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6-20

    立国之本――读《史记•周本纪》之一 - [读史小记]

    Tag:历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277007.html

     

    如果要说我们中国最具奠基性的朝代,那就要算是周了。五帝时期带有太多的神话色彩,一般是作为我们的谈资为主。夏商之际也是基于史料的缺乏,对于当时的文明文化到底如何所知甚少,我们后世的传承跟其有多少的关联要打上点问号。

    而周就大大的不同了,我们现在所讲的传统,有很多就是来自于周的,儒道两家的始祖就是周人呀。周时期的史料记载也是夏商所无法比的,《史记》里面在世家与列传部分开始有了大量关于周人的记载(东周当然也算在周里啦)。无论一些后后现代的历史学家如何怀疑中国史书,但二千多年来,一代代的史官都能编出如此气势磅礴的故事也是一大成就呀,对这样的故事我们当然不能放过的。下面就开始来看看周的故事。

     

    周之兴与两个字有关――“农”、“德”。

    夏之先人禹是治水的,商的先人契是“佐禹治水有功”,而周之先人弃(名“弃”,关于这个名字的故事后面还会有一文)与上述两位不太一样,“其游戏,好种树麻、菽,麻、菽美。及为成人,遂好耕农,相地之宜,宜穀者稼穑焉,民皆法则之。”,以至于“帝尧闻之,举弃为农师,天下得其利,有功”。弃的子孙后代如果要在史上留名就基本要“农”或“德”。

    如“公刘虽在戎狄之间,复脩后稷之业,务耕种。。。。。。百姓怀之,多徙而保归焉。周道之兴自此始,故诗人歌乐思其德”,公刘就是弃的一位后代了。这个“诗人歌乐思其德”是有根据的,据说《诗经》里有《笃公刘》一篇就是讲这个人的,翻一下,《诗经》里的确有这么一篇,在《大雅》里。《诗经》的诗很是读不懂,但看看它的架势公刘这个人的确很“德”。

    在周的先人里不得不提的一个人就是古公亶父,亶父好象是名,古公好象是号,史书里都以古公以尊之。这个人为什么不得不提,一方面当然他象上面的那位公刘一样有些德业,另一方面他是周文王姬昌的祖父。前面那么多的人名什么“弃”呀,什么“公刘”呀觉得听起来很生疏,还有点不太适应,这个姬昌大家就应该是很熟的了。

    古公当然也是修后稷之业,积德行义什么的,也有人颂他的德,但如果就这么点货,那也太贫乏了,司马迁写文章当然不会就如此炒冷饭。话说当时戎狄来攻打古公他们,要财物,古公就给他们了。又来打,“欲得地与民”,这时老百姓不答应了,“民皆怒,欲战”。古公没同意,有民立君,将以利之。今戎狄所为攻战,以吾地与民。民之在我,与其在彼,何异。民欲以我故战,杀人父子而君之,予不忍为。就这样离开了豳这个地方,来到岐。也就是当时地广人稀,有岐这么一个地方可以避,如果放到后世只有一战啦。古公迁到岐以后,“豳人举国扶老携弱,尽复归古公於岐下。及他旁国闻古公仁,亦多归之”。这一下就壮大了。

    从古公到姬昌还有一个故事,就是太伯让位,这个以后读到《吴太伯世家》时再细说。

    姬昌最后谥为“文”是后世对他的极高评价,个人认为在谥号里“文”的评价是最高的。如果某人最后谥为“文”,那生前的德业肯定是极具千秋万古的了,比如汉文帝刘恒、唐太宗李世民,所以曹孟德老想得到“文”这个谥。关于周文王如何的积善累德这里就不细说了,只讲一例:

    西伯阴行善,诸侯皆来决平。於是虞、芮之人有狱不能决,乃如周。入界,耕者皆让畔,民俗皆让长。虞、芮之人未见西伯,皆惭,相谓曰:吾所争,周人所耻,何往为,祇取辱耳。遂还,俱让而去。诸侯闻之,曰西伯盖受命之君

    上面这段是《史记》里的原文,西伯就是周文王了。《诗经》里有“虞芮质厥成,文王蹶厥生。”之句讲的就是上面的这件事。诗是读不太懂,但可见类似的事应该是有的。纣败于此人之后也是情有可原了。

    周文王之后就是周武王,武王伐纣的故事没什么好讲的,而且《史记》上的记载远没有《封神榜》之类的来得“精彩”,略掉。

     

    周以农立国,以德立国对后世影响是非常之大的。虽然如公刘那般避狄而民归之已经不会有了,由于时代的变化,国之兴靠一个“德”已经远远不够,但国之久还是跟这个“德”有比较大的关系。至于“农”的影响那是一直延续至今了。今人讲什么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不就是周人的“农”与“德”吗?古人在三千多年前就已经把这个立国之本给托出来了,不用到什么马列里引经据典。

    分享到:

    评论

  • 有时候太远的东西反而不容易让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