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晚梦到三个地方,“及亭”,“北条路”,“东条路”。略去很多细节部分,其实我自己也不太记得一些细节了,梦里有人要到“及亭”这么一个地方,据说它是在“东条路”上的。人家向我打听如何走,我跟人家说我只知道“北条路”在哪里,我说“东条路”大概要还往东走才是吧。当然在这中间,梦里浮现一些地图呀,一些亭阁之类的建筑等等。

    象以前梦到一些确切的人名时一样,今天上网开始搜这些地方了。以前的梦到的人是没搜到过,不过今次的地名倒是搜到二个。“北条路”、“东条路”虽然在上海是没有,但在别的地方是有的,而且居然在小日本那里也能找到。至于“及亭”是查不到有这么一个地方,“及”当动词、当连词用是比较常有的事,但“及”当名词用实在是太冷僻了。

  • 2006-05-18

    再遇大老虎 - [梦境奇缘]

    Tag:

    在梦里遇见老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不过以前记得不甚清楚,昨晚不但记得比较清楚,而且周边的环境也是比较的特别。

    前面有点乱七八糟,很多情节都忘了。最后发展到我跟几个朋友开着车出去旅游,暂且这样定义吧。严格意义上讲,这里的几个名词“朋友”,“车”,“旅游”都是不对的,只是找不到比较好的词汇,先这样代替了。

    那“车”真厉害呀,越野吉普能够在任何的山地上行进,神了。开到一个“极高点”,我探出头往下看,眼下的景色是很好的,很是心旷神怡一把。车子继续开就是下山了,上来没觉得(其实梦里如何上去的也不清楚),下去的时候是很陡的,不过那车真的是厉害,拐来拐去的在山崖上颠行,也并没有把我们甩出去。

    好不容易下了陡坡,前面的路比较的平点了,不远处发现有一只老虎穿过山路往山顶而去,就在我们车前不远处,想拍下那老兄的尊容,但手边没有相机。正在心有所戚之时,听到远处有人喊,“老虎!老虎!”(本来是荒无人烟的,不知这人是从那里钻出来的),这时往山下那边看,看到又有一只老虎从山下一级级的跃上来,照那个速度计算,开始跃到我们这个高度的时候,我们的车刚好开到它的身旁的样子。

    我那个兴奋呀,终于可以跟老虎近距离接触了,这时旁边那开车的吓坏了,手一抖,拐了一下,行车路线有点斜了,这样当然就跟老虎错开了。我催旁边的那人说,不用怕的呀,我们三人,开车轰轰的过去,老虎只有怕咱的份,让他快换一个方向,不至于跟老虎失之交臂。不过这时这车无论如何就不听使唤了,在梦里,我的意识里那车就成了“马”,好象是那马怕老虎了,无论主人如何催,它都不照线路走。梦到这一步,那是车还是马也不清楚了。

    就在想着,“马怕老虎”这样的命题的时候,我就醒过来了。老虎又没碰上。

  •  

    2006-1-9

    昨晚的一个梦,比之上一次做的“梦中梦”居然还复杂,我称之为“五维空间的乾坤大挪移”。

    先来定义一下什么是“五维空间”,我把我们所在的世界称之为三维的,把梦里的世界称之为四维的,而把“梦中梦”称之为五维的。昨晚的梦就是跟“梦中梦”有关的。

    注意我这里所定义的“乾坤大挪移”不是张无忌的那个乾坤大挪移。初浅的讲,“三维的乾坤大挪移”大抵只是相当于一系列三维复杂运动的结果。为什么说“大抵只是”呢?因为有些的三维复杂运动我们是能感受到它的,这种就不能算是乾坤大挪移了。比如你这么冷的天每天早上从床上爬起来千辛万苦的去上班,“我们”是可以体会到这中间的状态变化的,刺骨的寒风,拥挤的公交车,还有那闻起来很香的葱油饼。如果哪天碰上公交车与电梯一齐发神经,即使一阵狂奔到大厦底下,气喘吁吁的上了楼,居然还是9:01,那个衰呀。即使一个小时前的你与一个小时后的你状态迥异也不能算什么乾坤大挪移了。如果你春节回家运气好拿到了卧铺票,到时“一觉”就回到了家,这可以算作是“三维空间的乾坤大挪移”。

    三维的看起来还比较的简单,四维的就已经有点复杂了。不过如果你做的梦比较的离奇,大概也还能体会到“四维空间的乾坤大挪移”。我做的梦一般是很跳跃的,我在梦中的角色也是切换得很频繁的,四维的一般没什么稀奇。

    这么说来五维的也没什么大不了,不就是梦里的那个梦比较的千变万化吗。可昨晚的那个梦没那么简单。昨晚在“五维”里的那个梦景已经记不得了,醒来后第一时间极力回忆而不得。只记得在“四维”里的我当时想把“五维”里的场景“换掉”,有点我们看电视切换频道的意思。可这个做梦可不比拿遥控器比划那么简单,当时在“四维”里的我集中意念,脑海里呈现出各种各样的数学符号,还出现了笛卡尔坐标,好象是把“五维”的梦境抽象成了坐标系中的一个点。要把“五维”的梦境换掉,在“四维”里的我要做的是用脑袋,不是用手,把坐标中的点“斜移”(平移无效)。也不知是怎么搞的,最后经千千万万脑细胞的运动,居然真把“五维”里的梦境给切换掉了,真真切切的“五维空间乾坤大挪移”

    自己的梦境控制居然达到了如此之高的境界,当时在“四维”中的我非常的惊奇而又惊喜。可能是惊喜过了头,没想老子的“祸福相依”理论在“四维”里依旧是适用的,一下子人就从“四维”回到了“三维”――醒过来了。

    昨晚这个梦的体验太奇妙了,跟以前的“我思非我在”有得一拼。

  • 2005-12-06

    梦中梦、双头蛇 - [梦境奇缘]

    Tag:

     

    2005-12-2    周五

    好久没有写梦,并不是这么长时间来没梦了,而是做的梦都是些生活琐事,基本不太用费什么力气就可以理解它的,那种比较奇异的梦好久没做,不过昨晚做了二个。

    第一个梦,坐公交车时遇到故人。车到某站时,下去很多人,我得以挤到了车的后部找座位坐,结果就碰上了初中时的一位同学,大家握手致意。那时我忽然的想起在前两天的梦里见到过他,在梦里的梦里。在梦里的我脑海里呈现梦见他的情景,结果奇怪的是他也说前二天的梦里也梦见过我,然后大家就开始说自己的梦。这种梦中套梦的事情还是很第一次碰到。

     

    接下来的梦有点承上面的,因为以前在MSN上跟一位朋友聊过梦的事,所以上面那个聊梦的情景自然就转到了梦见MSN上的这位朋友,这种场景的跳转在梦里是很司空见惯的事,我跟他当然不再聊梦了,开始问对方打不打游戏。下面又开始跳转了,开始出现一些游戏的画面,开始出现双头蛇。刚开始双头蛇的二个头之间自己吐着黄烟在互相的撕打,后来二个头开始撞击屏幕,好象要从里面出来。我的角色是转变得很快的,转瞬之间我又变成了一堵透明的墙后面的看客(屏幕放大变成了一堵透明的墙),我在墙后看着双头蛇撞击透明的墙。墙上不久就出现了一些裂痕,裂痕之间尽是一些殷红的血,这血不是蛇的,没发现它的头上有血,是墙壁上的裂缝里渗出来的,难道墙也有生命,它好象是痛得很。

    墙被撞出了一个洞,双头蛇的二个头伸进了洞里吐着黄烟,这烟是有毒的。看到这里我马上就跑到地底下,对一些躲在那里人传授“防蛇秘芨”,这个角色转得也太快了,什么时候又成了大救星了,还冒出了地底下的人(有点象是电影《黑客帝国》里住在Zone里的人,当然从人口数量与规模上讲不能同Zone同日而语,双头蛇的头也没有那个大钻头那么庞大)。接下来就是一帮人开始在地底下“垒土补天”,不能让双头蛇撞进来吐毒烟,否则都得奔赴黄泉,虽然距离比较近,那也不好玩。“垒土补天”如何的补法无法把它传神出来,情况是很危急的,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双头蛇不见踪影了,我的梦也不知做到哪去了。可以保证的是双头蛇不是我撵走的,我也没有去跟双头蛇的主人有过什么交涉,救世主是谁呢?

     

  • 2005-06-06

    又盗墓去了 - [梦境奇缘]

    Tag:

     

    到底是怎么啦,昨晚又盗墓去了。以前盗墓只是跟别人去,我是“从犯”,有鬼跳出来了,然后跟他说,没我事,不是我干的,坏人你自己抓去,好人给我留下。这次是自己领别人去,我是“主犯”。

    一行人先是爬一段陡坡,大概有八十度陡,上头一有风吹草动的,就有沙石往下掉,我们时不时的躲在旁边的灌木丛里,好象有时还有人往下掉,不知是些什么人。

    陡坡到头是一小块平地,平地上有三座坟,好象坟也是分类型的,各种各样的坟的盗法还不一样?这三座坟的类型我以前都盗过,所以这次是轻车熟路。不用以前的“野蛮”盗法,用了很轻巧的手段把“盖”打开(有点不明白,坟的盖到底是什么,不是棺的盖)。

    这个时候就很贪心了,叫同伴三个坟一些开动。这个时候有点照顾不过来,有一个挖掘过程中惊动了鬼,当时是阴雨天气,鬼很容易出没。我看着他们从那些掘墓人身后冒出来,我叫那些人不要回头,继续干活就没事的,当然这个无法阻止,当场那些人就晕倒了,宣告盗墓失败。

    人做坏事的时候,底气就不足,也没想到用什么驱鬼大法。

  • 前两天做的梦。

    以前说过,一般做恐怖的梦都是气氛比较恐怖而已,不会有什么妖魔鬼怪的,即使有个把小妖小魔的在我手里都是走不了几个回合的。不过这一个梦例外了。

    有一阵老做奇奇怪怪的梦,曾养成在床头放笔和纸的以备不时之需的习惯了。但也许那晚人比较累吧,这个梦在醒来的第一时间里没有及时的记下来。

    记得有一个坟,一个大坟,其实是一大墓葬。梦里这个坟的来龙去脉都是有交待的,但现在已记不清。反正如果大家对那种土坟有印象就可以知道一点前因后果,一般风水比较好的地方,常年累月的下来,上上下下是会有一堆坟的,而且有很多肯定是有来头的,金银财宝肯定不会少。

    梦里一帮人去盗墓,在那墓群的地方,最上面是个车库,用来掩人耳目的,而地底下很有洞天。下面的事情都是地底下发生的啦。

    又省略了若干。场景好象是到了一个大厅,厅中间有一具石棺,那一帮人是欣喜若狂。我好象有点先知先觉,或是有阴阳眼之类的,知道那具石棺是空的,而且感觉到有很大的不对――这帮人今天要倒霉。不过好象我跟他们不是一路的,而且对他们也没什么好感,所以就听之任之了,我是有点借刀杀人的味道。

    开那个石棺是有很大排场的,这倒是还记住不少,但那个排场很难用言语表达出来,反正经了千辛万苦,把石棺开出来了。然后一下子之间大厅就布满了妖魔鬼怪,俺是有法力的人,当然不太在乎喽,但有些人就倒霉了。不过这一次鬼实在是多,而且还特厉害。自己也基本上只能是自保,救人也顾不得了(坏人里也有好人的),只保护下来一个,一个在我旁边的MM

    下面提一下梦里的驱鬼大法,很有意思,下次如果大家也在梦里遇上鬼可以试一试喽。象上次那样长啸,那只能是双方实力比较悬殊的情况下才可用的。这次此法肯定是不灵的。

    这次有宝物了――一串钥匙。基本上小鬼之类的只要把钥匙套在手指上,什么事也不做就没事了。但如果碰上厉害点的,要把手摇起来,让钥匙发出响声。再碰上厉害的,那就得念咒语了。这次就是碰上厉害的了,不但念咒语,而且还得眼观六路,时时提防四周的情况。

    唉,那天升级了,再回去打过。

    ――――――――――――――――――――――――――――――

    最近也没看什么玄幻类的东西,也不知怎么跟鬼打起架来了。

     

     

     

     

  • 2005-04-20

    凶宅?鬼电视? - [梦境奇缘]

    Tag:

     

    已经是上一周未的事情了,因为最近比较的忙,一点小东西都没时间写。上个周日还是周六做的梦,有点忘了。

    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做梦了,结果一做就做了一个恐怖的。

    有很多情节忘了。中间有一段,我在一个大宅院的大门上留言――就是写东西啦。左边那门已经写有东西了――没看写了什么,我在右边门写。写完后把大门合上,我写的东西就没了。写了二三次都这样。后来我把门合上后再写,结果我迈步走,走了没一步,回头一看,刚才我写的东西又没了。

    梦里的气氛很是恐怖,有点幽深深地,我做的恐怖的梦大概都是这样,不会出什么妖魔鬼怪的。其实出妖魔鬼怪的一般反而不恐怖,在那种梦里自己八成是个捉鬼的。

    中间又省略若干,最后得到一个消息是说,在某个时间其实是没有电视信号的,一下头皮就大了(前面的梦中可能自己在看电视什么的,不过这已经不记得了)。那时没有电视信号,那自己看到的是什么呢?

     

  • 2005-03-14

    飞天击剑(刀) - [梦境奇缘]

    Tag:

     

    上个周末做的梦都比较的邪门,下面一个是周日做的,就是昨晚。

    这个是大场面了,前后关系还很复杂,而且好几种东西交织在一起。

    刚开始时好象是在一个拟人化的论坛上,外景是一个论坛,但人在其中FAQ。发现自己好象在MSDN这种地方逛――不过具体不是很清楚,只是印象。为了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这是外景,解释为画外音吧,或者是场景的解释),回来的时候天很黑(天很黑,人在其中就是扮演寻找答案的人――就是我,而自己又明显能感觉得到这是在看电视一样,看人家在寻找答案,到底哪一个是我呢?)。

    走到一段下坡的山路,前面都已经看不清路了,只能把双手直伸到身前,照感觉往下跑。跑到途中,好象手里多了条树枝(或木棍)――是半路上的障碍,因为手在身前伸着,所以被我的手给拿到了。这时人还是接着往下跑,然后就是越跑越快。跑得飞起来了。

    飞起来后,场外的解释又变了,变成了一个DEMO之样的东西。要向人家演示一项技术,某个东西(程序、游戏),只要设定一下参数(tag),就可以如下运行起来。如把日期设定为51日(上面一大段场外的解释,在梦中其实是与场内同时进行的,而且速度是非常之快,不象我这里讲半天,梦里是一晃而过的)。不一会飞的地方变得比较的清晰了,是在我的老家。能看到家里的山,及山上的树木。飞得并不是特别的高,飞的时候随着山势的起伏我也上上下下的。

    已经54日了(这个日期也不知这个是从那来的,是场外来的,还是在梦里飞的那个我具有的意识),而且这时也开始有了一个清晰的目标,就是要在51日飞到我家地里旁边的那个小池塘(奇怪得很,这个日期居然是后退的)。这时风云突变,这个坏家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要挡我的路。那只能战斗了,这时才发现不是我一个人在飞,旁边还有一个人,也不认识是谁,连男女都分不清。然后我和我同伴就在空中与哪个家伙搏斗呀,不是赤手空拳的,都带有刀剑(也不知从哪来的)。一边飞,一边斗。

    打斗的场景是极其之壮观,天气当然是很晴朗,景色也不错(我老家是山清水秀的),三人是满天飞舞,衣服翩翩,打起来还微有点火花。打斗之余不忘再欣赏一下山色,在对面山上还发现有一点点山火,不过是一晃而过,当时已经快到目的地了,三人开始往下降。终于在要到池塘前我同伴刺中了他的手,我打落了他手上的剑,又刺中了他的咽喉(居然没有当场死),不过路是挡不住了。终于在51日那天是到达了池塘,我跟我同伴从空中飞进池塘的一瞬间那挡路的家伙也坠落在池塘旁边,用绝望的眼光看着我们。

    下面的事更匪夷所思,接着我们就发出两道光变成了两条龙,那没死的家伙不知是惊异,还是惶恐。接着两条龙就合为一把剑――玄铁剑。不知我打斗的时候手里拿的是倚天剑还是屠龙刀了。不过那挡路的家伙命也硬呀,居然能撑那么久。

     

    做过不少打斗的梦,也做过不少飞的梦。从来没有象昨晚打斗得如此之激烈,如此之好看(简直比那些电视剧强多了),而且飞得如昨晚之舒心的,以前飞的时候总是飞不起,或者飞起来总是要往下掉,根本无法在空中控制自己,昨天不但控制自己,还能在空中打架,真是武艺大进呀。做得很是酣畅淋漓。

     

    这个梦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场内场外穿插,自己既是在梦中打,同时好象又是在欣赏一出武打片一样。里外都有一个我。

  • 2005-03-14

    蛀脚 - [梦境奇缘]

    Tag:

     

    这是周六做的一个梦。

    场面、人物都不说了,现在想起来也不是很清楚,场面也不大,人物也没有什么主要人物,主要就是自己。只讲自己的事情。

    脚很痛,走路都走不动了,回到家后脱开鞋看,发现脚趾都肿起来了,大脚趾上还有一个伤口。粗看不觉得,只是一个伤口,就好象擦破了点皮的那种,可凑近一看,吓死人,特别有的MM可能会晕喽。

    发现伤口里面空空,都已经被掏空了很大一块肉了,能隐约看到有一只虫子在蠕动。后来我是用力把它给挤了出来,是一条白虫子,带有点细细的淡圈纹,有人的小拇指那么大,可恨呀,不知在里面多久了。后来是用拖鞋把它给拍死(脚已经痛得无法用力踩了,只能用拖鞋拍)解恨。

    这种梦表示什么呢,很是迷惑。

  • 2005-02-22

    群梦 - [梦境奇缘]

    Tag:

        昨晚睡得很不好,做了一堆的梦。

        大概做了个不太长的梦就醒过来,几分钟后就又睡着,然后接着又是一个梦。然后又醒过来,然后接着睡,也不知几次醒过来之间有多长时间,好象每个梦之间间隔很短似的。当时记得清清楚楚的做了什么,而且每个梦之间都没有联系。早上醒来的时候也还记住了不少,不过现在就已经忘掉很多了。

        记得有个梦碰到了以前初中、小学时的同学喝醉了酒,开车乱窜。然后从那个场景出来后又。。。,中间忘了是直接就出来的还是有过什么事,还是已经是另一个梦了。

    后来自己在一个“不法”工厂里,(实际是作坊之类的,由于场景是农村的场景)。工厂在大山里。这工厂到处排放污染物,看到污水哗哗的往外流。。。。还有很多忘了。然后自己就逃出来,没有了水流,没有了房子,眼前开始有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山峰,其实是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在一座山里的。然后手机联系外面,好象有叫直升机的意图,但没出来直升机就醒过来了。

        还有一个。做得比较“高级”,是关于哲学方面的,讨论什么“恐惧”,自己都忘了到底有些什么。后来变成“恐怖主义”去了,也不知是如何过去的,忘了。简直风马牛不相及。

        到现在只记得这两个了。

    (PS:想起比较恐怖的梦,以前做过一个,当天不知怎么忘了没有把它记下来,好象那几天BLOGBUS有点问题什么的吧,要不就是没时间。梦里也没出现什么怪物,没有什么鬼怪,可就是很恐怖。主要是一种气氛,古老的宅院,还有就是神秘的传说,深更半夜,黎明前的黑暗。梦境很难用言语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