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1-12

    二十四史循吏传之梁书篇(良吏传)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73114976.html

    《梁书》里这些人很多在齐时就已经小有成就,很多都是先记载的一些在齐为官时的事,人比较清廉知名,然后萧衍即位褒奖一番,然后继续,然后就卒于梁某一年。甚至有些比较早期的,直接在天监某年就卒了。

    庾荜,这家伙就是在天监元年就挂掉的,家里太穷了,棺材都买不起啊。不过说起来这庾荜死比较戏剧性,是愤死的。由于跟一位同乡关系不好,而这另一位也很有才干,所以二人常常明争暗较的,萧衍即使后,庾荜的官没有他的同乡做得大,有次庾荜出了点差错,然后萧衍就以那同乡为榜样对他勉励了一番,就这样气死了。好八卦。

    沈瑀,这个人跟一般的循吏、良吏不太一样,此人性刚,从某种程度上讲,可以入那种《酷吏传》,常对地头蛇啊之类的人物[以法绳之 ]。他任余姚令的时候,手下那些吏家里都很有钱,常穿漂亮的衣服炫耀,结果触怒了沈瑀,说他们是下等的县吏,怎么可以自比贵人,让那些家伙穿粗布衣服整天站着侍侯,有跌倒的就狠命打。有人说由于沈瑀以前穷困的时候被富人羞辱过,所以现在报复有钱人。不过因为他当官清廉自守,所以即使有怨言也没什么,人家心里不得不服啊。后来为萧颖达长史,由于性情倔强,常常顶撞萧颖达,所以萧颖达也怀恨他。后来有次议事的时候,语言又犯冲了,"死了之后"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结果当天回来路上被人杀害,很多人都认为是这事是萧颖达干的,不过不久之后萧颖达也死了,事情就不了了之。这个传前二个人的死都比较特别。

    范述曾,这个是在齐世为官的,齐末时辞官回乡,到萧衍即位时都已经七十来岁了,出来见了一下人就又回家去了,萧衍下诏褒奖了一翻。比较特别的是这个人幼时学过《五经》,这放在二汉根本算不了什么,但二晋南北朝时绝对是稀有。此人的主要成就是当永嘉太守时,[始之郡,不将家属;及还,吏无荷担者。民无老少,皆出拜辞,号哭闻于数十里 ]。而后来辞官之后,[生平得奉禄,皆以分施。及老,遂壁立无所资 ]。

    丘仲孚,这个人也跟一般的良吏不太一样。两汉的循吏一般是行教化为主,二晋南北朝的良吏一般比较清廉,而这个人在齐末为山阴令时[颇有赃贿 ](当然主要原因是当时也比较乱,他这个赃贿可能很多是不得已之作)。此人最大的功绩是在山阴令任上,而且是齐梁二朝都曾为山阴令,百姓有谣:[“二傅沈刘,不如一丘。” ],这里的傅沈刘都曾为山阴令(二傅即《南齐书》的傅琰父子),都有点政绩,但都不如这个丘仲孚。此人[长于拨烦,善适权变,吏民敬服,号称神明,治为天下第一 ]。注意“权变”二字,这也解释了他齐末赃贿的事。这个人不但官当得不错,而且还写书,[撰《皇典》二十卷、《南宫故事》百卷,又撰《尚书具事杂仪》,行于世焉。 ]

    孙谦,在这个传里这个人是个传奇。这个人很长寿,活了九十二岁,而且身体很好,[年逾九十,强壮如五十者 ]。历三朝,在宋齐梁都当过官,而且不是打酱油的,至少为郡守县令,[历二县五郡,所在廉洁 ]。跟一般当地方官的不一样,齐明帝萧鸾准备篡位的时候还拉拢过他(当然那时孙谦没有在当地方官),当然没拉拢成,所以大官也没当成。在当地方官期间这个孙谦当然并不是廉洁二字可以概括的,在宋为巴东、建平太守时,因为那地方比较乱,上任时允许招募三千人带去,结果他什么人也没招募就去了,光杆司令最后还[郡境翕然,威信大著 ];在梁为零陵太守时,[郡多虎暴,谦至绝迹。及去官之夜,虎即害居民 ],很神奇。

    这《梁书 良吏传》特别的人很多呀,最后一位何远,[本倜傥,尚轻侠,至是乃折节为吏,杜绝交游,馈遗秋毫无所受 ],这样的人为官跟别人就不太一样,[疾强富如仇雠,视贫细如子弟,特为豪右所畏惮 ]。所以官也常常做不长,[居数郡,见可欲终不变其心,妻子饥寒,如下贫者 ],[其轻财好义,周人之急,言不虚妄,盖天性也 ]。

    《梁书 良吏传》的人物质量挺高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