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24

    鸟尽弓藏身自亡――读《史记•高祖本纪》之四 - [读史小记]

    Tag:历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857030.html

     

    自古以来,取天下以众家之力,坐天下独一家之荣,不平遗患何以消,多效句践赐种亡。陶朱公遗文种之书云:“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终成千年流传之名句,“鸟尽弓藏”亦成千古名臣之戒语。

    刘邦得天下籍众人之力为多,这一点他自己也提到了萧何、张良、韩信之功。然萧何以同乡之任,十数年尽心谨守,张子房以绝人之姿,功成就仙人隐退,此二人方以善终。夫韩信既无同乡之谊,亦无心腹之寄,数逆刘邦,伐已功而矜其能,知“鸟尽弓藏”之言,而不尽知“鸟尽弓藏”之理,终以“谋反”伏诛。待韩信一亡,藏弓之势已成,彭越、黥布之流欲以全身亦难矣。

     

    刘邦定天下后,第一个“窝里反”的就是韩信,汉高祖五年五月定天下,同年十月(秦以十月为岁首,汉初用秦朔,同年十月也就是六年岁首了)就有人“告”楚王韩信谋反的。跟韩信这样的人打仗简直是找死,最终用陈平之计诈擒韩信,把韩信贬为淮阴侯算是把一只老虎收在了笼中。

    第二个反的也叫韩信,不过此韩信非彼韩信,以示区别史书上叫做韩王信,这家伙是六国之后,因楚汉相争中一直追随刘邦,汉高得天下后,遂封为韩王,王以前韩国的一块地方。五年十二月,刘邦刚收了那个韩信,在六年正月,因为韩王信封的地方实在太好,六国时期的韩国地处中原,心腹之地呀,刘邦看看不放心,就把韩王信“发配”到太原以北抵御匈奴去了。韩王信到那边与匈奴交往多了又被怀疑有二心,韩王信就降了胡,与匈奴一起击太原。刘邦亲征,破韩王信,征匈奴,遂有白登之围。

    以前韩王信守的代地对于防御匈奴实在是非常的重要(代,大致就是现在山西北部,内蒙南部的一块地方,这里历来是中原王朝抵御游牧民族的战略要冲),这么重要的地方得派个得力的人去守。陈豨就被派到了代地,陈豨这个人在《史记》上除了这件事外好象别无记载,陈豨这个人好宾客,这个可是人臣之大忌,更何况你还处于外地,所以又被疑。这时流亡在匈奴的韩王信一诱,这个陈豨也反了。而陈豨之反直接导致了韩信的被诛杀。

    韩信谋反,史书上是写得明明白白地,但明明白白并不表示真真确确。陈豨往代地时向韩信辞行之事有点象欲加之罪,陈豨前往一个是非之地前向韩信讨教倒可能是有,因为韩信的水平在那摆着,谁不想取取经,但说二人由此合谋吾一不信。陈豨反汉,刘邦出征,韩信称病不从欲居中用事吾二不信。称病有之,用事则不然,当其时,君臣二人有阂,韩信不饰之人不惬出征,甚理。韩信谋诈诏、反关中则更离谱,此吾三不信。“诈令人从上所来,言豨已得死(《淮阴侯列传》),韩信入贺,被缚处斩。如去岁信确有与豨合谋之事,则此“诈”之行何来之顺也;于其非常之时,如信确有反事,且“部署已定”(《淮阴侯列传》),此“诈”一出,韩信用兵之人焉有不明箭在弦上之理而由汝宰割乎?

    韩信有无谋反,刘邦的态度很重要,刘邦征陈豨回来后,听说韩信死了,“且喜且怜之 (《淮阴侯列传》),鄙人认为这个“怜”字道出了很多事理。

     

    陈豨之反真可谓是汉初大事,韩信之死与其有关,彭越之死也与其有关。陈豨一反,刘邦出征,向各地征兵,结果梁王彭越也称病,只让手下人带些人马去帮刘邦。这彭越称病与韩信称病性质是不一样的,论功,彭不如韩;论爵,韩不如彭。韩信不出征,只是无法改善他与刘邦的关系而已;而彭越不出征就是恶化他自己与刘邦的关系了。梁王不来,刘邦大怒,皇帝一怒,彭越本想自己去解释通融的,但这时他的一个手下劝他说,现在刘邦怒了才去,肯定会被抓,干脆也造反算了。彭越这个人呀,既没有听这位手下的话造反,但也没有把这家伙抓起来,这就留下了一个后患。手下劝彭越谋反的事又不是什么天知地知的事,后来被一位得罪了彭越的人给捅到刘邦那里去了。彭越这就被抓起来贬为庶人,发配到蜀地。也该彭越倒霉,在去蜀的路上碰上了吕后,还向这个女人求情,说自己其实无罪的,希望回到家乡做个普通百姓。吕后把彭越带回刘邦身边,她当然不是为彭越求情的,而是向刘邦说,彭越这样的人贬到蜀是给自己遗后患,不如杀掉省事。就这样又给彭越罗织了些谋反的罪状,夷彭越三族。《高祖本纪》里关于这件事写得很有意思。“夏,梁王彭越谋反,废迁蜀;复欲反,遂夷三族”,这里“复欲反”即使是撇开列传里的记述来读,也可以读出点门道的,当时又不是天下大乱之时,没有一堆堆的流人、罪人,彭越一个废人如何“复欲反”?刘邦老婆真厉害呀,韩信、彭越都死在她手里。

     

    汉高祖十一年春,韩信被诛,夏,彭越被醢,这在非刘姓诸侯中震动是很大的。黥布与彭越他们都是在楚汉相争中有方面之功的,而且都不算是刘邦的亲信(韩信只能算半个亲信),如此一来,同年秋,淮南王布举兵反就很顺理成章了。这一次黥布举兵反是真的反了,与其让你诛呀醢呀的,还不如轰轰烈烈一下。黥布虽然为一枭将,但比之韩信、彭越还是有差距的,加之高祖定天下已有年头,君臣之位已分,天时不到,即使韩信转世也极难动摇汉之天下,更何况刘邦本身也能征善战,这样淮南王黥布之反在历史中就有如烟云一般一飘而过。

     

    刘邦这个开国皇帝做得是真不安稳,每次有谋反都是自己御驾亲征的,这一次本想例外。但黥布再怎么不占天时、地利,这个人还不是那么好收服的,经过一番政治斗争,还是刘邦自己带病出征。最后黥布之乱是平了,但也加重了刘邦的病情,继韩信、彭越、黥布死了之后,自己也于汉十二年四月崩于长乐宫,比彭越多活了一年左右,这真是鸟尽弓藏身自亡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