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03

    一周以来的梦 - [梦境奇缘]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1432535.html

    说来也真怪,在成都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梦,一回来就开始匪夷所思了。

    过去的一周大部分时间在宝钢度过,没来得及在第一时间整理那段时间里做的梦,今天了结一下。下面的梦具体做梦的日子也记不太清了。

    先是戏曲片,某天晚上见到了越剧表演艺术家陆锦花、袁雪芬。本人虽不是什么粉呀也不是什么丝,但能面对面的见到这些人还是挺激动的,更何况能够与她们交流交流对于越剧的看法,其实也没交流出什么东西来,梦里说了什么也不知道。最后只可惜这个面见也只是个梦而已。

    再是某天晚上来了个恐怖片。刚开始好象是一个小游戏(balance,就是在直入云霄的高空,用摇摇欲坠的小球通过一个个的机关的平衡球游戏)的拟人版,我就在那些很危险的地方穿行,一失足就玩蛋。后面不知怎的就换到别的地方去了,我手里拿着一盏油灯爬楼梯,上了一层就在那一层放盏灯,然后继续往上爬,也不知那些放下的灯是哪来的,我手里不可能拿那么多灯呀,我也没有变戏法。

    到了某一层,还要继续往上爬时遇到了问题,发现放梯子的那一带楼板不是很结实,贸然爬上梯子很可能会摔得粉身碎骨的。就在我观察地形准备给梯子找个理想的落脚点时,旁边有个声音(或者是旁边有个意识)在说,每层都放一盏灯,好浪费呀。我也想好浪费呀,当时怎么会每层都放一盏灯呢,接着梦里的我开始考虑“灯是哪来”的问题--怎么会有这么多灯呢,我带不了这么多,但每到一层都会放下一盏,那些灯也不是本来就在那里的,我并没有做过点灯这样的动作。就在思索这个问题的时候醒过来了。

    最后再来个灾难片,地点在我们村的村口。话说那时是洪水泛滥,在我们村口筑了一道堤坝拦截洪水(这如果是在现实中太扯蛋了,我们村的小溪是钱塘江的支流的支流的支流了,也不知支到第几级,如果要在我们那拦洪水,世界末日估计也快到了),那天我要通过这个堤坝从村小学到礼堂那边去,走到边上的时候发现不太对头,发现底部有几个小孔往外冒水。这时我就开始快走,走到一半的时候,发现堤坝已经开始崩裂了,大片的土块(堤坝是土垒的?)往水里掉,走道也越来越窄,这时我就开始跑了,掉到洪水里可不好玩,最后几步简直就是飞过去了。

    到了对岸回头一瞧,已经决堤了,水势疯狂的往下游涌去,激荡的洪水还不停地拍打着两岸,岸基的石头、泥土不停的剥落,看来我站的地方也不安全,我就开始往礼堂旁边的小山坡撤去,果然不久之后我站的那片地方都已经塌到水里了,转瞬之间,所有的泥石就被洪水卷走了。山上有人大喊,“水来了”,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见一个大浪从山脊后面伸出来,浪头过了山脊后在空中散开落下,有如下了一场小雨,把小山坡上的人都淋湿了。这是刚才泄下去的洪水在下游山体间回荡时的回水浪,回水的势头都这么猛,可想而知洪水所过之处将是如何的生灵涂炭。真的是世界末日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