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0-10

    二十四史循吏传之元史篇(良吏传一)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23469271.html

    《元史》好夸张,良吏传居然有二篇

    谭澄,其父叔皆为交城令,他是世袭为交城令(后来升职后其弟还为交城令),为交城令时才十九岁。之后任过各地的总管,做过的事不外是修水利、治豪强、赈饥贫这些事,入良吏传的人的一般标准。刘秉忠跟忽必烈说是当时比较称职的地方官时说过,“若邢之张耕,怀之谭澄,何忧不治哉!”

    许维祯,这个人的事就比较的神奇了。为淮安总管府判官时,地方上有老虎吃人,这家伙跑庙祠里去祷告去了,结果二只老虎一只走了,一只死在祠前;有一年闹旱灾、蝗灾,他去求雨结果又成了;一年冬天没有雪,这家伙又祭出看家本领,祷来祷去,下雪下得积了三尺。上面知道他的事迹后还要提拔他的,结果死了,才四十四岁。这种半仙级人物怎么入良吏传了?

    许楫,为岭北湖南提刑按察副使时,武冈一有钱人家打死了一当兵的,暗地里出钱让其佃户代他伏法,被许楫审出实情,放了佃户,把那有钱人抓了。为徽州总管时,户部尚书王巨济倚势刻剥 ,多收了徽州二千锭还觉得少,更要多收千锭,许楫跑去说,“公欲百姓死耶、生耶?如欲其死,虽万锭可征也” 。就这样没有多收。不过我觉得应该最开始多收二千锭时就顶回去才是标准良吏啊。之后有一年,当时许楫已不在徽州了,徽州下面的绩溪、歙县有些人因为饥荒当土匪去了,上面派兵清剿七个月都没有结果,然后派人去招安,人家说如果许楫来我们就投降。后来这帮人还真被许楫给招降了。

    田滋,这家伙也很装神弄鬼的。为浙西廉访使,有个冤案,有疑惑断不了,跑到城隍庙求神去了,结果守庙道士告诉他事情的缘由,因为真正的事主曾持誓状到那庙里焚祷,纸没烧完走掉了,道士从灰烬中得到了遗稿,就这样把案子结了。这人深得江湖之秘啊。

    卜天璋,这是这个传里篇幅最多的人。以以往循吏、良吏标准来衡量此人是比较称职的,而且又不像谭澄那样语焉不详,事情也记了不少。编这个传的人对于异事真是乐此不疲,这里也记了几件,比如发生火灾时,衣服穿得整整齐齐向火拜,然后火就熄灭了;比如山里有老虎为祸,给山神通报通报,老虎就抓获了;比如岭南一向不结冰,他到了之后就有冰了。人谓天璋政化所致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