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25

    二十四史循吏传之汉书篇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63313957.html

    虽然《史记 循吏传》人物质量很高,不过年代久远显得单薄。而《汉书》作为断代史,且是写前一二百年的事而已,它的《循吏传》就丰富得多了,比起后世的史书来说它的《循吏传》人物质量也是很高的。入此传的人物基本要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标准,为人都比较宽厚,这在汉吏普遍苛刻的情况下是很难得的。

    第一个人叫文翁,景帝时人,他任蜀郡守时,那时蜀地还很有蛮夷风,文翁就想方设法的开学校行教化,[由是大化,蜀地学于京师者比齐鲁焉。至武帝时,乃令天下郡国皆立学校官,自文翁为之始云 ]。

    第二个叫王成,治理胶东比较的好,宣帝下诏褒奖,还未征用就死了,后来有人说这个王成搞虚报,自此很多人认为此人徒有虚名。不过班固、班昭还是把此人列入循吏传了,说明其实此人应该是比较复杂的不简简单单是虚名二字而已。

    接下来一个是黄霸,这个是这个传里最有名的人了。此人为人宽厚又很精明,做过很多官,计有河南太守丞、廷尉正、扬州刺史、颍川太守、京兆尹、御史大夫、丞相等,不过最能体现他才能的还是当地方官的时候,[外宽内明得吏民心,户口岁增,治为天下第一 ]。这个人不简单可以由下面一句话看出,[是时,凤皇神爵数集郡国,颍川尤多 ](那是他做颍川太守时的事),一个当然是地方治理得比较好,人与自然比较和谐,神鸟也来凑凑热闹;一个就是当地人文化比较高,有点事就记下来了,其他那些蛮荒之地天天有神鸟来的,没人看见,有人看也是见怪不怪了,也就没人记,所以也没那么多事。

    黄霸当京官就远没有当地方官那么得心应手,前一次当京兆尹就犯错,回颍川当第二回太守。后来当丞相时有次京兆尹张敞(就是画眉那个)家的鹖雀飞到他府上去了,这鸟儿比较少见,黄霸又以为是什么神鸟还要上奏,差点闹笑话,不过这事最后还是被张敞当个事由参了一本,搞得很尴尬。[然自汉兴,言治民吏,以霸为首 ]。

    黄霸这么有能耐,跟二个人关系很大,一个是他的老师夏侯胜,由于非议诏书黄霸跟夏侯非一同坐过牢,由此跟夏侯胜学过《尚书》,那个时候学过点儒家经典的都是了不得的人,理论上就占很大优势啊;不过坐牢之前黄霸就已经当过不少官了,所以另一个人关系更大,这另一个就是他老婆。黄霸年轻的时候为阳夏这个地方的游徼(一个官职)的时候,有次跟一位看相人外出,路上看到一位女子,那看相的说,这位女子会有大富贵,不然的话那些看相的书都可以扔掉了。后来黄霸就多方打听到这位女子,娶回来当老婆了,并厮守终身。每个成功男人后面都有一个女人万古不破啊。

    朱邑,没什么特别可写的,就是死前那句遗言牛,[“我故为桐乡吏,其民爱我,必葬我桐乡。后世子孙奉尝我,不如桐乡民。” ]后果然如此啊,所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如此。

    龚遂,曾为昌邑郎中令,昌邑王(就是被霍光废掉的那个)被废掉时群臣多诛死,因为之前龚遂对王数谏争,由此免死。后来渤海这个地方闹饥荒,盗贼横行,很多人搞不定,丞相、御史推荐龚遂可用,七十来岁的龚遂出任渤海太守。刚召见的时候,宣帝看这个人这么老了,人也长得矮小,有点轻视,问怎么平定渤海的盗贼。龚遂说了一通,然后说,[今欲使臣胜之邪,将安之也 ],这句很有水平啊,立马就信任有加了。后来是单车上任,[移书敕属县悉罢逐捕盗贼吏 ],那些拿锄头农具的都是良民,下面的人不许抓捕,只有那些拿武器的才是盗贼。[盗贼于是悉平,民安土乐业 ]。所谓的盗贼横行,饥荒也是因素,但很大一部分其实都是当官的自己搞出来的。

    此传最后一位召信臣,事情也差不多,[为民兴利,务在富之 ],最后也立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