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0-08

    碎梦集(20110320-20111001) - [梦境奇缘]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64723419.html

    3/20:一辆浅绿色的小车,跟QQ一样大,但外形如普桑,从我们身边疾驰而过, 撞上路边墙的沙堆里翻了个身。里面没有坐人,原来是辆遥控车。


    3/22:一无良警察对一个人扔斧头、石头,石头很大,大概有三四台笔记本电脑叠起来这样大这样厚。有人说不要扔了,会砸死人的。警察说我正想弄死他呢。我火了操起电 线杆旁的一把斧头就飞过去。警察用手里的斧头挡了一下还是被旋起的斧柄猛击在胸口。咆哮着冲过来,我操起一根短棍拦腰扫过去。

    4/5: 搭熟人的车,车子老旧了,变速器都重装过了,装在副驾驶位置上占了很大的空间,能看到各种齿轮,我在副驾驶位上不小心踩到了一个部件,齿轮就没咬住,换档都 换不了。半路停了下来,围过来几个人兜售抗辐射的药物,单子递到车子里来,熟人还帮腔。我怒喝一声骗子,不甘地走开了。

    4/11: 在街上走,二位秘密警察叫住我要看身份证,我不给看,然后到了派出所,所里的人我认识,然后在人家的默许下我对一位胖子暴揍了一顿。跟他俩要坐飞机回上海, 机场候机的时候,利用瘦子的帮助从洗手间换衣服走掉了。身手敏捷的我跑到大街上拦了辆小车,开到一花园换成自己藏在那的改装车。 戴上假发,开着车我往西边走了。经过精密计算,带够汽油、水、食物,把人裹得严严实实,我开车经过大沙漠往新疆走准备到中亚去。结果在边陲小镇碰上一位伊斯兰血统的汉族女孩,我喜欢上人家了,人家在那过得很艰苦。 我那时的样子已经不带眼镜,皮肤黝黑,脸上有刀疤(一路打打杀杀留下的),凶神一般。然后我就不准备走了,留下照顾那位女孩。后面梦里还出现各种旗,俨然已经在当地站稳脚跟成为地头蛇了。这个梦做得完全可以写本小说了。

    5/4: 很混乱的梦,看戏后排,诡异的后面几排朝向跟通常的方向成九十度的,然后我在某排的边上刚好就成最后一排了,跑到中间过道处站着看。发现座位象我初中时镇上电影院,房子象我村礼堂,从边门望出去又象十几年前外婆家的情形。 台上演的《义侠记》,武大矮子步一晃而过,大段情景都是武松杀嫂。武松是奚中路,潘金莲是有武功的,各种筋斗乱翻,到处翻腾。然后最乱的事情是这戏是上午演的,戏牌出来说下午居然要演挑帘裁衣,是刘异龙、梁谷音,好吧下午过来看女主复活,没看到下午的戏,醒了。

    5/17: 又见发大水了,过三渡溪后到镇上的路全被淹了,可走的路都是在半山腰的。已经废弃的半山腰的那条短隧道抬头就可看到,不过通过隧道后发现水库的水位并没有特别高,桥还没被淹。

    6/6: 双方对战,我们往楼下射箭,我居然会增益魔法似的,我周围的都变得很快很准。在一个似曾相识的地方骑车带人,发生很多事,忘了。

    去客户那演示,碰上了网友,演示得就很顺利,最后知道了人家的真名叫杨秀慧。

    6/7: 龙(不是中国神话里那种,象是游戏里的那种黑龙)好象比较喜欢乙炔火焰似的,有位MM挥舞着如剑一样的乙炔喷枪把一条龙引入岩浆池中,那龙咆哮着想从池里逃出来,一露头就被乙炔剑给斩得皮开肉绽的回去了。最后龙被斩出一段段的死在岩浆池里。

    6/12: 去买车票,售票的似乎跟我熟悉,问要上午还是下午的,我是随便,给了一张,然后聊了一会,发现票是9:30的,现在都已经快十点了,我说怎么可以买这样的票给我,欺诈,要投诉。换了一张。

    在等公交车,居然有MM主动找我搭讪,前二天好象看到过,脸比较圆,短发。发现是昆虫,还是袁国良的粉丝呢。车来了,停得比较前面,我跑一段路上去了,发现她没上来。

    6/19: 又是大水啊,不知是在什么地方,河(或湖)边,地势稍急。建筑是一级一级建的。然后就看见水一波波的漫上来,人们都往高处逃,一会就把最下面一级的建筑都给淹没了。淹掉的地方有一二十米深啊。

    似乎是有点接上个梦的,我在爬大楼外墙(为了避水,但这个梦里已经没有洪水的痕迹了)。大楼的外墙的折角处有排排的孔洞,便于攀爬。我如异形般手足都长成刚好可以利用那些孔洞的形状,很容易的就上去了。到顶后又顺着溜下,下面有人说可以直接跳有降落伞的。 降落伞开关居然还是在地面某人手里,跳的高度低(我都已经滑了好一段了才告诉有降落伞可以用),打开又有点晚,落地的时候都还有冲击力,象从一楼高的地方跳下来一样。

    6/20: 似乎是很远古的时候,到处是丛林、沼泽。从一条大江的源头开始,刚开始是空中鸟瞰,到了一分汊处,视角转为奔腾水流之中,人似乎就是这大河中的一水滴。所过之处落差极大,水极急,后有一100多米高的瀑布,从上面往下冲时隐约能看到被水流冲刷出的大深坑轮廓,到出海口处,梦止。

    还有一个其他完全忘了,只记得有一个肩扛式导弹报仇的场景,轰的一下房子端掉。何人何事不记得。

    6/21: 秘密警察来抓人,我去通风报信,结果人家不领情。然后大批人来到他们被堵在一个走廊的尽头,我被隔离着从一个侧门推到一个废花园里。一位警察问我抓的谁呀这么兴师动众的,我说那位穿黑西装的就是某某某(不是坏蛋呀是好人)。旁边一位秘密警察过来让我不要说,我一脚把他踹到污水坑里。 然后一位小头目,是女的,过来打了我腹部一拳,腹部不疼,不过头晕居然倒地上了,她说要是碰上他们四大金钢要打三百拳算我好运。我偷偷摸摸从地上捡了片边缘锋利的石片,站起来说那又怎样。刚才那位被我踹水坑里的咆哮着冲过来,被我当场割喉,一下全场安静了。

    7/29: 吴光煜、周志清到上海来演出,看戏的地方似兰心,我在二楼,第一排坐了位戴着如孔雀开屏般巨大头饰的女子,视线被挡,半个舞台都看不见,当演员走到舞台前部时不得不从座位上站起来看。

    7/31: 十一回家,村里请戏班演戏,看了二场,记得一场是《薛刚反唐》,另外还看了一场露天电影。

    8/7: 整条河流的走向象我老家的小溪流,不过其中拐角处有个深潭。地形关系,长年不见阳光,潭水阴深,映出来的水都是黑色的,名黑积潭,路边小山坡有红树林,所以又名红树潭。靠近潭边的小路除了正午时分没人敢走,很多人走失踪了。人们多是从小山坡红树林那边绕着走的。 这次我一反常态没有去探究那个深潭的秘密,也从小山坡上绕着走,走到半路居然遇见熟人,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后来天下起雨,从小山坡下来的一段路被水淹了,小心翼翼地趟着水过,提醒后面的人不要被水冲走了,不要脚踏空了。

    8/11: 大巴车很厉害,各种弯角嗖嗖的过。到了一个长下坡,司机改为自动驾驶,自己跳下车跑步去了,跟着车子跑。然后开着开着,方向歪了,司机跟不上来,车子翻下山坡被小树林的树林减速才停下翻滚。还好没有重大伤亡,我们二三个人把那个不负责任的司机打了一顿,打得头破血流。 然后厂家来调查原因,浩浩荡荡的一帮人,干事的就一个。我详细的描述经过且提出可能出问题的地方,然后他找到了软件的BUG,一个变量用了上一周期的值没有 及时更新导致无法校正所致。然后那帮人现场就开表彰会了,领导英明之类的,没那工程师的事,我和那工程师相视一笑,对这事见怪不怪

    9/15: 整个画面很压抑,呈锈铁色,一种经典工业时代的氛围,很多穿法师袍的人沉默的走来走去。走路老喜欢选新线路的我坐一电梯居然跑到一个废弃的大堂,一片空旷,地上散着很多老松枝,这是一个烧柴火的旧食堂堆放柴火的地方。

    9/18: 前面的事忘了,开着拖拉机从一个地方转出来。这拖拉机除了有方向盘,跟手扶的差不多,没有驾驶室,刹车要用力踩的。然后路上碰上下班的大队自行车。有不怕死的往我这边骑,一辆辆顶在前面僵持着,被我一个个抓出来扔走。有不服气的从后拉着不让走,我开足马力甩掉了。

    9/24:这一晚做的梦的个数极多,难得的是大多都记得。

    我跑到美国租房去了,外面看来老久的房子里面装修还是不错的,当然主要是环境好,环树林一层有湖。然后跟隔壁的MM研究了一下房子结构,发现我前面还有一家,小伙不在,停了辆山地自行车。她那边就她一个人,晚上过去吃饭了,后来的事不知。

    看武戏,有人说武生、武旦的区别等等,然后我跟人家侃上武戏的历史,说什么动静相宜,静比动难一堆理论,并说我以前写过文章,过会跑楼上给你看。 为了上楼给人家拿论文看的,直接脚一顿,嗖的一下不知跳到几楼去了,一家科技公司,要保密啊,保安很嚣张呢,过来赶,还要把我送到派出所去。下楼过程中,我发挥脚程快的特长,踏着迷踪步,几下就逃走了。

    场景好象还是接上一个的,逃走过程中不知到了哪个楼层,有人在那做实验。把一个人吊起来,然后把凳子一抽就象上吊一样(人居然不会死),然后拿一仪器测,据 说这样可以知道那吊起来的人在想什么。屏幕上出来很多方程式啊,各种高科技设备的图景,象我刚才闯进去的高科技公司样子。 然后不对啊,吊起来的这人小学毕业呢,他们发现旁边坐着一位带着大头套的人,那是脑波发射装置,测试仪器被干扰了啊,把他赶走,其实我想是被我的脑波强力入侵了。换另一个人来测,照样吊起来,过会一点反应都没有,那个人大骂一声,骗子,自己解开绳子走掉了。

    这个忘了很多,只记得梦到小时候的邻居,然后他家要起门牌号,xx弄73号呢,还是xx弄74号。征求我的意见。

    居然还是从第一个梦住的地方走出来的,然后要过一条大河,发大水了,河水涨得老高,都涨到那座桥的桥面,刚开始旁边桥栏杆的底座还没有被淹,还能一点点蹭着过桥去,后来连栏杆底座都淹了。桥都快塌了的样子,大家都从上游另一座没被淹的结实点的桥走了。

    最后一个梦完全成不了一个故事,就是抽水马桶堵了而已,看着很恶心的。

    9/27: 做了很无厘头的一个梦 ,发现Hero3里黑龙对泰坦的致命伤害是因为,泰坦人们进贡他的是淡肉,黑龙人们进贡他的是咸肉。然后黑龙喷了一口满是咸肉味的龙息,估计是泰坦对咸肉敏感,所以造成了致命伤害。

    10/1: 行军打仗,经过一个很险要的山壁。前锋才刚走出那地段不远,然后说不知打的地方在哪里。我骑着飞马往前传令让停止前进。那些在山壁上的部队一片混乱,我骑着 飞马来回安抚。不知从哪冒出一个象洞穴人一样的怪物,飞马落脚在一个很窄的山道上,我一刀把它砍下山,大叫一声妖怪,醒过来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