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1-26

    二十四史循吏传之魏书篇(良吏传)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76878153.html

    《魏书 良吏传》质量很差,整个就是相关人员的简历,比那些选举的侯选人简历强一点的是中间杂着点简单的评点,什么“甚有惠政”、“性清俭”之类,什么“声绩著闻”、“清誉在民”、“百姓爱之”,死了之后“吏民奔哭”之类。而且《魏书》的这个传跟《晋书》、《宋书》一样,也是一来就来一家子的,什么子某某、弟某某都具名。

    宋世景,这个人记在这个传里据说是有点屈才,彭城王元勰谓其有[“尚书仆射才” ],由于跟人有隙,被人在宣武帝元恪前说了坏话,所以最后也没做到什么大官。为荥阳太守时,[县史、三正及诸细民,至即见之,无早晚之节。来者无不尽其情抱,皆假之恩颜,屏人密语。民间之事,巨细必知,发奸摘伏,有若神明 ]。此人[友于之性,过绝于人 ],弟死,[哭之哀切 ];母丧,[不胜哀而卒 ]。

    明亮,很大的篇幅是跟元恪在“抬杠”,要授他“勇武将军”,又是“号浊”,又是“运筹”什么的跟皇帝你来我往论战,最后说改授“平远将军”吧。最后被元恪[“卿但用武平之,何患不行平远也” ]一句说退了。真无聊。

    窦瑗,自称是窦武之后,为广宗太守,有清白之称,而[广宗民情凶戾,前后累政咸见告讼 ],用现在话说是刁民多,[惟瑗一人,终始全洁 ]。啊,元魏末年,当个地方官也怕刁民的啊,比现在差远了。后面很大之篇幅在议论[母杀其父,子不得告,告者死 ]这律条的情理,大段的引用《春秋》。论战是窦瑗发起的,他是反方,不过他的出发点是[恐千载之下,谈者喧哗,以明明大朝,有尊母卑父之论 ]。

    其他人都没什么可说的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