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17

    千里之谋补记 - [读史小记]

    Tag:历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081431.html

     

    上篇写《千里之谋》,写到“七未能”、“八不可”吓了刘邦一身冷汗后,只提了一下张良的固太子之策,就匆匆结束了。因为那“七未能”、“八不可”写得实在是太精彩了,后面再跟不长不短的一段显得累赘。不过如果读《留侯世家》读到那个地方就戛然而止也是有点意犹未尽的,所以今天小补上一手。

    不过关于“固太子之位”的事今天不准备讲,这个准备在《吕太后本纪》的读记中写。在《留侯世家》里有记的“都关中”一事也不准备写,这件事跟娄敬关系甚大,以后读到他的列传时再述。这次只补一下“封雍齿”。

     

    话说刘邦定天下后,论功行赏是头一件的大事,也是一件很难处理的事。当时只有一些功劳比较大的算是比较快的定了下来,其他人“日夜争功不决,未得行封”。上次读《萧相国世家》时候就提到,萧何的功都还是刘邦费了点周折才定下来的,可想而知下面的一些人“争功不决”的状况。

    那些功没定,封也不及的人就整天聚在一起交头接耳了,出生入死地干了这么多年,最后刘季会给我点什么?心里闷得很,一帮人在一起总会合计合计。就这样刘邦总是远远望见一些人“相与坐沙中语”,心里就疑惑,问张良这些人在说什么。张良说他们在准备谋反,刘邦更困惑了,天下纷纷扰扰这么多年刚安定下来,为什么要反呢?张良就说,陛下你从一个平民百姓,靠这些人帮你打天下,现在你贵为天子,而所封的都是萧何、曹参一些亲近故旧之人,而所诛杀的都是一些跟你有仇有怨的人。现在算算大家的功劳,肯定是无法大家都一一封到的,这些人就怕你由此不能封到他,而且由于以前有过什么过错要杀他的头,所以现在相聚在一起准备谋反呢。

    论功行赏是古今之难事,碰到这样的事,刘邦有点忧心忡忡,再问张良该怎么办。张良给出的办法很绝,要刘邦先封一位大家都知道他刘邦很恨的人,当然这个人又要有功劳喽。而刘邦身边刚好有这样的人,他就是雍齿了,这人以前就跟刘邦有旧怨,而且说还常常窘辱他,如果不是因为雍齿此人功劳比较的多,刘邦早把他给杀了。雍齿在刘邦刚起兵那会,从刘邦阵营里叛出去过,当时使刘邦的处境很被动,此事在《高祖本纪》里有记载。张良就要刘邦先封雍齿这样的人,而且是急封。这一封人人心里就定了,想想,连雍齿那样的都封了侯,我就放心了。

    “封雍齿”这件事,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臣光曰:张良为高帝谋臣,委以心腹,宜其知无不言;安有闻诸将谋反,必待高帝目见偶语,然后乃言之邪?盖以高帝初得天下,数用爱憎行诛赏,或时害至公,群臣往往有觖望自危之心,故良因事纳忠以变移帝意,使上无阿私之失,下无猜惧之谋,国家无虞,利及后世。若良者,可谓善谏矣”。

    司马光写通鉴是从“资治”这样的角度来评价的,但其实司马温公没有评这个“使上无阿私之失,下无猜惧之谋”可不是一般人能轻易做到的(司马光写通鉴的目的与我写《千里之谋》不同啦)。张良的千里之谋很多事后看来都是很平谈无奇的,没有什么子丑寅卯甲乙丙丁的,就是那么的一下,就那么一步,就那么的一言,使人是豁然开朗。就拿“封雍齿”这样的事来讲,所有的东西都是摆在台面上的,没有什么“世莫能闻”,事情的前因后果排一排其实也是很简单的,可张良就在当时一下抓住了整个事件中的关键所在,在适当的时机敲了刘邦一下,转眼之间所有的隐患烟消云散。

    面对一大线团,很多人上来就拆,结果是越拆越乱;有些人想到要找它的线头,但晕头转向找不到,或找错了;世界上只有少许人可以一下就找到线头,一抽,全顺了。张良张子房就是世界上的那少许人,无论是“封雍齿”还是“固太子之位”,都显现了张良的深邃洞察力。

     

    观子房之行计,无甚曲妙幽转,多以迩远悠长。事后回首,初无觉其精伦,望似平平,但愈思之愈觉其精深,此乃千里之谋异于百里之谋之处。百里之谋,有如曲径幽深,潺水细鸣,烟雨濛濛,细枝葱葱,极目之处只见那云雾锁天穹,只见那花红隐翠丛。千里之谋,有如绿水青山,万顷汪蓝,空山鸟语,耳闻轰轰,折过那一角,只见那九天银河下龙宫,只见那万千涟涟东逝海,只见那一丝屑缕上云霄,只见那云霄玄耀灼苍灵。百里之谋幻人,而千里之谋怡人,出计行策,怡而不幻,汉之子房,宜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