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4-25

    反日之乱弹 - [胡思乱想]

    Tag: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139376.html

     

    本来要论一论公孙杵臼与程婴的,二千五百多年前的赵氏孤儿的故事实在是非常之经典,这是在大难面前各人各得其所的最好的注脚。公孙杵臼的赴死、程婴的偷生、韩厥的隐忍,一环扣着一环,让一个几乎已经灭族的家族重新的崛起,无论少了哪一个都不会有后来的赵国,很多历史典故都得改头换面。在这件事件中,各人以不同的方式体现了自己的价值,由这里可以引申出很多的话语,但今天不准备在这里费笔墨了。

    近日网上流行一些之“精言妙论”――一般写起来长长的,讲起来好象很有道理的那种,颇有一些高世之态,对前近一段时间以来的事态作犹心忡忡状,整一个现代版的“友邦惊诧论”。碰巧本道人一向也有点高世之心,常爱作一些故弄玄虚之文,所以今日就此乱弹之。

     

    提到前近一段时间的事态,就不能不提韩国这个国家,韩国一向很是万众一心。我等泱泱之大国实不能与此同日而语,但大国有时要有点大国的样子,大国大国总归是要有众生百态的。

    在家乡有一个故事,也不知是哪朝哪代的,那是一个关于某地设集市,而附近一个比它大的地方为何没设集市的缘由的故事。当年二地为了争应该把集市设在哪里把官司打到县衙去了,县令的判决非常有意思,他问甲地有无强盗、小偷、乞丐、地痞之类的,甲地的人就如实回答了;问乙地同样的问题,乙地人呢,自作聪明,回答没有或是很少之类的吧,认为这样对于争市有利。结果那县令说乙地肯定是一个小地方,只有小地方的人才是那么纯,大地方肯定是有各色人等的(而实际呢乙地比甲地要大),所以最终就把集市地判给甲地了。那位县令真是一位哲人呀。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是正常的,林子大了如果只有二三种鸟,这林子肯定有问题。

    中国这样的国家,如果出现举国什么什么的,别人一般心里会发悚,不管是敌是友。实际上连自己都有点怕。所以要我们象韩国人一样是不太现实的。举国是不作要求了,但是举城、举地的我是看不出有何不妥。

    在这之前,我自己已经是不怎么买日货的了,但也没有说一定要别人也要向我一样去做;现在网上大肆宣扬坚决抵制的时候,我也是会唱唱反调说抵制是要抵制,但坚决就不必须了;然后有人开始游行的时候,我又会说各得其所,自己是不去的,但用心支持他们的行动。

    当网上有人第一声说要理智时,心里也不禁暗许,不失大国风范;当网上有人第二声说要理智时,心里不尽烦然,怎么象祥林嫂一样呢!当网上有人第三声说要理智时,我首先要“不理智”一下了。

     

    首先是需不需要“非理性”的问题,这个问题对于某些人来讲是不言自明的,这些都是多年来唯物主义教育的结果。今天不准备批判什么唯物主义的问题,因为写那个实在是太累,大道理是不讲了,但小道理还是要讲讲的。

    认真地回首一下历史可以把某些人的矫情击得粉碎。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夹杂着很多的非理性因素,推动历史车轮的前进的背后的确是有一些有迹可寻的东西(对于历史唯物主义的大方向我还是认同的),但这个东西很多关键时候是要靠带有一点理性的非理性(或是很具有非理性特征的理性因素)才能勾画出来的。对于一个极具工业文明、科技相当之发达的国度,大家可曾想为什么会产生那么多的英雄片,要知商业需求是不会凭空产生的,其背后有着深厚的人文背景。对于这个问题准备以后另起一文。

    一个恶棍(注意绝非跳梁小丑)三天两头在你家门口狂吠乱咬,而举国之默然,不知世人作何感想。大国要有风范、有胸怀,但同时也要有威严,现在有人以比较激烈的方式来表达是很正常的事。前面说了,我不喜欢举国,在这种事件中各人各有其所,人人上街显然不是好事情,但没有人上街更不是好兆头。对“热言热语”者吾一笑以付之,鄙人心领了;对“冷言冷语”者吾一屑以蔑之,汝为君子乎?自诩为君子者,要好好地领会一下“文质彬彬”的真切含义。

    非理性因素,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从历史发展的长河中退出,要说有变化可能就是多少的问题。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非理性因素在战略层面可能会逐步淡化,但在战术层面可能永远都不会销声匿迹。那些喊冷静、喊理智的人自己去找对对象说去,跟吾等平民百姓说什么呢?岂不掉了身价!

     

    解决了有无的问题,下面来看度的问题。万事万物皆有度,我们以前的行事到底在哪个度上,这也是我们以后行事的基准。很显然,从当今的形势来看,以前的愿望显然是太过于美好与理性了,显然是一点都没有掌握中庸之道的精髓――又是一个中国传统文化在近代以来被扭曲的案例。

    和平与发展的论题是一个伪命题,其本身就是一种冷战下的产物,一直以来总讲某某些人是冷战思维,其实人家转变得比你还快,人家披着冷战的思维外衣早做起了后冷战的事。

     

    轰轰烈烈的运动算是告一段落,各色人等各上台表演了一番,也总算是令友邦是惊诧了一回。后面的大戏还要接着往下演,这不,人家好象是有点那么“痛定思痛”了。然后网上有为其开脱的文章出现了,什么“善善及子孙,恶恶止其身”,这个时候怎么就把老祖宗的话记得这么牢呢了!真不知“恶父出恶子”这个如何算。什么又是帮人家翻“思痛史”,也不想想思痛了这么久了,为什么还要再思,是我们胡搅蛮缠?抑或是彼为一朽木也?最后又是揪出一小撮,团结一大片,既往开来去了。

    分享到:

    评论

  • 为什么要抵制日货

    日货是好用,但日本赚了钱,用来干残害中国的事,人生了病要忌口,要不对病有害,甚至没命,日货就是病弱的中国要忌口的东西.



  • 正在进行的屠杀(很对不起打扰了,实在没办法)

    日本黑龙会,及其旗下中国组织,趁黑夜放毒气,大规模杀死,并且整容整声带掉包中国人.如果你遇到毒气,不要惊慌,只要用手掌贴住脊椎骨往下不停地按动,即可解毒.某正义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