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05

    秦汉生民识项王――读《史记•项羽本纪》之二 - [读史小记]

    Tag:历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667809.html

     

    自古以来,成王成帝而建功立业者无不是天下万千生灵为其前驱,前仆而后继,以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终以成正果。帝王之业实为天下苍生之所赐,而到头来要天下之生民为其歌功颂德,实乃从古至今一些位居上者之大耻。项羽作为王寇之间之英雄,所不同者,无以为王,无功德也;无以成寇,少鞭挞也。

     

    项梁、项羽他们起事时就干了件不太“厚道”的事,会稽守殷通在天下刚乱时就准备要起兵响应反秦,还准备让项梁他们带兵,结果项梁、项羽借谋事之机斩杀殷通自己起事了。《史记》没有交代殷通的来路,所以也不清楚到底是谁诈谁。

    项羽给人留下匹夫之勇印象的除了那“力拔山兮”,就是因为他“所过残破”了。其实自古为军者,无不有一种血气之勇,而秦汉(及秦汉以前)尤然。善战而有好生之德者为千古之大将。

    襄城坚守不下。已拔,皆阬之”,这个成了后来遣刘邦西入关,而不以项羽的一个原因(《高祖本纪》有语)。“北烧夷齐城郭室屋,皆阬田荣降卒,系虏其老弱妇女。徇齐至北海,多所残灭”,这是分封天下后,齐田荣反,项羽北上破齐时的记述,以致齐叛一直不能平定,汉因乘之,遂有楚汉彭城之战。“外黄不下。数日,已降,项王怒,悉令男子年十五已上诣城东,欲阬之”,这是彭越搅局,项羽四处救火时所为,都这个时候了,项羽还干这种事可见政治上的确比较的低能。这次当然没阬成,被一个十三岁的小孩给说动了,历史没有留下这位救人者的姓名,《史记》上只说“外黄令舍人兒年十三”。

     

    项羽干过的对历史产生很大恶劣影响的事要数“新安阬卒”与“屠咸阳”了。“新安阬卒”没有白起那次那么有名,一是因为有白起先例在先,大家认为秦人这次为报应;二是秦本身没有被后世之人所同情,挺秦者大多是挺其“开二千年帝业之先河”,而那二十万小民当然不入大家之法眼;三是客观上来讲项羽的处境要比白起困难得多,这二十万全是生力军,还要带着他们杀到他们的老家去。“新安阬卒”的历史影响主要是在于这些“卒”不是一般的“卒”,这些人里面有很多是当时造阿房宫的劳动大军,虽然造阿房宫的有很多是囚徒,但想想一个那么大的工程,里面肯定有很多的工程技术人员的,这一下全没了。秦的生产工艺技术一部分成了秦始皇的陪葬品,一部分成了这次阬卒的牺牲品。现代考古常常会发现我们的古人在一些工艺上表现出的后世所很难达到的极高水平,这些工艺技术的失传,一部分固然是行业本身的封锁、自身内部造血功能不足以致后继乏人无以传承,但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每逢战乱之际,如“新安阬卒”这样的大杀戮。坐在这里瞎想想,由此汉初的科学技术水平应该是不如秦的(这个专家们有发言权,我就只能是瞎想想)

    科学发展与日俱进,我们现在21世纪的人当然无从感受埋了那二十万人对我们生活的影响,所以这个“新安阬卒”我们从“人道”上稍微“谴责”一下就行了。但“屠咸阳”则是项羽做的万万不可原谅的事。

    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那雄伟壮丽的宫室,那些个花花草草烧就烧了,也没什么心痛的,至多就是现在旅游团少去一个地方而已。但那些宫室并不是空室,里面是有东西的。当初“焚书”的时候,把天下的书是烧了很多,但官方还是有不少藏书的,这些书都是由一些“博士”管着的(“坑儒”的时候坑的就是这些“博士”里的一些人)。结果项羽一到咸阳,全都付之一炬。唯一“幸免于难”的就是之前被萧何拿走的一些秦的法规制度方面的书,否则萧何一小吏如何去汉承秦制去呀。不过到底是小吏啊小吏,从此大部分的诸子百家之言就不见世人面了。这中间儒家当然也是受到冲击的,所以到清末康有为才有噱头去写什么什么的考。

    “新安阬卒”只是造成了中国科学技术水平的一时停顿,而“屠咸阳”则是造成了中国文化的一个断层,对后世的影响不可谓不大。因为文化思想比之科学技术对人类是更为宝贵的财富。

    现在随便到学校找个中下水平的人来与古时中上资质的人比做数学题,可以把古人打得体无完肤;但如果找个现代中上水平的人来与古时中下水平的思想家来写篇论文,能打个平手已经是大幸了。如果有人觉得用中国的这个家、那个家来跟大家比试有点老土,那去跟古希腊的苏格拉底们去较量较量就知道了。千万不要小看了孔子、老子们的那些思想,特别是中国人,中国人如果抛弃孔孟、老庄是会亡国灭种的。

    科学技术的一时落后只是被动挨打而已,而思想文化的衰亡就是一个文明、一个人种的灭绝。

     

    项羽啊项羽,如果我是天,单凭你烧咸阳一宗罪,就得亡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