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17

    隐隐之夏--《国史大纲 1.1.4虞夏大事》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7149002.html

    夏距当今实在是太遥远,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是模模糊糊,无论哪一种通史讲到这个年代的时候都不可能化很多的篇幅。《国史大纲》里只用了这么一节来讲述夏的事情,而且还是带了点虞(就是舜)时候的事情。

    当时首推大事是与苗族的斗争,讲到舜、禹征三苗,钱先生又开始古今地理的考证。魏策吴起之言曰:“昔三苗之居,左彭蠡之波,右洞庭之水,汶山在其南,衡山在其北。”后世误谓在湖湘间。惟洞庭、彭蠡地位既左右互易,又古衡山不指湖南,且不当在三苗北。古河域亦有名彭蠡者。江北汉水流域亦有名洞庭者。最后钱先生认为古三苗与虞、夏原来是壤地杂处的。

    民族之间的杂处这个论点,后面讲到春秋时期还会提到,这对于我们构建当时整个的历史画面有莫大的帮助。

    这个期间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是后羿、寒浞与少康中兴,此一事见夏代国家规模已颇扩大。有共主、属邑、敌国等关系,不得仅以游牧部落看待。此事《史记》不载,我以前读《史记》时认为是这整个事情与《史记 夏本纪》的主旨不合(具体情况可以去翻我以前写的《夏商之德》)--太康失国这事在三代之时实在是显得有点突兀,太康从禹算起才第三代,从启算才第二代,而且还是“失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