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18

    宋是华夏文明的顶峰 - [读史小记]

    Tag:历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834808.html

     

    今天插播一下,不读《史记》了,今天读《宋史》。

    其实我现在在读的有好几条线,现在写的,基本每周发的是《史记》,但《史记》全文在三年前我就已经通读过了,这一次写小记是回来细读写的。

    顺着三年前的足迹下来,通读二十五史,现在在读的是《宋史》(就是说宋以前的正史我都读完了,听起来很吓人的);总是读纪传体的史书脉络不清,所以之余还读编年体的,现在读的是《资治通鉴》(现在写《史记》的小记,有些地方就得参考着《资》写的)。为了跟纪传体打个时间差,现在《资治通鉴》才到唐的“武后革命”。

     

    今天为什么忽然插进来讲《宋史》呢?那是因为有些东西不得不先说一下。《宋史》是很庞杂的,现在列传部分才刚开始。读完了《宋史》的本纪,志,后妃传,宗室传,基本印证了我以前“宋是中国历史的转折”的想法。中国的文化传统要到宋及宋以前去找,这是我大概一年前说过的话(BLOG有据可查)。今日看来大大的有理。

    宋的文治很盛这以前就已经是知道了的,但到底盛到何种程度,除了知道一点宋的政治比较开明,经济比较发达外还真说不上什么来。

    本纪、后妃传、宗室传粗粗地勾勒了一下宋的基本轮廓,跟唐相比是天差地别。新、旧唐书里,本纪是很惨的,唐前有武后革命,中有安史之乱,后有宦官之祸,最后被朱温给灭门,中间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各种斗争,死了不少人,当时看完《旧唐书》的本纪部分后印象很不好,要不是后来读列传读到许许多多的英雄人物,我现在对唐的评价可能会很低。宋一上来先给了你一个好印象。

    《宋史》十五志,读得很潦草,我读史书的志一般是读得比较潦草的,因为这个东西太专业。即使是读得很潦草,但给我的震动也是蛮大的。如何治理一个庞大的帝国(宋的疆域虽然比较的小,但比起别人来也还是挺大的),宋人给出的答案应该是比较完美的。

    看《宋史》的志常能读到大家耳熟能详的苏轼、欧阳修、司马光、王安石这些人的文章,即使不管志里面的事,读读那些古人的“疏奏”也是很有意味的。拷几段在下面:

    夫欲兴德行,在君人者修身以格物,审好恶以表俗,若欲设科立名以取之,则是教天下相率而为伪也。上以孝取人,则勇者割股,怯者庐墓。上以廉取人,则弊车、羸马、恶衣、菲食,凡可以中上意者无所不至(苏轼)

     

    今以少壮时,正当讲求天下正理,乃闭门学作诗赋,及其入官,世事皆所不习,此科法败坏人材,致不如古(王安石)

     

    四民之中,惟农最苦,寒耕热耘,沾体涂足,戴日而作,戴星而息;蚕妇治茧、绩麻、纺纬,缕缕而积之,寸寸而成之,其勤极矣。而又水旱、霜雹、蝗蜮间为之灾,幸而收成,公私之债,交争互夺。谷未离场,帛未下机,已非己有,所食者糠籺而不足,所衣者绨褐而不完。直以世服田亩,不知舍此之外有何可生之路耳。而况聚敛之臣,于租税之外,巧取百端,以邀功赏。青苗则强散重敛,给陈纳新;免役则刻剥穷民,收养浮食;保甲则劳于非业之作;保马则困于无益之费,可不念哉!今者浚发德音,使畎亩之民得上封事。虽其言辞鄙杂,皆身受实患,直贡其诚,不可忽也(司马光)

     

    人主诚能知天下利害,以其所谓害者制法,而加于兼并之人,则人自不敢保过限之田;以其所谓利者制法,而加于力耕之人,则人自劝于力耕,而授田不能过限。然此须渐乃能成法。使人主诚知利害之权,因以好恶加之,则所好何患人之不从,所恶何患人之不避?若人主无道以揆之,则多为异议所夺,虽有善法,何由立哉?(王安石)

     

    将帅非难求,但人主能察见群臣情伪,善驾御之,则人材出而为用,不患无将帅。有将帅,则不患民兵不为用矣。(王安石)

     

    今为募兵者,大抵皆偷惰顽猾不能自振之人。为农者,皆朴力一心听令之人,则缓急莫如民兵可用。(王安石)

     

    以兵强天下者非道也,然有道者固能柔能刚,能弱能强。方其能刚强,必不至柔弱(王安石)

     

    国家承平百有余年,戴白之老不识兵革,一旦畎亩之人皆戎服执兵,奔驱满野,耆旧叹息,以为不祥。事既草创,调发无法,比户骚扰,不遗一家(司马光)

    ……

    还有很多很多,不一一摘了。食货志、兵志里有很多关于王安石变法的内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其实大家都是有理的,就看你如何去理这个理。神宗的水平这时就显得很重要了。

     

    唉,读完《宋史》十五志,才知宋的伟大与无奈,有其文而无其武,终至灭国,从此我华夏文明衰矣。

    分享到:

    评论

  • 我觉得应该是文学的巅峰,不是文明的巅峰.

    在君主专制下没有文明可文.



    而宋文学水平之高,我以前曾经思考过,我觉得可能从宋建国以来就决定了,赵匡YI出身军阀,深知枪杆子的厉害,所以重文轻武.



    另一个原因是宋时的科举制度的变动,宋之前,科举及第还要经过考察才可以授官,而宋时就及第即授官,所以读书人非常之多.因为隋唐后,除皇族外,做官的只有科举一途.
    回复Fandy说:
    中国二千年君主专制是个伪命题
    2006-02-23 10:2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