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22

    东西方历史之演进--《国史大纲 引论十一》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0421033.html

    这一篇是对前面几篇有总结,特别是其对东西方历史演进的分析颇有见地,且甚有文采。下面大段大段的摘之。

    西方型文化之进展,其特色在转换,而东方型文化之进展,其特色则在扩大。转换者,如后浪之覆前浪,波澜层叠,后一波涌架于前一波之上,而前一波即归消失。西洋史之演进,自埃及、巴比伦、波斯、以逮希腊、罗马,翻翻滚滚,其吞嚥捲灭于洪涛骇浪、波澜层叠之下者,已不知其几国几族矣。扩大者,如大山聚,群峰奔湊,蜿蜒缭绕,此一带山脉包裹于又一带山脉之外,层层围拱,层层簇聚,而诸峰映带,共为一体。故中国史之演进 ,。。。。。。,一脉相沿,绵绵不绝

    将西洋史逐层分析,则见其莫非一种“力”的支撑,亦莫非一种“力”的转换。此力代彼力而起,而社会遂为变形。其文化进展之层次明析者在此,其使人常有一种强力之感觉者亦在此

    东方与西方有绝然不同之态:西方于同一世界中,常有各国并立;东方则每每有即以一国当一世界之感。

    故西方常求其力之向外为斗争;而东方则惟求其力之于内部自消融。钱穆认为的“国史于和平中见进展”就在这里体现。

    故西方史常表现为“力量”,而东方史则常表现为“情感”

    西方史上之革命,多为一种新力量与旧力量之冲突。中国史上之混乱,则如江河决堤,洪水泛滥。泛滥愈广,力量愈薄,有破坏,无长进。必待复归故槽,然后再有流力。中国社会,自秦以下,大体即向“力”的解消之途演进。迄于近世,社会各方平流缓进,流量日大,而流速日减。以治西史之眼光衡之,常觉我民族之啴缓无力者在此。然我民族国家精神命脉所系,固不在一种力之向外冲击,而在一种情感之内在融和也。

    盖西方制为列国争存之局,东方常抱天下一统之想

    中国社会在自清中叶以后,本来就是洪流四泛之象已成,又继之以追随西方角力争胜之势。无论是“情”还是“力”都没什么可凭藉的,当然就一塌胡涂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