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0-28

    二十四史循吏传之宋书篇(良吏传)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69949055.html

    《宋书 良吏传》跟《晋书 良吏传》有二个地方是差不多的,一个是一人带一家,《宋书》这传里提一人,甚至连曾祖都要带一笔;第二个就是入这个传的人都是在偏僻地方任职的为多,基本没在偏远地区当过太守刺史的都不好意思在这个传里出现。

    王镇之,刘裕曾对人说这个人是吴隐之的接班人(吴隐之见《晋书 良吏传》),[“岭南之弊,非此不康也” ]。

    杜慧度,这是很传奇的一家。本来是京兆人,曾祖任宁浦太宁,自此就在交趾。父杜瑗,曾为日南、九德、交趾太守,曾斩过搞抗命的地头蛇--前九真太守;跟林邑连年交战,战功升为交州刺史;卢循据广州,曾遣使通好,使被杜瑗斩了。之后杜慧度任交州刺史,卢循最后是死在此人手上的,应该是死在此一家人手上的,他弟弟杜慧期此时为交趾太守。此人好《庄》、《老》,据说[为政纤密,有如治家 ]。

    徐豁,为始兴太守时上书说了三件事,事情本身没什么可说,主要是其中透露出一些信息。一是[武吏年满十六,便课米六十斛,十五以下至十三,皆课米三十斛 ],分析了很多坏处与不合理之处,建议[更量课限 ];二是郡里有矿工,开采银矿的,[功役既苦,不顾崩压,一岁之中,每有死者 ],又采矿又搞农业的话,不合理,建议[准银课米 ];三是[中宿县俚民课银 ],那地方又不产银,当地人[不闲货易之宜,每至买银,为损已甚 ],[官所课甚轻,民以所输为剧 ],建议[计丁课米 ]。

    阮长之,这个人曾经鞭过督邮,鞭完之后弃官而去。那时当官的田禄是一年一计的,[郡县田禄,芒种为断 ],这事当然不甚合理,后来元嘉末改为[计月分禄 ]。阮长之当武昌太守,离职的时候,他的后任一时半会来不了,结果他自己在芒种前一天解印了,很厚道啊。史书说此人[前后所莅官,皆有风政,为后人所思。宋世言善治者,咸称之 ]。

    这《宋书》写得实在是没什么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