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0-07

    二十四史循吏传之晋书篇(良吏传)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64512750.html

    《晋书》没有循吏传,只有良吏传(二晋南北朝的似乎都为良吏传)。前面《史记》、《汉书》、《后汉书》看这种传还稍微有点看头,看到这个里就非常的索然无味了,前四史水平比较高还真不是盖的。

    晋是个很悲剧的朝代,真正安稳的时间只有十来年,良吏也是乏陈可数得很,这个传基本是属于差中挑不次这样的。魏晋南北朝世族横行在良吏传里居然也能看到痕迹,即使是良吏传这种不大不小的人物也是一提就是一家子的人,某人是某某人的孙子或从孙,或者是某人的父亲是怎样怎样的,然后讲完本人之后又是他的兄弟曾干过什么当过什么官,再是儿孙或是兄弟的儿孙都做过什么。另外一个就是这个传的人物比较集中,多经历过永嘉之乱或是在永嘉之前就没了的,就是说这个传里土生土长的东晋人非常的少。

    第一个人物叫鲁芝,有点眼熟的名字,看了一下他的事,果然是这个人,三国里司马懿诛曹爽时这个人从城里跑出来的。

    接下来一个叫胡威,有个他与他父亲胡质之间的故事。胡质在曹魏时为荆州刺史,胡威去看他老爸,家里比较穷,只一个人骑了一只驴去了,风餐露宿很是辛苦。看望完回来时胡质给了胡威一匹绢,说这是俸禄的结余,权当回去的盘缠。然后胡质手下有位都督,想拍自己上司的马屁,在胡威回家时,假装同路人,一路上照顾有加,走了几百里被胡威怀疑了,问明后把那匹绢给了这位老兄让他回去了,以后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父亲,胡质就打了那都督一百杖把他辞了。后来胡威在晋为官时,司马炎曾问过胡威说,你与你父谁比较清廉,胡威说:[“臣父清恐人知,臣清恐人不知,是臣不及远也。” ]

    王宏,此人入这个传完全是靠他年轻时的表现,以前当汲郡太守时有点政绩,被石鉴赏识,后来为河南尹、大司农时就乱七八糟了,很苛刻。还把犯人铐起来,泥墨涂面,放入深坑中不给吃饭,还擅自放了五年以下的刑犯二十一人,由此被弹劾。晋朝人有个性,就连入良吏传的人物也是这么有个性的啊。后来这个人还为司隶校尉,检查士庶的穿着车马,庶人紫色衣服不能穿,绫罗绸缎不能穿,那时司马炎还常常派手下观察风俗,王宏由此让手下连路上的妇女的内衣穿着都要检查。晋朝真没人呀,连这样的人都可以入良吏传。

    曹摅,当临淄令时,县里有位寡妇,[养姑甚谨 ],这个姑不知是什么亲戚关系,夫的姐姐?,按理夫家除了婆婆其他也没什么要养的,不过晋时的人伦关系比较复杂,不理会。姑觉得她还年轻,劝她改嫁,寡妇不答应。姑觉得挺可怜的,自己也过意不去,就自杀了,然后夫家的亲戚就告寡妇杀人,接下来的情节很俗套,用刑,自诬,青天大老爷曹摅出现,雪冤。整件事其实没什么可提的,着眼点主要在“姑自杀”。这个曹摅也干过把犯人放了的事,但跟前面那个王宏境界是差别大了。这放犯人是放人家回去过年,过完年后,犯人又都自己回来了,之后李世民也干过这事,所以放犯人这事不是李世民首创的,至少在晋朝时就有人干过了。这个曹摅后来永嘉年间当征南司马,讨伐流寇战死,很多故吏与百姓都来奔丧,这是这个传里比较有人气一位。

    邓攸,这个人很坎坷。就是邓伯道,京剧《桑园寄子》里的那个邓伯道,历史上的比戏曲舞台上的要惨得多。七岁丧父,不久丧母及祖母,守孝九年。之后有功名当官的事没什么可谈。永嘉末没于石勒,石勒对当官的很痛恨,本来要杀了邓攸。恰巧看门的认识他,于是借了纸笔写了篇文章,等石勒心情好的时候看门的送那篇文章给石勒看,石勒看文章不错,所以就没杀。石勒的心腹张宾以前跟邓攸做了邻居,很看重邓攸,于是常对石勒称道邓攸这个人,于是后来邓攸做了参军。

    石勒的军营夜里是禁火的,犯者死。有位胡人与邓攸作邻,夜里失火把车烧了,他诬告是邓攸放的火,邓攸也没有争辩,知道争也没用,人在屋檐下呀,准备于家人作别受死,结果石勒赦免了他。不久之后,那位胡人深感惭愧,自绑到石勒那说是他放的火跟邓攸无关,还暗地里送了邓攸马啊驴啊这些财产,之后呢那些胡人都很敬重邓攸这个人。

    在石勒那也不是一回事,整天征战的,于是瞅个机会邓攸就跟家人逃跑了。真是祸不单行,跑到半路遇上强盗把牛马抢走了,只能步行,还带着二个小孩,一个自己的儿子、另一个自己弟弟的儿子。邓攸知道这二个孩子是累赘,无法保全二个,必须得有牺牲,就跟妻子商量说,我弟弟死得早,只留下这个一个儿子,不应当抛弃他,要抛弃只能抛弃自己的儿子,咱有幸活下来以后还可以再生的,于是把自己儿子扔了。结果早上扔了,到了晚上,小孩自己追上来了,到了第二天邓攸就把自己的儿子绑在树上才离开。后来他妻子也没有生过孩子,过江后邓攸也纳过妾,不过查问之后方知是自己的外甥,兵荒马乱的年代到处是家人离散的,之后邓攸就再也没纳过妾,所以无后。

    到江东之后,邓攸做过吴郡太守,[在郡刑政清明,百姓欢悦,为中兴良守 ]。

    传的最后一位,吴隐之,东晋末年人。很清俭,每月得俸禄,只留够自己口粮,其余都分掉了,自家搞自力更生。穷到什么程度呢,当初嫁女的时候,谢石知道他家穷,让手下带用品去帮忙操办喜事,结果发现他家很冷清,他家的婢女牵狗准备到市上去卖以筹嫁资。在晋朝当官的窘迫到如此不多见。那时的岭南是很荒芜的地方,到那地方做官生活条件很差,不过搞些奇珍异宝回来就发达了,所以到那当官的都贪得不得了。后来吴隐之当了广州刺史还是一如既往的俭朴,所谓[夫处可欲之地,而能不改其操 ],[南域改观 ]。能改变一个地方的面貌的人是非常了不起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