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5-16

    天变 - [不说而说]

    Tag:地震 汶川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0991915.html

    汶川地震,上海这边据说也有震感,不过我当时只在六楼,也没觉得什么。而且西南地个震最初也没觉得什么的,那地方地质结构本不安宁的。后来的发展大大出乎我的的意料,没想到有如此之大的损失。

     想去年,到米亚罗、毕棚沟旅游就是路过汶川,而且回成都时还在汶川堵了二三个小时。对那地方还是有点熟悉,想来这次地震是天翻地变了。

     从都江堰到汶川的公路其实就是顺着岷江走的,随着江的走势,公路一会在江左岸行进,哪里碰到个弯,过一会有可能就过个桥转到江的右岸行进了。路很多都是在山体里开出来的,只能容二车通过。这样的路时不时在路上能看到“注意飞石”的标牌,这还是平时没地震的时候。从汶川到理县(汶川到茂县的不清楚,我没走过)的也然。

    所谓的汶川县城,其实就是岷江在这里有个比较宽阔的谷地而依势建的城(导游当时提到过“汶川”的由来,我忘了)。以我的感觉比我老家的镇大不了多少,当然我只经过了县城的一部分--从它中间穿过到理县,但仰头看不远处就是山,所以我估计县城不会很大。 后来听说5000米空降了挺吃惊,这种地方降下来难度很大--这绝对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最后得知不是在汶川,是在茂县,估计茂县条件好一点。

     对汶川印象最深的就数堵车了,因为阿坝师专对面的那个大滑坡,从汶川下行时只能从岷江右岸走,那段新建的路,分时放行,所以当时被堵在汶川二三个小时,当时本来还准备好好逛逛汶川县城的,后来误传情报也没怎么逛(具体见我去年写的游游记记)。这一次大地震,不知阿坝师专对面那一道大山的伤口会变成什么样子。

    汶川的山都很陡,山上基本没什么树,多是草,还能清晰的看到人走的路。靠近桃坪羌寨那个地方的山还都是石头,那种灰色的石头,看起来时间都凝固的样子。就这种时间看起来凝固的地方一下子来个天翻地覆的变化把以前没过的时间都补了回来。

    那次旅游还有印象的就是沿途看到的小水电,以及正在建设中的水电站,以及靠近水电站的下游河道由于水位降低而出现的惨景。经过这次地震也不知那些电站会如何。听新闻里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狮子坪,那个地方当时就是土方车与混凝土车横行,满天灰尘的地方,半山腰还能看到新建的公路--用于水电站建成后水位上涨而新建的公路。这来一次地震也不知会如何。

    对于地球来说,几天、几年、几十年,甚至上百上千年都是很短暂的,这点地貌的变化对它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对于我们就是一个漫长而惨烈的过程。

    在灾难面前人类会显得很渺小,但也只有在灾难面前才能体现出人类的伟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