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0-26

    千古一帝――读《史记•秦始皇本纪》之二 - [读史小记]

    Tag:历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537461.html

     

    古之帝王都有各种各样的名号,什么谥号、庙号、年号,大多其本身真实姓名反而不为所传。

    谥号的历史是相当长的,什么“周文王”、“周武王”里的“文”、“武”就是谥号了。谥号当然不单是皇帝(或王之流的人物)所独有,在历史上有显的,后代都会有人“谥”他,以表其人一生的所行。比如大家比较熟悉的岳飞岳武穆,这个“武穆”就是谥号了,大唐中兴名将李光弼的谥号也是“武穆”。登了九五之尊的,除了不得善终的那种,如三国里曹魏的后面几位,南北朝里有几位,大多是有谥号的。

    庙号最早不知起于何时,但刚开始只给那些有功德的,“祖有功、宗有德”嘛。比如西汉,除了高祖外,只有汉文,汉武、汉宣帝有庙号。到了后世,只要坐在位子上做了点事的,不管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总归会有个庙号。除了那种没有谥号的肯定是没有庙号的外,倒霉蛋就数那些各个朝代的末帝了(崇祯例外,满人为了拉拢汉人,特给前朝的末帝一个“思宗”)

    年号的历史倒是要之上述的短一点,是从汉武帝时期才开始的。谥号、庙号都是别人给的(理论上),所以有的不一定会有。但这个年号是自己加的,所以就连一些阿猫阿狗只坐了几天的,以及一些起来闹事的倒会安个年号玩玩。

    二十五史这么多的皇皇帝帝,各种各样的叫法真让人是晕头转向的。随便来个“文帝”、“武帝”,或是“太祖”,“太宗”如果不指明是那朝那代的真搞不清楚是指谁。明清以后实在是叫不过来,改叫年号了,但好词用来用去也会枯竭的,如果后来不是帝制没了,还真不知道我们会如何应付。

     

    二千多年来如此之多之匆匆过客,有一位很特别,当然就是“秦始皇”了,没有谥号,没有庙号,当时当然也没有年号。所以称之为千古一帝。

    在《千秋基业》里讲到秦的统一开了“帝道”之先河,秦人所取得的功业真的是前所未有的。

    丞相绾、御史大夫劫、廷尉斯等皆曰:昔者五帝地方千里,其外侯服夷服诸侯或朝或否,天子不能制。今陛下兴义兵,诛残贼,平定天下,海内为郡县,法令由一统,自上古以来未尝有,五帝所不及。臣等谨与博士议曰:古有天皇,有地皇,有泰皇,泰皇最贵。臣等昧死上尊号,王为泰皇。命为,令为,天子自称曰

    上面一段话,除了“兴义兵,诛残贼”是虚言,其他的都是实言。嬴政可比下面这些人有眼界多了。“泰皇”这种叫法太没味道了。他自己来:“,著,采上古位号,号曰皇帝。他如议。”,“朕闻太古有号毋谥,中古有号,死而以行为谧。如此,则子议父,臣议君也,甚无谓,朕弗取焉。自今已来,除谥法。朕为始皇帝。後世以计数,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所以嬴政就称“始皇帝”,我们称之为“秦始皇”。什么“朕”呀,“诏”呀也就从那时开始传下来了。

    功盖三皇五帝了,当然就要“封禅”,不封一封说不过去了。“封禅”的事倒不是从“秦始皇”开始的,不过因为秦二世而亡,所以就连 “封禅”这件事也被后世所讥了(主要是儒家)。“下,风雨暴至,休於树下,因封其树为五大夫”,后来有人讥秦始皇功业不足以告天,所以封禅后被淋雨(“因封其树为五大夫”使我想起了《笑傲江湖》里的泰山派剑招“五大夫剑”,当时一直不知道其来历,原来是秦始皇避过雨的,那棵树不知现在还在不在呀)。只怪天气预报水平不够。

    秦始皇统一天下以后,当然不止登过泰山去“颂德”。什么“琅琊”、“会稽”都去刻石颂功过。不知是司马迁写得好,还是当时人的文章就是如此的,读《史记》里这些石颂居然也是很有意味的。看一下登琅琊时刻的:

    维二十八年,皇帝作始。端平法度,万物之纪。以明人事,合同父子。圣智仁义,显白道理。东抚东土,以省卒士。事已大毕,乃临于海。皇帝之功,劝劳本事。上农除末,黔首是富。普天之下,抟心揖志。器械一量,同书文字。日月所照,舟舆所载。皆终其命,莫不得意。应时动事,是维皇帝。匡饬异俗,陵水经地。忧恤黔首,朝夕不懈。除疑定法,咸知所辟。方伯分职,诸治经易。举错必当,莫不如画。皇帝之明,临察四方。尊卑贵贱,不逾次行。奸邪不容,皆务贞良。细大尽力,莫敢怠荒。远迩辟隐,专务肃庄。端直敦忠,事业有常。皇帝之德,存定四极。诛乱除害,兴利致福。节事以时,诸产繁殖。黔首安宁,不用兵革。六亲相保,终无寇贼。驩欣奉教,尽知法式。六合之内,皇帝之土。西涉流沙,南尽北户。东有东海,北过大夏。人迹所至,无不臣者。功盖五帝,泽及牛马。莫不受德,各安其宇。
      维秦王兼有天下,立名为皇帝,乃抚东土,至于琅邪。列侯武城侯王离、列侯通武侯王贲、伦侯建成侯赵亥、伦侯昌武侯成、伦侯武信侯冯毋择、丞相隗林、丞相王绾、卿李斯、卿王戊、五大夫赵婴、五大夫杨樛从,与议於海上。曰:古之帝者,地不过千里,诸侯各守其封域,或朝或否,相侵暴乱,残伐不止,犹刻金石,以自为纪。古之五帝三王,知教不同,法度不明,假威鬼神,以欺远方,实不称名,故不久长。其身未殁,诸侯倍叛,法令不行。今皇帝并一海内,以为郡县,天下和平。昭明宗庙,体道行德,尊号大成。群臣相与诵皇帝功德,刻于金石,以为表经。

     

    上面一段四字一句,还是有韵的,而且没有什么僻字。全文很有气魄,不是后世一般读书人能作的。下面一段,“古之五帝三王,知教不同,法度不明,假威鬼神,以欺远方,实不称名,故不久长。其身未殁,诸侯倍叛,法令不行”,象这样的话,后世的儒生想都不敢想。怪不得秦始皇被那些人骂得体无完肤。

    如果不是因为秦朝二世而亡,秦始皇的评价可能要好得多
    分享到:

    评论

  • 诸葛武侯 到此一游。
    回复诸葛武侯说:
    欢迎常来。
    2005-11-07 12:4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