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14

    政制之变化--《国史大纲 引论八》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0288030.html

    那中国历史到底是如何在“和平”中得进展的,从这一篇开始开始讲述。先从政治上讲起。

    近人好以罗马帝国与汉代相拟,然二者立国基本精神已不同。汉朝与罗马的PK悬案估计是百年来西风东渐之际就有了,到如今还屡见不鲜。后面钱穆的一个比喻是恰如其分的点出了二者的分野。罗马如于一室中悬巨灯,光耀四壁;秦、汉则室之四周,遍悬诸灯,交射互映;故罗马碎其巨灯,全室即暗,秦、汉则灯不俱坏光不全绝。因此罗马民族震铄于一时,而中国文化则辉映于千古。我中国此种立国规模,乃经我先民数百年惨谈经营,艰难缔构,仅而得之。以近代科学发达,交通便利,美人立国,乃与我差似。如英、法诸邦,则领土虽广,惟以武力贯彻,犹惴惴懼不终日。此皆罗马之遗式,非中国之成规也

    谈者好以专制政体为中国政治诟病,不知中国自秦以来,立国规模,广土众民,乃非一姓一家之力所能专制。后面简单的论述了一下中国政制的演进,由封建而统一、而士人政府、而科举竞选。考试”与“铨选”遂为维持中国历代政府纲纪之两大骨干。如何来治理广葇的国土,众多的民众,我之先民在探索的道路应该是走得很扎实而稳健的。

    谈到民权与宪法,然民权亦各自有其所以表达之方式与机构,能遵循此种方式而保全其机构,此即立国之大宪大法,不必泥以求也。那泥以求之又如何呢。民国以来,所谓民选代议之新制度,终以不切国情,一时未能切实推行。而历古相传“考试”与“铨选”之制度,为维持政府纲纪两大骨干者,乃亦随专制黑暗之恶名而俱灭。后来的事与现在的事就不说了

    彼我立国规模既别,演进渊源又不同。甲族甲国之所宜,推之乙族乙国而见窒礙者,其例实多。凡于中国而轻言民众革命,往往发动既难,收拾亦不易,所得不如其所期,而破坏远过于建设。所以国史常于和平中得进展,而于变乱中见倒退者,此由中国立国规模所限,亦正我先民所贻政制,以求适合于我国情,而为今日吾人所应深切认识之一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