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22

    千里之谋――读《史记•留侯世家》 - [读史小记]

    Tag:历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960701.html

    留侯者,即张良张子房也,高祖定天下后,封之于留,故以爵称之以尊。刘邦此人向来“轻士善骂”,多以“慢侮人”,但于张良多以其字“子房”敬之。一来张良的身份本比较的特殊,二来是子房此人确有其绝人之机使刘邦不得不敬。

    后世称一位军师、谋士类的人物的作用,多誉以“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此话就出自于汉初刘邦对张良的评价,读《萧相国世家》的时候提到过这件事了。但通读一遍《留侯世家》我们并没有发现什么酣畅淋漓的,如《三国演义》里孔明先生一般的鬼神之机,粗粗一想,好象是刘邦对于张良的水平有点言过其实了。

    但细细一思,张良“以三寸舌为帝者师”也不是浪得虚名,刘邦绝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留侯世家》里有一句“所与上从容言天下事甚众,非天下所以存亡,故不著”,很说明问题,说明张良对于刘邦的作用是“天下存亡”这样的高度。刘邦上面为什么讲“决胜于千里之外”,而不讲“决胜于百里之外”也是有学问的,能够从战略的高度认识一个人是刘邦高人一筹的地方(刘邦之于萧何也如是),张良所重在其千里之谋。

    那张良到底有无如陈平一样的百里之机,其实也是有的,“留侯从上击代,出奇计马邑下”,隔一句后就是上面的“所与上从容言……”。司马迁写《史记》是很有讲究的,这里露了张良的一角,然后说“不著”,为什么不写了呢?因为“非天下所以存亡”。为什么非天下所以存亡就不写了呢?因为所有的奇谋妙计说到底都只是一种“伎俩”,只有罗贯中那种人才会去大书特书“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太史公怎么可以跟他一样水平呢!上面扯得有点远,下面回到《留侯世家》来。

    汉初三杰中,张良的出身是最好的了,其祖父、父亲都在韩为相,辅佐了五位韩王,书上谓其“五世相韩”。张良跟项羽一样都算是六国的后人,对于秦是有点咬牙切齿的,秦灭韩后,还找了位大力士搞了一次刺杀行动,当然是没有成功,只得隐姓埋名去了,张良的名字可能就是那时取的也不定。张良在逃亡之中最大的收获要数从一位神秘兮兮的老头那里得了本兵书了,后人称之为《黄石兵法》(那老头自称是一块黄石的化身),如何得到这本书的有个故事,这个大家都比较熟悉,不去说了,我最早认识张良这个人也是从那个故事开始的。

    秦末天下大乱之时,张良的第一想法当然是复国了,这个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历史人物都跳不出当时历史的现实。张良的复国梦做得是不太好,手里有《黄石兵法》也是无济,这再次证实了,只有谋是不只以成大事的,还要断,行,使。显然韩王的后代里没有可以与张良相得益彰的人,张良的复国梦当然也慢慢的消亡了,不过最后绝了他的这个路还是后来项羽杀韩王成于彭城。心里那一丁点的慰藉也荡然无存之后,本对刘邦青眯有加且具深交的张良就死心塌地的为汉筹策了。

    张良碰上刘邦是比较早的,在刘邦碰上项羽之前,当时张良就对刘邦有比较高的评价,张良向别人讲兵法,别人都无法领悟,只有刘邦这个人常有所悟,还言听计从,张良认为“沛公殆天授”。虽然刘邦表现出了极大的潜力,但当时张良复国梦还是很浓的,后来张良就复国去的,所以只算是几面之缘,不过这段时间的共处为以后二人的几次重逢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刘邦西入关是第一次重逢,这时张良的复国梦也淡了,刘邦的潜力也开始表现出来了。这段时期张良的作用还不是很明显,因为这时刘邦碰上的对手太小儿科了,只有几件事比较的独特,提一下。一是张良进谏,刘邦入咸阳得意忘形,樊哙进谏没什么效果,后来张良说了几句刘邦才恍然大悟,才有后来的“约法三章”一类的事,才有范增说的“其志不在小”,这在前面提到过;二是鸿门宴,这件事中,张良是贯穿始终的人物,作用非凡;三是赂请汉中,项羽封天下的时候,本来是只给刘邦巴蜀的,后来通过张良、项伯这层关系才多得了汉中之地,这样后来还定三秦才有可能。

    刘邦入汉中是有点凄惨的,当时路上总是有人逃亡,张良很够意思,一路送到褒中,送到这刘邦让他回去了。一是张良不算是刘邦的嫡系,他是有头面的人,项羽当时已封韩王成于阳翟,张良的身份应该是入韩为相之类的,他入汉中的话政治上影响不好,后来项羽就因为张良与刘邦的这种关系没有让韩王成回韩地去,带到彭城,后来杀了(项羽这个人有点乌七八糟,杀韩王成这种人有什么用,楚汉之争一起,张良肯定是刘邦这边的人,有韩王成在手里好歹也是颗棋子,就看你如何用,现在喀嚓杀了棋子也没了,徒增怨恨);二是张良不入汉中的话,也算在外面布颗棋子,何时用上了也不定,后来事实也证明不入汉中的张良比入汉中的张良更有作用。

    张良与刘邦分手时献了一计,“烧绝栈道”。此计表面上是对刘邦不利,烧了栈道以后如何返关中?但背后有甚大之玄机,此计一消后顾之忧,这一烧,不怕你项羽这些人在后搞小动作;二除亡人之患,这一烧,很多人的后路断了,军心可以稍定,当然如此也有人逃,不过逃跑的人肯定没以前多;三解项羽之虑,这一烧,无疑向外宣言,我刘邦不回头了,楚汉之间的迷魂阵,没开打就摆上了,张良回来后,就向项羽说,刘邦不会杀回来了,你看连栈道都烧了,项羽、章邯、司马欣这些人当然就对汉中的刘邦放松警惕了。

    至于烧了栈道后如何回关中这在要争衡天下的人眼里根本不是大问题,路是人走出来的,不怕没有路,只怕有路不能走。如果天下安定,即使把秦岭炸平了,刘邦也不会出汉中;如果天下不定,即使面前是喜马拉雅山,刘邦也会从汉中杀出来。“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虽然刘邦没读过《孟子》,但我想他肯定想到过这层关系,也看到了项羽所潜伏的危机,预计到了自己会有机会从汉中杀回关中。此计很绝,什么叫千里之谋,这种计就是了,刘邦是在“千里”这样的尺度上来衡量此计的得失的,而项羽是在“百里”这样的尺度上来思斟刘邦之所为的,得出的结论当然是会不一样的。什么叫高瞻远瞩啊,这就是了,刘邦、张良看问题的高度不是项羽可比的。

    没有入汉中的张良除了上面回来解烧绝栈道之由外,史载还有一件事,就是刘邦还三秦的时候,给项羽灌了一下迷魂汤,说刘邦回关中是没有什么大追求的,只是要个当初“先入关中者王之”的名份,这件事在读《高祖本纪》的时候提到过了。在这期间,张良还干过什么,《史记》上没有说,不过小动作应该还是会有一些。刘邦还三秦,项羽北击齐后,张良就从韩逃掉了(被带去彭城而后杀掉的是韩王成,张良还是在韩地呆着的,这又是项羽的一大失策),“间行归汉”,这是张良与刘邦的第二次重逢。

    张良回归后碰上的第一件事就是彭城之败,你说刘邦手里当时有张良、韩信怎么都败得那么惨呢!项羽的确是很强的一个人,楚兵也是很彪悍,但由此认为项羽比三人加起来还强属于典型的死读书不思考。张良所长在千里之谋,行军打仗非其所长,这种地方根本派不上用场。韩信可战,但需有方面之任才能显功,彭城这个地方大大小小人物一大堆,刘邦自己都出马了,有十个韩信也无济。彭城那仗一打起来就是硬碰硬的了,几十万乌合之众兼骄兵,面对三万奔赴救亡之急、心怀激愤之精兵焉能不败。败后方显英雄色,此时张良举出韩信、彭越、黥布三人以解刘邦之难,后来此三人也是建功甚多,后来藏弓的时候也是藏了此三人。

    上面是刘邦第一次重创之后的,在刘邦第二次重创(被围荥阳)以前还有一件事是充分体现了张良的价值。当时相持荥阳,楚兵日甚,汉兵日蹙,刘邦很着急,楚强汉弱,总要想想办法改变一下态势。一次跟郦食其在商量,郦食其说以前商灭了夏的时候,封夏的后人在杞,周灭了商的时候,封商的后人在宋,只有秦灭六国的时候“失德弃义”,把诸侯的社稷都灭了,六国的后人“无立锥之地”,言外之意就是说所以秦这么短命嘛,被你刘邦这些人一下就反掉了。现在陛下如果能够重新分封六国的后人,让他们享受荣华富贵,他们肯定感恩得不得了,天下的老百姓“莫不乡风慕义,原为臣妾”,这个德义一行啊,陛下你就南向称王称霸了,项羽那小子过不了多久就乖乖地投降了。刘邦这个人虽然很看不起儒生,对仁啊、德啊这些东西看不上,但人家说得有根有据,还搬出了上古的夏灭了,商灭了。对历史的东西他是不太懂啊,有点晕,不过跟眼前秦灭了比比是很有“道理”的了,就“”,让郦食其赶快去刻印,这事就交给先生他办了,都叫郦食其先生了。

    想想办了件大事,很是得意,正在吃饭的时候,张良从外头回来,刘邦想想这种事要与张良共享一下呵,说子房过来(刘邦称张良一般是称字的),有人帮我出了这么一条计策,然后把郦食其的计策述了一遍,问张良“於子房何如”。下面张良的回答是大大的给刘邦浇了盘冷水,这里《史记》写得是很精彩的,张良回答刘邦的“八不可”翻成白话文实在是无味,下面就拷一大段文言了(为了完整,把整段拷下来,为了对比,把几个曰分了一下段)

    食其未行,张良从外来谒。汉王方食,曰:子房前!客有为我计桡楚权者。其以郦生语告,曰:於子房何如?良曰:谁为陛下画此计者?陛下事去矣。汉王曰:何哉?张良对曰:臣请藉前箸为大王筹之。

    曰:昔者汤伐桀而封其後於杞者,度能制桀之死命也。今陛下能制项籍之死命乎?

    曰:未能也。

    其不可一也。武王伐纣封其後於宋者,度能得纣之头也。今陛下能得项籍之头乎?

    曰:未能也。

    其不可二也。武王入殷,表商容之闾,释箕子之拘,封比干之墓。今陛下能封圣人之墓,表贤者之闾,式智者之门乎?

    曰:未能也。

    其不可三也。发钜桥之粟,散鹿台之钱,以赐贫穷。今陛下能散府库以赐贫穷乎?

    曰:未能也。

    其不可四矣。殷事已毕,偃革为轩,倒置干戈,覆以虎皮,以示天下不复用兵。今陛下能偃武行文,不复用兵乎?

    曰:未能也。

    其不可五矣。休马华山之阳,示以无所为。今陛下能休马无所用乎?

    曰:未能也。

    其不可六矣。放牛桃林之阴,以示不复输积。今陛下能放牛不复输积乎?

    曰:未能也。

    其不可七矣。且天下游士离其亲戚,弃坟墓,去故旧,从陛下游者,徒欲日夜望咫尺之地。今复六国,立韩、魏、燕、赵、齐、楚之後,天下游士各归事其主,从其亲戚,反其故旧坟墓,陛下与谁取天下乎?其不可八矣。且夫楚唯无彊,六国立者复桡而从之,陛下焉得而臣之?诚用客之谋,陛下事去矣。汉王辍食吐哺,骂曰:竖儒,几败而公事!令趣销印。

    这里精彩不是在于张良长长的“八不可”,因为象这种长论,史书上到处可见,而在于中间插的七个刘邦的“未能也”,一个未能出一身大汗,七个未能下来刘邦真是大汗淋漓啊,最后“辍食吐哺”,连竖儒都骂出来了。虽然《高祖本纪》没有《项羽本纪》写得精彩,但由于太史公在各篇的世家、列传里以各种手法展示刘邦,所以《史记》里刘邦的形象比项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件事中张良的作用是独一无二的,一是其深邃的历史洞察力,二是其在刘邦心中不同非常的地位,刘邦还在吃饭都会把饭碗放下来跟他讲事。太史公写《史记》真的有太多的学问,象有些事情写得很简略,就一笔带过;有些事情提一句,然后说“语在某某事”中;甚至有些事情根本就不写,象上面说的“非天下所以存亡,故不著”;而这次关系到汉之所以存亡的事情写起来呢就不惜笔墨了。如果把《史记》只当成史书来读真是糟蹋了。

    我这里也学学太史公的写法啦,非《史记》所详述者不记。反正最后张良虽然没什么攻城野战之功,刘邦还是让他“自择三万户”,张良当然是不会要这个三万户,只希望封于留就行了,因为留是当初张良与刘邦第一次会面的地方,刘邦就封张良为留侯。

    平定天下以后的张良是深喑鸟尽弓藏之理,除了“封雍齿”,“都关中”露了一手外,一直在练仙气。中间只是迫不得已帮吕后出了一策以固太子之位,刘邦晚年要废太子最终没废成,在这中间有很多人起了作用,张良没有象其他一些人那样的轰轰烈烈地反对废太子,但他这一策四两拔千斤,使刘邦最终打消了废太子的念头,天下安定以后的张良还是隐隐有一种运筹帷幄中决胜千里外的绝姿。(刘邦晚年废太子是高祖后期很重大的政治事件,这其中有很多人关联其中,这里只提一下这其中张良的重要作用,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后再谈)

     

     

     

     

     

     

    分享到:

    评论

  • azasxa
  • 搞不懂为何那么多人不懂得兔死狗烹之理.

    汉的外戚是一拨接一拨地前赴后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