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3-20

    观戏杂忆(十二)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09915873.html

    实际上我第一次不在本村看戏还是在小学的时候。某年暑假我在外婆家玩,一天下午四姨过来说她们那里晚上要演戏,叫我们过去看,然后傍晚时分我就跟过去了,吃完饭出去看,好象闹台已经结束了。

    现在已经完全忘了那天看的是什么戏,也只演那么一晚,当晚就跟小姨回外婆家去了。只是第一次领略到了露天看戏的感觉,也认识了一些人家看戏用的设备。那时人看戏当然没有什么长枪大炮来装备,比较显眼的就是高凳了。

    凳子似乎有近一人高,长度跟四尺凳差不多,为了稳,所以凳脚是比较开的,为了人便于上去,还有一条横杆,样子看来有点象四脚梯。这种凳子当然不会很多,没有一排排的,只是在人群的外面立着那么几个而已。这种高凳我在我们那边镇上看戏的时候也能见到,不知是人家特制的还是别的用途借用到这儿的。

    上中学后就没什么机会在村里看戏了,不过有机会还是不会放过。初三那年,村里演戏的时候碰上周末,不过周六下午我们好象回不了家,到别的地方模拟考什么的忘了,下午没得回家,从别的地方回来后,在学校吃的晚饭。

    初冬,还是阴雨天,吃完饭天已经黑了,然后一帮人在合计,今晚是最后一晚的戏了,在这也没什么事,明天一大早还是要回家的,还不如现在就回去呢,早知道晚饭也不在学校吃了直接回家,然后就骑车上路了。刚开始还能看见看见人形及路二边模糊的景物,骑到后面,已经完全看不清前面的人,只看到前面有一团东西,及听到自行车在山路行驶时铛铛的声音。路也是看不见了,完全就是凭记忆,及感觉微光下朦胧的山体骑行。在野外,其实即使是阴雨天,没有月亮与星星的夜晚,也是有天光的,能印出山体的轮廓。

    上述堪称我看戏以来最疯狂的举动,最初的动机也许不纯是为了看戏,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行动,不过最终效果就是看戏,当年在我们村的最后一晚的戏我看到了。

    以前一直以为自己第一次在剧场里看婺剧是二年前在艺海看的《二度梅》,不过最近忆来忆去发现第一次在剧场看其实是在高一。高一那年某个周六的下午,全年级被组织到市里的某个影剧院去,我们以为又去看什么电影呢。后来发现那天是看戏,一个现代戏,好象是讲一位民警的,工作啊生活啊的事情,极其主旋律,最后主人公一次办案时被人一枪干掉了,最后剧终时拉出来一条向某某同志学习的横幅。

    这从无论哪方面来看都是极其失败的一个策划,从主旋律方面讲,看戏之前也没有相关的学习介绍,众人看得是莫名其妙,都不知这是什么人;从艺术方面讲就更是离谱了,一个现代戏给我们看,准备把大好青年都推离婺剧吗?因为脑海深处从没把它当成婺剧,所以之前根本没想起来有这回事。

    演一个不知所云的戏,找来一帮不懂戏的人来看(我当时也是非常不懂,只是看得比别人多点而已,现在算是懂了一点点),世界上没有比这个更滑稽的事情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