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4-14

    抉择(八)――下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117776.html

     

    当时连11点都没到,到下午一点半还有二个多小时,有点发愁到哪去打发。不管了,消磨时间的本事还是有的。先慢慢地走出来找个地方吃顿饭是正途,其实那一带说熟也不是很熟,只是几条大路熟一点。走呀走呀走,为了消磨时间,特意跑到比较远的地方吃东西。天气很不错,几次面试都是好天气,每次都可以用散步来消磨时间。绕了个大圈子,从另一条路往回走时还有一个多小时。走到半路到路边的报栏看看报纸,发现没什么好看的,路边还发现一个标着“复印1角”的小店,好便宜呀,在我住的那边复印全是5角一张的,进去印了几张身份证复印件(下午要用)。附近还发现有一中学,隔着围网看到中午的时候有几个人在踢球,有点想念大学时代。这附近实在是荒凉,路上走过的人没几个,车也很少见,只能看到三三二二的有几个中学里的学生经过。并不是耐不了荒凉,但这种钢筋混凝土式的荒凉实在是令人提不起神。眼前有几棵大树,或有个草地,有个花坛也是好的,真没劲,所以这个散步的速度也是比较快的,回到原处还有近半个小时才到1点半。到了上午的地方,原来已有人在那呆着了,看来大家都是没地方可去。

    现在还是中午休息时间,几个人就在外面走廊上乱走,随便看看走廊上贴的告示。有一个告示引起了我的注意,是欢迎本公司员工推荐亲属呀、朋友呀进去的,还标明如果录用可奖励多少等等,心想这公司找人也找得大了,里面是不是“结党营私”呀。大概到了时间,出来一个MM――就是上午监考的那位,领我们进去,把身份证、毕业证的复印件给掉,填了应聘表,然后大家就又坐在那等。数了数,上午是一大帮人,现在只有六个人了。

    到了2点多,终于有动作了,六个人被领到了上午考试的那间房间,一个自称是副总经理的人跟我们介绍公司的基本情况,并接受大家的提问。那个副总也真是邋遢,你穿着随便点也就算了,但一个头发总归要整得好点吧,也不知多久没梳过头,而且头发直发光,气质上很有点象我大学毕业那年带我做课题的老师(后面的一些谈话我基本上判断他应该是兼在学校呆着的,至少也是有很大关系)。一上来就给我们灌迷魂汤,说明公司的规模,又是“上海市的十大”,又是评为“**强”,每年从上海某名校要招多少人,每年要有多少人送到日本去培训。我旁边的几个人已经被他说得心痒痒了,我始终是笼着双手,有点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说公司的前景,他说公司每年要从日本接到很多很多的单子,说现在他们的问题是单子多得做不下,反正前途很是“光明无限”。说他们公司的经营是以市场为导向的,人家有什么单子就做什么,然后说他们公司的软件工程水平有多高,有CMM3了(真高呀)。然后叹了一口气说现在中国的软件产业如何如何,有种真理掌握在他手里的感觉。这一下我就对这里产生了厌恶之情。

    终于介绍完,下面问我们有什么可以问的,看来没有什么人有什么迫切的问题要问,他居然点名问我有什么要问我,看来他也注意上我了。我很直接地问招我们这些人进去是干什么的,他们公司的开发方式,以及进入他们公司对于个人发展有什么好处。做外包的大公司都是正规软件工程的极端崇拜者,这跟我的世界观是严重冲突的。但世界观归世界观,生活归生活。如果他不以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来说教,本也不跟他顶的,所以接下来的谈话有点僵。最后让步的当然是我,最终以他的苦口婆心结束了我的一堆问题(把我当成了那些研究生刚毕业的小子了,可知我是在外面跌爬滚打了几年而且是有思想的人!)。

    大概已经快3点了,下面是个别面谈的时间。几个人又回到当初呆的房间里,除了一位MM(因为女士优先,她先面谈)。我大概是第三、第四个轮上的,因为前面有过一轮交锋,所以这一次我也收了许多,等他出招。气氛比较的深闷,听我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侧着头一边听我讲,一边翻着我的简历,心里对他又是一阵厌恶。本想跟他再理论一番的,但看起来此人对业界最新的一些思想了解得也是甚少,更别提会领悟我扔出的“唯物批判”了。所以也没有跟他再进行深一步的探讨。后来他出一道题,我用比较技术的方法解决(我一向来解决难题比较的有技巧性,有时很另类),但他不满意,他给出了他比较学术性的解法,然后比较沾沾自喜地对我说这样解是正解,虽然对他的解法也比较的佩服,但他好象一点都没能体会我的解法的精髓与深意。可谓道不同不相为谋,面谈得有点不欢而散,我的面谈在六个人中可能是最短的(后面的不知道,前面几个时间都比我长)。

     

    回来的路上,心里是很不平静的,面试到现在,还没有从来一家会令我如此之反感。这个时候有点体会到所谓的企业文化了,我跟Z公司可以说是格格不入。而且比较令人寒心的是那位副总的一些思想使我想起目前中国的一些现状――在其位者思想僵化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还一直以为自己掌握了真理。这次的面试也是促使我写《软件的沉沦》的原因,要说的话实在是很多很多。

    至于征程启示,这次实在没有什么可启示的,从面试的角度讲,这一次可以说是完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