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25

    碎梦集(20120226-20120229) - [梦境奇缘]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15326826.html

    我也不想发这么多篇,愣说我有敏感词,只能一分开来发,一点点试。

    2/26:十几年前,上视跟东视为上越青年演员各出了个片子。上视的是钱单陈方四人的合集,编排比较简单主要是四人的唱段为主;东视的是赵志刚,没什么唱段主要是煽情、气氛、意境。东视的片子,空旷的田野阴云密布,田刚犁过但水位不高,能看到清晰的脚印一直延伸到田中央,赵独自一人站在那,过一会镜头转向了一奔腾的河流,只见赵随着水流奋力的往前流,解说不外乎是寂寞地披荆斩棘之类的。戏迷当然对上视的比较卖帐,然后有行政命令说要多放东视的那个片子,少放上视那个。十几年后呢,除了资深戏迷,众人只知道赵志刚曾出过一个不知所云的片子,不知同时期上越还有一个精彩的唱段集锦。对于这种让人以为赵不会唱戏只会抒情的状况,赵自己当然也不满意。

    2/29:我也不知是什么角色,一群人的头?导游?领队?拉皮条的?一群女的住的地方很差,象那种乡下的厕所,里面还有乞丐,然后在那跟人家理论。其中有 一位跟我说她想换个地方,旁边安排住宿的说那就到那那那。我知道那不是个好地方,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但也没有阻止,同意了。过去后,人一进去,门就关 了,然后那女的就被LJ。进去之前我似乎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在梦里我一向很先知先觉的,但我什么也没做,事情发生之后我也什么也没做好象我就是那些人的同 伙,好象我就看不顺眼那女的要教训她一样。我回去继续解决问题,大家搬出了厕所,施舍了乞丐。大伙的事情搞定后,我回到了那个女的住的地方,发现事情还在继续,我觉得太过份了,就敲敲门说可以结束了吧。人走掉,那女的在那哭,

    ,服衣穿好她让门上关我(这句请倒过来读)

    在想怎么善后。然后说女的从后门跑掉了,一帮人大呼小叫的追 赶。当时我既希望她跑掉去报警又希望他们追上她,因为我也是帮凶呀。不久之后说,人找到了,跪在开封府前哭诉请求包大人主持公道。那开封府台阶老高的,门 象大城门一样,除非是出巡,在衙门包大人接案的标准是哭足48小时哭昏过去。然后只见一帮人死拖硬拽把人拖离台阶,这一下48小时要重新计时,告状就无门 了。众人离去后那女的在那抽泣,我过去安慰她。最后那女的似乎原谅我了,然后要回去,坐的出租飞机,驾驶员拿出导航设备问到那呀。我说去的地方你不认识, 路线我指给你,在设备上拖拖拖。这俯视图也太清晰了,连斑马线与路边围墙上的装饰都看得清呀。经过一些工业区,小树林,新修的马路,大操场,最后拖到了我 小舅公房子前,飞到那结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