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1-22

    观戏杂忆(九)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01210538.html

    我小时候看的戏印象最深的无疑就是《火烧子都》了,看过不止一次,离得最近的一次还被我发现了其中的一点秘密。

    《火烧子都》的绝技就是变脸,说到变脸,川剧无疑是很有名的,但大家看的都是那种嗖嗖嗖地变个不停的魔术似的表演,偶尔看看还可令人一惊,看多了真是无聊。某年在成都出差,就碰上人家餐馆里有表演这个的,那位老兄最后一下没扯好,还露馅了。中国戏曲是个综合艺术,如果要靠杂耍魔术来引起关注真是极其悲哀的事,最后人家也就把你定位为这个样了,改都很难改,当今戏曲界那些卖笑卖春的要大大的注意了,以后从良是很难的。

    婺剧有变脸的剧目我见到过的好象也就《火烧子都》、《活捉三郎》、《探阴山》。其中《火烧子都》是最具代表性的,这个戏没变脸的话就真的不会给人什么深的印象,我也就不会记得自己曾经看过。

    《火烧子都》的变脸据说是有很多版本的,有很多的变法。我看的就是最简单的也是最基本的抢背三变脸。吹脸没有现场看过,我看的版本里最后宴会一场跟现在网上见到的都不太一样,没有吹脸,没有下高,子都不扎靠,穿黑袍。不过虽然没有那种高技术含量的吹脸、下高,但不得不说的是以前的演员基本功就是扎实,变完后脸上那个油彩抹得是很均匀的,基本看不到前一次的色,特别是一些边角处处理得真是滴水不漏。

    第一次看《火烧子都》是我十岁之前在我家楼上看的。子都在台上走着唱着,走到下场门附近时,就看捡场的在下场门附近拿着喷火的器具,喷一把火,子都一个后翻,正过身来已经把脸变了,然后痛苦的唱,然后下场。这样折腾三次,从原脸变成白脸,变成红脸,变成黑脸。第一次看的时候人也小,那是非常吃惊,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一次看是我初一的时候,中间再有没有看过已经不太确定。初一那次是我有史以来离舞台最近的一次,也是我最后一次集中的看戏。位置非常好,在戏台角上,就在乐队的对面,近,角度特别,其实最主要的是不用站着,也不挤。

    虽然那么近了,但还是没有看清人家怎么变的,手法太快了,但之后的动作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变完不是要很痛苦的唱吗,这个时候手是垂着的,子都这个时候还是扎靠的,然后人很痛苦时总归要是站不太稳的呀,身子要动几下,然后这个手臂就偷偷摸摸地往回缩了一下,由靠肚的掩护,磨蹭几下把手给擦干净了。靠肚真是好地方,据说变脸用的油彩墨盒也是藏在那个地方的。

    这个就是我发现的一点所谓的变脸的小秘密,至于网上看到的那种变完后没有唱的,没有身体细微动作掩护的,直接把手伸出来给大家看的,还真不知是如何做到的,那个手法也太快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