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8-27

    永康省感戏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21408337.html

    看《婺剧简史》才知道有个叫永康省感戏的东西,跟婺剧有很密切的联系。这个剧种之前居然听都没听说过,估计之前被其他婺剧班社同化的同化,之后又被当成糟粕抛弃的抛弃。象我们那种二线乡镇的地方就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
    永康省感戏是流行在永康及毗邻地区的一种“劝人反省,导人归正”,直接为道教,佛教服务的戏曲剧种。

    演省感戏的班社叫省感班。省感班由二十四人组成,其中演员十三人(全部男的),包括:
    包头(旦堂)五人(作旦、花旦、正旦、武旦、老旦)。
    花面(花面堂)四人(大花、小花、二花、四花)。
    白面(白面堂)四人(小生、正生、老外、副末)
    后场<乐队)五人(正吹、副吹、鼓板、三件、小锣) 。
    箱房(厨房)三人(头箱、盔箱、三箱)。
    伙房三人(火头、内杂、外杂)。
    省感班没有固定的班主,一般都由艺人自己带班。

    省感班共有九本戏,因为它的演出与宗教活动密切配合,故又叫“省感九殇”。这九殇是:《毛头花姐》(又称《毛头殇》)、《断缘殇》、《撼城殇》、《精忠殇》、《逝女殇》、《孝子殇》、《狐狸殇》、《草集殇》、《溺水殇》。其中最重要的是《毛头殇》,即《毛头花姐》,因此当地群众又叫省感戏为毛头花姐戏。

    《毛头殇》取材于当地的民间故事,写的是一个姓钱的姑娘,因长得如花似玉,当地人都叫她花姐。家住永康钱婆塘村,家贫如洗,从小就给一个姓毛的人家做童养媳,姑娘到了妙龄,毛头还是一个鼻涕郎。一天,有个卖花线的少年郎钱三培,路过花姐家门,两人一见钟情,来往频繁。后被毛头窥见,告诉其母。毛头母亲怕败坏门风,将花姐驱逐出门。花姐无家可归,就住到姑母王氏家中,王氏为了诈取毛家钱财,怂恿花姐假上吊,不料花姐真的吊死。状子告到阎王处,阎王弄清案情,将王氏打入地狱,让花姐回到阳间,与钱三培花好月圆。此戏深受民众欢迎,盛演不衰,与婺剧班社斗台时始终夺魁。

    《精忠殇》与南戏《秦太师东窗事犯》、婺剧昆腔《倒精忠》(《疯僧扫秦》中一折)如出一辙。《断缘殇》,又名《目莲救母》,和婺剧昆腔《目莲记》内容相同。

    省感班的演出与宗教活动有密切关系。它的一个主要活动叫作“翻九楼”,整个过程是每年一次,三年完成,请儒、佛、道三教同行仪式。佛教单独设坛诵经,儒道同设坛,儒教以省感班演出,道教则以法师做道场。第一年称“起九楼”,做一天一夜道场,演一本《毛头殇》,广场上树起两根很高的“九楼树”;第二年称“暖九楼”,演五场戏,做三日三夜道场;第三年称“翻九楼”,做五天五夜道场,演九本戏,第五天开始“翻九楼”。所谓“翻九楼”,就是在两根九楼柱边叠十张桌子,底部是方桌,上面九张都是长方桌,最上面的一张桌子四脚朝天。桌子以上两柱间,离一人多高,扎一绳梯。两柱顶部固定横档一根,两端向柱外延伸数尺,成一“廿”字形,两端各悬长一丈余、宽尺许的白布。“翻九楼”就在这上面进行。其中最精彩的表演是“十八吊”,两个演员在横档两端各用小布进行,有双脚吊、左脚吊、右脚吊、双膝吊、左膝吊、右膝吊、双手吊、左手吊、右手吊、双肘吊、左肘吊,右肘吊、双腋吊、左腋吊、右腋吊、平腰吊、前颈吊。“翻九楼”的表演主要是杂技,一般由小生担任。

    省感戏的唱腔和高腔是一致的,由曲牌和帮腔组成。其中《毛头花姐》中的唱腔,山歌风味浓厚,颇有村坊小唱的南曲遗风。它在发展中也吸收了婺剧音乐的精华,如《逝女殇》等戏中的《山坡羊》和《江头金桂》曲牌就是吸收于松阳高腔,《望乡台》等曲牌源于婺剧昆腔。还有一些音乐唱腔,是侯阳高腔、乱弹和徽戏的曲调,它用的大锣、大鼓、大钹等打击乐器,也是仿照婺剧(东阳三合班、徽班)锣鼓风格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