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2-20

    观戏杂忆(十)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06118846.html

    现在看戏是个体力活,不过在那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年代里看戏可以说是一种生活享受,特别是在村里看戏。

    每年到了演戏时节,提前几天村里的礼堂就会开放,就是告诉人们信号可以去占位子了。这个位子是用自家的四尺凳(顾名思义,凳子有四尺长,高度比一般椅子高,坐上去膝盖只用微曲)占的,位子排好后,一排排的四尺凳煞是壮观。接下来几天看戏,当然如果别家的凳子没人来坐,你位子不好坐那边去也没事。不过一般不会没人坐的时候,他自家的人即使没有,他家的亲戚啊什么的总归会有人来看戏的,家里没什么人看戏的也不会来占位子了。欣慰的是我看的那几年,我家抢到的位子都还不错,都是比较中间的,也不是很后面。

    一般时候都是坐在凳子上看的戏,不过有一年例外。就是初一那年,前面讲《火烧子都》提到过。初一比较巧,刚好是在周末,而且那时还有农忙假期,就把所有的戏给看了,那也是最后一次看完整个周期的演出。也忘了怎么会想起跑到戏台角去看的,反正第一晚在那看了就约定成俗的那个地方就我的了。

    每年演戏的时候最爽的另一件事就是只用上半天学。那几天每天下午那个锣鼓声响起来你说怎么让那时的小孩有心思学习呀,而且老师自己还要看戏呢,所以那几天都只用上午上学,下午直接就放掉了。学生时代别说是放掉半天了,就是上课提前五六分钟下课都觉得那位老师是极其的伟大。

    除了上述,演戏的时候有各种小贩出没、有各种东西可以买也算是一个好处,不过小时候没什么零用钱这一条直接忽略。

    看戏的生活享受到初中就基本不存在了。室外的看戏场所,冬天那个冷呀。而且都是站着看的,镇上那种室外场地不可能象我们村里一样头天去占个位子扔个凳子那里。第二天都是要上整天课的,而且学校大门太晚了还要关,又没有人为了看戏跟我一起爬墙脚,所以也不可能看得太晚。在那种情况下没有好好的看过一场一折也算情有可原了。

    初中的看戏生活就是到处流窜,反正也没有什么位子,有时从戏台这边窜到那边,有时从后面窜到前面,有时窜到同学家里去了。

    还有从这个戏台窜到那个戏台,镇上虽然分为四个村,但有二个姓,每次演戏请戏班时都是各请各的。二个戏台并不在一起,也不相对,居然连朝向都是不一致的,一个东西向,一个南北向,不过还好离得不远。在可看距离上,从这头走到那头是二分钟不到的一条直线,如果不是中间隔着几个建筑物,二个戏台之间其实还是能看得见的。在那种静不心来好好欣赏的时候,时间就在二个戏台的流窜中流逝。

    不过这种非严格意义上的“斗台”对剧团是非常有压力的,虽然我看得很断断续续,没怎么认真看过演出,也没留下什么有印象的戏文,但无疑每场演出都是使足了全劲的,在那看戏的人都是大饱眼福。剧团要“斗台”,请戏班的人当然也要斗富,所以在我初三的时候居然看到了浙婺、永婺的演出,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专业剧团的演出,虽然这个“看到”的水份大得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