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3-09

    观戏杂忆(十一)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08354562.html

    浙婺下个乡演出放到现在也不算什么大事了,但那时应该还是比较难得的。那个时候人家专业剧团到乡间来演出的意识都不太强,很多时候也请不起,交通也很不方便,从我们镇到市里的公路都还是沙石路,路很窄的,二车交会时就得放慢速度慢慢过了,上坡下坡很多,骑自行车可累了。

    这里有件事记错了,以前跟人说上元节要演戏的,其实不是,元宵我们那边的特定节目就是板凳龙(镇上,我们村是竹节龙),演戏的话没人看了,都跑去看灯了。所以年初会演戏,但不会是元宵,元宵前的戏我基本就看不到。

    初三时候看到了是因为上学早。初三我们居然年初六就开始上学了,我还记得那天还飘着雪,一大早几个人骑车风风火火赶到学校寝室,发现寝室被剧团的演员占着(不过不知道是浙婺还是永婺的),迷糊着还没睡醒被我们吵醒了;经协调,后来那些人搬到了我们学校教学楼一楼的一间教室,睡在拼起来的课桌通铺上(以前那种大的平整课桌,没有斜面的)。那时候就觉得当演员真辛苦,连个睡觉的地方都不靠谱。

    课间的时候老师可兴奋了,说见到了某某、某某、某某某,说那个谁呀看来还很年轻呀,说团长那个谁(我不知道那时候浙婺的团长是谁)给他我们学校的老师的房间住,不住,自己跑到市里宾馆去住了。由此,那些睡在我们学校的应该是浙婺的。

    不过其实现在一点都不记得那专业的剧团跟我以前的看的有什么大的区别,一是那时不太懂戏,二是当时的草台班本身的确也是实力不俗,三是根本没时间认真看过。唯一记得的是浙婺设备真好,白蛇传,灯光哗哗的,五光十色,对我一点吸引力都没有,瞄了一眼走了。

    初中三年,看戏算比较“多”的其实就初一,而且还是初夏与中秋的那二次,镇上一年会有二次集市之“王”,平时农历逢四、九集市,但每年会有二次规模特别大的集市(当地叫“会市”),早年严打什么的宣判大会都会选择在那时进行,那天我们都放假半天,那几天演戏的话一般气温不太冷也不太热,看戏也舒服。

    在镇上看戏我印象最深的环节就是初一时候发生的。也不知道那天怎么会那么早去看,忘了是闹台之后,还是垫戏之后的间隙,看到团长上来了(他自己介绍是团长)。说昨天什么什么戏演完,有人向我们提出那戏里的谁戴的髯口有疑问,戏里的谁的马鞭握法有疑问,跟其他团的不同,然后吧啦吧啦在那解释半天,总而言之他们这个是有理有据的,并不是无所本。那时我就想,到底是大地方呀,这些问题都有人提,而且团长还亲自上台解释(不解释不行呀,斗台呢,一不小心观众都跑另外一个戏台去了)。要是现在那些乱七八糟的剧团穿越到那时演戏,当场就会被喷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