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2-18

    执着(三) - [胡思乱想]

    Tag: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022244.html

     

    三国只是一个历史的切入点,至始至终它在历史中的份量都不是特别重的,更多的是作为一种娱乐、一种休闲。比如论坛灌水呀,比如打打三国题材的游戏的之类。

    我的历史之旅还是要从小学时代老师的书架上开始,前面提到过的那位老师既是我三年级时的班主任,也是我小学五年级时的班主任,二年的时间对于当时没有什么娱乐的我来说可以灌输很多很多了。杂七杂八的,零零碎碎地看了许多,虽不成什么系统,但在那个年龄来讲已经足够。老实说当时看过些什么都已经基本忘得一干二净了,现在能记起当时看过的只记得好象是叫《西汉演义》之类的书上(比《三国演义》难读多了),第一次接触到了“周亚夫”、“细柳营”、“匈奴”这样的名词,除此之外其他的都忘光光。对汉文帝的敬仰好象就是在那时开始的吧。

    现在的我是一个学得很杂的人,无论是在哪个领域,这个特点好象是有点传统的。就拿历史来讲,那时的历史知识的来源当然也绝不止于老师的书架。

     

    其中评书与戏曲是一块。很多人会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不是《鹿鼎记》里韦爵爷的历史知识来源吗? 

    我小时候乡(那时还叫乡)广播站在每逢周六的晚上都会讲故事,那时的电视都还没有普及,所以这个广播的功能是很强大的,而好象我们乡的文化站(好象是叫这个名字吧)也是比较的称职的,常常会播些东西(我外婆家的就没得听),比如一些农业知识啦,一些保健知识啦等等,当然我只听“故事”,其他的都不懂。在农村里,故事的最好蓝本当然就是传统的评书了。那个主讲的也是很有水平,能够用我们的家乡话讲出那种评书的味道来,我们初中的语文老师对他很是推崇;以后也听过市里的电台用家乡话讲过一些“故事”,那简直是比白开水还白开水,那些人上电台好象就是捧了本书,然后把书上的字翻成家乡话,碰上一些成语之类的更是硬译,有时真是要笑掉大牙,跟当年的他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小时候的我是比较贪睡的(所以现在也养成一个早睡的习惯,一般在十二点以前就会上床,在学校的时候更是常常十点半一熄灯就准时睡觉),那时常常想听“故事”,但一躺上床后不久就睡着了,所以其实在早期的时候虽知道在那个时间有得听,但听得少。后来长大了点后,不太有一躺下就睡着的事,好歹把一个《薛家将》给听得较完整。

    至于戏曲说起来真是很千言万语,在《放弃》系列里也提到过它,不过在那里没有提到它的历史渊源,这里提一下。我们村是很有这方面的传统的,以前(上一代的时候)村里是曾有一个剧团的,而且水平甚高,据说村里的某某某还曾是金华婺剧团的台柱(这个据说是比较可靠,不但听村里人说过,还听初中的政治老师谈起过)。即使是现在,每年在农历的十月二十村里都会请戏班子的。在我小时候,我家的旁边就是戏台子,从我家楼上的窗子外往瞧,能够看到戏台的侧面。这个旁边是什么概念,就是从我家门口一步就能跨到戏台的后台(当然只是水平距离上的喽,垂直距离上要得有“梯云纵”的功夫才行)。

    其实要从上面得到点真正的历史知识有点无稽之谈,一方面是当时的年龄决定了,对那些东西本就是一知半解;另一方面是评书与戏曲这些的艺术形式决定了它们的历史不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历史。其实更多的是在当时培养了一种对历史的敬慕之情,历史在我心中的地位其实不来自于当时小学时代老师的书架上,而是来自于评书与戏曲。

     

    在学校有历史课以前,历史知识来源份量最重的地方要数《成语词典》了,即使是有历史课以后,从《成语词典》上也还能知道很多很多的历史。以前一直有一个习惯,就是有事没事的喜欢翻字(词)典(当年过英语四级的时候,常把人给吓着,“单词背到哪里了?”,“全背完了”,一本字典呀,其实就是随心所欲的翻到哪里背哪里)。中国的成语是博大精深呀,里面都是一个个的历史典故,夸张点的说,如果把一本《成语词典》从头到尾翻一遍,那把一个中国古代史就了解得十之八九了,至少中学里那点东西是有点毛毛雨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