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0-12

    昨晚碰到鬼了 - [梦境奇缘]

    Tag:

     

    水,好大的水呀。转过一个山口,眼前就是白茫茫的一片,把所有的路都淹了(不过奇怪的是在转过那个山口以前一点都没有大水的迹象),只能沿着山壁择路前进。

    接下来的事有点恐怖,差点碰上鬼了。碰到一帮人神智不清的在一个封闭的山洞前浑浑噩噩的,啊,鬼上身呀。更大的问题在山洞里有一个很厉害的厉鬼,看这帮人好象往那个山洞去的样子,让那厉鬼吸了这些的精气就麻烦了,平常的妖魔鬼怪我也不放在心上,可洞里那个好象比较的强,不能放他出来呀。这时候我几声长啸把几个小鬼赶走,让几个鬼上身的人恢复正常这下就好了,厉鬼终于是没出来。

    下面的事更好玩了,又转过一个山口,又是另外一番风景,大水也没了。八成那大水是那厉鬼搞的不成。不过现在眼前也不是什么好景色,没什么印象了,应该是有点现代的,不是什么山呀水呀的风光。再下面的事有点记不清了,好象跟上面的相差比较的远了。

    又见鬼又见水的梦有人做过吗?

  • 2004-08-16

    见到了新式武器 - [梦境奇缘]

    Tag:

     

    怎么又做非常的梦了。

    前天晚上,见到了一种新式的武器──简易式导弹发射装置,很厉害的。要说简易式本身也不稀奇,那种肩扛式导弹,单兵作战武器,也就是简易式的,打直升机特管用。可那是战术武器。

    我梦见的是战役武器,射速快多了,射程远多了,打击力也强多了。两三个人就可操作,体积也不大,移动迅速,隐蔽性强。可能用上了新型弹药与燃料,所以导弹本身的体积可以做到小而不影响射程与打击威力。火控系统可能分离出去了,本身可能是没有完备的侦测与瞄准系统的,要不太可怕了。在这种武器面前,老美的TMDNMD简直毫无用处,隐蔽的“抵近”(这个抵近只是相对的)发射,连一点预警时间都没有。

    这种武器组成的作战单位有点象海上的导弹艇,但比导弹艇生存力强多了,到底是在陆上呀,而且隐蔽性要更胜一筹。

    梦见了PLA这种武器的一个方阵,不知什么时候派上用场呀。

  • 2004-08-10

    我要杀人 - [梦境奇缘]

    Tag:

     

    尽管现在可接触的东西是很多,报纸天天有新的,电台一天到晚放各种的流行歌曲,有时还能听听越剧什么的。电视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会有节日,尽管不怎么看电视剧的,但现在的体育比赛多得不得了。上网还能上各种论坛灌灌水什么的。尽管有如此之多的东西可以消遣,但还是喜欢看书。古人说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讲得一点都没错。

    可昨晚有个家伙居然把我的藏书泡在水里给泡没了,后来发现拿起来一看全没了,只剩一点点什么字也看不到的纸屑了(这水也厉害或这书的纸也忒差,没泡一年半载的怎么就泡出那个样了)。看到在水面上漂的纸屑,白晃晃的一片片,我是大为光火,立刻就要去把此人杀了。老天爷救了他一命,我要行动的时候醒过来了,让他逃过一劫,以后不要被我碰到喽。

     

    不过现实生活中,即使把我那些现在都已经不怎么翻的专业书算上好象也没有一箱的,一抽屉差不多,多的都是电子书。今天想想哪天硬盘坏了怎办哩。

  • 一觉醒来,发现已经是81日了,不过想想刚刚梦到的好象不太对,居然梦到“十一”去了。这个“十一”不是去旅游呀的什么的,是梦到了1984年的101日。不过梦到的事有点迷糊,记得不是很清楚,只有这个日子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现实中的1984101日又是怎样的呢?今天闲来无事回忆回忆。那时自己还在读小学,应该是一年级,在这之前居然是不知道“十一”这个日子的(俺没上过幼儿园)。因为开始上学了,以后不能总到外婆家去玩了,而且外婆家离县城比较的近(县城总是有好玩的东西的),刚好趁这个日子那几天就在外婆家过了(刚好逢上周未,那时“十一”好象只放一天,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那天跟几位阿姨到县城去逛,那时那么小,现在根本已经记不起来玩过什么东西了。上述的东西跟梦到的一点都不搭界呀。

    想起来了,84年国庆阅兵,想到这,马上与梦连起来了,邓小平、解决**问题、风雨欲来之势(梦里梦到的,具体不是很清楚了)。不过那时TD没那样猖獗,84年到今年刚好是20年,现在TD很猖狂呀。今年“十一”会怎样呢?

    不过类似的梦倒是做过几个。今天记一记

    在去年的时候做过一梦,中日在东海一场由摩擦引起的大战,“八.八”舰队是灰飞烟灭,接着J8-2飞临东京上空(续航力好长呀)。狗日的动也不敢动,老美可能也震慑于“八.八”舰队的覆灭没吭声。就此一战而定天下。很符合我“一战而王”的思想。全梦没看到过一枪一弹(“八.八”舰队覆灭没梦到,梦里只是作为J8-2飞临东京上空的前提出现的),实乃战争中的最高境界。

    就在几个月前,还梦到S-27在暴雨中起飞,机场跑道真厉害呀,外面是齐膝深的水,跑道上的积水只是齐踝高。不过遗憾的是那时我是地勤人员,真不知在那种暴雨中起飞S-27会有什么感觉。

  • 说陌生,其实也不陌生,就是不象以往是自己生活中的人。问题我居然知道他的姓名。今天用GOOGLE搜了一下,搜不到叫这个的

    此人姓邱名常字伯玉,应该是我的同道中人,都是“恐怖分子”。他英勇就义了,我装疯卖傻的蒙混关了,今天晚上回去报仇雪恨去──不知道还找得到不。

    今年怎么回事了,以前梦到个姓“虞”的女的,再后来梦到个名字里有个“恶”字的强人。昨晚可好,梦到个有名有姓的英勇就义,应该找个人解解梦。

  • 我怀疑动物听得懂古汉语。

      前两天做了个梦,很邪门。今年总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一个多月前做了个梦在做题,其中有一组是关于图论方面的题,有好多的条件,看起来很复杂的样子,到现在都还历历在目,这个要整理一下,过些日子再发上来。先讲前两天的这个。
      遇见一女的,名字里有个“恶”字。历史上名字里有“恶”的只认识两个人:恶来与王镇恶,都是比较厉害的家伙,不过一个女的名字里有这样的的确少见。所以有人说这个名字不吉利,我就引了些历史反驳了一下人家。后来梦境就迷迷糊糊的到了一个地方,好象要证明这个女的“厉害”,这时从墙壁爬出一只蟑螂,那女的“诵”(好象她立时作出来的)了一篇强文,立时那蟑螂就吓回去了,而且再也没敢出来过。此文柔中带刚,读后虽然没什么热血沸腾的感觉,但细细品味味实在是极其的“悍”。这当然都是当时梦中的感觉,现在那文都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是四言的,文体古得很,有很多“兮”字,最后两句就是“其椁如何,其棺如何”。

      这两天突发奇想。很久很久以前,动物是不是能跟人交流。那些“之”、“乎”、“哉”、“者”、“兮”等,我们现在已经没什么意义的词刚开始是不是是为了与动物交流用的。
      当然当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这手绝活(这应该也算是绝活吧),后来这种东西由于各种原因慢慢的失传了,中国反正失传的东西也是蛮多的,只有这些“之”、“乎”、“哉”、“者”、“兮”留在历史的记忆中。再过了些年头,一些“知识分子”为了“标榜”他们的文章的“高深精淇”(中国人写文章的传统从很古老的年代就这样),从历史堆中找出了这些他们自己也不太明白的词填进去,代代相承,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读的古文的“之乎者也”的来历。孰不知这个“之乎者也”刚开始是用来与动物交流用的。

      听起来很匪夷所思,但想想也并不是全无道理。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咱非蟑螂怎知蟑螂之惧呀。别说是远古的人,就说是现代也有人能用各种方式与动物交流,现在的人的自然本性比古人来自然是逊色多了,所以应该有理由相信动物可能能理解古人的只语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