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01

    秦帝天下――读《史记•秦始皇本纪》之三 - [读史小记]

    Tag:历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554807.html

     

    这里的秦帝天下的“帝”是动词。秦虽然二世而亡,只有十几年的时间,但它对后世的影响是一直存在着,我们说中国自那以后二千多年来皆承秦制就是这个短命王朝的深刻影响结果。

    前面《千秋基业》提到了秦灭六国对人们心理的影响,秦为“帝道”开了一个头。自此以后“一战而王”彻底成了一个儒家的理想而已,“王天下”已不可能,“帝天下”第一步由秦人先踏出了。

    先正名,“皇帝”、“朕”这些个叫法,就是秦那时留传下来的,《千古一帝》里有讲到。

    接下来是推德,什么叫推德。中国人讲金木水火土,这个五行的学问是很大的,什么东西都可以往上套。天道运行呀,看相算命呀,推吉问凶呀,求医看病呀等等各种奇门遁甲之类的都用得上这个东西,天下大势当然也能装在这个里面。推德就是算算那个朝代属于五行里的那一行。当时认为周为火德,秦代周,那秦就是水德了,水灭火呀,这个五行定德的玩意好象是从那时开始的。这个推德很有意思,这是以后每朝每代的必修功课,由此还生出很多“悬案”来,网上有篇文章,好象叫《王朝的德性》,讲叙了以后各朝各代推这个五行之德一些“纠纷”,很有意思的。大家可以找来看看。

    这个“德”定下来很关键,很多事情就有章可循了。比如改正朔,改成一年之始是从十月开始,这个好象也是为了符合这个水德而改的。比如秦人尚黑,衣服都是黑色的,我们看《英雄》的时候也能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不过当时还没有定水德吧,也许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比如以六为吉,“数以六为纪,符、法冠皆六寸,而舆六尺,六尺为步,乘六马”。还有据说秦统一以后还是用以前那一套法家理论变本加厉的治理天下也是有这个“水德”支持的。“水主阴,阴刑杀,故急法刻削”。

     

    秦对后世影响最大的是它的郡县制,只有郡县制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统一,只有郡县制才有了统一度量衡,统一文字等等的必要。如果还是封建,那这种统一度量衡,统一文字等的措施就没有非常之大的必要了(当然还是有需求,只是没有郡县制下来得迫切)

    它的政治制度不是很懂,但汉的制度很多都是从秦继承下来的,汉能由此维持四百年的统治,可见秦人在制度方面是很有功底的,法家的一些理论也是很切中要害的。

    一些制度方面的东西太专业,这里也不多说了。

     

    (当然主要是指是秦始皇啦,就他一个可代表)最被后人所诟的是“焚书坑儒”。为什么影响那么大,那是因为中间有“儒”,而后世“儒”对普通大众的影响是很大的。其实这个“焚书坑儒”也是“帝天下”的一种手段,也是“帝道”的一个内容。其本身并不象某些人所认为的那样是很反人性的,是如何的摧残了中国的文化。

    先看“焚书”。事情的起因源于一次一个家伙向秦始皇拍马屁――进颂,旁边一位博士――都是一些儒者啦,就趁机讲了一通殷周如何,什么“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非所闻也”,始皇就“下其议”,这时李斯一通言论才引出了“焚书”。“五帝不相复,三代不相袭,各以治,非其相反,时变异也。今陛下创大业,建万世之功,固非愚儒所知。且越言乃三代之事,何足法也?异时诸侯并争,厚招游学。今天下已定,法令出一,百姓当家则力农工,士则学习法令辟禁。今诸生不师今而学古,以非当世,惑乱黔首。丞相臣斯昧死言:古者天下散乱,莫之能一,是以诸侯并作,语皆道古以害今,饰虚言以乱实,人善其所私学,以非上之所建立。今皇帝并有天下,别黑白而定一尊。私学而相与非法教,人闻令下,则各以其学议之,入则心非,出则巷议,夸主以为名,异取以为高,率群下以造谤。如此弗禁,则主势降乎上,党与成乎下。禁之便。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欲有学法令,以吏为师”。其实李斯的这一些东西,从大原则上来讲是很高瞻远瞩的,“五帝不相复,三代不相袭,非其反也,时变异也,建万世之功,固非愚儒所知”,只这一句就可以把一些当世与后世的腐儒打得体无完肤。“入则心非,出则巷议,夸主以为名,异取以为高”,这几句可以把古往今来骂他的所有人的嘴都堵上。说得大一点(我也异取以为高一下),“焚书”的大原则并没有错,错只错在方法上。又是一个治水的问题。

    “坑儒”那事跟很多人们心中所想的是大相径庭。有几个家伙,吃着人家的饭,暗地里聚在一起商议“始皇为人”,商议的过程是很不错,“始皇为人”也是分析得很一针见血,可最后商议的结果是“乃亡去”。这好象说是一帮人对老板不满意,聚在一起商量说,咱们明天起都不去上班了,而且还不让老板找得着自己。这一下,那些还在上班的倒霉了。于是始皇“乃大怒”,结果就是人们所说的“坑儒”。整个事情来讲,你只能说是秦始皇这个人性脾如何如何,当皇帝的有几个能免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不能把这样的事提到什么文化的政治的高度来批判,要知道秦虽然是以法家取天下,但其他的家并不是一点点地位都没有。秦并不是一个暴发户,它好歹也是以前周的一个诸候国,也是很有文化渊源的,比起后世的一些朝代来其底蘊只深不浅。

     

    秦的统一过程是漫长而血腥的,其败亡是迅捷而残酷的,后世用“土崩”来形容真是非常之贴切。它的时间虽然很短,但留给后世的东西倒是很多很多,对于如何治理一个大帝国,秦给后世提供了很好的经验与教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