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3-10

    执着(七) - [胡思乱想]

    Tag: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051818.html

     

        我的哲学比之于历史来说要简单平淡得多,没有那么多的事情了,不象历史从小学甚至小学以前就开始的。

    哲学这么一门课也是要从高中才有,即使不算那种狭义的哲学,只讲广义的哲学,在那种岁月里无从有那样的闲情逸志来思考一些除了功课以外的问题,再说当时也没有相应的思想准备。所以讲哲学就从大学时代开始讲起。

    我的大学的生活――现在有点想念它了,总是离不开图书馆。前面提到过,四年来我在图书馆借的书杂七又杂八,关于哲学方面的当然也是借过不少了。我的一大看书特点,看书不求甚解,总是一目十行地。现在回头想想当时看过什么些东西对我有非常之大的思想感触也是迷迷糊糊,我的一些思想大概是靠看得多了潜移默化的。

    从图书馆里借的最为头痛的哲学原著要算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了,黑格尔的东西本就难懂,当时就那么一下上去把我看得是晕头转向的。至于康德的看了什么都已经忘了,好象是《纯粹理性批判》,要不就是《实践理性批判》反正就是此二本之一,由于黑格尔的缘故,所以这个看得是更加的囫囵吞枣了。

    由于看原著看得实在是累,所以后来打消了看原著的念头。后来除了看一点关于上述二人的介绍之外,看得比较多的要数尼采的东西了。好象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在中国有过尼采热的,我们学校的图书馆里也留有那个热的痕迹――关于尼采的书籍比较的多。虽然不看原著了,但尼采的东西更难懂,所以到头来其实也看不出一个所以然。只是到最近托海德格尔之福,隐隐约约有点理解尼采的一些东西。

    讲哲学当然不能只讲西方的那些东西,有关中国传统文化与哲学的书也是在学校图书馆里借得很多的。

    儒家的东西,当然《论语》、《孟子》都没有看过,它的思想都是穿插在我所看的一些书中的,其中当然包括史书了。比较能记起来的就是看过一段时间的“新儒学”的东西,有个讲**明的,就是某年的辩论赛决赛时(人性本善?人性本恶?很精彩的那一届),当时的一位评委,后来上台作过评说过,看过他的一本大部头。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从那里起有个比较大的转变。

    说起道家,前面有点漏了,其实这要从高中开始讲。我们高一时的语文老师,也是我们的班主任,是位对《道德经》颇有研究之人(他上课是很潇洒的,常常只带一本课本,上课时往讲台上一扔,然后开始天马行空的讲课,听他的课常常能听到一些课本上所没有的,能够发人深省的东西。只可惜,他的“所作所为”在那种环境里为一些人所不解与不容,所以到了高二后我们的语文老师就换了一位“应试高手”型的了,上课极其的闷)。由于他的影响,在高中的时候曾读过老子的《道德经》,当时就很被其深邃的思想所震撼。因为对老子之敬仰,我刚上网那会在网上用的名号就取了个“紫冠道人”,而签名就是《道德经》的前三句: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后来签名是改了又改,但“紫冠道人”这个名字是一直沿用至今,一般文史类的论坛都会用这个名字。如果有谁在文史类论坛上发现这个名字一般就是我了。(我在网上常用的另一个名字就是lichdr了,如果有谁在某地发现这么一个名字一般也是我――目前还没碰到同名的。这个现已成了自己的英文名)。

    道家的东西其实只限于一本《道德经》是通读过的。而佛家则根本没有读过任何的经典了,只限于一些别人的论述。在中国儒释道三家其实常常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因为关于中国的传统文化的文章也浏览过不少,所以对三家的东西还是能够招摇撞骗一下的。

    在大学里看过的书里还有一类对自己影响比较大的,就是有关科学哲学的,主要是分形,混沌,非平衡态热力学方面的东西。上个世纪后半叶这个东西对各学科的影响最大,前半叶则是量子力学。接触到这方面的东西是在大三大四的时候了,因为自己已经没有在专业上继续深造的打算,所以后来只限于对其在非自然科学领域的影响予以关注。

     

    在刚开始工作二年的平静生活里,从书城里买的书里就有科学哲学方面的。

    分享到:

    评论

  • 最爱是庄子,他影响我最多。我的人生准则几乎都以他为马首是瞻
    回复紫果西番莲说:
    庄子是中国浪漫主义的先驱了。他很多思想在中国文化里是比较的出类拔萃的。

    虽说是老庄老庄,但老子与庄子区别还是比较大的。老子的传世之作只有一部《道德经》,而且比较的晦涩难懂,比较的广。庄子的东西就比较多,相对比较的细。
    2005-03-16 10:0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