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3-14

    二十四史循吏传之旧唐书篇(良吏传下)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198715971.html

    这下质量有点不如上,到后半部开始偏向于个人简历了。

    张知謇,才貌双全,武则天曾命画工画其貌。历十一州刺史,所涖有威严,人不敢犯 。为房州刺史时,唐中宗被武则天安置在房州,各方面多有关照,后来中宗即位封为范阳郡公。而且这一家并不只张知謇一个人出人头地,少与兄知玄、知晦,弟知泰、知默五人,励志读书,皆以明经擢第

    杨元琰,小时候讲话很晚,看相的人说:“语迟者神定,此必成大器也。” 。后来做了很多地方官,前后九度清白升进 ,卸任荆州长史时跟张柬之有过交流,后来张柬之由此引其为右羽林将军,诛张易之兄弟有功。后来在武三思动手之前又先知先觉要求削发出家,所以后来获全;再后来李多祚被杀时由于跟他为同僚一同立过功,也被抓,被萧至忠保出来,又逃过一劫。睿宗时为刑部尚书,一直活到开元六年。

    阳峤,恭谨好学,有儒者之风 ,搞教育工作比较在行。为国子祭酒,推荐一些学官皆为一时名儒。那时学风很糟糕,阳峤整顿一把,搞了些体罚,然后学生就很不满意,有些乘机闹事的,晚上在大街上把阳峤暴打了一顿。唐的太学生也是乱七八糟的嘛。阳峤素友悌,抚孤侄如己子。常谓人曰:“吾虽位登方伯,而心不异于曩时一尉耳。”

    宋庆礼,雅有方略 ,主要在边郡任职。任营州都督,数年间,营州仓廪颇实,居人渐殷为政清严,而勤于听理,所历之处,人吏不敢犯 ,但是好兴功役,多所改更 。所谓做事的人总会被说,后来死的时候,有太常博士说宋庆礼害于而家,凶于而国 ,要谥为“专”,礼部员外郎张九龄不同意,安有践其迹以制其实,贬其谥以徇其虚,采虑始之谤声,忘经远之权利,义非得所,孰谓其可? 那太常博士坚持要谥“专”,后来宋庆礼的侄子上殿喊冤才谥为“敬”。

    姜师度,很会搞水利,当时有太史令傅孝忠很会看星,有“傅孝忠两眼看天,姜师度一心穿地” 之说。

    潘好礼,为豫州刺史为政孜孜,而繁于细事 。他儿子想回乡参加考试,好礼对他说你如果还没学好就不要去了,然后先自己考他一把,结果他儿子经义未通,大怒,召集手下把儿子打了一顿,上枷,站立在城门口示众。他儿子也够倒霉的。

    吕諲,初为哥舒翰的手下,性谨守,勤于吏职,虽同僚追赏,而塊然视事,不离案簿 。安史之乱,肃宗灵武即位,他赶了个早班车为御史中丞。后来定陈希烈这些人的罪的时候此人也参与了,用法太深,君子薄之 。吕諲在台司无异称,及理江陵三年,号为良守 ,很有些手段,安史之后,各地方都有各种强人,没有些手段都镇不住的,而且由于是御史出身,为人刚正。死后江陵当地还给他立祠。

    蒋沇,军旅之后,疮痍未平,沇竭心绥抚,所至安辑 ,当县令连郭子仪都服他,路过他的县时都对手下说:“蒋沇令清而严干,供亿故当有素,士众得蔬饭见馈则足,无挠清政” 。后来为大理卿,持法明审,号为称职

    薛珏,任楚州刺史时,搞简政,被观察使诬奏,后来为硖州刺史、陈州刺史。建中初,德宗派使臣到各地考核官吏,结果此人大大的出名。出使淮南的说薛珏楚州刺史任上去烦政简 ,出使山南的说薛珏硖州刺史任上廉清 ,出使河南的说薛珏肃物 。后来为汴州刺史、河南尹、京兆尹等。当时,德宗曾下诏举荐可以任刺史、县令的人百来人,对这些进行考察,问人间疾苦知不知啊,手下小吏如何用的呀之类的,筛选出有恻隐、通达事理者 一、二十人。最后宰相还要考这些人的文采及理论水平,薛珏反对说:“求良吏不可兼责以文学,宜以圣君爱人之本为心” 。他说得有道理呀,最后这些人就任为官了,结果当然是多称职。上面说出那番话是有原因的,薛珏自己其实就“不可兼责以文学”,刚严明察,练达法理,以勤身率下,失于纤巧,无文学大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