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0-16

    二十四史循吏传之元史篇(良吏传二)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23794061.html

    《元史 良吏传》分了二篇倒不是说人有多少,主要还是事记得比较多,虽然有些事乱七八糟得很,但比起读一些简历式的传来说还是有趣得多了。这个《二》首先同样还是记了不少奇闻异事;其次就是元代豪强好多,是个地方官总要治几个豪民;最后土匪也不少,动不动哪闹饥荒就土匪成群了。一个地方官让本地人安居乐业都不算真本事,不让土匪入境才是真本事。

    耶律伯坚,为清苑县尹,凡是上面派下来的赋役,有比其他县重的,就会去争,说:“宁得罪于上,不可得罪于下” 。在清苑四年,民亲戴之如父母 ,后来走了以后立石颂其德

    段直,泽州人。兵荒马乱的时候,聚乡党自保,后来归于忽必烈。其后论功行赏,分土世守,为泽州长官。泽州有很多人为避兵祸逃往外地没有回来,段直登记那些人家的农田房屋在亲戚邻居名下,约定以后人家回来后要还回去。逃在外地的,听说后多回来了,民得安业 。没有生活来源生活比较困难的,出粟赈之 ;被其他地方抓走的,出钱卖回来;死于战火没有安葬的,都把他们葬了。未几,泽为乐土 。之后还修孔庙,办学校,招学者,大兴教育。

    杨景行,为赣州路会昌州判官。会昌那地方的人不会挖井,喝水都是从河里取水,所以多生各种疾病;不知道陶瓦,盖的都是茅草屋,所以常发生火灾。杨景行到了之后把这二个问题解决了。此人还很强悍,抓地头蛇很有一手,那些前好几任地方官都没办法治的人,那些用财物上下通天的人都被他治了。景行所历州县,皆有惠政;所去,民皆立石颂之

    观音奴,神棍级别的人物再次登场,而且这个名字也很特别。这个人是个神探,廉明刚断,发擿如神 ,那种几十年前的冤情,几天就可以搞清。彰德富商任某到在睢阳,因事怒打了当地的郄某,过了一夜后那个郄某就死了。郄的妾孙氏去告状,官吏受了任某的贿赂说郄某不是受伤死的,反咬说孙氏有罪把她抓起来了。郄某的妻王氏到观音奴那去诉冤,观音奴立马就把孙氏放了,并叫来手下人说,为我准备香烛,我要到城隍庙去求神。睢阳有名小吏,之前因这事受过贿赂,听说观音奴要去求神就怕了,就把任某的贿赂拿出来说了实情。
    宁陵有豪民杨某,对王某的三顷田垂涎三尺,一直没有机会得到。正值饥荒王某带妻子到淮南避荒,然后就生病死了,其妻回来的时候,田已被杨某占了。王妻去告官,杨某行贿,伪造文书说王某在的时候就已经把田卖给我了。观音奴让王妻与杨某到崔府君神祠去对质。那个杨某也怕神灵,事先用羊酒嘱托庙巫不要让神泄露了他的事,王妻与杨某到神前对质一番当然没有什么结果。观音奴把庙巫招来审问了一翻,庙巫就招了。然后抓了杨某,把田归还给王家,最后还把庙祠拆了。
    亳州闹蝗灾,这个观音奴有事到亳州,看到当地的事,立马取来蝗虫向天祝告,然后用水研碎了喝掉,当年蝗灾就歇了。前面装神弄鬼的事就算了,这个实在太奇幻了。

    周自强,这个人断案很意思。知民情,而性度宽厚,不为刻深 。打官司打到他那里,他一下就能判断是非曲直,但是并不马上判决,取典籍里的话,反复开导当事人,令其诵读讲解 。如果能醒悟的事情就算了,如果执迷不悟的那就毫不宽恕。

    卢琦,为永春县尹。旁边仙游的土匪都知道他的大名,还被卢琦说降,绑了他们的头领自首了。泉郡大饥,饿死的满地都是,还能走得动的,扶老携幼到了永春。卢琦命分诸浮屠及大家使食之,所存活不可胜计 。安溪土匪数万人来攻打永春,卢琦召集百姓说:“汝等能战则与之战,不能,则我当独死之尔” 。一下把大家的热情点燃了,说什么“今日之事,有进无退,使君其勿以为忧” 。大破之。时兵革四起,列郡皆汹汹不宁,独永春晏然,无异承平时

    刘秉直,这也是喜欢搞封建迷信活动的。对他来说求个雨灭个虫啥的都是小事了,这里绘声绘色的记了件破案的事。汲县张聚被劫匪抢了一千二百锭,还被杀了,强盗没有抓到。刘秉直就到城隍庙去祷告去了,同时呢派人守候在张聚死的地方。祷告还真发生了效果,在那抢劫发生的地方,忽然有位叫阿莲的村民,战怖仆地 ,说出了强盗的姓名及所在的地方,刘秉直就派人去抓捕,果然在汴把强盗抓住了。

    许义夫,为封丘县尹时正闹饥荒,土匪四起,到处打家劫舍。有一次听说土匪要到封丘来了,许久夫单骑出城十里等候,遇见土匪数百人,许义夫说,封丘小地方,人穷得很,大多数人都逃走了,大家就不要再到这儿来了吧,说得很诚恳,那些人还真就走掉了,没到封丘来。

    分享到: