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27

    将军的命运――读《史记•淮阴侯列传》之一 - [读史小记]

    Tag:历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147388.html

     

    淮阴侯韩信,在汉初三杰里可能是最耳熟能详的了。在我的历史启蒙期里,在我知道“历史”这个词之前,关于萧何的事,只有跟韩信相关的“成也败也”这么二件事是了解的;而张良只知道他给那神秘老头“提鞋子”那么一件事;韩信的事,正史的、野史的好象有六、七件之多。谈到汉初的历史,讲到中国的兵家,韩信都是永远绕不过去的一个名字。

     

    韩信的出身是比较卑微的,相对于萧何与张良来讲。不过虽然不高贵,但其家世应该也并不是在社会的最底层,好歹也算是“布衣”,只是可能家底比较的薄,到了韩信手里已经没有什么资本了,所以“贫无行,不得推择为吏”。而韩信呢好象还不太善于正常地谋生,常常是从别人那里蹭饭吃来过日子,《史记》上谓其“常从人寄食饮”,其实就是跟乞讨差不多啦。这个“寄”,不知与“乞”有什么的区别?据我理解,可能是韩信的祖上积了点阴德,现在韩信穷困潦倒了,还可以寄一寄。

    “人穷志不短”,韩信的志不但不短,而且是非常的高。在秦末汉初那么多留名的人里,韩信的“志”相对于讲可能是最高的。项羽的志不小,“彼可取而代之”,但他的起点比韩信高多了;刘邦起初绝对是属于胸无大志的一类人;萧何可能就有些小志,小吏、大吏、最后可能就郡守什么的满足了;张良呢,志也不算小,但跟项羽一样,属于起点比较高的人,没有可比性;至于彭越、黥布之流就不用谈了。具体韩信的“志”我们无从知晓,但从他葬母一事可窥其一斑,“其母死,贫无以葬,然乃行营高敞地,令其旁可置万家”,非常的与众不同。(葬母应该是在韩信“从人寄食饮”之前的事,只有当其世上的至亲身亡之后才会去寄食。关于韩信的父亲,史书上没有一点的交待,估计早死了。由此推来,韩信的母亲对韩信影响应该是非常之大的)

    韩信志高,心气也高。上面提到韩信常从别人那里蹭饭吃,其中有好几个月都在一位亭长(刘邦起事以前当过的那种小差)家里寄食,这种事情日子久了之后总归是讨人厌的。“亭长妻患之,乃晨炊蓐食”,“蓐”讲得通俗点就是被窝,一大早的亭长夫妻俩做完饭自己呆在被窝里吃,等吃饭时间到了之后,韩信过去也不理他,他们自己在被窝里吃得不亦乐乎。韩信当然也就知道他们的意思,居然“怒,竟绝去”。以后就不去寄了。

    韩信的心气是读《淮阴侯列传》常能感受得到的,列传里韩信所作的很多选择跟其心气都不无关系。一个人,穷困潦倒,三餐二顿饱,常常带着一把剑,昂首行走闹市中,背后常有人指指点点,而他嘴角时时泛出一丝丝的让人不易察觉的冷笑。从军前的韩信大概就是这样子。

     

    就这样一位很有才能,志向很高,心气又那么高的人。而当初处境那么差,等日后其建了不世之功,到时要这种人“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难难难难难!日后韩信被诛杀由此也成了必然。

    分享到:

    评论

  • 有原文吗????????????

    回复tiancai说:
    原文到处都有呀。
    网上电子书很多
    2006-06-06 12:1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