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1-29

    二十四史循吏传之北齐书篇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77564762.html

    《北齐书》本来就很不全,很多都是后人补的,或从《北史》抄的。这个传读起来很不容易,很多脱字的,我看的电子书这一卷有很多框框,不知是电子书把那字吃了呢还是书原本这一字就是不明的。本来想跳过这篇以后直接《北史》的,不对对比了一下,这里列的人还是比《北史》里的这个时期人要多,为了完整性就不跳过了。

    张华原,为兖州刺史也干过那种把犯人放回家,然后到期后犯人自己回来的事。放犯人这事无论是不是作秀,这么干过的人至少对自己很自信,口碑也不会太差。这个传里的人很多都有超自然力,话说之前兖州常有猛兽伤人,他到之后,居然有“六驳”把那些猛兽吃了。

    宋世良,为清河太守时,监狱里犯人一名都没有,监狱都长草了,每日里衙门也冷冷清清没什么打官司的人,这才是真正的和谐社会啊。后来离任的时候满城人都来送行,有名叫丁金刚的老头说:[“己年九十,记三十五政,君非唯善治,清亦彻底。今失贤君,民何济矣” ]。

    宋世轨,宋世良的弟弟,这个人有名是为廷尉卿时,雪了很多冤案。当时大理正苏珍之亦很公正干练,有[决定嫌疑苏珍之,视表见里宋世轨 ]之说,人称“寺中二绝”(大理寺)。后来宋世轨死的时候,很多犯人都哭说:[“宋廷尉死,我等岂有生路!” ]

    孟业,[家本寒微,少为州吏。性廉谨 ],刘仁之很信任他,无论到哪里都推荐这个人,说此人可信。后来孟业为东郡守时也超自然力了一把,那年郡里的小麦都长得很硕大,然后人们又认为是政化所感。

    崔伯谦,博陵的崔氏,大族啊。崔暹为其族弟,与其为僚旧同门,崔伯谦没什么吉凶之类的大事都不去拜访的。为济北太守,因不忍见血,把皮鞭改成熟皮的,打人只是为了表示一下你做错了事而已。有歌谣:[“崔府君,能治政,易鞭鞭,布威德,民无争” ],而[长吏惮威,民庶蒙惠 ]。

    苏琼,这个人就是前面跟宋世轨齐名的苏珍之。这人少时就很不同,有次跟他父亲见东荆州刺史曹芝,曹芝对他开玩笑说想不想做官,他说:[“设官求人,非人求官” ]。为南清河太守,就对于那些疑难之案很在行,郡里的盗贼自他到任后就没什么动静了。这个人本身很精明,但他的精明只用于识人破案,人很清正。当时济州刺史裴献伯酷于用法,而苏琼恩于养人,当时有[太守善,刺史恶 ]之说。在大理寺时平了很多冤案前面提到过,有段时期到处有告谋反的,都交给苏琼办理,他办下来发现多是冤案,都放了。[尚书崔昂谓琼曰:"若欲立功名,当更思余理,仍数雪反逆,身命何轻?"琼正色曰:"所雪者怨枉,不放反逆。"昂大惭。 ]为人如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