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3-03

    执着(六) - [胡思乱想]

    Tag: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041232.html

     

        电脑与网络对人类生的活的影响这样的话题就不去与理会了,但电脑与网络对自己生活的影响倒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的。

    想当年在书城看看《史记》、《汉书》这些史书的价格真的是望而生畏呀,但现在在电脑里不但《二十五史》都全了,还有《资治通鉴》、《剑桥中国史》等。精力所限网上还有很多很多的资料没有去涉及,也不想去涉及了,留给那些专业人士吧。现在闲瑕之余看看史书与逛逛历史方面的论坛是最大的享受了。

    看史书现在算来已经是两年了,从《二十五史》的《史记》开始往后看,中间偶尔穿插一下《资治通鉴》。什么叫日积月累,什么叫聚流成海,什么叫水滴石穿,什么叫铁棒磨成针,这两年来有点感觉到了,虽然海没成,石没穿,棒也还没成针。《二十五史》部分去年年末已经把《旧唐书》看完,《资治通鉴》现在看到了南北朝的梁(北朝是北魏河阴之乱)部分。

    看史书以前与看史书以后对历史的理解是大大不同的,特别是对中国历史的理解,不过业余总归是业余,以我看书的方式要看出什么大的名堂,看出个古往今来所没有之真理也是不可能的。你想呀,我二年时间从《史记》一直看到《旧唐书》,这还只是每天下班后抽出个半个、一个最多二个小时看的;而人家一生可能就读其中一部,其所读之深度真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常说读史可以明鉴,但我读到现在也没明出什么具体的鉴来,至少在这个BLOG上没有表现出来。不过每次看史书的感觉与看一般小说的感觉还真是不一样,体验汉语的魅力要读文言,这是从读史书里得出的一个结论。这跟体验汉字的魅力要看繁体字,体验欧美之大片要看原版是如出一辙的。读原汁原味的东西真有感觉呀,不过话虽说要原汁原味,但文不加点的读法还是有点累。今年回家看了宗谱,读了里面的一些古人写的序、跋之类的,读得好累,那些都是一句到底,中间没一个标点的(以后有空给大家剖析一下宗谱这个东西,发现里面很有些门道与学问)。

    繁体与文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载体,这两个东西不能丢,这是读史的一个小小心得。

     

    网下读史,网上那就是历史论坛灌水了。上历史论坛现在已经成了我一个休闲方式了,工作累了上论坛看看已成了一种习惯。最初的时候比较会呆在搜狐的煮酒论史,但一方面那里有点乱,另一方面一直对门户网站不是很喜欢(只在刚上网那会上上几个门户网站,如今已经有很长很长时间没到那些地方了,从别的链接点过去的不算)所以在里面呆的时间持续不是很长。现在常去的地方是轩辕春秋沉醉唐风了,此两地常有一些高人出没,而且上面也甚少出现一些比较极端的帖子让人淹在唾液中。不过这些地方最近去得也少了,上去也只是浏览为主,主要是因为现在中午休息时间没有以前那样的充裕。

     

    历史的故事基本上先到这了,是不是要盘点一下呢?简单说说吧,下面的话题也许就是以后某篇BLOG的主题。

    《史记》与《资治通鉴》是写得相当错的两本书,这是共识,没什么好稀奇的。

    每次读《报任安书》都极有感触,司马迁太伟大了。

    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朝代是西汉,文、景、武、昭、宣五帝是无与伦比。

    对汉文帝刘恒极其之推崇,读他的遗诏会明白何以会有文景之治。要重新认识汉光武帝刘秀,我以前低估他了。

    从历史的内涵上来讲,两晋、南北朝实际上比之三国来饱满多了。一直以来对于西晋永嘉之乱心有所属。

    关于唐,反而觉得没什么可以讲的,它太出色了。

    对宋要好好地认识与反思,这是华夏文明的转折点。对于中国传统文化,要以宋及宋以前的东西来论说。不能用明与清来推断中国的传统如何如何。

    明与清,这是目前争议比较大的一块。不过有一点是要明白的,我们现在所批判的中国传统里的东西有很多都是从这里来的,也就是说批判错对象了(这里说得有点多,具体以后谈)。

    近代史,其实也有不少可以说的。不过从上到下,可能要等我到8090的时候才会写到近代史部分了。

     

     

    分享到:

    评论

  • to yatou:

    HH,这是本道根据。。。推算出来的。

    可能只是讲一个几率喽。
  • ???

    怎么回事呀?

    可能跟我同行?

    呵呵

    I FULL YOU!
  • 又开始写了 ,我还以为你把这里关了那!历史俺不懂,兴趣也不大!
    回复野火说:
    还没关呢。
    关了要发个通告的,比如从些停止更新,欢迎到某地继续之类。
    2005-03-07 10:00:05
  • 你好象是研究历史的呀

    深奥!

    佩服佩服!
    回复YATOU说:
    我可是什么都研究的。

    我以前可能跟你是同行喽。
    2005-03-04 09:3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