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4-10

    观戏杂忆(十三)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17136661.html

    看戏要看现场,这是当年我第一次看到《牡丹对课》时就得出的结论,那感觉差得太远了;如果是婺剧不但要看现场,最好还要看草台演出的现场,而且最好要看完一个周期的演出。

    剧场看戏舒服当然是舒服,但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锣鼓声放不出去,听来很难受的,味道就差了一截。看婺剧有时候场面锣鼓比演员的唱更重要,这个味道好不好,唱反而是其次的,草台一般不太重视咬字发音这种东西的。

    不是一个周期的草台演出有几个东西就看不到,首先闹台是不会有的了,晚场七点一刻开演就是七点一刻开演,之前肯定是安安静静的;其次,文武八仙也是不会有的,而且真在剧场里演文武八仙还真是怪怪的;最主要的一点是乞讨戏是不会有的,不是说在剧场演就无法演那个戏,而是到了乞讨那个场,剧场演出是万万不会真象草台演出一样往台上扔东西的吧,其实我倒是很想看看剧场演出往台上扔东西的情形。

    我们那里一个周期演出的中段总会有一场乞讨戏,这戏放首尾演都不合适,放在日场也不合适,所以一般会在第二夜或第三夜演出。所谓乞讨戏就是演员拿着碗啊、篮啊什么出来乞讨,年老体弱的当然还拄着打狗棒喽,观众这时就往台上扔钱、扔食物。但并不是戏里随便出来一个乞丐,出来一个穿着破烂点的往台下伸伸饭碗,观众就会往台上扔东西。构成乞讨戏大概会有二个条件,一是这个乞丐不是戏里原生的,这个乞讨情节是由戏来推动的,一般是要遭了什么难之后才会有乞讨;二是乞讨这一场不能是过场戏,出来说二句、唱二句就有东西可以捡那也太轻松了,一般会有大段的唱。观众往台上扔东西的热烈程度其实也取决于你在台上演戏的质量。

    以前的时候,食物比钞票易得,往台上扔食物的比较多,一场演出有10块头的就不错了,一般都是扔几毛几块的;现在食物已经不太稀奇,而且食物比较麻烦,观众带起来麻烦,演员捡起来也麻烦,剧团分配起来估计也麻烦,所以现在扔钞票的好象比较多,看网上视频都是几百几十的往台上扔。

    不过老实说,扔钱真没什么好看的,太干巴巴了,没有扔食物有意思。食物实在太五花八门了,有重量还经得起折腾的那种,嗖一下扔上台的那种气势是很带动扔东西的气氛的;那种体积大的,一下放到台上去是不是也很令人震憾,因为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去估算这个东西值多少钱,大家看到的是有人施舍了一大件食物;那种零散包装的东西嘭一下扔上台,然后包装破了,洒了一地,台上台下一阵大笑在乞讨的悲凉气氛中夹了一丝暖意。有人离台太远了,臂力不够,或食物太飘,扔到半路落下来了,近处就有人象排球二传一样,一下把那包要掉落的东西击到台上去了;当然也有二传质量不佳的,传得太平了,给击到身前不远处的人家头顶去了,台前惊魂未定的观众只好再接一次力。

    当然有时也不止扔扔东西,还有直接提东西上去的。有次就有一位大妈直接提一碗自家做的面上台去了,在我们那边只有家里来客人的时候才会给人家吃面,这是非常大的礼数了,演员一下子受宠若惊。还有小孩一下从台角窜出来不知手里拿了什么东西放到演员的篮里,一下又窜了回去。参与这种“联欢活动”的还有抱在大人手里的小孩,有次有位在台跟前被大人抱着的小孩把自己身上的所有纸包糖都贡献出来了,小孩很小,扔糖也扔不远,然后跪在台前唱的演员面带笑容把那口碗往他(她)面前推了推,小孩上下左右掏了好几个口袋断断续续地扔了五六粒糖出来,终于摇摇头表示没有可以贡献的了,台上台下一阵欢笑。

    乞讨戏这么热闹的场景有时候当然会出现一些不HX的事情,大地方的地痞有时会在这个时候起哄闹事(象我们村那种小地方大家低头抬头都认识的当然就不会有这事)。初中时有次镇上看乞讨戏,乞讨的是女主角,戏里这位女主角沦落到那种地步她自己也有不好的地方。到了乞讨这一场,她一边走一边唱,然后台下开始扔东西,有人就往演员身上扔,渐渐地往演员身上扔的开始多了起来,有些明显就是冲着演员去的, 主要是桔子、苹果这种硬水果(其实最多的是桔子,我们那产桔子的),因为桔子都是直飞上来的,力道很大,打在身上很疼的。刚开始演员顺着躲了几次,后来躲不过了,只能硬抗,后来抗不住了,就跑下去了。

    然后团长出来说话,大家要文明看戏,不要往演员身上扔东西,如果演得不好多多包涵之类。乐声响起,戏重新开始,乞讨那场还没完呢,还有唱的(不得不说以前的剧团很敬业,这场唱也唱了,东西也扔了,出了这事直接把这场终结了也说得过去),演员一出来,下面桔子又飞上来了,嗖嗖嗖都往身上去的,还有往脸上去的,有打在演员脸上的,刚唱了一句,哭着跑下去了,这次死活都不出来了。

    这下戏演不下去了,底下想看戏的观众不淡定了,终于对那些闹事的地痞形成了威慑,不让他们再次出手,然后团长给演员做工作,反正善后的处理我们也不知道,总之后来演员上台把这场演完了。

    最后,剧场演出看不到的一个就是斗台了。完全意义的斗台我也没经历过,前面说了,初中时镇上两个戏台虽然离得近,但还是要走几步路的。别说是斗台了,现在演出都是要错开着,力求不冲突,市场实在太有限。而且而且是最主要一点,即使对街就有一个剧场,即使真的有两个团打擂台,你还能看到一半这里不好看,或另外一个地方传来好消息就跑到对街剧场去吗?剧场就是这点不好,有时太规矩了。

    观戏杂忆系列的流水帐终于记完了,这些年看戏的事情不记,想不出什么事情可以写了,本来以为写个五六篇完事,没想一写写了十几篇,超额超额。接下来准备重开读史系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