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07

    秦殇――读《史记•秦始皇本纪》之四 - [读史小记]

    Tag:历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572190.html

     

    在中国历史自公元前221年起的二千多年历史长河中,秦朝开天辟地的十三年是短暂而神秘的。秦的六合一统有如黎明前暴风雨而夹带的凄烈闪电,自苍穹之顶驰掣至远边大地之底的雷霆一击,震醒了这片大地的千千万万还在沉睡中的生灵,闪耀天地之间的漆白使这片大陆上的先人们开始有了一个全新的视角与眼界来观察这个世界,半空中逝过的那一抹闪亮虽然是瞬间的,但其留于宇宙与人心中的那种气势与威严是永存的。

     

    有话说“其兴也勃矣,其亡也勃矣”,前半句对于秦来说一点都不合适,但后半句是极其合适的。后世几乎没有一朝如秦一般在如此之短的时间之内就把帝业丢掉的,从陈胜、吴广算起,三年,强秦就从历史中消失了。

    这种跌宕起伏的历史总是会引起后世大多数人的兴趣,所以开始有了“秦鉴”一词。秦二世与赵高也就被竖为二个典型,因为二世在位的时间实在是太短,而且也是没什么的作为,所以这个位置就由其老爸始皇帝自己来代替了。秦始皇造的轮子,经赵高轻轻的一拨就有了那令人回味的十三年。后世的儒家(因为后世论史的人大多是儒生,看过《论语》后发现自己其实也是很儒家的)一般认为秦如此之快的败亡是因为没有采取他们那一套东西而用了法家的玩意所致。其实在我看来,这个推论是很站不住脚的,就象我们理论所当然的认为公元前221年的统一是历史的必然一样的是一派胡言。

    我们可以把秦的土崩与十六国时期的前秦作一对比,十六国时期的社会情况可能是要比秦时复杂一点点,但秦人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其维持统一的困难程度是后世所无法想象的。你看一个淝水就把前秦给毁了,所以一个大泽乡就让秦走到了历史的尽头一点也是不足为怪的。

    不要说什么我们在秦之前夏商周就是已经是什么什么了,秦的功绩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之类的话。那也只是后世的儒者为了贬低秦人所用的伎俩,三代只是儒家的一个梦而已。秦的情况李斯的判断是很准确的,“五帝不相复,三代不相袭”,历史本身已经证明,秦人在治理一个大帝国的道路上,大方向并没有错。错只错在方法、时机与细节上,始皇帝的这个“始”不好做啊。

    由陈胜的那一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而涌起的反秦风暴,绝不只是当时人们不堪秦的重负这么的简单。到底当时的人们“负”到哪种程度,历史上没有什么很明确的记载(反正我是找不到,这个由专业人士去搞了),但我相信后世里绝对有比之秦更苛的政权,但它们都没有如秦一般很快的垮掉。造成这样的原因是两方面的,一是当时的人们还没有从封建制的心理状态过渡到帝国制下面来,二是李斯他们还没有建立起一个完善的帝国治理结构。

     

    对基层的软性控制力是衡量一套制度的优劣、一个团体的健康、一个个人的领导能力的一个风标。所谓的“上情下达,下情上达”就是对基层软性控制的完美体现,一整套完善的结构是这种控制的一种保证。有了完善的结构,用朽木也能搭起一座房子,糟糕的代码也能顺利的跑起程序,虚弱的病体也还能顽强地抵挡大多数病毒的侵袭。秦国由于商鞅变法的缘故,在战争年代里,在战国那种纷争中,确立起一套比较完善的结构,发挥出了自身的能量来与各国争衡。但从秦国到秦朝是一次大的飞跃,这不单是人口与疆域上的增长,更重要的是“攻守之势异也”,得天下与治天下是两码事。由于还没有一套完善的结构,李斯那帮人治理天下是很孤单的。总体上讲,秦对整个帝国的控制力以我的估计其实并不比后世强,它的控制是很刚性的,能控制到的地方绝对是很强的,控制不到的地方跟没控制没什么区别。秦帝国如果对基层有一种较好地控制,是不太会出现土崩的局面的。而后世,别看它好象没有如“暴秦”一般的控制“欲望”,其实它的控制是柔性的,控制得到的地方呢当然是控制住了,但控制不太了的地方呢,它还是可以很好的制约住你。控制就是一种艺术,秦人不懂得艺术,所以失败了,用我一脉相承的那些说法来说就是秦人是“唯物主义”者。

    一边是普通人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一边是还没有建立好一个完善的结构,这就给那些六国的“遗老遗少”们乘虚而入了,所以陈胜一呼而天下乱。在第一个因素上,随着时间的推移,问题迎刃而解;在第二个因素上,儒家找到了一把钥匙,或是说儒家一开始就握着那把钥匙,只是大家都不知道那是把钥匙,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钥匙也许有好几把,但儒家先找到了,而且这把钥匙的确是很强,经历了多多少风风雨雨,我们的文明还矗立在这片大陆上。

     

    所以说后世儒家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来反推秦亡天下是由于“反儒”这样的一种结论是站不住脚的。“反儒”只是表层原因,深层原因是法家还没有找到治理庞大帝国的钥匙,法家当时的那一套理论对基层没有“控制力”,他们的理论是针对中上层的。

    秦亡天下,何也?“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仁义不施”倒未必亡,但“攻守之势异也”是至理。

    分享到:

    评论

  • 为什么不读读文革史呢?现在需要关心的是读文革史的感想。
    回复说:
    文革史现在没有还比较传世的作品,所以不读。
    再说了,按照读史计划,即使有,这个也要放在最后读了。
    文革现在回头看还稍显早了点。它对中国文化的影响要在百年后才会有所显示。
    2005-11-08 09:5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