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2-11

    二十四史循吏传之南史篇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80926171.html

    《南史 循吏传》人是非常的多,有很多在前面都见过,但有些简化写了。这个传还有个写法就是写个主要人物后,最后带一段同时期的次要人物,某某、某某也怎么怎么样。

    在这个传里作为主要人物出现,而前面我提到过人有杜慧度、阮长之(此二人见《宋书》)、傅琰、虞愿(此二人见《南齐书》)、沈瑀、范述曾、孙谦、何远(此四人见《梁书》)。从这里发现《梁书》的质量的确是比较高,梁一代的循吏基本被姚察给写尽了;我读书也是比较靠谱的,这里作为主要人物出现,而前面三书里出现过的人没有,就是说没有读漏掉,不错。下面只提那些前面没有出现过的人物。

    吉翰,宋人,[在任着美绩,甚得方伯之体,论者称之 ]。任徐州刺史时,当时有位死刑犯,手下的典签估计跟这个人有点关系或是收了好处,趁吉翰八关斋戒的时候递上求情的文书,吉翰看了一眼让他第二天再来。第二天这典签不敢来了,吉翰把他叫来对他说,你要这位死刑犯活命,昨天我坐斋时看了也有心让他活,但这个人罪行太重,不可一笔勾销的。要表示一点恩信是可以的,不过要你去代他受罪了。然后叫人来把这典签砍了,放了那死刑犯。

    杜骥,宋人,祖上在晋时在凉州避难,苻坚时回到关中,刘裕北伐到长安时,跟着到南方来,当年避难河西的汉人有不少都是由这条路南迁的。杜骥主要为青、冀二州刺史,具体事迹不可考,[自义熙至于宋末,刺史唯羊穆之及骥爲吏人所称咏 ]。

    申恬,这也是北方来了,刘裕灭慕容超时,从广固南下的。他也主要是为青冀二州刺史,[性清约,频处州郡,妻子不免饥寒,世以此称之 ],死后[家无遗财 ]。

    以上三人不见《宋书》,后二位跟北人南下有很大关系。下面傅琰之后列了很多人,有因为清廉得罪的(丹徒令沈巑之),有因为清廉死后无以下葬,手下人买棺材才下葬的(周洽,历句容、曲阿、上虞、吴令),齐武帝知道这事后居然说这周洽做了这么多地方官,也不好好理财,最后死了还得手下人买棺材,这样的人应该罪贬,不值得褒奖。这齐武帝萧赜真二啊,《南齐书》写得真是差劲之极,这种事都不记。

    南朝那些人很多都是跨代的,断代史的话,有时就有点散。《南史》在交待人物来历与结局方面还是有很大优势的。

    《南史》这里对傅琰的后人就书了一笔。傅琰之孙傅岐,在梁为始新令,冬至时也放过犯人回家,当然犯人之后也回来了。傅岐这个人长得很帅,而且很有口才,所以常出使北魏去干外交的工作。后来做到太仆、司农卿,舍人,在机密部门干了十余年,地位只比朱异这家伙差一点。侯景作乱这事,前后各个节点总有独到见解,当然被他都说中了。

    王洪范,宋末从青州南下的。在宋曾为晋寿太守,[多昧赃贿 ],后来逃官了。由于是萧道成的心腹,齐时为青、冀二州刺史,比较难能可贵的是这人[悔爲晋寿时货赇所败,更励清节 ]。这个人还有点好战, 有次去跟北魏干架输掉死了很多人,然后又很自责,大设场面祭那些死掉的人,[人人呼名,躬自沃酹,仍恸哭不自胜,因发病而亡 ]。王洪范[北人而有清正,州人呼爲“虏父使君”,言之咸落泪。 ]

    郭祖深,这是唯一一个《梁书》没有提及的梁朝循吏。传里很大的篇幅是郭祖深抬棺材进谏萧衍好佛而荒政的事,传里录了长长的文透露出一些信息。梁时南朝佛事真是鼎盛,[都下佛寺五百馀所,穷极宏丽。僧尼十余万,资産丰沃。所在郡县,不可胜言 ],而且[道人又有白徒,尼则皆畜养女 ]。这个郭祖深还是武官呢,为南津校尉,[搜检奸恶,不避强御,动致刑辟 ],那些地方官都象怕上司一样怕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