光门逃到那座山上,这路跟之前是反方向的,跑到藤条的地方这回看清对面也有一个人荡过来。后面逃出来看到的那座山,其实跟前面那座是同一座,两个人荡藤条交错的时点是一个时空奇异点,在这儿可以穿回到正常时间线。过去被关着的我,被一道光门传到一个未来时间线上逆行,在藤条那个方跟未来的自己交汇后回归正常时间线,然后逃脱。这个越狱方法实在高端,是Q作弊的结果

    1/27:用乒乓球打壁球,用手甩到墙上,弹回后另一位用手接住,没接住的算输。有只猫蹲在墙脚,老想抓墙上弹回的乒乓球,狗比较聪明,站得比较远,跟人抢。狗是用嘴抢的,直接把球叼在嘴里,我们总怕被它给咬坏了,结果咬是没咬它差点把球吞了,卡在喉咙那不上不下,倒地上。我们捶半天把球拿出来

    打红警一样的游戏,攻克一个个的堡垒,损失很大,战线拉太开,我重新集结一下,一下就进入到虚拟现实中。我是指挥官,敌人大举反攻, 我们退守到一道堤坝后,双方谈判。说你们的米其实是我们送的,你们快没吃的投降吧。我说你们攻坚损失会很大,要不放我们到山上去,大打一场把我们打服了就行。他们不知道我们人不多了,觉得野战有把握,其实我们没多少人了,直接强攻比较好。然后我们背着仅有的弹药、野菜到山上打游击去了。晚上准备奇袭,各小组之间用手电打信号联系的,上下扫二下表示已经就位(我想这很容易暴露呀)

    2/9:前面堵车了,挪了一段发现是高速堵了,好象有碰撞,说撞烂了,反正是很惨。开到事故发生地,其实就倒了辆自行车,有个人横在车前不起来。然后我也变成骑自行车了,还带了个人,前面有个长上坡,用尽力气冲了上去。然后慢悠悠地从坡顶顺下来。

    3/11:兰溪婺剧团跑到安徽,不知是安庆还是徽州什么地方演出去了,我居然追过去看。演的是《挡马》,焦光普出场是从下场门翻跟斗出来的。最后一翻腾空二米在空中转了二圈,台下就爆了。梦醒了,我想写点什么吧,“婺剧已经攻占徽州”,斟酌攻占两字不太好,琢磨半天又醒过来了,前面的演出是梦中梦。

    3/12:楼旁有道又宽又深的沟,每个窗户往外伸出都有象晾衣架一样的架子,横向放了好几根杠子,有人通过在上面荡来荡去的到达对面。我估算了一下,杠子的间隔有点 大,不敢贸然上去荡,有卷尺量了量架子的长度134,我想为了除3取个132吧, 琢磨这个距离够不够发现绕到另一遍有个大水坑可以绕出

    3/18:门锁是双向声控的,要在两边有人喊话才能开,然后门外没人就出不去了,只能翻窗出去,出来发现门旁箱子里有个开关,翻一下里面一只老虎吐着舌头好象饿了,我快步往楼上走,老虎跟在后面,到底层有个铁门老虎终于没有跟出来。一帮人大呼小叫的逗老虎,也不怕被咬。

    3/20:在类似于电影里里约那种地方,高高低低各种房子,在房顶上跳来跳去,我跳起来膝盖是不弯的,小腿好象有弹簧一样,突一下就跳到另一幢房子的楼顶去了,前领导翻墙过来要与我喝酒,我不想喝,脚一垫想跳走,好象能量不够了,弹不够高,但也没有完全落下来而是低悬在半米的空中了,小腿还长了一节

    3/27:跟GF看完戏回家,我说坐8号线换乘走路少,1号线来的时候提着她的箱子走下楼梯坐8号线去了(8号线居然是在1号线下面的)。站台的字都看不清,也不知是哪个方向,屏蔽门旁摆着几张桌子可以堆放杂 物,还有凳子可以坐下趴在桌上睡觉。下了8号线从站台推开一扇门发现在一个公园里。

    杜沃克与珍妈到一个星球与外星人谈判要求归还他们偷走的东西,谈判破裂,瓦肯人拿出一个很大的ZPM倒放在桌子上,ZPM闪着黄光然后房间一下子就黑了,整个星球都暗下来了。空中纷纷掉落箱子,箱子里是邪恶能量体,在外太空沉睡了几千年要苏醒了。

    4/2:公司搞活动,报了个名去表演。出去的时候除了披了件大衣什么都没穿。走到我老家房子的后面时摔了一跤,虎口那儿少了一块肉,伤口坑坑洼洼的清晰可见,伤口上都是地上的垃圾、尘土,有些还嵌得很深。我举着手跟同伴说我得去趟诊所,不认识村里的诊所,爸带我去的,有一家还关门了,得找另一家

    4/3:往初中的教学楼走,路上跟同事讨论房价的事情,路上遇到老同事到他新房子里。在教室里碰上大学同学,完事后下楼发现有东西忘拿了,回楼里天已经暗了,四楼有间教室开着灯。五楼灯火通明,人很多放着很多自行车,他们明天早上要从上体馆骑到徐家汇,晚上就住教室里了。距离短又没坡度我就不去了

    4/9:小山顶上景致很好,很多人在游玩,有一条石头铺的步行道,本来形状很好的,但一段经过一幢别墅的地方沿墙拐了一下。人家说这是朱骏的别墅,他在一片荒地的时候建的别墅,后来这里开发以后建步行道的时候,价钱没淡好,不能穿过人家的房子也不能拆了人家的屋子,就成个样子了。

    5/5:之前好象在登山,有各种险要的地方。然后一转到了一寝室,长官拿了个东西喷大家说这是为了识别自己人的,原来大家都入伍了,准备到北方某地去演习。我琢磨穿什么裤子去,太薄的好象会冷啊,然后人家说到儿后兄弟部队会发秋裤给大家的吧

    5/6:有别的公司来攻打我们公司,我跟领导说要避其锋芒坚壁清野,不听大败而回,遂闭门采纳我的计策。清野清得很彻底连老鼠都毒光了,我在初中的教学楼往下看,有一块大片的死老鼠烂得很恶心。然后过一段时间我说可以了战了,人家吓怕了不敢,我带着一小拔人出来大胜而归,围遂解。双方进入相持阶段,在刚收割完稻谷的田里相持,所谓的战争只有几十个人啊,用的是很简陋的武器。然后梦里转到跟我高中同学探讨武术问题,两个人用枪对打,从慢到快,人家说这是杨家枪法。打到后来我满场飞舞了,象尤达一样一蹦一蹦的跃到空中过招。

    5/14:在那种似教学楼的地方,走廊里蹲着一个一丝不挂的人,转过身站起来发现这个人很猥琐,小矮个留小胡子,黄色皮肤,肚子圆圆的,让我给他敲背,我说凭什么呀还要打我,很凶。我先下手为强,一脚踹在他档部,抓起他头往墙上猛击二下,往下巴一记勾拳把他打趴下了。

    5/18:要从北新泾到莘庄,先到徐家汇。公交车要在水城路转弯,路口一袖章大妈打个红旗把天山路上车子全拦下来了,然后一帮非机动车哗哗窜到水城路上了,大妈收起旗子也骑走了,原来旗子是自备的到路口掏出来方便自己过路口。公交车转变后整个梦就乱了,先是到徐家汇居然还要换乘一次。下车后找另一路车,好象不是同站台的,看手机走路走到幸福路,走错了,我要到民生路上坐车,似乎要往回走,闲着没事我准备往前走从另一条路绕回去,走到一叫梅岭北路的地方,这里居然有很多古代建筑,越走越不对劲,街道越来越窄,居然走到一小山坡了,山坡上很多灌木对面是高山

    6/28:公交车前面那个显示XX路的显示屏居然有个后门,在XX路后面加个“# DropBox”,这样之后会有一堆文件会下载下来,然后这辆车的Wifi就可以翻墙了。因为受显示屏所限,后面部分显示不出来,一般人也不知道这伎俩, 车队管理人员说不要流传出去,这本是车进入特殊地带后给外宾用的

    8/12:就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外媒都有报道了,我在墙外一个小论坛上发了篇文。然后就有人找上门来约谈,我说我不认识在哪儿,写个条给我吧。结果那人直接在我手臂上写了时间地点,洗也洗不掉。然后又有神神秘秘的人来问刚才是什么事?让在纸上写下经过,以后集合成册叫“喝茶的故事”

    10/6:到处是河浜,去上班还要坐船去的,先坐车到徐家汇,在衡山路地道那位置是码头。到人民广场也坐船去的,往市中心河面越宽,水也很浑浊,河面上有各种蔬菜叶子,桥梁一座座。船来船往很壮观。后来地铁通了,水路就废了。

    10/21:一个很奇怪的房子,楼梯在主体外,里面有个大天井,所有的房间围成一圈,是一面对天井,一面对外。内圈有走廊,家家户户都是通的。房间特别大,厨房与卧室相连的,没独立卫生间,还是柴火灶,这房子还特别贵,外环内。我看了下布局,不喜欢就走了

    12/23:拿14000元跟人说,治好小狗的病钱归你。人家心动了也没问什么病答应了。然后我咔啦一下把狗的整个牙掰下来,让他把狗牙清洁干净,不能用工具,用自己的牙齿,这样不会伤牙。对这样奇怪的要求那家伙崩溃了

    1/4:我又有异能了啊,一直有人跟着我甩不掉,然后我从很高的深不见底的地方跳下去,人家以为我死了,然后我用传音之法告诉同伴说我还活着的,只是为了甩掉跟踪的人

    彻底的闭关锁国了,街上有外文书店,除了这种书店,其他地方都见不到外语类的资料了,进书店还要查身份证的。然后书店还有翻墙上网的服务,2、3块一小时

    1/12:搜索算法的拟人化,一个个人在各条路上走,分岔口有人发牌,决定接下来往哪条路走。然后有一个鬼把一个发牌的给附体了,所有经这条路的人都被他给发到一条 绝路上去,探路回来的也被他重新派回去,这条路上人越积越多,然后最后发生踩踏,这事以前发生过。跟之前捉鬼的梦不一样,我这次无能为力。就在我以为历史要重演的时候,一位小女孩从路口走出没多远,看见的过桥后弯弯曲曲的路,直接往回走了,不理分牌的直接从另一条路走出去了,鬼怒了,显形来追那小女孩。我忽然就进入那个梦里去了,抱起小女孩就跑。抱着小女孩拐过几道墙,我问她知道那鬼叫什么名字吗,我要去捉他。结果等那鬼追上来的时候,小女孩直接叫了什么什么石,那鬼就变成了一块石头,那小女孩是神仙。捉鬼遇到神仙还是第一次

    1/21:前面一部分不太清晰了,在工业区里抄近路拐来拐去到一座楼里,躲在楼上往外看,皇军好象从哪回来要撤退,我等他们走了再走。结果他们检查飞机时发现不明部 件然后来搜楼,我从另一边一跃而下展开翅膀飞走了,这飞法很高级,还带喷气的,手上按钮一按,脚底就往后喷气,配合翅膀飞得很快。飞出群山之后一览无余啊,俯瞰的景色真漂亮。日本人还追上来了,到一个险要之处降了下来,不知不觉多了同伴。河边的一片悬崖,凿出来一些暗堡,机枪口对着河对岸,真的是易守难攻。日本人强攻不下,从别的地方迂回上悬崖,双方近战。

     

  • 2013/07/20:天气干旱,我老家的那个水库水位非常低。以前道路都露出来了水面能看到夹在两个小山包之间的狭路。在那桥边邻村倒了很多垃圾,有人走路不小心从几十米高的桥上掉到水里去了,想打110救人,发现下面水不深没事,然后他试图通过到处是碎石的岩面攀上来。过了以前的那个山洞后发现以前那个“人”字型道路很很宽了,还水泥路面。在路边往下望下面一片寂静,下面是领导同志在“体验生活”,在山谷里静立呢,一排排的很壮观。走到“人”的头上转弯的地方发现路边倒了很多树,一会听到哗的声音,我旁边的树整排的慢慢倒下,只见一排排的树都上了绳索,在两排的尽头用机械一拉,那排树就倒了,这比砍省事。树都很粗了,小点的成年人一条手臂抱过来,大的二条手臂一起都抱不住。我说为啥要砍呀,工人说,这些事是康熙年间种的,针叶型,太扎人,政府说推倒重新种。我想这深山老林的,扎人又扎不到他们,尽扯些无意义的事,后来想估计是扎到下面“体验生活”的领导了。

    10/29:站在老家的房子门口往外望,前几年被火烧的院子,大家都把房子盖回去了,样子跟原来一模一样的,还是家家户户挨一起连一起,还是木头结构的。我很清晰的知道自己在梦里,看着那些旧屋,眼泪哗哗的就流下来了,止也止不住。

    遇上了高中时的那位语文老师,帮他做项目,他请我们吃饭,同桌还有初中同学、大学同学、老同事。我向他倾诉工作上遇到的难题。

    11/18:前面一段情节忘了,在一座房子里发生的爆炸,我跟同伴幸免,走出来发现外面飘着火山灰,天空倒是很青暗的显得很冷。回到刚才爆炸的房子发现这个地方似乎罩 着一个东西,里面很黄亮显得暖和,火山灰被无形的保护罩挡在上面,刚才二位夫妇居然还在,应该是他们的鬼魂,试图告诉我们什么事。

    12/10:前后的都忘了,只记得时间一到,动物们好象要开战,然后一只老虎开始啃野猪,我跳过山涧,踏过一堆死老鼠的尸体,躲在一巨石后拍这个镜头,然后另一边山坡上成群的狼往这儿跑来,绕过我不知跑哪去了。

    又碰上我们的事业部经理在吹牛了,去年研发部几个人写过一个脚本库,取了个***Pro的名字。然后他把那些东西包装包装去申请了专利,说这玩意有多好, 让我们用到项目中。这东西都没怎么测试过,写的人也离职了无人维护,而且现在成熟的脚本库多如牛毛,我在部门会议上当场就骂回去了。

    2014/01/27:到了一座空城,全是一幢幢的房子,全是空的,夜里灯光都没有。黄昏时候还起雾,灰蒙蒙的,恐怖极了。车子掉个头准备驶离这座鬼城,GF送了我一件红色的衣服,我拉着她的手,瞬间恐怖气氛就没了。

    1/28:准备买房子,居然在古北那个地方有便宜的房子,跑过去看,电梯是旋转的,螺旋式上升。厅巨大无比,还有废弃的暖气片,卧室非常非常小,还二个都朝北的。

    3/12:有同事请我看《道家杀渔》(这戏也够怪的,是打渔杀家串过来的?)在城市剧院,结果我一查,8月8日那天我要到天蟾看《双玉诀》(也知道这是啥戏?),又是什么失传老戏啥的,不可不看。

    4/9:地球的末日,到处是火山喷发,监测大屏幕上显示,除一小片区域外,整个地球都是火山了,那里也平安不了多久,地底下一直在酝酿。大部分人当然是遇难了,但有一部分有特异功能,能穿过一扇门到另一个宇宙,那里的地球还是安全的。我在两个宇宙间穿梭等待毁灭的最后一刻,只见大屏幕上地底下的红色区域在不断的扩大,然后见两条大火柱从地底下窜出,至此地球上没有安全的地方了。然后我就从那扇门穿到另一个宇宙去了。

    4/28:又做了个飞的梦,从我老家往外走的路上,顺着那条河沿山飞行,时不时的点踏山崖上的树来加速。后来飞到水库那里了,还踏水加速,加速效果没踏树好速度有所减慢。前面就是高山了,要飞越过来,就开始往上升,从空中走的话可以抄近路,我在想飞过山后是什么情景醒过来了。

    4/30:到ATM上取钱,吐出来50、20、10、1元的纸币,而且还有一堆的发票,把发票的钱加上去才是我取的数目。

    5/4:又遇上洪水了,在老家的小溪流水涨到路边了,点着路边的石礅子走,走到后来水也漫过石礅了,水都过了脚踝。

    5/21:又是一个飞起来的梦,不过这次是车子飞起来了,车子一直踩着油门,一直的加速,然后就嗖的一下飞起来,跟其他飞翔不同,车子飞起来后就没加速度了,就飞了个抛物线。加速过程中那种推背感,空中飘着的感觉非常的深。这个梦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今天才想起来记一下。

    5/26:老家房子拆迁,从村子中部移到东边的山坡上,说新房子帮你造好,另补50万。老爸吞便宜居然答应了。我说新的房子你都不知道会给你造成什么样有多大,现在贪官的饼你能信?再说在山坡上哪有现在平地舒服,那种地方冬天要到10点多才能晒到太阳,一不小心摔了一跤500万医药费赔进去了。

    6/17:有个江湖骗子模样的人过来对大家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什么,把它折起来在众人面前转了一圈放在我面前,我打开看,上面有我的名字出年月之类的信息,我说你知道你犯了什么罪吗,一帮人起哄说非法获取个人信息罪,准备报警,旁边跳出来一帮人把他领走了,这家伙是便衣。

    7/13:先是做了三个梦,三个梦最后结局都比较突兀,醒过来后对自己说要把它们记住,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记住了个大概。然后在那想好久没写比较有意思的梦的,就醒过来了,就是说前面那三个梦是在梦里做的,现在都忘了具体是啥。

    8/20:几个小孩被毒蛇围住了,用竹竿打死了一边的两条小蛇,大家说幸亏没有打大蛇,否则释放出来的毒气都会把人熏晕。我们在大老远的山上叫他们往哪里跑,派出了一头巨牛去接应他们。 在被大蛇追到之前他们跑到了一个开阔地,后面好象追的不是蛇了,是两头狮子,巨牛也随之赶到。巨牛跟狮子打了起来,牛把狮子的一个脚掌给弄折了,然后倒在地上,身躯太大起不来,狮子滚在一起牢牢地按着牛的头,眼看要悲剧,我们在山上喊,人类快上去帮忙啊。然后小孩一拥而上,用石头、竹竿对地上的狮子又砸又戳,这中间居然还有两只大猩猩,用巨石把狮子脑袋砸开花。

    12/9:前因后果都忘了,跑到人家的田地里去,走在田梗上路是越来越窄,邻居在田里干活问我有什么事吗,我说没什么事。实在太难走了,然后一跃而下,这边的梯田坡 度特别大,往下一级估计有一、二十米,然后我又飞起来了,双臂展开能感觉到上升气流把我托起来,扇动几下在空中滑翔找地面上的人。降下来后发现村里变样了,房屋与人都跟现实的不一样,只有几座标志性的桥、路能认出来是我老家。而且全村人都不姓李的。但村里的历史记忆里好象有说某某建筑是以前人留下来的诸如此类,但外观看又不是未来。我似乎是穿越到一个,在前五十年某个时间点忽然换了一拔人的平行宇宙。

    12/30:有一叫庆 丰房产的中介,拉单子的人能力是挺强的,但里面的人对交易环节一窍不通,被我狠狠地骂了一通,不跟他们做生意了,然后把放在他们那的杂物也拿回来了。出来有一个铁梯子,上面有体校的小孩在练动作,他们让在一边我从梯子上滑下去,我把杂物给那些小孩了。

  • 11/13:浙婺的演出虽然票看起来买出了不少,但演出时其实非常的空,只坐了四分之一不到,坐前十排中间都没人管。开场居然是《马超追曹》,马超还是花脸扮的,更离奇的是演出中有位武二花骑着自行车从舞台这边斜坡上去那边斜坡下来来回骑。今天这戏马超根本没嗓子,没法听了。不过欣慰的是这次浙婺的伴奏比较传统,没有各种乱七八糟的配器,能听到他们清脆的鼓板声也是难得。

    11/19:我住的楼里死了位老太太,隔壁在做丧事,吵死了。楼不是那种住宅,这象教学楼一样一层全是通的,有走廊。我经过走廊下楼梯发现两边全是尸体,刚发生过人类与僵尸的战争一样,有些尸体不是新鲜的。为了防感染,一帮人跑老远路到小溪里呆着,在人群里发现了袁雪芬,我老远看着没敢下水。

    11/21:人事拿来一大摞表格让大家填,父母的姓名住址年龄等,还有父母叫你用的小名,小学中学各阶段对你影响最大的事件等。我问旁边人填这干什么啊,说是申请探亲假用的,探亲假还有交通补贴,每一百公里几分钱。连上海本地的,只要跟父母不是同一个区或相邻区的,都可以有。

    11/25:电脑好热,用电扇吹着降温。流进来的信息管道发烫,我想是不是机房着火了呀。找到了机房负责人,给了我一段可登录上去的IP地址段,远程监控发现不了问题,我说要进去看呀。然后发现这机房象迷宫一样的,一圈圈的往里旋,要发现问题得走到最中心的地方。

    12/14:下雨天走在村里的小溪边,跟邻居好友撑一把伞,那种木柄的油布伞。被一阵风吹到水里去了,伞就完全散架只剩木杆随水往下游漂,顺着溪边跑试图把它捞回来。跑到一险要之处在岸上发现下面石缝里有毒蛇。木杆变成了一头猪一只黄狗护着它,旁边一条狼狗跟不知名野兽搏斗,咬断对方咽喉

    12/23:在太空中有天体在后面追我,我奔向太阳,它们也紧追不舍。在接近太阳的时候,我一拐从边上过去了,后面那些天体嗖嗖地往太阳里钻,甚是壮观。还有一半没甩掉,然后我就水星、金星一个个勾引过去,让它们去撞或者是被捕获。最后一个成了天王星的卫星,我陪着它在长长的轨道绕了一圈,算是调戏它

    1/14:我居然又登台了啊,为什么说又呢,因为上次唱过一次高派。这次是救场,马派,不过我硬生生把它唱成了谭派,还好念白什么的都没出差错。剧情是一位闲在家的前官员去郊游,遇到恶少欺负良家妇女,把人家捧了一顿的事,还是文武老生呀。另收到一坏消息,空中剧院开始插播广告了,中间20分钟

    1/25:走过一座石拱桥,河水位很高,船的顶篷都快碰到桥拱了。桥上游方向一帮人贴着栏杆往下喊话,似是指挥那些船经过桥。我在下游方向凭着栏杆下望,只见桥下方一艘船倒扣在水面上,水里一些人在挣扎,我从桥上伸手下去够不着他们,然后醒了过来,这是一个梦中梦。发现自己在拉萨一座桥上,天降着雪。我还有同伴,我不知去干什么,就跟着他七拐八弯的走到一片空地上,原来刚才是走八卦阵。他在平地上东敲西碰的说就是这里了。原来我们是来盗墓的,旁边不远处是考古现场,显然他们没找准位置。我们准备天黑后行动。墓没有盗,后面跳到别的地方去了。

    2/24:去看戏,遇到了海青歌一帮人等,他们不是在泉州吗?更离奇的是还遇到了。。。今年回家相亲见过一面的姑娘,她居然跑来上海看戏,而且还跟海青歌他们都认识的。百感交集,最后什么戏也没看进去,为什么《钗钏记》演了3个小时也不得而知。

    3/22:有一位叛徒逃到纳粹占领区去了,到度假胜地去躲避追杀。杀手还是找到了他,他大白天躺在大树的椅子上休息,杀手灌林丛后伸出来一根管子钉在他后颈上,他叫也叫不出来,过一会就没动静了。后来解剖发现,身体里发现一种小黑粒,中空结构,里面有纳米炸弹,进入身体后释放出来破坏身体结构。在这个梦里我一会是那个叛徒,一会是那个杀手,一会是那个医生。整个事情都给我经历了

    我拿了一叠资料进入绝密的地方,检查我证件的人居然是海青歌。在里面发现外面开始刮飓风,天黑乎乎的。人们四散逃离,有人直接被吹上了天,然后我说前二天我在什么地方跟人讨论跟异形作战的计划时也碰上了飓风。这个梦里的世界象跟那些科幻片里一样外面是一片废墟,人类只有呆在防护很好的室内才是安全的,我们在一个废弃的航空母舰的船体里。办完事后,坐电梯上来,出来是个旧食堂、旧厂房,走一段路发现没有出口,有人直接翻墙出去了,然后有人带着我走到墙边一民居的二楼,对了个暗号后,交给我一叠纸,打开一个盖子说这里可以出去。然后旁边有拿刀的人跳出来围住我们,那家伙说你先走吧,我掩护你。之后的事就不记得了。

    4/2:依山而建的房子二楼上看对面黑乎乎的,被什么黑暗势力占领了,听说黑暗势力要向这边进攻,在楼上看见一头小猪往这边跑,吹着号试图发出警告但吹不响,楼上人看见了说敌人来了。果然一会后就看见从路上黑熊、狼、僵尸往这边来,楼上人噼哩啪啦魔法往下打,我打了几个闪电都打歪了。正打得起劲呢,楼下忽然冲出来一个小黑人,往这边一挥手,只见一串黑点往这边飞来,我好象对那东西免疫,理也不理继续往楼下放没准头的闪电,不过同伙显然不行。大叫防御,我及时放了个魔法,一道铜色光柱从天而降把黑点都挡在了外面(魔法视觉效果象英三里的祈祷)。

    4/4:下山途中发现发大水了,只见水一波一波的往上涨,每次水退下后都留下许多泥沙,而下次水位涨得更高。前面的路有个转角,看不见之后的状况,但水位最低的时候都已经是漫过那个转角的路面了,可想而知下面肯定是漫得一塌糊涂了。换了个场景在一个楼里,外面路面全是水白茫茫一片,这里有情节忘了

    在野外碰上个脑子有点问题的小孩,我要送他回去。用各种手势重复几次才弄明白他家在什么方向。经过一段山路、竹林天已经黑了,小孩也走不动,我只能背着他,他拿手电筒指方向。走出树林后到一个有点古老的村落,路面是一些小碎砖铺设的。送他到家后发现天下雨了,他家人把破伞修好给我赶路

    4/13:天蟾靠街对外开了个卖票的窗口,窗台上没有电脑,我去拿票时售票大姐拿了个PDA飞快地找到我要的票,然后付钱的时候发现被多要了五块钱,原来订的票要多付五块钱的订票费,抢钱啊,我想以后都直接冲过去买算了。

    4/17:在一个研究外星文明的科研基地,有外星人外侵。在楼里有人往上跑有人往下跑一片混乱,我本来往上走的不知为啥往下走了,底层聚焦了一些外星的俘虏。我跟外星守卫交流了一下,他一下把我把倒在角落里。我重新站起来,见没把我打死,守卫手里一把散发着奇异能量的棒子刺向我。我手掌往上一迎,然后我手掌与棒子之间就噼哩啪啦地放出火花,我借那个能量把基地遭外侵的信息发了出去。然后跟那人搭讪说你们现在探测到的地方不代表地球的实际情况,地球其实环境很不好呀,海洋面积太小了。他说没关系我们可以把地球改造成一个水行星的。我伺机夺下那根棒子,在此过程中往外发出的强烈的波动把那些外星人都干趴下了。夺棒的时候,有一股记忆涌入我的脑海,似乎是那个人的所在种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